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银行卡里的存款从未超过二十万的资深老穷逼,在林淼想来,不管是在1995年还是在2015年,十万块都是一笔需要用庄严态度去守护的巨款。

    然而,老林和江萍反手就用实际表现,打疼了林淼的脸。

    林淼万万没想到,之前几年明明已经吃了不少苦头的爸妈,竟依然保持着记吃不记打的良好心态。日子稍微一好过,就彻底好了伤疤忘了疼。

    面对即将到手的巨额稿费,老林和江萍既没有要把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的想法,更没有找个项目投资增值一下的打算,在生活越发衣食无忧的此时此刻,两人对金钱的态度,总结起来一共就三个字:买买买。

    这两口子仿佛完全忽视了林淼的存在,热烈无比地讨论起这十万块到底该怎么花。

    从吃的说到穿的,从家电说到旅游,口沫横飞地争论了足足快一个小时,最后终于达成了一个深深震撼林淼那颗常年保持艰苦朴素状态的心的统一意见。

    “桑塔纳!桑塔纳可以,刚好也就十来万……”老林一副“老子终于想出最优解”的样子,仿佛花钱是件技术含量很高的活,一口气花出去后,内心充满了成就感。

    林淼目瞪口呆。

    要知道,哪怕是在私家车已经遍地的上辈子,林淼活到三十多岁,也从来没想过要买车。一方面是确实没那个必要,二来以他的经济实力,想买辆过得去的车子确实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他干脆连驾照都没考,每天坐公交或者蹬自行车上班,毫不在乎那点虚无的面子。

    但是现在,老林这货根本连钱都还没到手,居然就产生了这么引领时代消费潮流的想法。

    这特么可是一九九五年啊!

    哪个街道小科长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念头?

    有这钱你买套房不好吗?

    “爸,你是认真的吗?”林淼看着老林认真地问道。

    老林瞬间连人物画风都变了,语气是那么的情真意切,那么语重心长,那么自欺欺人:“阿淼,买车……是爸爸一辈子的梦想啊……”

    林淼听得眼皮都在跳,心中忍不住地怒吼:滚蛋!你一辈子的梦想不是升官发财吗?你一辈子的梦想不是外面彩旗飘飘吗?你一辈子的梦想不是秦晚秋吗?嗯……?什么秦晚秋!呸呸呸!要什么自行车!

    林淼深深地吸一口气,眼见是说不动老林了,只能试着劝一劝江萍。可他转过头一瞧,却发现江萍的状态比老林都夸张。只见她两眼泛着光,眼神明亮得好像真的是在闪啊闪,闪得林淼都不敢和她对视超过三秒钟。

    林淼不禁喉头一动,但明知不可为,还是坚持问道:“妈,真要买啊?”

    江萍捂着嘴,笑得都快趴下了,“买啊,你爸要买就让他买啊,我反正无所谓,喔嚯嚯嚯~”

    “嚯,嚯嚯……”林淼嘴角都要抽裂了。

    您老都这样了,还敢说自己无所谓?

    你敢不敢现在就和我打个赌——我赌你以后买菜绝对要开车去天机巷,过年去乡下一定要开车上渡轮,还有每逢周末一定要打着看望老人家的旗号开车一趟你的妈我的外婆家!

    要是我猜对了,以后我赚的钱就全归我!

    你敢不敢赌?敢不敢赌?我就问你你敢不敢赌!

    林淼在心里已经吼破了天,但还是保持着和颜悦色,想把老林和江萍从奢侈消费的狂热中拯救出来,理智地建议道:“爸,要不还是买房吧,以后房子肯定会涨价的……”

    “花钱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爸心里有数。”老林显然是已经下定了主意,振振有词道,“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咱们家现在不是住得很舒服吗,而且说不定再过段时间爸的单位就给我分房了,现在拿钱买房多傻啊,房子再涨能涨到哪里去,再说涨了价,就算你想卖,可谁会那么笨来接手啊?你还是太小,不懂这个社会……”

    林淼被老林说得无语了。

    虽然真的很想和老林解释一下东瓯炒房团是个怎样神奇的金融组织,但话到嘴边,看着爹妈那那渴求又期许的样子,林淼最终还是心软了下来。

    买吧,买吧,这么想买就买吧……

    上辈子没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家里多少年了总共就两辆自行车共计四个轮子。这辈子总算有点咸鱼翻身的迹象,也是该让他们好好过一回正常人家的好日子了……

    不就是钱嘛,花了还能赚……

    实在不行,等过几年老子拿全部身家买韩日世界杯中国队出线总行了吧?

