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没暂缓一步的说法,找到,那就是达成目标,绝对不会下一步再来解救,天晓得这些三天两头都在交叉换位的传销小组会变成什么样,这种几十个小区里面上百栋建筑,要想找一个人有多难,他现在有深切体会了。

    他的脸上也没有牵牛那么七情上脸,只伸手撩起衣摆给兄弟把脸上使劲抹几把低声:“装昏迷吧,我们这就回家!”

    然后一脸嫌弃的把牵牛那么横着抱出来,走到外面才发现牵牛的一条小腿真的缠着夹板和绷带,也许这才阻断了他可以自行逃跑,现在白浩南就拿这个说事儿:“这种废物,还留着干什么?帮不上一点忙,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

    这边的家长经理简直送瘟神一般:“那就请你帮忙给处理了……”

    白浩南表情控制得住,哼哼两声很不客气的拖拽着牵牛出去上电梯了,两位姑娘也赶紧跟上,表情有些复杂,出来在小区里还是被人拦住了询问的,白浩南理直气壮:“不认得我?卧槽,他们居然养了个伤员啥都不能做,还想我跟着他们带这个组,这特么不是增加负担么,你们别管,就当不知道我拿去处理!”

    看着那个“昏迷不醒”的伤员,这个络腮胡说的拿去处理大概会是什么,让普通传销者想想还是有点不寒而栗的,得益于经常带着姑娘到处乱窜互助,白浩南真的是这片区域混得很脸熟的家伙,晚上巡逻的人立刻会意的躲开,传销如果被抓住了最多遣返,如果是杀人藏尸那就得砍头了!

    走上街道,默默的走了好一阵,又接触了两三次游荡巡查的人,在一个岔路口看见白浩南走的方向,小婉才紧上两步诧异:“不……回我们住的地方?”

    既然准备跳槽单干,今天上午小婉才去租了个新的两居室,准备以后十来个女人跟白浩南住那,名副其实的皇帝享受啊!

    直到这一刻,白浩南都没有跟这些女人说过他的目的就是找人,找到兄弟就会立刻走,去特么的什么健康工程。

    所以他毫不眷恋那些打掩护的道具,深吸一口气:“我……”

    没想到这个时候一直闭眼的牵牛忽然低声开口:“我要找晓婷!”

    啥?

    白浩南诧异的放下他坐在路边花台上:“找她干什么?”

    牵牛就是一根筋:“你会来找我,我也会去找她,哪怕就是离开这里,养好了伤,我也要回来找她!她还在这里!”

    白浩南滞了下倒是瞬间能理解,牵牛对自己的意义,让自己不顾一切都要找到他,而那个女人不管在自己的眼里是什么样,对于牵牛来说,心中的分量也是同样的,可是:“你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我特么为了找你……”白浩南都不得不压低声音在牵牛耳边低语:“老子快熬不住了!”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就那么的哈哈哈呢?

    牵牛不吭声了,就算不知道老南耗费了几百上千亿子孙,他也知道能这样把自己顺利的混出来,这两个月时间绝对不简单,但这脾性执拗的孙子看脸色就知道以后他肯定还会来的,就是不死心。

    白浩南使劲揉揉眉心,再回头看看一脸复杂表情的小婉和那个带自己跳槽的姑娘,咬咬牙重新把牵牛扛上肩膀回身:“小婉你打电话叫她们都过来,开会,多了个人我们得重新商量好接下来的工作到底怎么开展……”

    其实就有点像那个什么年代,这里连说话都是必须开口闭口按照必定的模式,说人话很容易被认为还没融入团队集体。

    通常一个小组或者一个家庭就有一两部电话了,白浩南虽然没拿电话的资格,但俨然已经配了秘书似的。

    果然,等白浩南再把牵牛扛着回到那套新的两居室时候,十来个姑娘已经陆陆续续的过来了,她们这个把月不知不觉的交叉换位到了一个组,隐蔽性很有点强,看见白浩南来还有点心领神会的诡笑。

    才不是要学英语呢!

