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时光如梭,两个小时一晃而过。

    宋皓伸了个懒腰,一脸心满意足,第一次觉得这吃饭修仙的秘籍也不错,换别的修仙者,哪儿有可能随时随地闭关,而自己吃零食也能修炼,两个小时的旅途,他的实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而胖子则一脸苦逼,身为一个资深吃货,这两个小时简直是折磨,好在田小涛的毅力也是杠杠的,不能半途而废,自己一定要减肥!

    于是他重新换了一个座位。

    眼不见为尽。

    宋皓正中下怀,没人在一边,他可以吃更多,于是,当列车到站,他依旧是一脸意犹未尽的神色。

    ……

    此时客流量不多,二人很快出站。

    “小涛,具体地址在哪儿?”

    对于此行,宋皓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列车上没有刷到小怪,但也许目的地才是真正的考验。

    “在D市郊区,大约五十公里,有点远,我们打车去。”

    胖子功课做得很足,那个地方没有班车,说是郊区,其实堪称荒郊野外,也正是因为太偏,所以他心中不安。

    宋皓点点头,这时候可不能打退堂鼓,身为修仙者,那么怂可就成笑话了。

    二人边走边说,很快来到出租车专用通道,乘客们排队上车,秩序井然,不一会儿,二人就排到了前面,一辆出租车停到眼前。

    “两位,去哪儿?”

    司机是一中年大叔,面目和蔼,就是口音有点怪。

    “天风原。”

    “那个地方可不近,荒郊野外的,也没有秀丽的景色,二位客人确定要去那里么?”

    若是一般的司机,可不会那么多话,看得出这位大叔,是一位热心肠的人物。

    胖子的心中闪过一丝犹豫,但事到如今,总不能打道回府,于是他咬咬牙:“我们去那儿有事,非去不可。”

    “好吧!”

    客人既然坚持,大叔自然没有拒载的道理,何况此去五十公里,也算一单不错的生意。

    于是二人上车,出租扬起尘土,绝尘而去。

    ……

    五十公里,单从距离来说,并不甚远,但若路况不佳,花费的时间就要多得多,大叔已经做好长途驾驶的准备了,哪儿知道担心多余,记忆中崎岖的道路早已修缮整齐,虽然并不甚宽,但车行起来也平稳迅速,于是不过半个多小时,目的地就到了。

    “咦?”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整齐的房屋,还有错落有致的建筑,说好的荒郊野地呢,这儿给人的感觉却是一新的住宅区。

    三人面面相觑。

    司机大叔是因为很久没来这里,所以印象中还是几年前的记忆。

    至于胖子,此时他正特别不淡定的划开手机,打开网络地图,很快就变成哭丧着脸的表情了。

    “不好意思,我输入的时候写错了一个字,所以搜索结果出错,以为是荒郊野外来着。”

    都是大意惹的祸,早知道这儿是住宅区,哪儿用得着让阿皓陪自己,想想两万酬劳的承诺,胖子顿时肝疼,牙疼,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至于宋皓,意外之余,则自嘲的笑笑。

    自己还想着刷副本BOSS……小说果然都是骗人地。

    此行平安顺利,然而不知为何,宋皓却感觉一阵失落,难道自己也有不作不死的基因么?

    按照门牌地址,开门的是一中年阿姨。

    大约五十岁年纪,打扮十分得体。

    两人表明来意,中年阿姨十分热情的将他们迎了进去。

    “你就是小涛吧,难得,难得,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如此高明的织毛衣技术。”阿姨微笑着说,看得出来她的高兴是发自肺腑。

    这个画风不对呀,宋皓心中最后一丝遇见副本BOSS的期望也化作泡影了……看得出来,这位阿姨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喜欢织毛衣。

    从家里的摆设,也能推断出对方家境富足,故而开出五万的价格,就为请教织毛衣的技术,也合情合理了。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壕无人性,这位中年阿姨,就是一喜欢织毛衣的土豪而已,根本就没有半点恶意。

    “什……什么,你想收我为徒?”

    聊了一会儿,当阿姨道出她的真实目的,田小涛还是大吃一惊……这与剧本不符,不是说她像自己请教织毛衣的技术?

    “嘻嘻,那是怕你不来这里。”

    中年女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可不要小看阿姨,当年我可是全国织毛衣大赛的冠军得主,南派织毛衣的掌门来着。”

    什么,织毛衣还有门派,还有掌门尊者,宋皓顿时风中凌乱,这事比修仙还刷新他的三观。

    “如假包换!”

    中年女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如今手工编织的毛衣是不流行了,想当年,可是风靡全国,未出阁的女孩子若是不会织毛衣,连找婆家都成问题……”

    阿姨陷入了回忆,宋皓则石化在那里。

    喂喂,说好的遇副本出BOSS,如今的画风简直不忍直视。

    倒是田小涛听得津津有味,他一工科宅男能将毛衣织成网红,除了天赋,自然还有兴趣,他是打心底喜欢这项技艺。

    “阿姨,你织毛衣当真全国第一?”

    “嘿嘿,这事儿难道还会骗你。”说到自己的本领,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一丝得色,当即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奖状来了。

    上面写着某人于某年某月,获得全国织毛衣大赛的冠军,那纸看上去陈旧感十足,果然是数十年前之物。

    “那是阿姨最光荣的时刻,可惜时移世易,如今愿意学习织毛衣的人寥寥无几,便是我的一双儿女,也同样不肯传承我的技艺,阿姨这织毛衣南派掌门,如今已是有名无实……”

    宋皓:“……”

    阿姨你不要告诉我,你千里迢迢将我们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胖子拜你为师。

    事实证明,宋皓同学的乌鸦嘴还是蛮准地。

    “小涛,我看过你织的毛衣,手法娴熟,不过技巧却浅了些,你应该是很有天赋,却少名师指导,你若是不嫌弃,就拜我为师,阿姨我愿意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你……”

    (求收藏与推荐票,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