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杀气!

    宋皓冲到近处,顿时也敏锐的感觉到了。

    那说话不算数的逗逼老者,浑身都散发出不善的气息。

    怎么,对方这是想要杀人灭口么?

    为了区区十万包方便面,居然如此下作!

    宋皓惊诧之余,顿时心中也充满了怒气,这也太没节操了一些。

    他有些警惕的停下脚步,而就这电光石火的功夫,陆长老已高高跃起,一招苍鹰搏兔,恶狠狠的朝着宋皓头顶抓落……不要问我,陆玙为什么那么喜欢苍鹰搏兔,总而言之,这就是他个人的爱好罢了。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陆长老在古武界威名赫赫,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拿这一招苍鹰搏兔来说,只见他五指微曲,形如鹰爪。

    或许是许久没有剪指甲的缘故,居然在太阳下,闪烁着金属一般的光泽……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这指甲中,藏有不少污垢,一看陆长老就不爱洗手。

    “咦?”

    “哦!”

    ……

    人群中顿时就传来一阵惊呼,陆长老这一高高跃起,如一头雄鹰扑向猎物,姿势无可挑剔,高度更高达七米,妥妥的破了世界纪录。

    “老婆快来,看武林高手。”

    “毛的武林高手,这是在拍电影吧!”

    “对,一定是在拍电影没错。”

    “楼上的,那请你告诉我,钢丝绳呢?”

    “呃……这是一个问题,钢丝绳,或许是透明地。”

    此话一出,人人为之侧目,刚才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哥们儿,你这智商,是怎么考起江云大学地?”

    旁边之人的议论且不提,宋皓见对方这么恶狠狠的扑向自己,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对方果然无耻,打赌输了下线遁还可以说是人品问题,如今这么心狠手辣可就完全说不过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

    见对方一招苍鹰博兔,宋皓马上也条件反射般的使出了自己的美食拳法:“看招,素炒白菜。”

    话音未落,一拳朝着前方打出。

    啥,我没听错吧!

    旁边一哥们儿晃晃头颅,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生病了。

    眼角的余光却发现旁边之人的表情,皆与自己相差仿佛,一脸懵逼是对他们此时神态最为贴切的描述。

    也是,大家从小,都是看武侠剧长大,对里面各种霸气的招式,那也是耳熟能详,你就算不来一招降龙伏虎,这素炒白菜是什么鬼啊?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武林中还有这种报菜名儿一般的招式吗?

    原本还有人心存疑惑,现在这几乎都肯定了,这一定是在拍电视。

    而且是荒诞不经无厘头的那种。

    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

    轰!

    一声巨响传入耳朵。

    陆长老飞了。

    后天八品的古武者很强没错,但也要看与谁比,这中间涉及到一个参照物的问题。

    不同的修炼体系,实力有极大的差距。

    凌仙如今,仅仅炼体二层,就修士的标准来说,简直就是新嫩的菜鸟一个,但凭借气血之力,也能碾压古武后天八品的高手。

    陆长老输得不冤,只是飞出去的方向稍微倒霉了那么一点。

    噗通一声传入耳朵,世上的事情就有那么巧合,或者说陆长老该有此劫,他无巧不巧的摔在了一饭馆门前的潲水桶里面。

    潲水桶,想必大家都听过。

    就是饭店用来装客人没有吃完的残羹剩饭的。

    总之,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接下来的画面,简直美到人不敢看,陆长老的手上,抓着一块被人啃过的猪排骨,头顶上挂着酸菜粉丝。

    满脸的饭粒,哦,还有一些青菜叶子。

    静……

    这当口儿,校门外原本应该热闹以极,然而此刻,却诡异的安静了下去。

    “这剧组貌似也太敬业了吧!”

    “这老头是替身演员吗,摔进潲水桶里,真惨!”

    “好可怜!”

    “我说剧组,是不是应该多给他一份盒饭。”

    ……

    过了半响,才有议论声传入耳边。

    然后便看见陆长老的表情,如同变脸,先是惊讶,随后茫然,再然后,就愤怒到了极点,震天动地的咆哮传入耳边:“姚小岩,我与你势不两立。”

    这样的结果,宋皓同样一脸懵逼。

    将对方打进潲水桶里,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当然,他也知道,像对方解释,于事无补,于是某个姓宋的没有节操的家伙,一句话不说,鞋底抹油,溜之大吉。

    死道友,莫死贫道,从对方的怒吼,显然将自己认错,当做了那姚家少主。

    宋皓虽然是老好人一个,但绝不是傻瓜,这时候,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像他解释啊。

    当务之急,是离开这是非之地。

    尽管心中,也很对那姚家少主不起,但哥们儿我自身难保,就只好勉为其难,让兄弟你将这个背锅侠当下去。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同样的道理,这闯了祸,这跑起来也特别迅速。

    宋皓默默运转气血之力,虽然不会轻功,但跑起来,却比风快得多,一溜烟儿,就没影儿了。

    留下围观群众纷纷掏出手机,啪啪啪一阵狂拍,虽然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没错,但这样的奇葩着实难得,当然要在朋友圈将此经历分享一番了。

    当然,也有人作死,比如说,某个戴眼镜的小哥儿。

    是某平台的网络主播,你说你这时候蹭热度开直播已经很没有道德,可这家伙,为了冲人气,还不知死的冲上去,想要采访陆长老,问他感想如何,可不可以给镜头前的观众打个招呼。

    这真的过分了!

    有没有听说过,太岁头上动土。

    陆长老的眼睛在冒火。

    我感想你妹!

    我打招呼你妹!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欺负自己。

    于是这开直播的哥们儿悲剧,被陆长老抓起来,扔进了另外一个潲水桶里。

    “大哥……不,大爷,我错了,扰了我。”

    那戴眼镜的男生当场就哭了,他就死肥宅一个,在愤怒的陆长老面前,自然是丝毫反抗之力也无。

    唉,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为什么人们就不明白不作不死的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