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陆长老一呆,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分诧异的表情来。

    毕竟前一刻,对方还表现得信心十足,这才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翻脸如同翻书,打起自己的脸。

    这不科学啊!

    “求饶,老家伙,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一会儿,我就要将你打到怀疑人生的地步,现在等我先看两章更新再说。”

    姚小岩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以极快的速度解锁,打开常用的看小说APP,一扫书架。

    然后脸色如土。

    这……坑爹啊!

    昨天说得好好的,自己还豪爽的打赏了十个萌主,可让那个叫某雨的家伙居然一章都没有更新来着。

    说好的连爆十章呢?

    这家伙居然跳票。

    不带这么玩儿的啊,这不坑人吗?

    姚小岩泪流满面,当场就差点哭出来。

    那个叫某雨的作者,你有点节操好不好,说好的爆更也跳票。

    平时也就罢了。

    你今天是想要害我报仇不成变扑街啊!

    姚小岩的眼眶湿润了,可惜他虽是黄金总萌,却并没有某雨的电话,否则这样无节操的作者他一定打电话过去骂死他。

    做人要有节操,说好的更新不能跳票。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登录聊天软件,疯狂的@某雨,大爆手速,一条接一条愤怒的信息疯狂的发过去。

    然而没用,某雨睡得正香,昨天为了完成拖欠的五章,他可是很辛苦的赶稿,一直忙碌到很晚才睡觉,这会儿还在甜蜜的梦乡。

    聊天软件的提示音虽有响起,但那声音被调得很低,与电话铃声的大音量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见所有发送的信息,全都石沉大海,姚小岩的脸色,顿时绝望了起来。

    没有更新可看,自己的战斗力根本提不起来,原本想要报仇,完了,这下又要秒变扑街。

    没错,这就是姚家少主最大的秘密。

    网络小说是他最喜欢的爱好之一。

    尤其是对于仙侠类网文,更是情有独钟,其中他最喜欢的作者,就是某雨,虽然那家伙码字慢得像乌龟爬,还水得一比,但没办法,他就是喜欢他的文笔与想象力。

    每次看见有人在书评区指责某雨,他总是忍不住维护,堂堂姚家少主,最后却热衷于在书评区与人撕比。

    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怕谁啊!

    为了表示对某雨的支持,他甚至还一掷千金,打赏成黄金萌主。

    而他这么喜欢某雨的小说,还有一个缘故,就是他发现自己每次看了某雨的小说以后,都神清气爽,战斗力爆棚。

    这就是他越级挑战的秘密。

    姚家少主天纵奇才,但限于年龄,如今也不过后天七品,可一旦看了更新,实力却能够在原有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当然,这点进步是暂时的。

    时间一过,依旧会恢复原形。

    战斗力的飞跃,让他有了挑战强者的底气。

    而且经过摸索,他发现自己看的更新越多,战斗力的提升也越显著。

    当然,这提升也有一个限度。

    十章更新,大约就是极限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昨天会@某雨,像他预定十章更新的缘故。

    可对方答应得好好,到头来却居然跳票,这不是将自己架到火上烤。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坑货。

    姚小岩此刻的心情,只能用万马奔腾来说。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还在不停的用聊天软件@某雨。

    然而一旁的陆长老却不会无限的等待下去。

    在他看来,对方就是一个逗逼。

    一脸苦大仇深之色,来找自己决斗,看样子是想要洗刷昨天被打倒的耻辱,可我已经来了,你却一直在玩手机,这是要闹哪样儿啊!

    这小家伙,究竟是脑袋有问题,还是说,这是一种最新流行的装逼方式,以表示对自己的不屑与鄙视。

    陆玙虽七十有一,却像来是一时髦的老者,自问对新事物的接受力与对流行趋势的把握,并不比年轻人逊色。

    然而此时他满是疑惑,实在是眼前这一幕,太过难以索解了。

    想不通。

    难道自己已经落伍。

    念及至此,陆长老的心中,居然涌起一股淡淡的惆怅之意。

    不过他很快醒悟,自己惆怅个屁啊,自己又不是犯中二病的年纪,当务之急,是按照这小家伙刚才所说的那句话,将他打得妈妈都不认识。

    “小子,受死!”

    念及至此,他不再疑惑,眼中的迷茫,也被坚定取代了,身形略一模糊,便如同苍鹰搏兔,身随掌起,一掌朝着对方劈了过去。

    这一招的起手式看似昨天相差仿佛,其实却暗含三种变化,对方若是像昨天那边应付,就会掉入他所设下的陷阱里。

    看,这就是经验,年轻人靠小聪明是学不来地,需要时间的沉寂。

    陆长老的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之色,仿佛已看见姚小岩被自己打倒在地。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那么轻松,姚小岩也没有像昨天那样应付,而是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这……”

    陆长老一呆,显然对方应付的方法大出他意料之外,这家伙虽然有些中二,却是姚家少主,身份尊崇,实力也不弱,怎么打起来,一点形象也不顾?

    懒驴打滚,亏他好意思使出。

    我们这是古武高手间的决斗,他当是街头泼皮无赖间的互殴?

    因为这一招太过出乎预计,陆长老后面应付的招式明显没有跟上,出现了一微小的空当,秒,但高手过招,只争厘毫,陆长老暗叫不好,连忙不再攻击,紧守门户,准备先将这一招所露出的破绽,给堵住。

    不愧是老江湖,果然应付神速。

    然而陆长老抬头一看,很快就哭了,尼玛,这家伙哪儿有趁机进攻啊,那小子不按常理,以懒驴打滚躲过自己的苍鹰搏兔,然后他根本没有扩大战果,抓住破绽的意图,而是直接低头继续玩起手机来了。

    我们这是在决斗么?

    陆长老一时间也有些糊涂,毕竟见过低头族,也见过人沉迷于手机的,但没见过谁玩到如此夸张的地步。

    小子,我们这是在决斗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