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21、是人是鬼谁能说得清(求订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94.html
    ~求订阅,求月票~

    十分钟以后,五个人已经重新回到街面上。

    牵牛跟丢了魂一样,几乎瘫软在白浩南的背上,那一瞬间看到的场景,说不定一辈子都会形成心理阴影了。

    李琳则全靠陈美娟两人左右挟持着走,本来比她们还高的年轻女大学生吓得都喊妈妈了:“你,你,你们噶哈,妈呀,咋整啊……”

    白浩南不耐烦的随便抓了牵牛徒劳抱着的一件T恤给塞这姑娘嘴里!

    被牵牛抱过的衣服那味儿可想而知,李琳说不定都给熏晕了,两个女人简直就是帮凶似的,还加大了力气拖拽着走,李琳想反抗,但肯定是被突然发生的环境变化吓得腿都软了,明明还高大些的东北姑娘硬是半点力气都用不出来,还被干脆用衣服蒙了头。

    这次再遇见其他传销者,白浩南都理直气壮了:“想跑!玛德!”

    摆出一副执法队的凶悍来,谁都不问了。

    但没有走进那家24小时通宵营业的快餐厅,本来那里也是传销者们经常聚集开会洗脑或者接待新人的据点,在一栋看起来很正常的商业超市大楼里,很难让新人产生怀疑的感觉,隔着玻璃窗,就能看见一群姑娘坐在那桌边一杯水都没有,白浩南让陈美娟去把人叫出来:“到地下车库,我在那里等你们开会,千万别让其他小组看到了。”

    莫名其妙的女传销者们几分钟后下来看到的就是白浩南那辆打开车门的墨绿色大型越野车,牵牛已经被他固定在副驾驶上,而那个带着去找高晓婷的姑娘更无所适从的只会摁住李琳,把这姑娘摁坐在后轮边。

    整个车库其实空荡荡没什么车,白浩南当时就故意停在角落边,现在指着车门:“我是来救我兄弟的,传销是个什么东西,我不跟大家辩论了,一句话,愿意跟我走的,马上上车离开这里,我能给你工作,甚至给你新的身份,把以前的所有事情都忘了,不愿走的,继续留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请便,我数三声……”

    被传销洗脑,那真不是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只有经历过洗脑的人才知道,那如同魔咒一样天天时时刻刻在耳边反复的那些东西会如何改变一个人的认知,白浩南一直都没打主意劝服过任何一个人,再精于修辞,沉迷雄辩的人,跟这些传销入魔的人辩论,说不定还会被对方逻辑清晰,条例明确,语言巧妙给说服。

    因为他们每天坐在一起学习,都在练习如何纠正别人对传销的偏见,早就让自己完全信进去了。

    只有脱离这个环境以后,看能不能慢慢的回到一个正常人的认知。

    不是所有人都像白浩南这样抗拒所有的说教吧。

    现在他看着眼前这些表情复杂多变的女人,冷酷的举起左手中间仨手指:“三……二……”每说一个就弯曲一根手指。

    有点让他吃惊,第一个站出来的居然又是陈美娟!

    没说什么话,就是不做声的过来伸手拉起跌坐地上的李琳一起塞进后排座位,白浩南其实是真心想救人的,伸手把后排座位放倒半边示意后备箱还有座位:“这是辆七座车,我还可以带走五个人,但实际上你们所有人想跟着走,都没问题,看看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学生,马上就要变成跟你们一样了,你们还想不想重新变成一个正常人,过去的所有就当是做了个梦,不管是发财梦还是噩梦,又或者是个春梦,反正重新可以做回一个人,愿意回家回家,不愿回家我那里能提供正当工作,找个老实人嫁了吧!”

    呸!老实人为什么就这么憋屈呢,反正坐在副驾驶上的牵牛眼里都无声的流出点痛苦泪水了。

    就在白浩南有点失望的决定收起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小婉走出来,也不做声的爬上车后面,接着又有三个人默默的犹豫下陆续跟上。

    仅仅就是这么几个人,剩下的居然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似的,明明有逃脱的机会就在眼前,却执迷不悟,可能她们还是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白浩南无奈的摇摇头,再没什么犹豫,伸手关上车门,爬进驾驶座,有那么一瞬间,他回头看的时候,那个介绍跳槽的姑娘居然已经摸出手机在拨打了。

    除了拨打给其他传销者报警,还能有什么可能性?

