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城砖落下,八瓣盔受力之处出现了极其明显的凹陷,整体看去,亦有着扭曲变形之感。相较之下,藤盔就更显残破,受力处的藤条断裂,甚至已经能够从破口看到内里的绿油油的西瓜表皮。

    乍看上去,藤盔确实没有八瓣盔来得坚固。然而,当头盔被卸下,为两个头盔保护下的西瓜却出现了极大的区别。

    八瓣盔之下,西瓜已经碎得没办法再拼接回来,刚刚喷溅在蔡巧身上,以及此刻已然流淌了一地的汁水,鲜红的颜色却正像是血液一般,份外的乍眼。

    可是那个改造过的藤盔之下,西瓜的下半部分出现了碎裂,裂痕向上蔓延,穿过了中部,将整个西瓜变成了几个大块儿。而这些大角大角的西瓜顶端,却光滑如初,若是抛开其他部分以及顶端的几道浅浅的勒痕的话,即便是称一句完好无损,也毫不为过。

    “这不可能!”

    施琅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案前。顾不得那四溢的汁水,伸手便拿在眼前鉴别了起来,乃至是干脆抓了一把直接塞进了嘴里。

    确认了西瓜并没有造假过后,施琅仿佛是泄了气一般,可是转瞬之后,他便又抓起了那个藤盔,细细看去。只是映在他的眼中的,并非是内里藏了什么铁板之类的东西,唯有那几根布条,却有两根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断裂。

    “多谢施将军的月俸,一个总兵官的月俸呢,可以买来成山的西瓜呢。”

    “但愿陈参军没有被西瓜撑死。”

    施琅咬牙切齿的嘣出了这句话,陈凯却是微笑着回道:“这个请施将军放心,下官自知胃口有限,哪敢贪多。此番收了西瓜,自是要分给手下人,权当是对努力工作的奖励喽。”

    实验结果显而易见,陈凯自是意气风发,待施琅气哼哼的坐了回去,郑成功那边亦是投来了恍然大悟的目光。

    “是那几根布条分担了城砖落下的力量!”

    郑成功说得斩钉截铁,陈凯亦是点头确认了其人的思路:“布条在头盔内部形成了一个粗疏的网状结构,这个网状结构并不是紧贴在藤盔的内侧,而是相隔了一定空间,即便是戴上头盔头顶受到网状结构的布勒也接触不到藤盔内侧。这样一来,当藤盔受到重压或重击的时候,由于存在间隔,即便是藤盔破损也不会在第一时间触及到士卒的头颅。而那个网状结构,便可以用利用布条的韧性来降低头部受到的力度。”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知是谁道了这么一句,陈凯也没有理会,便继续言道:“这样的设计,为的是降低头部受到的力量。藤盔还是原来的藤盔,其材质不便,坚固自有不如,但是保护性却可以得到极大的加强。”

    说到此处,陈凯却看了一眼施琅,才继续言道:“不过恕下官直言,这么大块儿的城砖砸下去,脑袋有没有事还在其次,关键是从云梯上被砸落下去,摔在地上,只怕也是活不成的。”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凯分明就是说给他听的,众将亦是明了。而此时,施琅眼皮亦是陡然一跳,那眸子之中竟闪过了一丝慌乱,夹杂在满眼的愤怒之中,转瞬即逝。

    “竟成果然是非同凡响。”拊掌而赞,郑成功表示了对陈凯能力的肯定,随即对陈凯问道:“这等改造,需要多久能够完成?”

    这是郑成功必然要问的,陈凯也早有计算:“我军兵员高达一万六千之众,如今已近人手一顶。钻孔,捆绑,不难。只怕工艺粗糙,破坏了藤盔自身的结构性。所以下官做了两手准备,改造是其一,要确保将士们的使用;其二则是在军器局中调整藤盔样式,在需要钻孔的地方留下空隙,以便于捆绑布条。至于是使用何种材质的布料,下官还需要继续试验,这个就要回到南澳岛上再做了。”

    “那一切就有劳竟成了。”

    “职责所系,不敢受有劳二字。”

    事情这么定了下来,陈凯在军议结束后也就自然而然的启程返回南澳岛。试验,改良工艺,提高生产指标,无非如此。只是坐在船上,陈凯一旦想起施琅重新落座时的那副模样,就总是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一个工地上的安全帽就能让你吃瘪,再不长记性,下次就是板砖乎脸了!”

    ………………

    陈凯回返南澳,郑成功修整几日,确定了潮阳的土豪们都已经降顺,便督领大军继续扫荡潮州西南部的各县。

    三月,郑成功督师入洋乌水,有员山寨、和尚寮恃险不服,攻之。左冲镇总兵官林义率先登寨,伤铳而死,北将吴仕标亦伤。寨破,郑成功挥令各镇将寨掘平,抵抗者尽诛之,左近其余各寨闻风归顺。林义阵亡,郑成功以戎旗镇亲随营中军康明为左冲镇总兵官,以正总班吴胜管中军事。

    同月,郑成功巡师普宁县棉湖寨,普宁县地方,无论县城,还是各寨在郑成功的兵锋面前,无不闻风而降,断不敢做出任何抵抗。拿下了普宁县,郑成功委任监督程应璠管地方事,征收正供。

    次月,郑成功遣援剿右镇、前锋镇、右冲镇收靖海所、海门所,下惠来县城,以中军汪惠之代理知县,前锋镇万礼镇守此城。

    潮州西南诸县、卫所荡平,郑成功转战揭阳县,助郑鸿逵镇压不肯降顺的各寨,首当其冲的便是南山寨。南山寨贼首蓝育景起于隆武二年,盘踞此地三载,祸乱地方,**百姓,揭阳县生员陈胜达拦路乞征,郑成功应允,出兵讨平,蓝育景斩首示众。

    两个月过去,陈凯在南澳岛上监管武器、军服制造,藤盔经过了工艺改良也早已进入到大规模生产的阶段。军服方面更是在完成了正月赐衣的重大任务之后,陈凯又承包下了各县的官服、吏员服以及衙役服的工作。当然,各地的驻军以及新扩建的部队也需要大量的军服,陈凯甚至已经开始琢磨着要把织布、染布等工坊全部建立起来。

    随着郑成功连下三县,收复潮州府西南部地区,整体的财政状况伴随着缴获进一步转好,大批的货物投入到海贸之中,换来了更多的白银和南洋、日本的特产、方物。军队还在进一步的扩张,陈凯手头上的活钱也越来越多。对此,陈凯决定设法支援长林寺一批财货,加强那片飞地的实力,同时开设在南澳城里开设一所学堂。

    明天,便是学堂正式招生的第一天,一切准备工作还在继续,陈凯却并没有出面。此时此刻的他,作为本地的地方官,正要在码头迎候两位重要人物的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