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出预料,百味小火锅,又是满桌。

    不过当宋皓报出名字后,却有服务员将他领走……不用说,两位妹子来得较早,已经定好了桌。

    居然还是小包房!

    这么说除了菜肴和酒水,还要加收额外的包房费……宋皓吞了一口唾沫,越发做下抉择,对方若要他展现绅士风度,他就二话不说,跑路。

    没办法,人穷志短,囊中羞涩,节操什么的,自然只好丢到太平洋去了。

    进了小包房一看,除了唐雅,还有一个漂亮女生映入眼帘。

    呃,也对,女孩子嘛,比较矜持,约会经常也会带上闺蜜,这种情况下,请一个好朋友同行是很正常地。

    听见脚步,两个女生也抬起头颅。

    唐雅也就罢了,打量一眼就将目光垂落,可旁边那身材高挑的女子是怎么回事,一脸鄙夷,目光来回扫射,就仿佛自己欠了她一百万没还似的!

    大姐,你认错人了吧,还是说,我们八字相克?

    宋皓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浮现而出,但却并不示弱,反瞪回去,美女又如何,长得漂亮很了不起么,自己又不追你,在这儿摆什么谱儿。

    宋皓是老好人没错,但却是从来不吃亏的性格。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谁在那儿莫名其妙的甩脸子,哥们儿我就怼回去。

    说好听点是恩怨分明,讲难听点就是认死理儿。

    ……

    “哟,小样儿,还挺嚣张,你就是那渣男宋皓?”

    某个姓程的大小姐不愿意了,她向来是猛张飞般的性格,还从来没有男生敢在她面前吹胡子瞪眼的。

    这画风不对呀……

    宋皓一脸迷糊,自己是来这里还羽绒服,怎么倒像是某个花花公子对女孩子始乱终弃似的。

    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等等,对方的声音……

    宋皓豁然抬起头颅,眼中满是诧然之色,这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声音竟与唐雅相差仿佛,完全听不出区别是什么。

    他终于明白,有什么东西弄错。

    自己还差点误以为唐雅是双重人格。

    原来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么!

    “你们是姊妹么?”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却是好闺蜜,唐雅就像我亲妹子,你弄脏她羽绒服,别想这样就轻易过关了。”程燕恶狠狠的说,显然在她心里,已先将宋皓与无赖划等号了。

    大姐,我到底哪里长得像恶人了?

    宋皓的眼眶顿时就湿润了。

    从小到大,他就乐于助人,品学兼优,常常在小伙伴的家长口里,担当别人家的孩子的角色。

    拿三好学生的奖状拿到手软,这还是第一次被当做四大恶人般的角色对待……难道是因为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洗脸?

    虽然漂亮的女孩子都可以不讲理,但一般来说,只有她们的男朋友才能享受这般待遇。

    自己与眼前这位,可是素不相识,凭什么被她呼来喝去?

    宋皓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之色,他可没有兴趣陪一刁蛮女子在这里瞎扯。

    早点将此事了结,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心中这样想着,宋皓对那刁蛮的女孩子直接无视掉了,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唐雅的眼前。

    “唐同学,那天我走路没看路,真是非常对不起,这是你的羽绒服,已经清洗干净了,你看看,可还满意?”

    宋皓一边说,一边递过一个大袋子,里面的羽绒服,被他叠得整整齐齐。

    唐雅接过,她也感觉自己的好闺蜜有些过分了,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怎么说。

    只能微微低着头颅。

    见宋皓将自己当做空气,程燕大怒,嘴角边噙着一丝冷笑之色,洗干净羽绒服,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小孩儿么,雪白的羽绒服,掉进泥坑里还能洗干净才是奇了怪了。

    但她并没有发作,就如同捉贼捉赃,她虽然是彪悍的女汉子性格,但并非不讲道理那种。

    对方不是说洗干净了羽绒服。

    好,我们让事实来说话。

    等一会儿检查,发现他是巧言令色,再啪啪啪的打脸也不迟的。

    “唐雅,打开呀,我们来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在说谎话。”

    程燕一边说,一边挑衅的望了宋皓一眼。

    按照她的想法,这家伙,此时此刻,非心虚不可。

    然而宋皓却是一脸气定神闲之色。

    他当然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打脸?

    嘿嘿,太天真了。

    洗衣店洗不干净,却不要小看自己的仙法,就让我的净衣咒,分分钟教你做人吧!

    原本对于这只能洗衣服的咒语,宋皓还有几分嫌弃,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能装逼。

    一想到对方一会儿的反应,宋皓就暗乐不已。

    再说另一边,唐雅暗暗叹了口气,她也感觉自己的闺蜜过分了些,却无从劝起,事到如今,也只有如她所言,将口袋打开。

    一件雪白的羽绒服,映入眼帘。

    “这……”

    唐雅惊呆了。

    只见这件羽绒服,纤尘不染,仿佛还熨烫过,就仿佛是全新的。

    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对方洗不干净,就买了一件全新的赔自己。

    可这羽绒服好贵的,对方这样做,不会这一学期,都吃土?

    念及至此,唐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她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喜欢一心为别人做想来着。

    程燕也张口结舌。

    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舍得买一件新的。

    有担当,很坦荡,自己倒是误会他了。

    这丫头是女汉子的性格,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当即倒了一杯啤酒:“宋同学,抱歉,看来是我误会你了,自罚一杯,算是给你赔罪。”

    说完一饮而尽。

    宋皓:“……”

    大姐,你认错认得这么快,我还怎么愉快的打脸?

    宋皓一阵无言。

    不过事已至此,对方已承认错误,他一大老爷们儿,总不好揪着不放,那样也太小家子气了。

    “行了,都是误会,这件事情,原本我也有错,既然误会解除,那就这么算了。”宋皓只能如此这般的说。

    然而他却并不告辞,眼睛盯着小火锅。

    既然来都来了,宋皓自然想要一饱口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