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狂妃傲世:殿下至宠无双 > 第399章 (终)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842/420609.html
    “二哥,你听我一句劝,忘了她吧!你好好的过完此生,是她对你最大的期望。若是你真那么喜欢她,希望你下辈子也能找到她,你们之间也许会有缘分。此生你们一个是人一个是仙,没有可能的。若有来世,你如果修仙道,你们才有可能有结果。”

    “真的……不能再见了吗?”夏慕恒哀伤的蹙着眉问。

    “真的不能。”夏宁夕缓慢摇头。

    夏慕恒失魂落魄的垂下双手,凄楚一笑,转了身木木然往回走。

    夏宁夕望着他的背影惆怅叹口气,道:“这次,我确实帮不了你。对不起,二哥。”

    数年之后,夏慕恒依然对小葡萄念念不忘,却还是在夏侯爷的安排之下娶妻生子,过着平平淡淡的人间生活。

    因为他知道,小葡萄不希望他为了她颓废一辈子。何况夏侯府需要他延续香火,夏侯爷历经丧妻之痛,丧女之痛,对他也是失而复得,他不能再让夏侯爷替他操心。

    只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责任。

    他的心里,始终念着那个娇俏灵动的女子,一点一滴,如春雨无声,占据了他整颗心。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至于颜姬和云辰……

    一年之后,当云辰终于提出愿意娶颜姬为妻时,夏宁夕和宇玄祯竟然没有搬出那一套人妖殊途的大道理来对他进行说教,而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只是赐婚圣旨下来之后,颜姬却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三个月。

    两人再见时,颜姬已经褪了妖体,成了凡人。

    一回到丞相府,两人相见那一刹那,云辰难得哭的满脸是泪,紧紧抱着她问她到底去了何处,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

    颜姬又是心疼又是思念深切,心想得此有情郎君,这三个月受的苦,都值得了。

    她找了个合理的理由,说夏宁夕答应帮她成为凡人,不过要她去神界帮忙处理了一些事情,因此她才消失了三个月。

    但实际上,她的确去了神界,夏宁夕注入她体内几百年修为,助她转为仙体,有了人形肉身。之后嘱咐清微带她去了昊天帝君的灵泉之中浸泡了三个月。

    她每一日都待在灵泉之中接受泉水洗礼,脱胎换骨,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剔除又重新生长,那种痛苦真可谓生不如死。

    唯一支撑她坚持下来的,便是对云辰刻骨的思念和深爱。

    好在一切都好起来了,她并不怕承受痛苦痛,只怕再也见不到云辰。

    两人的婚礼在颜姬归来之后的十日后举行,圣上主婚,因此这场婚礼可算是羡煞了整个京都城的少女。

    自然也有许多少女梦碎,天宸国第一青年才俊,就这么娶了媳妇,以后她们再没机会了。

    彼时,九州即将一统,宇玄祯便是天下共主,八方朝贺,四海归一,太平盛世,共享繁荣。

    宇玄祯却不再每日上朝,腾出更多的时间陪着夏宁夕。

    百官开始上奏,甚至有人说皇后祸国,请求陛下选妃。

    奏折自然是全被宇玄祯驳回,让大总管池海将折子一一还给那些上奏的朝臣,下方批语全都一致:朕已阅,劳烦爱卿操办。朕只一个条件,必须打得赢皇后。

    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谁人不知,封魔塔、烈焰山、麒麟魔,皇后都能闯的过去,试问这天下哪里还有人是皇后的对手。

    因此,满朝朝臣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莫不是,咱们陛下惧内?”

    此时御花园中,宇玄祯小心翼翼扶着已有两月身孕的夏宁夕慢悠悠走着,时不时提醒她一定要小心些。

    夏宁夕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歪着头看他:“宇玄祯,你怎么如此紧张?我这身体可是铁打的,自然不像普通人那样需要小心呵护。”

    虽然她已是皇后,但习惯了总是改不过来。要么直呼宇玄祯姓名,要么唤他夫君,偶尔也会叫他玄止。

    这些,宇玄祯自然不介意。

    吁口气,宇玄祯浅笑道:“话虽如此,我依然不放心,总归小心些好。”

    夏宁夕撇撇嘴,忽然问起来:“对了,如今九州一统,天下繁荣,咱们什么时候离开皇宫回神界?”

    “皇宫嘛,等你为我诞下孩子,等他长得差不多大了,咱们就可以离开。至于人间,得等他在人间玩够了,我们才能回去。若到时他想继续留在人间,就让他做个凡人,继承皇位或是浪迹天下。若他不想做皇帝,就把皇位传给昭彦。”

    夏宁夕若有所思点点头,笑的眼睛弯成月牙,道:“其实我也挺喜欢人间,那就听你的安排。”

    宇玄祯舒口气握紧她的手,眼神温柔的几乎要滴出水:“还有,你不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吗?我们应该多要一个两个。”

    “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正经了。”夏宁夕微红了耳根嗔道。

    宇玄祯深深凝望着她,忽然趁她不注意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夏宁夕被吓了一跳,顿时喊叫起来:“宇玄祯你干什么,赶紧放我下来啊!”

    “我这些不正经,还不都是被你所影响。”

    宇玄祯朗然笑出声,抱住她跃身踩着花丛朝房顶飞去。

    夏宁夕急忙揽紧他的颈项,最终被他小心抱着坐在屋脊上,望着青罗山方向。

    夏宁夕缓缓靠在他肩头,不由的叹了口气。

    宇玄祯轻声问:“想幽篁吗?”

    “想,但我不能去见他。”

    夏宁夕自嘲一笑:“我心里清楚,若不是因为我,他不会失去千年修为,不会青丝皆白。如今一切既然尘埃落定,他也能定下心来修炼,我又何必再去招惹他。”

    宇玄祯揽住她的后背轻轻拍着,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我知道,他是你这浮世一遭,最看重之人。”

    夏宁夕苦涩一笑:“但我却只会连累他。”

    “好了,不想那么多了,为你做的一切他也是心甘情愿,不是吗?”

    “嗯,我明白。”夏宁夕点点头微眯上眼,与他相互依偎。

    彼时的青罗山,幽篁立在松风竹韵间,遥望京都方向。

    他满头白发随风飞扬,一身青衫也随着春日微风飘逸出尘。

    算起来,如今与夏宁夕相识已有十一载。

    他从未告诉过,他的心意,也从不后悔这么做。只要,她一切安好、心安理得,便胜却人间无数。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