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十八章 请求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99/282162.html
    从灰衣男子突然出现与邪气青年同时夹击韩立,到韩立出手反杀二人,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工夫。

    两名不可一世的结丹期修士,竟如此轻易的陨落在此,这让周围包括余家诸人和黑衣人在内的所有人,都给惊的目瞪口呆。

    尤其是最后那一道从韩立口中喷出的白光,来无影去无踪,只是眨眼间,便将已逃至天边的邪气青年一举击杀,加上那不知是谁喊出的一句“剑修”,让那群黑衣人肝胆俱裂,再也不敢多留,纷纷祭起法器,飞也似的想要逃离余府。

    要知道,在灵寰界剑修可是能轻易碾压同阶修士的,再加上飞剑度极快,可杀人于无形,此刻若不走,一会想走也根本走不掉了。

    一时间余府主宅院落内,法器毫光四起,十数道飞梭一齐冲天,朝四面八方遁逃而去。

    韩立看也未看这些人一眼,只是朝邪气青年的残尸方向望了一眼,眉头微微一挑,脸现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如此一来,余家诸人面面相觑下,谁也不敢出言打扰,至于黑衣少妇等三名供奉,此刻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倒是白石真人,偷偷看了一眼韩立,略一犹豫下,冲着那些逃离的黑衣修士,猛地挥出了右手。

    只见其衣袖略微一鼓,一道金色长绳顿时如同毒蛇出洞般飞掠而出,在半空中猛然一卷,又急飞了回来。

    “嘭”的一声响。

    一名身形瘦长的黑衣修士,被那道金绳当空摄了回来,捆得像个粽子一般,砸在了韩立身前的地面上。

    “饶……饶命啊……”黑衣修士摔落在地,也顾不得疼痛,看到眼前的韩立,立马挣扎求饶。

    “你可知道这个天鬼宗?”韩立没有去看眼前的黑衣修士,转冲白石真人问道。

    “天鬼宗与冷焰宗都是灵寰界数一数二的大宗。”白石真人朝七小姐处望了一眼后,小心翼翼的回道。

    “这次天鬼宗派到明远城的有多少人?”韩立点点头,低头望向黑衣男子。

    “启……启禀前辈,据我所知,就只有来余府的这些人。”黑衣修士挣扎着坐了起来,忙不迭的回道。

    结果其话音刚落,就突感周身一寒,如坠冰窖一般。

    他只看到眼前那高大青年,盯着自己的目光突然变得寒冷无比,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突然间变得无比巨大,变成了两道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只要自己胆敢自作聪明地说出半句谎话,便会立即被吞没进去。

    这种感觉只是一闪即逝,但他却是浑身汗毛竖起,后背衣衫也已被冷汗浸透了。

    “前辈息怒,在下所言可句句属实啊!我等只是宗内外门弟子,来宰相府只是奉命行事,至于城内是否还有其他本宗弟子,真的不知。”黑衣修士想要跪下磕头,却因金绳捆缚无法做到,只能深深埋下了头颅。

    “奉命行事!他的命令?”韩立看了眼远处的邪气青年尸身,淡淡问道。

    “是,他……他叫齐冥浩,是本宗内门弟子,天资甚好,极受宗内器重。他还有一同族叔祖是本宗长老,他有此依仗,我等实在不敢不听他的调令,要是早知余府有前辈庇护,就是借我一百个单子,我也绝不敢踏入余府半步啊。”黑衣修士连连点头,继续哀求道。

    七小姐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眼眶微红的问道:“那之前齐冥浩所说的,都是真的?我父亲他们都已经……”

