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48524.html
    江逍的面前没有镜子,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面色一定不会太好看。

    只是哪怕面对着他的一张臭脸,紫烟的表情却依旧淡然自若,仿佛完全察觉不到江逍的不悦一般,挂着浅浅的微笑,随后小巧的鼻翼轻轻抽动了一下,浮现出了一丝惊喜的表情来:“竹鹤21年?江先生诚不我欺,家中的藏酒果然不错。”说着,也不管江逍仍旧横在门前,没有发出进门的邀请,轻轻一个侧身便从他的身边滑过,向着客厅走去。高耸的胸脯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江逍的身上轻轻擦过,带起一阵香风。

    若是换了平日,别的女人对着江逍做出这样的姿态,那几乎已经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了。但紫烟这女人……却绝没有那么简单。

    江逍缓缓闭上双眼,只听见身后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声,向着酒柜响去,以及紫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对不起啊,我不习惯在别人的家里脱鞋。不过我想,江先生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江逍的脸上,方才的不悦突然一扫而空,再睁开眼时,已经换上了一副淡定自若的微笑,缓缓地关上门,转身向着客厅走去。

    紫烟站在酒柜前,已经挑出了方才江逍所倒的那瓶竹鹤21年,手指轻轻一转,打开了瓶盖,正要往一只空杯之中倒去,却被江逍走到身旁,伸手轻轻拦住了酒瓶颈。

    “怎么?江先生该不会小气到连一杯酒都要吝啬吧?”紫烟挑起眉毛,冲江逍笑着瞟了一眼。

    “一杯酒而已,怎么至于?只不过……”江逍此刻的面上,已经再找不出半点方才的不愉快,而是充满了绅士风度的笑意:“如果连为女士倒酒的荣幸都要剥夺,这就让我太过意不去了。毕竟不论怎样,这都该是我这个主人的职责才对。”

    说话间,江逍已经打开了酒柜旁的小冰箱,用一根镊子夹起了两块冰块,“叮当”一声落进了杯中,随后便是清澈的金黄酒液倾倒进杯中。

    江逍将酒杯递还给紫烟,随后端起了茶几上自己的那杯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冲着紫烟举起杯微笑示意,随后轻轻抿了一口:“请坐吧,夜晚的不速之客,美丽的紫烟女士。”

    紫烟饶有兴味地看着江逍动作的一切,哑然失笑,也冲着江逍举杯,饮了一口,在江逍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好酒。江先生的绅士风度,真是令我惊讶。不知道是否无论对每个女孩子,江先生都是这样?还是……我得到的是特别的待遇?”

    江逍淡淡一笑,没有正面回答:“我更有兴趣的倒是……紫烟女士是不是也对每个男性,都有半夜上门拜访的习惯?还是……我是与众不同的那个?”

    江逍不算回答的回答,让紫烟再度笑了起来:“江先生果然是个有趣的人。这么有趣的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了。不过我想……现在你心中更想知道的答案,应该是……我的来意吧?”

    江逍轻轻摇晃了一下掌中酒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开口问了,想必就不需要我再来问一遍了吧?没错……”

    他方才轻松微笑着的脸,突然严肃下来:“让我们都直白一些吧。自称紫烟的女士,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想……得到什么……?不。”紫烟方才的微笑也渐渐敛去,将酒杯放在茶几之上,换成了正色的表情:“至少在现在的时间节点上,你的身上还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获取的东西。我的目的只有一样,就是和你试着接触一下,并且建立起一些……联系,来确保当你有需要的时候,能够找得到我,无论何时何地。仅此而已。”

    “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江逍笑了笑:“我想你口中的需要,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会很开心有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愿意随时满足我的——需要。”

    紫烟也笑了:“我倒是相信,江先生你脑中真正想的需要,并不是你口中所暗示的那个意思。虽然我很清楚,你在女色方面不能算是一个清心寡欲的男人,但我想到了现在,以你的智力和阅历,已经不至于仍旧让你产生这样的误解了。”

    她顿了顿,将上身向前微微探出了一些,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江先生应该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你表演的魔术,背后的手法究竟是什么吧。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清楚一切呢?我是说,一切,包括你所知道的,以及……你仍旧不知道的。”

    江逍低下头,望着酒杯中正缓缓融化的冰块,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巧妙地避开了紫烟的目光。再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方才的淡定笑意:“那是当然。没有任何一个魔术师,会向别人透露自己的魔术手法的。毕竟,谁都不想砸掉自己的饭碗。”

    “江先生。”紫烟微微蹙了蹙蛾眉,摇了摇头:“我已经说过了,我知道的,比你知道的更多,甚至比你所能够想象到的还要多。所以这种没有意义的伪装,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我并不是在询问你,也不是在试探你,而是——在告知你,一些你所需要知道的事情。”

