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25、总有那么一点点光明铺满心底(求月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96.html
    白浩南确实像个大叔,本来就一把胡子,现在头发也长了,身上衣服还邋遢,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有大叔的心态,关心下一代,虽然以前都是用另一种方式关心的:“李琳,现在你认识到传销的危害了么?”

    谁曾想大二学生立刻腾的就脸红了,声音跟蚊子似的:“认识到了。”

    泰迪南还不知道她认识到什么?只能无奈的叹口气:“那只是一部分,整个传销团队就是封闭的诈骗团伙,所有人都是骗子,在那种状况下,发生那种银乱事情只是副产品,重点还是传销就是种诈骗,会骗得你家破人亡,你清楚么?”

    李琳的眼神说明还回忆在那白花花的场景上,眸子都不跟白浩南交错的,飘忽不自然:“是,我知道了。”

    白浩南还是想把危害说得清楚些:“我为什么把你单独留下来?”

    李琳终于飞快的瞟了他一眼,更脸红:“你也不是好人!”

    白浩南好想重重的用后脑勺撞背后的墙,有点恼怒:“放屁!”

    大学生好像被他的语气惊讶了,受惊的小绵羊似的:“你好凶哦,噶哈啊……”正常情况下这姑娘都能用普通话交流,只要一惊吓东北话就出来了,关键是她还不觉得。

    白浩南又好想笑,忍俊不禁:“特么不许说东北话!”

    李琳低眉顺眼的但明显疏于管教没大没小的小声:“你也不许说脏话。”

    白浩南又想拉她来打屁屁了,深呼吸告诫自己:“我救的,我救的,我救的,活该,活该,活该!”

    于是情绪真平静不少,尽量轻言细语:“我来告诉你如果你不走,你接下来会遇见什么,吃老鸭汤是整个骗局的第二天,如果第三天你掏了63800,那么你就会开始新的学习,学习怎么去诓骗下一个人来,你的同学、父母、朋友、亲戚,这些人都会被骗过来照你这个模式走,一周后会返给你18000,那是为了让你更深信不疑,接着……”

    白浩南把小曼她们无比熟悉的那套奖金分配制度给李琳演算了一遍:“听懂了么?”

    李琳抬头,就那么一瞬间,那迷茫而幼稚的眼神啊,白浩南就知道自己刚才全特么白说了,这是个傻子啊,她还套用了白浩南常说的那句话:“您……给我说这么多大道理干嘛?”

    白浩南只想重重的以头抢地而!

    当然他是不会这句文言文的,总之就是使劲的拿头去撞地上,对啊,自己跟这个傻子说这么多搞毛啊!

    不就是因为漂亮么,就跟她废话这么多干嘛,要泡就直接推翻了搞,不泡那跟她废话这么多干嘛,以后被人骗活该……

    卧槽,可任何一个正常点的男人看见这种我见犹怜的傻瓜尤物,都有种想教导她人生,哪怕自己舍不得下手,也不想她被个渣男搞大肚子的神奇思路,白浩南也神奇的平静下来:“总之一句话,我不是好人,那几位女人也都是从诈骗集团里面逃出来,只是可能我们还有一点点良心,这样,你把你爸妈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请他们来接你回去,路费我出,行么?”

    就当去夜总会泡妞给了小费,这妞真的值几千,白浩南是这样催眠自己的。

    李琳小声:“我不想回去……”

    白浩南难以理解了:“看你的样子,你爹妈应该很疼你,你有个幸福的家庭,为什么不回去,外面这么乱,这么黑暗,你这种老实又缺心眼的姑娘还这么漂亮,很容易被人骗,一群群的想来骗你,你回去吧!”

    李琳肯定被恭维漂亮习惯了,一点不谦虚,只偷偷瞄他眼又看地板:“你不知道每个东北人都有颗想住到热带的心么?”

    啥玩意儿?

    白浩南差点呛住:“你说啥?”

    李琳小声解释:“天寒地冻的,就想晒太阳,一年四季都能晒太阳……而且,您可能不知道,其实我们那边这几年不好过,爸妈为了给我找关系求人找工作,找个体面又不操心的工作,到处求人,我在家天天看着就想哭,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可我就觉得我没用,从小成绩就不好,啥都不会,唱歌跳舞样样都学样样都不行,就会站着傻笑,您知道嘛,这是我第一次偷偷找到在外面做模特的工作,我都做得不好,第一天自个儿偷偷哭了好几场鼻子,所以晚上张燕给我打电话,我立马就动心了,她说可适合我,贼准了!”

