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舞台上,两个高高的架子,各架着一个玻璃柜子。柜子不大,只能勉强容得下一个人在其中站立,相距五米左右。

    台下的观众,都在凝神屏气地看着台上那个穿着白色西装,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期待着他即将为自己带来的精彩表演。

    江逍微笑着一步步走上前,弯下腰对着台下一躬身,旋转了半圈,招了招手,随后从一旁的小桌上拿起了一块黑布。黑布同样也不大,将将也就能够将人包裹在其中而已。

    江逍双手撑起了那块黑布,前后翻转了一下,向观众示意黑布的正反面都没有什么异样,微笑道:“那么,见证奇迹的时刻到来了!”

    江逍一步步走上了左边的玻璃柜前,再度向着观众一躬身,随后拉开了柜门,走了进去。

    两个玻璃柜,都是六面透明,悬在空中,从上到下没有任何遮掩。从江逍打开柜门开始,再到走进,再到关上门,都始终能将江逍看得一清二楚。

    随后,江逍缓缓张开双臂,撑起了那块黑布,慢慢下降蒙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他英俊的脸庞被黑布覆盖前的最后一刹那,江逍露出了一抹观众早已习以为常的灿烂笑容。

    那张薄薄的黑布蒙在了江逍的身上之后,便成了他与台下观众之间唯一的视线阻碍。按照常理来说,江逍根本没有机会,再做出什么反应来。

    然而,魔术表演之中,是没有常理的。

    在被那块黑布覆盖之后,江逍原本挺拔的身形,却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矮了下去,就像是被流沙或沼泽吞没一般,被玻璃柜的地板吸了进去。

    但那通体透明的玻璃柜,还是被钢架撑在半空之中,离舞台的地板尚有半米多高,又哪里还会有一个大活人的藏身之处?

    更令人惊异的,是右边相隔五米之外的另一个玻璃柜中,一个身影正在缓缓升起。

    右边那个玻璃柜中,原来早已也铺上了一块黑布。而现在,那块原本平铺在底部的黑布,正出现了一个隆起,并且还在一点点上升。而上升的速度,正与左边玻璃柜中江逍下降的速度一般无二,此消彼长。

    台下的观众发出了一阵齐刷刷的惊叹之声。

    不过区区半分钟,左边玻璃柜中的那块黑布,已经彻底失去了支撑,落在了柜底。而右边的玻璃柜里,黑布已经被撑起了一人高。随后,一双手轻轻从里面将其捏住,重重地一甩,将黑布自下而上掀开。

    穿着白色西装的江逍,脸上依旧带着那灿烂的微笑,向着台下观众张开双臂,骄傲地宣誓着自己的存在。

    当江逍缓步走出玻璃柜,站在舞台正中,向着台下观众鞠躬致意时,整个场馆中早已掌声雷动。

    如此神奇的魔术,几乎是众人平生仅见!虽然都早已知道,江逍这名新晋的年轻魔术师最近声名鹊起,但在这样几乎没有任何遮蔽的舞台上,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表演,依旧是超出了现场观众的预料。

    在观众如潮的掌声之中,江逍谢幕退场,走下了后台。

    演出结束之后,江逍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向着舞台的其余工作人员微笑着告别,快步从内部通道走向了停车场。

    他的座驾是一辆纯电驱动,造型流畅的白色特斯拉。只是江逍此刻的眉头,却微微一挑。

    一个女人,一个穿着浅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人,正斜斜靠在他那辆特斯拉的前盖上,望着正走来的江逍,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又是……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

    江逍在心中暗暗这么想着,脚下的速度丝毫不变,脸上也同样回应了一个微笑,向着那女人走去。

    自从成名之后,这样的女人并不少见,甚至在停车场等他,只能算是比较温和的方式了,江逍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自然并非每一个主动前来搭讪的女人,江逍都会接纳。

    待到走近了车前,江逍才看清那女人的模样。她的五官都完美得如同雕塑一般,即便是在江逍平生所见之中,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平静深邃,犹如初夏的湖水,半是柔媚,半是清澈。但再配上一双斜飞入鬓的双眉,却又平添了一股英气。

    “你好,江先生。”

    在江逍距离她还有五米时,那女人从车前盖上挺直了身子,向着他迎上了两步,微笑着伸出了手。

    “你好。”江逍伸出手握了一下,却觉得这女人的手虽然细腻柔嫩,但却丝毫不同于其他女子的娇弱,而是沉稳有力,一时间心中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我的名字叫紫烟。方才在台下看到了江先生您的表演,很是惊叹。以前虽然也听说过江先生的名号,但却从来没有在现场亲眼见证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那女子浅浅一笑,收回了手:“我想,此刻莫说是国内,便是放眼全世界,能像江先生这样神乎其技的魔术师,只怕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紫烟……?

