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厨道仙途最新章节!

    纠结!

    租了房子就没钱吃饭,可不租房子却容易暴露自己修仙,这个选择实在两难。

    宋皓一筹莫展。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叮咚!”

    就在这时,一提示音传入耳边。

    宋皓点开一口,却是自己的支付软件上多出了两万元。

    骗子!

    宋皓的第一反应,就是怼回去。

    这年头,网络发展迅速,但骗子也是越来越多,从中奖,到退货,各种各样的花式骗局可以说到了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

    支付软件上突然多了一笔收入,又是什么新骗术?

    接下来,按照剧本发展,应该是要接到骗子的电话了……

    果不其然,电话声几乎是随着这个念头传入耳边。

    宋皓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之色,他心情正烦,不介意拿骗子开涮……反正接听又不要钱。

    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陌生的号码,宋皓的怒气值,开始成倍增加,一瞬间,心中已掠过几个方案……从假装傻白甜,到慢慢唠嗑,人生啊,理想啊,都可以谈,总之不将骗子聊到生活不能自理,这事儿不能算完。

    “阿皓,我给你的转账,收到了吗?”

    宋皓的怒气值已蓄满,然而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他的方案,被卡在了喉咙里面。

    骗子你妹啊,这不是田小涛那死胖子的声音吗?

    “咳咳咳!”

    宋皓顿时如一拳打在棉花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皓,你没事儿吧,着凉感冒了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宋皓虽然心中郁闷,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闷闷的回答:“没事儿,小涛,你还不回来,什么转账两万元?”

    “夭寿啊,原来你已经忘了吗,可不可以退给我?”电话那头,传来胖子的悲呼。

    “休想!”

    宋皓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之色,他刚才只是一时头脑短路,这会儿,自然想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初陪那死胖子去送毛衣,可不是无偿,那神秘买家,开出了五万元的高价。

    如此不合常理的价格,让胖子心中惴惴不安,却又不忍放弃,于是用两万元做为酬劳,让自己陪他同去。

    至于后面的经过,一言难以说得清楚,总之那神秘买家,确实是一世外高人没错,而胖子也因祸得福,成为南派织毛衣的掌门弟子。

    既成为了师徒,那五万元的许诺宋皓自然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只当是为室友谋福利,白白陪他走了一趟而已,没想到对方却信守承诺,胖子真将两万元的酬劳给了自己。

    对真正的土豪而言,区区两万元,不值一提,但于宋皓,却如同雪中送炭一般的东西。

    运气真好,自己正纠结出去租房就没有生活费,有了这两万元,烦恼已完美解决。

    于是死胖子在宋皓眼里,也可爱了许多,于是开始关怀起他境况如何:“小涛,你怎么样,还不打算回学校么,刚开学,课旷得太多可不好。”

    “嗯,我正像师尊请教织毛衣的一些技巧,还需要两三天才回来,你帮我请个假,随便找什么理由搪塞一下。”

    宋皓:“……”

    去你的师尊,想我堂堂修仙者,还不知道师父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待着,你学个织毛衣却连师尊的称呼都弄出来了,是我这本书打开的姿势不对么?

    宋皓已无力吐槽。

    不知为何,心中哽哽的,于是与胖子随便聊了几句,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这是在羡慕嫉妒恨么?

    别人学习织毛衣都有师尊,自己修仙却完全要靠自己摸索,不仅传说中的灵丹妙药完全没见着,连吃饭的问题都一直烦恼着。

    想到这里,宋皓已哭晕在厕所。

    不过伤感一会儿,宋皓又满血复活,毕竟这条路是自己的选择,能够成为修仙者,拥有波澜壮阔的人生,已是极大的幸运,在这基础上,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抱怨呢?

    现在有了那两万元的收入,自己完全可以在校外租一间房屋,这样不论吃饭还是修炼都要私密许多,不用担心因为人多,而被发现自己身为修士的秘密了。

    ……

    宋皓觉得租房真是一技术活。

    房东不论是大叔还是大妈都是身怀绝技的BOSS级人物。

    宋皓:“大叔,这套房子怎么租?”

    “一千五!”

    “五百租不租?”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别以为自己是学生,就是好忽悠的人物。

    “行,要主卧还是次卧。”

    宋皓:“……”

    完败,垂头丧气的离开。

    “小样儿,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萝卜,虽然我叫价高了一点,但哪儿有还价还得这么狠的。”

    大叔脸上露出不屑之色,何况人家是钻石王老五,见面也不知道叫一声帅哥。

    随后宋皓又遇见了一大妈。

    “大妈,跳不跳广场舞?”

    大妈:“……”

    “不瞒你说,我可是被誉为广场舞之神的人物,如果你也喜欢跳广场舞,今晚一起跳如何?”

    虽然有了两万元的收入,但宋皓口袋里的闲钱毕竟不多,为了能够便宜的租到一套满意的房屋,宋皓也是拼了。

    共同的爱好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如果自己与房东大妈能够成为广场舞的舞友,说不定她会以极便宜的价格租给自己一间房屋。

    至于羞耻心,那是什么东西,宋皓已经豁了出去。

    可惜结果,与他的想象,却是完全不同地。

    大妈居高临下,以怜悯的目光打量了宋皓一眼:“同学,你走错地方了吧!”

    “啊?”

    “若要去医院,出门往右拐,你有购买医保吧,现在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很贵啊!”

    宋皓:“……”

    于是宋皓第一次租房,以失败做为结果,直到太阳落下山坡,依旧没有租到令人满意的房屋。

    不是太贵,就是各种条件太差了,至于被房东当做神经病赶出来的伤心事,这里就不说。

    眼看天色已晚,好在昨天吃了太多的野猪,肚子倒不饿,于是宋皓回到了宿舍。

    租房一事,不能急于一时,明日再做计较好了。

    ……

    推开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开学已经好几天,三个室友却依旧是难以见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