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厨道仙途 > 第40章 告诉你吧,我其实是洗衣小能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85/518714.html
    或许是他恳切的态度,温和的表情,将少女心中的畏惧化解了,想想刚才自己的误会,唐雅也有些脸红。

    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此女忍不住,又轻轻的啜泣起来了……

    不会吧,又哭?

    宋皓只觉得头疼。

    这种动不动就哭泣的女孩子,正是他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同学,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走路不看路,将你撞进花坛的。”

    说这话的时候,宋皓眼睛都湿润了。

    他情愿是自己摔了个狗啃泥,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自己下辈子走路,也决不再走神了。

    “呜呜,我的羽绒服……”

    唐雅脸上的泪水,却止都止不住。

    并非小气的缘故,而是这件羽绒服,她心仪好久了,偏偏又特别贵,自己可是省吃俭用了五个月,好不容易,才把凑钱足。

    可……今天才是她第二次穿啊,就遇见了飞来横祸,唐雅怎么可能不悲从中来呢?

    雪白的羽绒服,沾满了泥浆与尘土,原本漂亮的衣服,已惨不忍睹,就算是拿到洗衣店,也回天乏术。

    “呜呜呜……”

    “同学,你别哭了,都是我的错,要不,我赔你一件羽绒服……”

    宋皓此刻是真怕了,那小女生的泪水让他手足无措,只想早点了结此事,但说到赔偿羽绒服,声音却又戛然而止。

    这件羽绒服,他刚好在一间店面看见过,这个牌子,这个款式,贵得要死,自己原本就生活费不足,这一赔偿,岂不是雪上加霜?

    听见宋皓的话语,少女眼中原本充满了希翼,可看见他满脸为难的样子,眼中的神采,又迅速暗淡了下去。

    这件羽绒服好贵的,对方一定赔不起,这是想要耍赖皮。

    如果换一性格泼辣的女子,这时候肯定会大声斥责,再女汉子一点的,甚至会上来揪住宋皓的衣服,大声吆喝,让他赔偿自己的宝物。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弄脏了对方的衣服,不应该照价赔偿么?

    可这样的事情唐雅做不出。

    她原本就是很内敛胆小的性格,于是……只是哭!

    宋皓顿时斯巴达了。

    他用力揪住自己的头发,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走路不看路……

    正沮丧难过,一道灵感,却如流星般,在他脑海中,一划而过。

    等等,自己那么着急干什么?

    对方不就是想要一件干净如新的衣服?

    谁说需要重新买了,自己不是有净衣术?

    真是急糊涂了,脑袋有如浆糊,居然将这一茬儿给忘掉了。

    一念至此,宋皓顿时恢复了从容不迫。

    一声轻咳:“同学,不要哭了,我赔你新衣服。”

    “赔我新衣服,可……好贵的。”

    少女停止了哭泣,却一脸担忧之色,她家境还算不错,每个月,爸爸妈妈给的生活费很多,饶是如此,还是省吃俭用五个月,才买起了这件羽绒服。

    她看了看宋皓,这位同学穿得很朴素,这种限量版的衣服,他真的负担得起么?

    仿佛猜到了少女的担忧是什么,宋皓微笑着说:“你误会了,我说赔,并不是说要赔你一件新衣服,只需要将眼前这件恢复原状就可以了。”

    “恢复原状,怎么做?”

    少女一脸楚楚可怜之色。

    “很简单啊,将它洗一洗……”

    宋皓此刻扮演的,完全是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色。

    唐雅却大失所望了:“洗不干净的。”

    少女美丽的大眼睛,忍不住又笼罩了一层雾气,如果能洗干净,自己又何必这样伤心?

    要知道这件羽绒服,可是如雪一般的白色,此刻沾满了泥浆与尘土,便是最为高端的洗衣店,也回天乏术。

    “放心,能洗干净的。”

    宋皓却信心十足。

    或许他自信的表情将对方也感染了,少女有些迷惑:“莫非,你有什么秘诀么?”

    “没有秘诀。”

    宋皓拍了拍胸口,他自然不会傻到暴露自己修仙者身份的,于是面对少女的疑惑,也只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不瞒你说,我从小就擅长洗衣服,可是号称洗衣小能手的人物。”

    “洗衣小能手……”

    唐雅此刻明明很难过,可听见这个词,也忍不住风中凌乱了,她默默的用关爱傻子的表情看了宋皓一眼……这位同学满嘴胡说,真的可靠么?

    心中总觉得信任他,特别不靠谱儿。

    十分钟后。

    唐雅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乖乖的将羽绒服,交到了宋皓的手中。

    要不怎么办?

    事已至此,对方无力赔偿自己的新衣服,唐雅又是很软弱的性格,说不出狠话,于是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将羽绒服,交给对方清洗。

    别无选择,如今只有期待奇迹出现了。

    ……

    “呼!”

    好不容易送走了那爱哭的少女,宋皓脸上满是唏嘘,今天真是太倒霉了,必须快点将这件事情处理结束,否则一看见对方委屈的表情他就想哭。

    回到宿舍,宋皓取出那件脏兮兮的羽绒服。

    一看就是上等货,但因为沾满了泥浆与尘土,给人的感觉,却是惨不忍睹,难怪对方这么难过,一件雪白的羽绒服,被弄成这副模样,再高级的洗衣店,也徒唤奈何。

    还好自己有净衣术。

    原本以为没用的法术,如今却有机会大显身手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宋皓心中也有那么一点忐忑。

    眼前的羽绒服也实在太脏了,净衣术虽然了得,但是否就真的能够让它恢复如初……说实话,宋皓心中是一点没有把握。

    假如失败了怎么办?

    到时候不仅开洗衣店的梦想将中途夭折,赔偿对方衣服后,自己也将落到身无分文的地步。

    到时候不管愿不愿意,也别无选择,只有到工地上去搬砖了。

    一想到这里,宋皓就感觉自己的眼睛湿润了。

    等等,自己这么难过干什么,这只是设想的最坏的结果,现实还远没有到那一步。

    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先试试净衣咒再做定夺。

    宋皓吸了口气,默默运转体内的气血之力,口中亦念诵着咒语,随后伸指朝着前方的羽绒服一点而去。

    (求收藏与推荐,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