    白浩南摁下车门锁,打着车毫不怜惜的出发了,最后在后视镜上看见那几个女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站在那空寂无人的车库角落里,有两个还好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直接坐到了地上。

    人生也许不是自己想要的,但绝对是自己选择的。

    升的陆巡越野车肯定没有悍马那么引人注意,但动力和强劲能力不落下风,白浩南甚至连停车费都懒得耽搁时间交,随手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一张红票子从车窗朝收费亭扔出去,然后嘭的撞开横杆,只留下一片怒吼的引擎轰鸣声在车库内就蹦跳着冲上公路,因为已经有些身影开始叫喊着跑过来了。

    说老实话,白浩南真有那么一刹那想把车朝着这些人撞过去,干脆把这事儿闹大,让这里被所有人注意到,让这样一片已经基本灭绝了人性的传销区被所有人知道。

    不过这事儿是多么好笑,居然还是自己这么个胡搞乱搞的人来揭发?

    太特么离谱了!

    白浩南没有愤怒,没有冲动,就是带着点讥讽的表情,从这些人面前呼啸而过,所有人恐怕都清楚,只要他们敢冲到车头面前,这部车都丝毫不会减速。

    传销者还是没有练到义和拳那么不惧刀枪。

    城市不大,白浩南步行了好多次的范围,现在娴熟的直接冲出城区,冲上更没有阻拦的高等级公路,就基本不会有人再能改变逃脱的事实了。

    其实这里对逃离真的不太上心阻拦,前提是自己可以悄悄的走,但别想煽动和带走其他人,那一定会被所有人群起而攻之。

    好像所有人都在掩耳盗铃一样,巴不得拖更多人落到自己的境地,见不得谁逃出去脱离苦海。

    白浩南等待自己手机开机的时间里,伸手打开车顶灯,从后视镜看了看车厢。

    六个姑娘虽然超载了一个,但在这辆宽大的越野车里依旧显得很宽松,除了惊骇莫名的李琳,其他五位脸上都是漠然的,好像她们的逃离更多是因为白浩南,而不是离开传销,这点在小婉的脸上特别明显,那是种连在后视镜里都试图找到白浩南眼神的追随。

    嗯,其实有点像刚捡到阿达的那种眼神。

    白浩南这时候有点想念阿达了,表情也柔和了很多,伸手打开中控台上的音响,随便放点什么音乐,在传销地除了允许看国家电视台的新闻台,禁止一切娱乐设备,唱歌都只能是那些励志的歌曲,所以听见好久没接触的靡靡之音,白浩南终于笑了点:“好了,你们知道这车值多少钱不?一百二十万,按照五级三晋制大总能拿多少,经理能拿多……”

    这个蹩脚的玩笑还没说完呢,小婉已经默默的开口:“大总实得54万,万。”

    另外还有个姑娘补充她:“各级可逐渐分配得到最少7420元。”

    这不是天赋,是每天都在背诵的各种计算分成模式,不停的洗脑给新人,诱惑他们骗人来了以后可以得到多少。

    计算能力远不如记忆能力的白浩南目瞪口呆:“好吧,你俩当收银员,陈美娟当前台接待不?月薪大概两三千,以后会慢慢涨点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愿意过这种日子不?”

    陈美娟的头其实也是扭着开外面漆黑一片的旷野,白浩南来的时候记得这片应该都是低矮的洼地跟热带雨林,然后那女声也是幽幽的有点像女鬼:“你一起过,没钱都行。”

    听着挺有情谊的一句话吧,但气氛就是诡异得要命。

    白浩南哈哈哈的笑:“特么你们知不知道回到正常社会,这是要被抓去坐牢的!”

    没想到最后一排有个姑娘遥远的声音:“只要不拿两张结婚证,当事人不诉不理,就没有构成重婚罪,没有人来抓你。”

    卧槽,白浩南想起来那姑娘好像还是学法律的,然后没事儿就拿着《民间资本运作可能性报告》研究跟法律的关系。

    这时候他绝对没有甜蜜的飘飘然感受,有点猥琐的伸头找旁边的烂泥:“牛儿,别这样,早就跟你说过,没什么正儿八经的爱情,你还认为那个女人真的就……”

    牵牛简短明确:“滚!”