    这种一听就不是真名的名字,以及她的口气……

    江逍笑着微微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同时心里也暗暗有了些与平时不同的疑惑。

    面前这名叫紫烟的女人,开口的语气和内容,却并不像之前那些主动撩上他的粉丝一般,或是狂热,或是主动勾引,而更像是……

    ——更像是社交场合,甚至洽谈合作时的感觉一般。

    而她面上的表情,那淡淡的微笑,也同样没有掺杂着半点男女之情的模样。

    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时候,江逍永远不会多说太多。此刻无论是坦然承认,还是故作谦虚,都不合他的性子,不如干脆等着对方,继续将来意托出。

    “不知道江先生的魔术,师承何人?”紫烟的一双妙目,在江逍的上下轻轻打了一转,巧笑倩兮道。

    “世界那么大,总有几个自学成才的人吧。”江逍欠了欠身,淡淡笑道。

    紫烟伸出手,半转过身,在江逍的车盖上轻轻敲了敲,点头道:“确实正如我此前心中所想。像江先生这样的表演,既然此前从来没见过任何人表演过,甚至哪怕连接近的都没有,如果说不是自学成才,那反倒还奇怪了。只是……”

    紫烟说到了这里,顿了一顿,没有再继续往下说,而是望着江逍,突然转过了话题:“就在这停车场里说话,是不是太奇怪了点?不知道江先生现在有没有闲暇,与我同去喝一杯酒呢?我知道有一处地方,不但清净,酒也算得上不错。”

    “抱歉。”江逍摇了摇头,拒绝了紫烟:“刚表演完,有些累了,只想回家好好冲个澡。如果喝酒的话,我更喜欢在自己的家里,那样会更舒服自在些。而且……我家里的藏酒,只怕也更好些。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吧。”

    说完,也不待紫烟再多说,江逍已经冲着她笑了笑,走到车左侧拉开了车门:“如果不介意的话……”

    紫烟的脸上没有显露出半分被拒绝的神色,只是微微一笑,让开了江逍的车前,望着江逍坐进车内,随后缓缓向着出口开去。

    待到江逍的车消失在视线之中时,紫烟的脸上才再度露出了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

    “瞬移么……只不过好像血统还没有完全觉醒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属于哪个职阶的。不过……还是再试着接触一下吧。”

    江逍一路向着东郊开去,心中虽然微微有些不快,但很快就被车窗中吹入的夜风所吹散了。

    紫烟确实是个令人惊艳的美女,即便是在他生命中所接触过的各色女性之中,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如果换了平日里,哪怕并不期待什么肉体接触,单单只是看着,也足够养眼了。

    但江逍却实在不愿意再与她多做些什么接触。

    因为只要触及到,他所表演的魔术这一话题,总会让他自心底产生出抵触与不悦来。而这种抵触和不悦,纵使是再美丽的容颜也难以将其消除。

    半小时后,江逍回到了自己在东郊的家中。快速地冲了一个热水澡,披上了浴袍,重新走回客厅之后,江逍才将方才因紫烟的探寻而生出的不悦感彻底消除。

    江逍走到酒柜前,上下扫了两眼,挑了一瓶来自RB的Nikka竹鹤21年威士忌,给自己倒了半杯,坐在沙发上,轻轻摇晃着酒杯,听着酒液在其中的响动,

    江逍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非常满意。

    出道不过两年的他,却在魔术界刮起了一阵不可置信的旋风。在短短两年之内,在别人口中的称谓,已经从“后起之秀”变成了“天降奇才”。而现在,甚至已经偶尔有人会用“魔术大师”来形容他了。

    年少多金,声名煊赫,再加上英俊的外貌,江逍的身边也从来没缺少过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女——只是他却始终有着足够的节制——可以偶尔的一夜风流,但却从没有真正发展过任何一段稳定的关系。

    自从他十八岁之后。

    因为一段足够亲密的关系,必然会让女孩子忍不住开始向江逍探寻一个问题——你那些神乎其技的魔术,究竟是怎么表演出来的?

    而这个秘密,却是江逍绝对不可能透露的。无论对谁。

    江逍将自己整个人陷在沙发里,轻轻抿了一小口杯中酒,感受着混合麦芽调和式威士忌梅干和橡木混合的香气,同时在脑海中重温回味着自己今晚的完美表演。CD里播放着the ink spot的老爵士乐《I don’t want to set the world on fire》,悠扬绵长。

    这是一个轻松悠闲的完美夜晚,是江逍每一次演出之后,都会度过的夜晚。

    只可惜,这种享受被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

    江逍皱着眉头,不情愿地拿起面前茶几上的手机,发现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他的手机上,很少会有陌生的号码打来。

    犹豫了片刻,江逍按下了接听:“你好。”

    “你好,江先生,我想,现在你应该已经洗完了澡吧?”

    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清冷而优雅,但却从语音深处,透着一丝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的性感。

    而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江逍刚刚才接触过的紫烟。

    江逍的眉头微微皱起:“紫烟小姐,这种时候打来电话,只怕不太礼貌吧?而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刚才似乎已经拒绝过你了。”

    “当然,我还记得。”电话那头的紫烟轻笑了一声:“我被拒绝的次数不多,而江先生你,恰好是其中一个,我又怎么会忘记?只不过,江先生你只是拒绝了我出去喝酒的提议,却没有说过,不欢迎我上门来拜访吧?”

    江逍猛然一阵错愕,还没来得及回话,已经听见了轻轻的两声叩门声,同时从门口与电话听筒中传来。

    “江先生家中的藏酒既然那么好,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品尝一下?”

    江逍的眉头,终于真正拧了起来。

    竟然找上了门来?

    紫烟这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在短短时间内就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已经不算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了,而现在又出现在自己的门口,更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紫烟的举动,已经让江逍心中生出了满满的警惕。

    “江先生,让一名淑女在外面等得太久,这样可是很失礼的哦。”听见江逍的沉默,电话那头的紫烟浅笑道。

    江逍轻轻地深吸了一口气,挂掉了电话,走到了门前。

    打开门,玄关外站着的,正是半个小时前刚刚见过的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