    还有中国队在世界杯杯上连吞九个蛋——

    我擦,这特么国足拯救人生啊!

    上辈子几乎从不看球的林淼,掰着指头一算,突然发现这辈子貌似永远不愁吃穿了。

    林淼瞬间豪气干云,嫩嫩的小手在茶几上一拍,霸气道:“爸!别买桑塔纳,太低端了!我们先把钱攒个几年,过几年憋辆奔驰出来!”

    老林想了想,深沉地摇头道:“太贵了,短时间内估计憋不出,还是先弄辆桑塔纳开着吧,将来等你有钱了再去想奔驰……”

    林淼:“……”

    ……

    家里要买车的计划,就这样提上了日程。

    心理建设完毕,只等出版社发钱。

    到了中午,林淼跟着老林和江萍,去附近的酒店吃了顿街道内部职工的分岁酒。

    所谓的内部职工,就是指带正式编制的,但人依然不少,摆了足足十桌,全都拖家带口的,吃得热热闹闹。

    林淼一家最近风头旺,老林被这群人轮着敬酒,中午一顿喝完,基本处于扑街状态。好在酒店离家近,算是半个邻居的许佳昌出手相助了一把,几个人辛辛苦苦把老林扶回了家。

    江萍也喝得醉醺醺的,回倒家后,跟老林一起倒头就睡。

    林淼生怕这俩喝出什么意外,一下午没敢出门,闻着满屋子的酒气,一直守着爸妈到了傍晚五点多,等外婆打来电话催促,才把老林和江萍喊醒。

    两个人迷迷糊糊起来,慢吞吞地洗了个澡,总算有点半血复活的意思。

    有气无力地拉着林淼去拜年。

    西城街小商铺多,老林和江萍随便买了两箱八宝粥和健力宝当伴手礼,给老人家的红包就塞到林淼口袋里,让林淼待会儿交给外婆。

    林淼隔着红包摸了一下,估计大概是500元左右,相当于江萍大半个月的工资,诚意十足,接着就听江萍一脸认真地说道:“别让你另外那个奶奶知道,懂不懂?”

    “懂懂懂,我又不是傻子!”林淼笑呵呵道。

    老林表情复杂,微微皱眉不语。

    林淼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心里头又在琢磨,到底要不要偷偷给自家老太太也送一份过去。

    林淼很理智地没有戳穿,静静地看着老林一脸惆怅地叫了辆三轮车。

    一家三口上车,外加两个分量不轻的箱子,三轮车夫一下还蹬不动,牵拉着车子往前顺了几步,才翻身上座,吱呀吱呀地用全身力气让车轮慢慢滚动起来。车子骑了足有20分钟,六点半左右,终于进了一个年头比西城街明月小区还久远的商品房小区。

    据说这是瓯城区最早那一批建的,而且由于规划做得好,质量也相当过硬,因此直到2020年也没有被拆掉,很有奔着70年产权到期去的意思。

    江萍小时候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后来她嫁给老林,林淼外婆最不能理解的一点就是,素来爱干净的女儿,怎么就忍得了天机巷那种糟糕的居住环境。

    三轮车在楼门前停下,林国荣爽快地掏了十块钱的车钱,麻利地提起两个箱子,就往没有楼道灯的昏暗楼梯上走去。

    上了二楼,房门紧闭,江萍敲响房门,大声喊:“妈!”

    屋里马上传出一阵“来了来了”的喊声。

    随即房门一开,露出一张小脸,羞羞涩涩地喊道:“二姨,姨夫。”

    林淼看着面前这个将来注定要长成一个大美人,然后被她那个不靠谱的妈变相卖给澳洲中老年移民的小姑娘,有点心疼地喊了声:“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