    白浩南得防着扒裤子,放下自己的兄弟在墙角:“这货是个死心眼,我得找到他一起干,但他非要找到当初喊他来的那个女友,所以只有等他养好伤,再加上那个……”

    这时小婉已经默默的去拿了张热毛巾过来,白浩南不知道是给自己擦汗还是干嘛,反正就先给牵牛擦脸再问谁找几件自己的衣服准备给他洗澡换了,结果就在这时那边门敲响了,同时有个姑娘看清牵牛那张脸啊了一声:“你说的那个女友,是不是高晓婷?脸,脸上这里有颗痣的……”

    牵牛激动的使劲点头!

    已经准备无奈再停留些时间的白浩南大喜过望:“你知道?”眼睛却警惕的瞟着门边,听敲门声不是很猛烈急切的,所以他也不算很紧张。

    跳过去开门的小婉小心翼翼在猫眼看了才打开:“陈姐……?”

    进来果然是最后到的陈美娟,然后身后站着的居然就是那个白浩南只看过一眼的李琳,喜欢咧开嘴笑的那个很漂亮姑娘!

    好几个姑娘都看得有些目不转睛,因为这姑娘一进来又是人畜无害的笑啊,仿佛从她走进来,只点了一盏日光灯,甚至有点惨白的房间里就忽然多了道色彩,变得温暖明快了!

    白浩南其实抗体是比较高的,见多识广嘛,飞快只在这姑娘脸上看一眼,再次确认是真的天真就看陈美娟:“怪不得你最后来呢,正好一起说说……”

    陈美娟得意的还没说话,李琳面对一大群基本都坐在地上的女性,而且都还长相比较好的姑娘,好像更没戒心,起码一米七几的她双手合着放在膝盖间夹着,缩肩屈膝的笑:“各位好,我是新来滴,名儿叫李琳,正在读大学二年级,趁着寒假出来跟同学见习儿,这里好棒,谁唆了算啊……哎哟我去,他整的啥玩应儿,噶哈呢?”

    应该说几小时前,白浩南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这姑娘,没说过话,现在被迎面而来的一长串浓厚东北口音给打得有些晕头转向!

    前半截还好点,后面看见一身脏兮兮臭烘烘还带着伤的牵牛,就下意识的蹦出来一堆自带喜感的东北话,顿时把其他女子愣愣然后集体哄笑,笑得东倒西歪的那种。

    可能那种纯真的漂亮跟直率的大碴子味儿交融起来格外有喜剧效果吧。

    白浩南在职业球队没少接触东北球员,听得也是忍俊不禁,之前还有点焦灼的心态都宽松不少:“好好好,大妹子,你先坐,回头我们在唠,行不行?”

    李琳还有点惊喜:“你也东北的,那嘎达的?”

    白浩南都不想跟这天真的娃娃废话了,转头看之前说话的那个妞儿:“你知道那个高晓婷在哪?”

    结果那姑娘给了白浩南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去!上周,我不是带了个姑娘来嘛,你话都没跟人说,我只好带回去了……”

    其他人顿时又有点哄笑。

    卧槽,白浩南惊险自己还好有品位,差点上了兄弟的妞儿,赶紧快刀斩乱麻:“那你知道她在哪个组?我们马上过去找她,争取把人拉进来一起开会。”

    那姑娘笑着就起身:“当然知道,不过这会儿去……哼哼。”

    跟着站起来的白浩南还没分析她这哼哼是什么意思,其他姑娘都七零八落的全站起来了,明摆着就是准备一起走的,那个刚坐下的李琳也傻不愣登的跟着起来,话说这都快晚上十点了,这么个大二女生,在这么陌生的环境,居然一点警惕性都没有,白浩南也算是对这位的神经粗大感到叹为观止。

    但十多人一起过去显然有点太抢眼,所以白浩南下定决心:“小婉,你带着大家到千家亿超市外的那个快餐厅去准备吃夜宵,最多半小时,我们就带着高晓婷过来会合,行不行?”说这话的时候,还伸手在小婉的肩头重重捏了一把,似乎感觉到什么的这姑娘深深看白浩南一眼,点头答应了。

