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娇客(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9/667566.html
    刘澈随着苏天宇,往江男的房间走去。

    这也是他“第一次”名副其实进女孩子的闺房。

    要知道他家亲属的那俩姐姐妹妹,在他那,都没把人当女孩子看。

    毕竟,有女孩子房间挂沙袋的吗?一个冷硬的比他还像个汉子。

    还有一个,屋里乱的啊,被子经常不叠,屋里东西那个多,藏在床上,根本都不知道上没上学,他那个妹妹,别人要是给收拾,还会很生气,发大小姐脾气说别人多事,害得她找不到东西。

    简直,差点毁了他们刘家哥几个,对女生细心干净一贯的认知。

    所以,此时,刘澈心里充满好奇,和一种说不出的小期待,琢磨着:江男会更像他姐,还是会像他妹妹似的?他猜测,应该像前者更多吧。

    可是等推门进去了,刘澈仍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这太不符合江男一贯在外示人的气质了,少女气息铺面而来。

    入眼就是橘色窗帘加白纱帘,白纱蕾丝纱帘,被窗外的热风吹的卷起了边;

    淡粉色的床单被罩,被子也没叠,只平铺在上面,床头堆着两个彩色竖条的靠枕和……一个红脸蛋的布娃娃。

    刘澈看的心里啧了一声,要是大半夜睡迷糊了,回头一瞧那红脸蛋,不得被吓一跳以为是闹鬼?

    再说弄个娃娃干嘛,睡觉不占地方吗?

    他可一向都是“太”姿。

    眼神一瞟,刘澈又看向床头柜,那柜子上面盖着带碎花的桌布。

    他又接着在心里吐槽:也不嫌麻烦,脏了还得洗,包括台灯上面也搭着一块像手绢似的小画布,真是不懂女生。

    再之后,他再看到角落里坐在圆形灰垫子上的毛绒大熊、看到墙画樱木花道、看到粉色日历、看到格柜书架的玻璃上贴着好几个小虎队的照片,已经能接受了。

    刘澈顺手拿起书桌上的相框,眼里有了笑意。

    他根本没看抱着江男的苏玉芹,而是一直盯着几岁小女孩额头上用口红点的大红点,还有马尾辫上的大红绸子,以及那小米粒牙。

    他对在书柜前翻书的苏天宇说:“你姐小时候牙就不好。”

    苏天宇马上把江男卖了,回道:“对,我姐小时候能吃糖,比咱都邪乎多了。她睡着了,我姑得去她嘴里掏糖,没糖块还拿家里白糖吃,踩凳子拿,藏哪都白搭。我姑夫说,要是有个糖袋子,她能直接睡里头。”

    这话说的,刘澈干脆笑出了声。

    江男也恰巧进来,身上还系着围裙。

    刚才她一直在厨房帮她妈切黄瓜丝,上车饺子下车面,现擀的面条。

    “唠什么呢?说我坏话?”

    苏天宇举起两手:“哪敢啊。”

    刘澈也笑道:“夸你小时候是个美人胚子。”

    江男臭屁地一扬下巴:“那你看,我现在是一胖毁所有。”

    “也好看。”

    “啥?”

    “没什么,”刘澈指墙上被裱起来的书法,转移话题:“那是你几岁写的,够简单粗暴的了。”

    江男看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几个毛笔字,自己也憋不住乐了:“谁知道了?具体哪年想不起来,八九岁?反正去少年宫学了一阵,我妈就夸写的真好啥的,特能捧我。打那后就给装裱挂上,我姥姥不识字,那都认识这几个字。”

    说到这,江男挥了挥手:“来吧,也参观完了,吃饭。”

    可是刘澈却居然抽出书桌上的一张纸,这回真是笑话江男了:“你什么水平?就这样考试前几名?写东西有的字还用拼音。”

    哎呀,江男脸色一僵。

    苏天宇凑上前:“我看看我看看,我的妈呀,姐,这字我都会写。”

    江男叹气。

    这能怪她吗?手机后遗症好吗?总用电脑和手机打字,有些生僻字,轮换成写了,冷不丁就懵。

    也难怪这俩人惊讶,她短板该补习的,和正常学生一向不太一样。

    ……

    饭桌上,苏玉芹频频给刘澈夹菜,还客气道:“小澈啊,阿姨也没做什么好吃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你看还麻烦你跑一趟接人。”

    刘澈大口吃面,平日里该什么样就什么样,闻言回道:“哪有,阿姨千万别和我客气,您这手艺真好,以后有机会,我还得总来呢,到时候您再给我擀面条。”

    “那没问题啊,就是觉得总麻烦你。”

    “我和江男这关系……”

    苏天宇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大哥哥:“呵呵,你和我姐啥关系?”

    “没说的关系,”刘澈用眼神警告身边这臭小子。

    在回来的路上,这臭小子还偷摸问他:“你和我姐是不是偷着处对象呢?”

    个早熟的。

    饭后,苏玉福一边帮着收拾碗筷,一边问苏玉芹:“我姐夫怎么说去南方就去南方了?我这来一回,都没和他打个照面,再说姐啊,咱家到底出啥事了?整的男男提前回来了。”

    苏玉芹小声含糊回道:“先别问了,她爷爷家那头的事。”

    正好洗手出来,苏天宇正商量江男:“走啊姐,人家我澈哥都答应了,就出去玩一会儿呗。”

    苏玉芹打发江男:

    “去吧,家里有你舅在这呢,出去玩会儿,别超过九点回来就行。

    那个,你还能送送你小澈哥,不是说车回去了吗?对了,小澈啊,你怎么回家?坐现车还是打车?家里有自行车。”

    江男觉得她妈是真操心。

    三个人下楼了。

    车里里的两台自行车,其中一台年头已久,车胎都没气了,现拿气管子打的气。

    就这样,江男单独骑一台,刘澈载着吃雪糕的苏天宇骑一台,小哥俩关系还真不错,关系好到让江男意外。

    苏天宇会把雪糕举到前面,时不时让蹬车的刘澈咬一口。

    红灯亮起,男生女生默默停下车等待,绿灯变亮,又同行前行,不用言语的默契。

    他们去了本市挺出名、面积最大的游戏厅。

    一走进游戏厅,一看那人声鼎沸的场面,这可真是放暑假了,里面全是半大孩子。

    以至于人多到,刘澈一露面,就有三三两两的人纷纷和他打招呼。

    而且每个人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看一眼江男,心里都挺含糊,台词都一样:“这是新对象?不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