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同一时间,某座洞府大厅中。

    一名身着赭色长袍的干瘦老者坐在主座上,手上端着茶盏轻轻撇着茶叶,在其跟前,一个双目细小的中年人垂手而立,面色恭敬。

    “算算时间,6崖那边应该已经完事了。”干瘦老者头也没抬一下,口中缓缓说道。

    “有6长老出马,自是万无一失。也只有老祖能请动6长老了。”中年人恭声说道。

    “唉,族内后辈皆不成器,也就只有浩儿一人甚合我心,可惜……哼,那姓韩的小子,真是万死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干瘦老者“啪”的一声拍下茶盏,怒声喝道。

    “老祖息怒,不管如何,那个余梦寒也是个意外之喜,老祖神功大成有望了。”中年人一见老者脸色不太好看,急忙说道。

    “嗯。说起来,浩儿之死她也脱不开关系,看在她的灵体份上,姑且先留她一命。”干瘦老者怒色稍缓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却神色一动,转望向了洞府大门处。

    结果片刻后,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年轻侍女出现在大门口,躬身道:

    “禀齐长老,墨长老前来求见!”

    还未等干瘦老者说话,洞府外却传来一声不阴不阳的男子声音:

    “齐煊长老真是好兴致,此时此刻还能在府中安心品茶。”

    接着大门外便出现了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满脸的漠然之色。

    干瘦老者齐煊眉头微挑,用眼神示意那侍女退下后,也不起身,开口问道:“墨辰,我和你们执法殿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不久前,6崖长老的魂牌突然碎裂了。不知齐长老可有什么话要说?”墨辰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反而不客气的反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齐煊一下子从主座上蹦了起来,脸色铁青的喝道。

    “据与6长老同行之人所述,他是受你所托去截杀一伙人,这才无故身亡。敢问齐长老,你请他截杀的究竟是什么人?”墨辰冷冷问道。

    “这绝不可能!区区两名元婴修士,怎么可能是6崖的对手!”齐煊一脸的难以置信。

    “嘿嘿,要杀死一名化神初期修士,并让其连元婴都无法逃出,这得需要何种实力,难道齐长老你心中就没点儿数吗?只盼齐长老别因一己私怨,给本门招来棘手强敌。不论如何,还请齐长老,先与墨某到执法殿走上一趟吧。”墨辰一声冷笑后,声音蓦的一寒。

    ……

    数日后,韩立等人所在的飞舟终于飞离了黄澜古漠,。

    这一路上,除遭遇了数波阴孽飞蚁袭击,被韩立借魔光之手轻描淡写的解决掉外,倒没有再出现什么天鬼宗的追兵。

    而有了之前灭杀化神修士的先例,古韵月对于韩立能够击退阴孽飞蚁,也就见惯不怪了。

    连日来的奔波与动荡,让余梦寒和柳乐儿皆是有些疲惫,两人相互依偎着,靠在灵舟一侧,沉沉睡了过去。

    韩立则一人盘膝坐在灵舟尾部,眉头轻轻蹙着,神色显得有些异样。在他身前,东倒西歪地摆放着七八个青色玉瓶和白色瓷瓶,里面皆是空空如也。

    “韩道友,怎么样?”魔光的声音在韩立脑海中响起。

    “这些丹药虽然大部分来自那个化神期修士,其中也不乏一些品阶较高的丹药,但是却没有一个有用。”韩立轻叹了一声道。

    先前一战,他虽凭借强悍的肉身之力,借五岳之力,以万钧之势碾杀了对方,并没有耗费多少法力,但体内法力有减无增,这样下去不是长远之计。

    “那极品灵石呢?”

    “也是一样,完全无法吸收。”韩立苦笑一声,松开了手掌,露出一枚已经变得灰暗无光的灵石。

    “看来只有某些特殊的丹药才能有效。”魔光木然说道。

    “或许吧。之前也只有那枚望犀丹,和齐冥浩的那枚不知名的金色丹药起过效用。总之,等到了冷焰宗,再要来一枚望犀丹研究一番,也许就能知道了。”韩立摸了摸胸前衣襟内的小瓶,淡然说道。

    ……

    半月之后,一片叠嶂层峦的苍翠山脉上空,徐徐驶来一艘形如弯月的奇特灵舟。

    灵舟之上立有一男三女,正是韩立、古韵月等四人。

    “韩道友,梦寒,乐儿,这片灵焰山脉就是我们冷焰宗的山门了。”古韵月面带笑意,目光扫视着下方山林,说道。

    “灵脉稳固,灵气氤氲,果然是难得的洞天福地。”韩立双目光芒流动,点了点头道。

    余梦寒心中先是一喜,但四下张望几下,脸上却多了几分疑惑的望向了古韵月。

    小狐女双手扶着灵舟边沿,探出身子四下瞭望,却也只见郁郁葱葱的山林古木,看不到半点宗门建筑,忍不住问道:

    “哥哥,我也觉得这个地方灵气很浓郁,可是并没有到有什么宗门啊?”

    “但凡宗门大派,皆有护宗大阵遮蔽,我们现在就处在阵法之外,如同立在高墙之外,自然看不到墙里的风景了。”韩立笑道。

    柳乐儿和余梦寒闻言,这才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韩道友稍待,容我通传一声。”古韵月冲韩立说道。

    说罢,她手腕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一面镌有火焰图纹,巴掌大小的金色令牌。

    随着令牌上一道光芒泛起,那团火焰图纹突然一阵晃动,竟仿佛真的燃烧起来了一般。

    一道光芒从令牌上飞射而出,直冲向了下方的山脉之中。

    片刻之后,只见灵舟下方的虚空中,忽然荡起一阵波纹,一层似有似无的圆弧状淡金光幕,随之浮现出来。

    举目望去,只见绵延数百里的灵焰山脉,几乎整个都笼罩在这层光幕之下。

    “不愧是一界大宗之一,气势的确不俗。”韩立目光一扫,看似赞叹的说道。

    柳乐儿和余梦寒此刻则是抓着灵舟边沿,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四只美眸转来转去,朝着下方不停扫视。

    只见那层淡金色光幕之下,莽莽山林中到处都掩映着一座座宫殿楼宇,和一幢幢亭台楼阁。

    其中有的孤悬于高山崖壁之上,有的联结一片,自成一处群落园林,有的建在峡谷沟壑之中,有的则位于山腰半壁,形成一处别致院落。

    而在整片山脉的居中位置,则有十余座远高于周围其他山峰,其上白雾缭绕紫气升腾,山峰之间还有虹光跳跃,看起来颇有仙家福地的气势。

    “真是太美了……”余梦寒忍不住赞叹道。

    柳乐儿也是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韩道友,骆长老已在出云峰等我们,我们这就过去吧。”回到宗门,古韵月显然心情大好,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说道。

    韩立点了点头。

    就在灵舟穿过那层光幕之时,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神识探查,应该就是这位骆长老了。

    几人正式进入冷焰宗之后,柳乐儿好奇地仰头看了一眼,就现方才的光幕已经消失不见,眼中能看到的,只剩下蔚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絮。

    灵舟向着山脉中部飞去,最终朝着其中一座高耸入云的青翠山峰落了下去。

    在山峰的山脚处,有一片宽广的白石广场,上面站着一名大汉,正朝着灵舟方向望来。

    此人面目粗犷,身穿一件赭黄长袍,腰间系了一条黑色腰带,胸前肌肉轮廓撑得明显,从身上散的气息来看,赫然是一名化神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