    白浩南听着最后冒出来的东北腔,确实笑了:“你父母呢,你这么走了,他们多担心?”

    李琳摇头:“我给他们发了短信的,每天都发,昨天晚上我还给他们说我找到工作了,没想到就到这里来了……”猛抬头:“王叔!给我个机会嘛,我会努力做事的,我喜欢南方,我喜欢这边的温度,我也喜欢这边的感觉,和我们家乡不一样,我说不出来,我们那边就是感觉死气沉沉的,有能力的年轻人都在往南方走,只有有关系的才留在家乡,我想做出点什么事情给爸妈看,我也能做事,也能独立,我不是傻子!”说着就上手,直接抓了白浩南的手掌轻摇:“王叔,咋不能行嘛……”

    这句王叔差点把白浩南酥麻了,感觉是后宫大戏里面的角色台词,而且还是于嘉理说的那个真理,脸一般,嗓音粗糙,无论说什么话都没劲,脸好,声音好,东北话也能把人给听酥了。

    白浩南艰难定神:“这样,把你电话拿出来,给你爹妈打个电话,让我说几句,你以为你发个短信他们就能放心?”

    李琳还鼓腮帮子赌气,那模样,就像个红扑扑的河豚!

    要不是最近真的想去买点汇仁肾宝,要不是这周围都是玻璃,无数双眼睛都看着,白浩南都要嗷一声扑上去了,只能抵抗冲动的甩开手正色:“坐好!电话拿出来,不然我就叫她们几个从你身上抢!”

    李琳看来对那几位还是有点怕,想了一会儿才从兜里摸出个不那么高级的手机来,贼眉贼眼的看眼白浩南,好天真的开机:“哎呀!没电了……”

    白浩南再次确认这就是个傻子,可又幸福得让所有人都想照顾的傻子,他都得一把用左手摁住右手,那蠢蠢欲动想去摸一把的右手,艰难低沉:“给我!”

    李琳以为他生气了,换成使劲撅着嘴把手机递过来,确实电量不多提醒了她,白浩南娴熟的翻看短信,果然有跟父母联络,但基本都是三言两语说,那边大篇劝她回去,就差跪哭喊女儿了,看着那些字眼,白浩南心里的绮念散了个干净,一边直接拨打一边就埋怨:“我说你就是不孝!看把你爸妈急得……”

    李琳把嘴皮撅得更高些,托她大嘴的福,居然能演绎出唐老鸭的神韵来,白浩南都笑了,忍不住想摸自己的手机给她拍张照,这时候手机只响了一声立刻被接通,那边的声音都要哭了:“琳儿!琳儿……”

    白浩南不晓得是嫉妒还是啥心理,沉声:“这里是东南亚传销诈骗集团……”

    立刻听见电话那头中年女人呼天抢地的妈呀叫喊,得,白浩南知道李琳这智商是有遗传的了:“大姐,逗你玩儿,李琳在这里,我们刚从传销集团把她解救出来。”

    李琳赶紧:“我不说话!”

    那边可能在嚎叫中都听见了女儿的声音立刻变温柔:“琳儿?”

    白浩南简单点:“现在我们是在桂西省省城,这里不是传销,你们可以随时过来把女儿接走……”

    李琳像个急得咬人的小山羊,迅猛的蹦起来抢手机,可惜她面对的是白浩南,一只有力的胳膊就挡住她了:“她小孩儿脾气,想证明自己,我们本来是解救其他传销人员的,顺便救了她,剩下的你们自己聊?”

    其实这会儿李琳就像趴在铁栏杆上一样徒劳的用力,胸口一个劲在白浩南胳膊上蹭,还蛮有料的,她都傻啦吧唧的没注意到,白浩南狠狠的抵御了下自己胳膊申请的独立自主权把手机递回去,拖拽那条不甘心的胳膊出去了。

    看他走出来,外面所有人都是一水儿的恭敬:“王总好!”阿达也摆出狗腿子的模样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白浩南主要走到卡拉这里:“你觉得我这个能行么?”

    黑大个嘿嘿笑:“行!怎么不能行,你做事我放心,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傻乎乎的待在俱乐部踢球。”

    白浩南低声:“你这几年没在圈子里?你不知道我出事了?”

    卡拉摇头:“退役回国再来中国,我就没跟足球打交道了,一直在粤州做小买卖,发货回国去,偶尔去踢踢野球,你们中国足球搞不好的。”

    白浩南深以为然:“对,可我叫你你还是马上就来了,小买卖不做了?”

