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之四爷的刑警嫡福晋 > 第434章 大结局及新书介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840/561564.html
    本书终于完结,海瑶穿越后跟咸丰皇帝的故事说完了。新书是《爆笑清穿:年妃娘娘,有喜了》,说的是康熙皇帝的皇四子、和硕雍亲王胤禛被穿越的逆天年媚兰强吻、调戏、吃豆腐的笑料、猛料……后宫乱不乱,逆天年妃说了算!

    喜欢的话,追书吧!

    康熙皇帝的皇四子、和硕雍亲王胤禛、人们口中的四阿哥下朝回来,刚进雍亲王府的大门,就听到一阵喧哗声。

    “是谁在吵闹?”胤禛皱了皱眉头,问侍候他的太监。

    “回四爷的话,年侧福晋落马后经过救治,昏睡了两日,今日终于苏醒过来。可她记不住事,嫡福晋叫大夫给她把脉,可年侧福晋死活不肯让大夫把脉,嫡福晋叫人按住年侧福晋,让大夫给把脉,所以才造成混乱!”

    “媚兰记不住事?还不让大夫把脉?回头本王去看看她!”四阿哥淡淡地说后,走进他的书房。

    年媚兰的阿玛是湖广巡抚年遐龄,他的哥哥叫年羹尧,现在礼部侍郎衔任内阁学。年媚年通过选秀,康熙帝赐她为皇四子胤禛的侧福晋。不过,四阿哥现在最宠的是他的李侧福晋,因此年媚兰进府,他并不放在心中,只到她房里过了一夜,就懒得理会了。

    可是,现在这个叫年媚兰的侧福晋已不是原来的年侧福晋,而是现代一个叫冯刚、花名叫“平头哥”的小混混穿越过来的。

    当时这个叫冯刚的小混混,正在街头跟人打群架。冯刚是那种人狠话不多,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狠男人。他以狠混江湖,管你是谁,要干仗,不用告诉对方有多少人,只需要告诉时间和地点。当时他在街口以一对十打群架。在打斗中,被一对手在背后用木棒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瓜子,然后魂魄就穿越到清朝这具叫年媚兰的身上了。

    当冯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屋子雕龙画凤,两个侍女装扮的小女人,在面前端茶倒水侍候自己。

    “哎呀,我的妈呀,老子是不是得救了,还有两个长得不怎么样但小鸟依人似的小妞在一旁伺候。可是奇怪,自己的头那么疼,应该是受伤躺在医院才对,怎么来到这看起来特奇怪的地方?”

    冯刚轻轻哼了一声,可是这声音让他吓坏了,他发出的声音,不同往常那样刚劲有力,而是如娇喘一般。

    冯刚吓得捂住自己的嘴。可是他看到自己抬起来的手,又长又细又白,而且指甲上还用凤仙花的花汁染得通红。

    “这不是老子的手呀?”冯刚赶紧放下手,可是放下的手触摸到胸前的时候,摸到柔软的两大坨肉。

    冯刚更是吓了一跳,他想自己摸到了哪个女人的胸部?虽然受到惊吓,但是手还是不舍得拿起来,继续**那两坨肉。

    “年侧福晋,您醒了?”一位侍女模样的小女人听到声响,走过来,轻轻问。

    “侧福晋?侧福晋是什么东西?你们是谁?”冯刚不解地问。

    “不得了呀,年侧福晋不记得事了!”那两个侍女模样的小女人,惊叫着跑出门去。

    虽然头痛,冯刚挣扎着坐了起来。

    冯刚看着自己的身子,穿着漂亮的绫罗绸缎。

    “奇怪,这是我的身子吗?”冯刚动了动染着凤仙花汁的细长手指,手指听他指挥。冯刚又以染着凤仙花汁的细长手指按按胸前那两坨肉,也有触摸上去的感觉,是自己的胸部……

    冯刚呆坐在炕上,脑袋一片混乱。

    “天,这不是老子的身子……是谁的身子……”冯刚以为自己眼花了,用力扭了扭自己脸上的肉部,有痛的感觉……

    冯刚呆住了,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从门外涌进好几个人,有一个男人的装扮像是大夫,伸出手来,要帮冯刚把一下脉。

    “你别碰老子,你敢碰老子,老子就打断你的手!”冯刚不让那男人把脉。

    跟进来一个显得极威严的女人,吩咐左右两边的人:“你们去按住年侧福晋的手,让大夫把脉!”