    白浩南哈哈哈的更高兴了:“别啊,我问你个关键问题,你到底上了那啥没?”

    这个问题让牵牛更加痛苦的使劲闭上眼扭头过去。

    结果后面几位过来人丝毫不受白浩南这种摆烂的影响,表情都没变化的。

    搞得司机好像一个人在演独角戏,只好悻悻的拿起手机打电话:“啊,是我,没问题,没什么问题,真没问题,人救出来了,另外再跟你说个事儿,我顺便带了几个人出来……”

    那边的于嘉理光是听白浩南的语气就简直心有灵犀:“女的?”

    白浩南难得不好意思:“呃,对……”

    于嘉理没什么感情色彩:“要安排什么?吃穿用住?几个人?”

    白浩南在后视镜里终于注意到被塞住嘴,又被陈美娟和小婉死死压在中间的李琳:“啊,应该是五个,还有个倒霉蛋,我问问她爹妈电话号码,看能自己过来接不。”

    于嘉理好一声就准备挂电话,白浩南终于问了下工作:“健身中心怎么样?”

    那边的声音终于有些愠怒:“你还知道问健身中心?!回来看了就知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白浩南感觉刚逃出来的那种喜悦荡然无存,有点无语的丢了手机挠胡子,车厢里除了那悠扬的乐曲声所有人都不说话,直到李琳终于开始唔唔唔,白浩南才抱歉的想起来,示意陈美娟把那塞住的衣服拉了:“没别的意思,给你爸妈打电话,叫他们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到这边省城来接你吧。”又拿起电话从后视镜看各位女士:“有没有想回家,需要跟父母联系的。”

    早已被锤炼得六亲不认的五位传销姑娘,眼睛都没眨一下毫无痛苦感。

    只有李琳终于怯怯的开口:“咋了?”

    真的,这姑娘就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让场面变得喜剧起来,连痛苦的牵牛都睁了下眼,又使劲闭上。

    白浩南的郁闷也没了,开始调侃这姑娘:“咋了?你说咋了,传销啊,你不知道这是传销?哦,你已经到了第二天的课程,已经告诉你这就是传销了,但真正的传销是不为世人所理解的,是一项忍辱负重的事业,卧槽,这种鬼话你也信?”

    李琳关心的居然是:“那咋整捏?张燕捏,她跟我说了可以赚钱的,你咋不把她也带上呢?”

    白浩南觉得跟这白痴废话比劝传销者还累:“她骗你来,我有什么义务要救她,唉,算了算了,不跟你废话,你手机被收缴了没,我的手机在这里,自己给爹妈打电话,让他们飞过来桂城这边立刻把你接回去,你那同学要逃让她父母自己去找,累死我了都!”

    这姑娘再次暴露智商需要充值:“我不敢!我偷偷拿了家里钱买机票,还穿走了上班的衣服……”

    白浩南都想把越野车撞路边电线杆上去了:“卧槽你大爷,相比你被传销骗走,这才多大的事儿,你知道你呆在传销里面会变成什么样嘛?”

    六位女性中个头其实最高的李琳小心翼翼的试着转头扫视门字型围住她的五位女传销,观察下还撇嘴:“咋了嘛……鸡头白脸的!”

    白浩南只能以毒攻毒:“最后那门打开你看见什么了?”

    李琳立刻哇呀一声抬手想捂脸,两边的姑娘死死压住她不许异动!

    执行力就有这么好!

    白浩南就当吓唬三岁小孩儿:“那你还愿意留在那里么?”

    李琳一个劲摇头,但也还是不给爹妈打电话。

    白浩南真是懒得多说了,人各有命吧,反正暂时也不差这口饭,继续问其他几位:“这傻妞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接近春节了,你们需要跟家里联系或者回家都行,我出路费。”

    浩南哥是真的阔气,可是车后座里还是一片寂静。

    不知道过了好久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在默不作声的睁着眼,只有李琳那傻姑娘却靠在陈美娟肩头睡着了,灯火璀璨的省城终于出现在前方。

    对比那个晚上如同鬼城一般的传销区域。

    过去的时刻,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