    卡拉笑:“可我爱足球啊,现在家乡又开始选举打仗,球都没得踢,本来靠着踢球赚的钱我可以回国舒舒服服养老,现在只能背井离乡,而且中国才是我觉得生活最舒服的,我现在天天喝早茶呢,可喝了几年确实有点无聊,小买卖给我老婆搞……”

    白浩南带着男人特有的那种抖眉毛神秘:“哪个老婆?”

    卡拉得意:“这边的老婆发货,那边的老婆收货……”

    白浩南就羡慕:“卧槽!”

    卡拉也了解白浩南:“于老板不错,不过就是有点喜欢指挥,我觉得还是这姑娘好……”手指跪坐在地板上的李琳背影。

    废话,是男人就会觉得这样儿的好,哪怕审美观不同,看见她那笑容就觉得天大的事情都能扛住了。

    这会儿李琳站起身转头找到白浩南就出来了,表情东躲西藏的:“我妈同意了!”

    白浩南懒得跟这撒个谎都不自信的傻姑娘废话,指陈美娟那边:“去跟她们熟悉工作环境吧,先做着试试看。”等这傻妞走远了,才摸出自己的电话,把刚才看见记在心里的号码拨打过去:“阿姨,我给您说个详细地址,甭管她回不回去,你们自己可以来接,当面谈,也方便直接扛回去,这姑娘有点缺心眼,觉得天底下到处都是好人,哪有这么好的事儿,这回是运气好,我们正好在救人,不然她就掉传销坑里了。”

    那边有点奇怪的静默了会儿,居然是个男人的声音,比较沉稳的那种:“怎么称呼您?”

    白浩南不想多事儿,把地址姓名都说,连嘉正大厦这坐标都说了,说到了直接找自己。

    卡拉对他重重的树大拇指:“你丫的居然变了,以前不是有杀错没放过嘛!”

    白浩南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总有些人值得一辈子运气好,你住在哪?”

    卡拉指天上:“屋顶!”

    白浩南笑着说去看看,背了牵牛一起。

    真的在屋顶,两块整齐漂亮的小场地周围整体围了十几米高的网栏防止球飞出去,而在外面那排几十米长的休息区、水吧之类的长条状隔热棚尽头,有几间工具间,卡拉就把自己安顿在这里,白浩南看了有点喜欢:“那我住你隔壁,你呢?”

    牵牛终于有点笑,可能是外面的阳光晒走了阴霾:“我当然想跟你住一起了。”

    白浩南嫌弃他:“你不是妨碍老子办事嘛!”

    卡拉真的了解白浩南,笑着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老南,我本来是想回家乡去教孩子们踢球,因为只有踢球,才能让他们忘记所有的灾难,现在连这点梦想都做不到,你是个中国人,你知道有多幸福么?”

    白浩南翻白眼:“卧槽,中国足球你还觉得幸福?”

    卡拉哼哼两声,从自己那不锁的棚里用脚尖拨出来一个足球,推开旁边的网栏门,走进人工草坪的场地里去,肥胖身躯灵活的开始挑起球来玩耍:“能自由的玩球,这就是幸福!你不也是这样吗?丫的有种来跟我单挑!”

    听个黑人这么娴熟的说中国话,还真有奇妙的时空错乱感,白浩南趿着凉鞋就进去了,随便蹬了赤脚:“你个狗日的来呀!”

    哪怕是冬日的上午,热带的太阳依旧带着略微灼热的温度照射在身上,可就是这种火热的生活感受,脚掌都能踩到的温暖,白浩南觉得浑身舒畅极了,朝着那个黑白两色的球体扑过去,他的专业技巧和体重对业余球员是吊打,但在卡拉这种具有种族天赋还踢过世界杯的家伙面前就不够看了,更别提这死胖子现在重量惊人,随便屁股一翘就能把白浩南给撞地上去,但偏偏这样随风自由拼抢、撞击、玩耍、汗水翻飞的感觉,脚趾头在那皮球上触碰的感觉,让白浩南都忍不住拖长了声音狂叫起来!

    自由自在的踢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特么的爽!

    牵牛就趴在围栏上瘸着腿跟阿达一起傻笑。

    远远的嘉正大厦那边的二十六楼一扇窗前,有道身影似乎也在抱着手臂看这边屋顶的球场,看那一黑一白两个小蚂蚁点点傻了吧唧的跑来跑去。

    她身后的桌面屏幕上,布满了监控画面!

    于嘉理准备吩咐给她买个大倍率望远镜来装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