    “丰都之事我等外门弟子没有资格参与,但据我所知,与齐冥浩说的差不多。”黑衣修士有些惶恐的答道。

    余七小姐听罢,双目一闭,两颗泪珠从眼角快滑落。

    余家妇孺中,又是一阵戚然低泣。

    “既然你们天鬼宗已经接管了丰国,控制原先皇室便是,为何要灭我余氏一族?”七小姐再睁开美眸后,神色痛苦的问道。

    “这是宗内的惯例,为了完全控制丰国,之前与冷焰宗有瓜葛的皇室宗亲,以及忠于原先皇室的臣子家族,都会被全数血洗,余家就属此类。诸位……诸位莫要怪我多嘴,那位齐长老在门中护短之名极盛,此次侄孙被杀,他一定会追究到底的,就是我们这些同来的外门弟子,也一定会被他怒极牵连全部虐杀的。”黑衣修士突然想到了什么,满脸惧意的颤声答道。

    余府众人一听此言,顿时大为惶恐,黑衣少妇等三名残存供奉神色也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七妹,还说这么多干什么,我们也快点离开吧。你不是在冷焰宗还有个师父么?去找她,她一定会收留我们的。”堂堂的余府二少爷,此刻哪里还有原先那副青衣儒衫的世族模样,满脸的泪水污痕,几乎带着哭腔乞求道。

    七小姐没有理睬他,抬起衣袖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走到韩立、柳乐儿与白石真人三人跟前,施了一礼,恭敬说道:“多谢三位救命之恩。”

    韩立没有说话,坦然受之。

    白石真人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七小姐……”

    同样经历过亲族惨死的柳乐儿,此刻难免有些触景伤情,想要出言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叫出这一句,便没了下文。

    七小姐冲她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后,她脸色慢慢沉了下来,先前的悲伤颓然之色逐渐收起,面容逐渐变得坚毅起来,仿佛一下子从七小姐,又变作了七公子。

    她手中白光一闪多出了一柄雪亮匕,正是此前被韩立击落的那柄,并二话不说的朝着黑衣修士的胸口刺去。

    “饶命啊……”

    随着一声惨呼响起,尺许长的匕直没至柄。

    黑衣修士倒在血泊之中,身子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余府其他人见此,不禁面面相觑。

    这时,七小姐看向劫后残存下来的寥寥十余人,毅然说道:

    “余府遭难已成事实,如今即使有冷焰宗做靠山,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的。凡我余家亲眷,皆随我去往冷焰宗。其余人等,不愿追随者,一会儿可从府中库房中取走银钱,自行散去。”

    原本已经惶恐不安到了极点的余家妇孺们,这时才真正稳住了心神,止住了低声抽泣,逐渐安定了下来。

    韩立见此,不由得深深看了这位七小姐一眼。

    “至于几位供奉,今日拼死护我余府亲眷,已是弥天大恩。诸位若要离去,府中宝物可以任你们挑选几件带走。可诸位若愿意继续护送我们前往冷焰宗,日后我还将另有重谢。”随后七小姐又将目光落在黑衣少妇几人身上,开口说道。

    黑衣少妇几人听罢,面面相觑,显得十分犹豫,目光都若有若无地瞥向韩立和白石真人这边。

    七小姐见状也不禁看了韩立一眼,心中顿觉恍然,心念一转后,当即走过去几步,敛衽一礼后,说道

    “柳大哥,小妹虽然不知你的来历底细,但也看得出你是真正的前辈高人,寻常宝物恐怕也难以入你法眼。我愿意以族中世代相传的一枚蛟元珠来做报酬,希望你能护送我等去往冷焰宗。”七小姐双目直视韩立,诚恳说道。

    蛟元珠!

    白石真人闻言眉心一挑,眼底浮现出一丝贪婪之色,但当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韩立后,心中那点念头顿时灰飞烟灭。

    “七妹,你疯了吗?蛟元珠的事也能拿出来说?”余家二少爷闻言大惊,连忙叫道。

    “余府都要没了,区区一枚蛟元珠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柳大哥答应,小妹便去密库取来此珠,如何?”七小姐丝毫不予理睬,一双美眸眨也不眨的望着韩立,冷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