    冯刚被人死死地按住,拼命挣扎都脱不了身,只得让那大夫把了脉。

    那位大夫把脉后,对显得极威严的女人说:“嫡福晋,年侧福晋是落马后暂时失忆。过会小的开药方,将药抓齐后,熬成汤,让人给年侧福晋灌下去……往后这段日子,要慢慢调理,急不得……!”

    “麻烦你了,大夫!”

    冯刚朝那位威严的女人望过去,样子像是30多岁的年龄,说话极其威严,表情也生硬,像是有些地位的女人。

    那位显得极威严的女人,在大夫走后,吩咐原来在屋内的两个侍女:“你们要好好照顾年侧福晋,别让她下炕,帮年侧福晋好好调理身子,否则,我剥了你们的皮!”

    “是,嫡福晋!”

    冯刚心想看这架势,不像是有人假扮来跟自己开玩笑,难道自己穿越了?可是自己是一个男人,怎么会穿越到一个女人的身上?这个女人是谁?

    冯刚休息了一会,觉得自己的体力又恢复一些了,没有刚才那样头晕,于是要求喝水。

    “年侧福晋,奴婢给您端水来了!”

    冯刚喝了一口水,然后问那个端水给自己的侍女:“这位妹妹、美女……你叫什么名字?老子的头晕得很,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这里是哪里?“

    “年侧福晋,奴婢是瑶红,那位也是您的奴婢,是桂芬。您和王府的众女主跟四爷一起骑马去采青,掉下马来,脑部受伤,您不记得了吗?”

    “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年侧福晋,这里是雍亲王府,也叫四爷府,是康熙爷皇四子胤禛的王府,您是四阿哥的侧福晋,姓年,闺名叫媚兰!”瑶红轻声告诉冯刚。

    “康熙爷的皇四子胤禛?四爷?天呀,难道是以后那个冷酷无情的雍正皇帝?老子现在是他的侧福晋?”冯刚惊叫。

    “年侧福晋,你身子还没恢复,别说那么多话,好好休息吧!奴婢去做事了!”瑶红见冯刚说的那些话很是莫名其妙,以为她脑子受伤的缘故,于是去忙其它事。

    冯刚想着自己怎么穿越到康熙皇帝的皇四子胤禛的侧室身上?不过又一想,胤禛这家伙,够黑够狠、阴沉刚毅、忌刻险谲,这种男人,老子喜欢,做兄弟一定不错!

    过了一会,桂芬进来禀报:“年侧福晋,四爷来了!”

    “四爷?皇四子胤禛?”冯刚心中一阵激动,心想自己的腹黑偶像来了。啦啦啦,老子要一次看个够!

    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身板挺直、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冯刚打量那个男人,见他穿一身蓝底锦服,那一圈圈的莲花黄纹在蓝衣上若影若现。脸庞是古铜色,透着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一双眸子幽暗深邃的,显得邪魅性感。棱角分明的五官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脸上噙着一抹不拘的坏笑。

    “四爷?”冯刚喃喃说道。

    “是的,媚兰你认得出本王了?”四阿哥问。

    冯刚心想大名鼎鼎的康熙皇帝的皇四子胤禛就在自己眼前,自己的偶像,抱一抱!他于是伸出两手,一把抱住胤禛,还用手掌拍了拍四阿哥穿的背后,说道:“兄弟,你好吗?老子终于见到你了!”

    四阿哥忽然冯刚这样抱住,还叫唤自己为大哥,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