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医仙小猫妖最新章节!

    鸿蒙仙城,坤隆街。

    仙城最富盛名的药房仙草楼老板,因欠着墨殊寒几分恩情,每三年都会将仙草楼隔壁那间原本用作库房的铺子收拾出来,给墨殊寒用半年。

    墨殊寒的医术在鸿蒙仙城,乃至整个凌天界都享誉盛名,据说他还曾经登上过凌天医师榜前十,却因为某些大众所不知的原因退榜,在鸿蒙仙城隐姓埋名,当起仙院的夫子来。

    但凡知道他的修士,若有疑难杂症,都会赶在这时候来找墨殊寒。

    只不过仙城大阵所限,能进来的,最多也只是结丹后期而已。

    毕竟除了这半年他来者不拒之外,其他时候,他很少为仙城以外的修士看诊。

    仙草楼隔壁,门庭若市,来的修士不论修为高低,都得老老实实在门口排队。

    墨殊寒忙都忙不过来,相比起他,屋子里另外两人就显得格外清闲了。

    不,是花九格外清闲!

    啪!

    花九就一爪子把立在桌上的木牌拍到地上,满脸不高兴的撑着脸,扫了眼木牌上‘免费看诊’四个字,花九怨念的目光落在被许多女修围住的金满堂身上。

    那一个个头疼手疼胸口疼的,一定要让金满堂这里摸摸,那里戳戳,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吃豆腐的?

    为什么同样是免费看诊,金满堂那里就能接到病人,她就不行呢?

    难道她比金满堂长得差?她明明这么可爱!这些肤浅的女修,只看皮囊不注重灵魂美,呸!

    花九眼珠子咕噜一转,露出小尖牙蓦地笑了。

    暗戳戳的拿出一张传讯符,花九留下几句话抛出,看着传讯符变成纸鹤,扑扇着翅膀飞出铺子,花九盯了眼金满堂,坏坏的笑了。

    “请问……”

    弱小又怯懦的声音传来,花九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揪着衣角站在她桌前,面黄肌瘦,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显得她更加瘦弱。

    她头上长着一株蔫巴巴的小草苗,眼睛慌乱的转动不敢看花九,紧张得脑门冒汗。

    “……真的是免费吗?”

    “是你?书海阁的小草妖?”花九一眼就认出了这小姑娘。

    小草妖抬头看了眼花九,又马上低下头,很小声的‘嗯’了下。

    看到地上的木牌,小草妖的手指化作丝丝绕绕的藤蔓,缠起木牌轻轻的放在桌角,用藤蔓尖尖小心翼翼的推到花九面前,整个过程都没有抬头看花九一眼。

    第一个病人上门,花九开心的要跳起来,不由分说的抓住小草妖的藤蔓,吓得小草妖浑身一颤,头顶草苗所有的叶片缩在一起伏在头上瑟瑟发抖。

    “免费,绝对免费!你哪里不舒服,我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

    “咳咳!”里面屋子传出墨殊寒的咳嗽声,花九右手边正对的门里就是墨殊寒,他只要抬头就能把花九看个一清二楚。

    这咳嗽的意思花九明白,只能干笑着松开小草妖的藤蔓,挠头道:“这个具体能不能治要看你是什么问题,我会尽力的,呵呵,呵呵呵。”

    小草妖苍白的面色有所缓和,低着头慢慢卷起两只袖子,露出细到不正常的手臂,就好像只有一层皮包在骨头上一样,而且她的手臂上布满了大片大片的淤青。

    “胳膊很疼,没有力气,有时候无法化藤,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已经……半年多了。”小草妖弱声说道。

    花九瞳孔缩了缩,想起上次在书海阁,那些人修伙计对小草妖呼来喝去,什么都让她干,稍稍慢一点还要被骂偷懒。

    “书海阁的人打你了吗?”花九咬牙切齿的问道。

    小草妖飞快的看了花九一眼,又低下头咬住嘴唇不说话。

    “喵了个咪的,太欺负妖了,我找他们去!”花九说着就挽袖子,翻桌子。

    “咳咳!”

    比刚才更重的咳嗽声从里面传来,花九一顿,踩在桌子上的脚默默的放下来,耷拉着耳朵一脸不高兴。

    独善其身,独善其身,独善其身……

    花九念咒一样在自己心中默念黑石头教给她的医师准则,这要是个人,她才不管。

    这么可爱,这么乖的小草妖,那群人怎么下得去手,真的不拿妖命当命,太过分了!

    “你到我跟前来,我需要先检查一下你头上的本体。”

    花九招手,小草妖犹豫了下才走过去,把脑袋伸到花九面前。

    草木类的妖,大都像小草妖这样,化形之后,本体还会有一部分长在身上,保留妖的特征,方便辨认。

    小草妖的本体就是她头上这株叶片像月牙一样的银月草,这是一味灵药,吸收月之精华而生,一百年份的就可以用来制作三品鬼修丹药。

    小草妖的本体只有两片叶片和一个小花苞,花九估摸着她大约是五六百年份的,在草木类的妖里面比萝卜还小,算是幼生期。

    她胳膊上的伤痕,是本体两片叶片上伤痕的映射。

    花九有点头大,她接待的第一个病人不是人也就罢了,关于妖类的治疗,她这两年格外留意学习,也懂一些。

    但是偏偏,她从未接触过草木类的妖,黑石头那里关于草木类妖的病例也少得可怜。

    此时,她只能以神识查明,小草妖叶片中有分支脉络断裂坏死,导致灵气运行不畅且淤堵,所以才会有淤青,疼痛,无法化藤的现象。

    按照一般的治疗方法,要先以针行气散瘀,然后接续断裂的脉络。

    可是叶子上哪里有什么穴位?她应该扎哪里才能散瘀?万一扎错了,造成主脉络断裂怎么办?

    而且还有个问题,这小草妖明显生机不强,坏死的分支脉络要如何补充?

    墨殊寒正全神贯注的处理一个病人,金满堂也正帮一个练功岔气的女修梳理经脉外加谈笑风生,根本没有人可以帮她。

    “别的医师都说我治不了,我是不是没的救了?”小草妖弱声问,那语气那表情,就好像她已经知道自己要死,看开了一样。

    花九拳头握起,她这才刚开张,绝对不能开张就失败!

    “能治!”花九肯定道,眼中光华闪动。

    小草妖抬头,触及花九自信的目光,蓦地湿润了双眼,一抹信赖从小草妖眼底泛起。

    “谢谢你,就算、就算失败了,也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