    有人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但女传销者有点例外,几乎没什么喧哗的就点头应允,只有那个陈美娟,不知道还是之前的那种争宠情绪还是站在小婉的旁边注意到了白浩南的手,提出要跟着白浩南一起去,说她也知道那片地方。

    所以白浩南背着连洗澡都来不及只抱着那几件衣服的牵牛出门时候,李琳也跟上了,应该是过了一会儿,其他人才会分成三三两两出门去到快餐厅。

    反正就是随时透着诡异。

    三女两男走到别的小区路上,李琳才又快又兴奋的介绍自己是第一次假期打工,然后同学邀请她来这边说是一个寒假就能赚到好几万,她趁着这两天在外面给航空公司当模特宣传站台瞒着家里就悄悄买飞机票过来了!

    昨天到了跟同学一起逛了一天,觉得好玩极了,今天又听说了这么宏大的工程项目,觉得很有意思呢!

    这特么白痴啊!

    白浩南就这个感受,可又不由得觉得羡慕,能一直活在这种白痴状态可能也是种幸福吧。

    只是这种幸福,只要真的遇见暗黑,就会被砸得稀烂,然后无限堕落下去,这种戏码白浩南在夜场里面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可能以前白浩南看见的都是玩世不恭的结果,难得看见一张还没撕破染色的干净脸蛋,破天荒的愿意伸手。

    主要还是因为漂亮。

    当李琳兴奋说自己已经决定要直接上经理,明天再打电话给妈妈好好谈下,争取让爸妈都过来一起干,自己爸妈辛苦了一辈子,终于幸运的走进这个伟大的事业里面可以安享晚年……

    背着兄弟自然有点低头,阴暗面的白浩南脸上只带着讥讽的笑容,对这种傻孩子没啥可多说的,粗暴点最好,他打定主意就是直接捶翻了扛走!

    陈美娟和另外的姑娘也一声不吭,不知道她们有没有一点良心受到谴责的感觉。

    但女人说不定还会嫉恨吧。

    因为上楼的时候,那个女人还说要不李琳这新来的就不用上去了。

    白浩南瞬间意识到这是怕让李琳看见那种十多二十个人挤在一屋,面有菜色的疯狂学习场面,一眼就能从天堂掉到地上,在马上交钱的当口反悔,心里暗叹一口气沉声:“一起吧,别漏了消息。”

    就这么一句,陈美娟和那姑娘就下意识的站在李琳的两侧,深怕她摸自己的手机或者逃了去。

    这就是人性的阴沉,当坠入黑暗太久,就巴不得把光明全都拖下水。

    李琳还嘻嘻笑说她们热情。

    牵牛真是情有独钟,面对这么漂亮的姑娘都没反应,有点激动只关心电梯上升数字,呼吸有点急促。

    白浩南沉稳的让带路姑娘先去喊门,这是规矩,基本上都得是外面的人先给里面打电话确认,然后才会开门,刚才新房间只是因为还没实施规则。

    结果这姑娘拿着手机拨了一会儿没人接,又把耳朵贴在门上诡笑:“有人,但……”

    白浩南其实内心已经忍无可忍的极其想离开这里了,想想吧,那种花了两个月时间,刚开始是享受,后来都特么接近酷刑的感觉,更主要还是这种诡秘的团队压抑行为。身处一大群心理扭曲者中间的别扭感,明明已经可以踏出生天走向自由,硬生生被停下来不得不准备再磨蹭些日子,然后居然又仿佛近在眼前,只要找到那个什么该死的高晓婷马上就能走了。

    所以二话不说,伸手拨开那姑娘,大踏步上前猛的就一脚踹向房门!

    这种不知道几线城市的新建小区楼,基本上用的都是薄铁皮做的所谓防盗门,其实里面填的都是纸芯,长年在体育场踹门的白浩南很有技巧的直接踹在锁芯位上。

    哐的一声巨响,薄皮大馅的铁门都变形腰折了撞开,楼道里所有的声控灯都亮起来,然后站在门口的五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里面。

    白花花的一大片,跟特么一堆蛆爬得满地都是!

    白浩南这样不知廉耻的家伙,都给恶心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