    江逍没有继续开口,只静静望着紫烟,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已经让人查了一下你的履历。”紫烟微笑一下,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江逍,24岁,未婚,大学本科肄业。四年前,还在大学就读时,开始了自己的业余魔术表演,在此之前,从未有过任何表演与学习经历。三年前,从大学辍学,随后走上职业魔术师的道路,而所表演的魔术,都是从没有任何人完成过的。甚至国际魔术师协会IMA中,一些老派的魔术师对你的表演也有过一些质疑的声音,但却没有人能够逆推出你表演的手法。很快,你就功成名就,几乎已经成为现下最炙手可热的魔术师了。”

    在紫烟娓娓道来时,江逍只是小口抿着杯中酒,待到她说完后,才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IMA的那些老派魔术师,当然没有办法逆推出你的表演手法。因为——”紫烟笑了笑:“你根本就没有用过任何手法,而你所表演的,也根本不是什么魔术!所以……如果从IMA的角度来看,江逍先生……”

    她抬起头,冲着江逍眨了眨眼,促狭一笑:“你可以被称为,一个骗子。”

    “哦?”江逍淡淡一笑:“这么说,你是来打假的了?”

    “不,当然不是。”紫烟摇头微笑道:“就算真要打假,那也是IMA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何况……他们又怎么可能如我一样,判断出你究竟在舞台上做了什么?”

    “那么,我究竟做了什么?”江逍的心中已经再度一震。眼前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清楚……他的能力?只是他的面上依旧没有半点显***澜不惊。

    “在注意到你之后,我,以及一些……同伴,已经将你出道以来,网上流传的所有视频都细细看过了一遍。你现在所能够运用的能力,只不过是一点点浅显的瞬间移动而已,而且无论是距离还是时间,都极为有限——当然,我指的是,从你所有的表演之中所推断出来的下限而已——而这种能力,对于‘我们’而言,只不过是‘觉醒’的前奏而已。你的能力仍然处于蒙昧的状态,并没有完全地开启。而当你真正开启的时候,你才会明白,‘我们’究竟是多么强大的一个种群。”

    紫烟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在江逍的面前轻轻摆动了一下,笑道:“即便是用来表演魔术,那也将是远比你现在所能做到的,更加了不起的程度。”

    说着,江逍眼睁睁地看着紫烟的右手上,飞速地起了变化。无数细小的洁白羽毛在她的手上生长了起来,瞬息之间就已经覆盖了整个皮肤表面。与此同时,那只手的形状也在扭曲改变着。

    不过几秒,紫烟原本的右手就已经消失不见,而取而代之的,竟赫然是一只白鸽!

    那只白鸽扑棱扑棱地晃动了两下翅膀,歪着脑袋向着江逍注视了两眼,自紫烟的手腕之上飞了起来,在客厅里飞了两圈之后,落在了江逍的肩头。

    “这……”

    即便是江逍再如何沉稳,此刻的呼吸也禁不住变得微微粗重了起来。肩头落下的重量,爪子的触感,以及时不时响起的咕咕叫声,都证明了这绝不是障眼法。

    而紫烟方才,也根本没有用到魔术表演中常见的任何遮蔽道具。江逍是眼睁睁看着她的右手,是如何一点点变成眼下这只鸽子的。而现下紫烟的右手,也已经消失无踪,只到了手腕为止,但皮肤上却看不见半点伤口,只有光秃秃的白洁手腕,仿佛生来便少了一只手一般。

    那只鸽子落在江逍的肩头,也没有飞走,而是乖巧地停在原地,还伸出脑袋,用尖锐的鸟喙轻轻为江逍梳理起头发来。

    “只是巧合而已,我所拥有的能力,恰好和你一样,也很适合用来表演魔术。而且……同样是绝不会被发现任何破绽的魔术。”紫烟笑了起来,也没见到有什么动作,那只鸽子又再度飞了回来,落在了她的手腕上。又是几秒之后,已经重新化作了她的右手,就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只不过……学院中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而已。将自己隐藏得更深一点,对我们自己,以及种群,都是更有利的选择。”

    江逍敏锐地捕捉到了她话中提到的一个词——学院。但他没有追问下去,只等着紫烟继续说下去。

    紫烟一面说着,一面仔细留意着江逍面上的表情:“虽然你确实没有真正师从过某个魔术师,但你从小就对魔术有着不小的兴趣,也看过不少相关的教程和视频——虽然只是最浅显,早已被解密的那种。光是靠着这些,当然没有办法真正学会足以在舞台上表演,震惊所有观众那种级别的魔术,但却已经足够让你懂得,如何借着伪装,来包裹住你所展现的能力,扮演好一个魔术师的角色。”

    江逍努力平抑下自己的心情:“继续。”

    “不得不承认,你具备成为一个优秀魔术师的所有天赋——表演能力、抗压能力、镇定的心态……如果你能够得到一个老师的教导的话。只是……这些表演在我的面前,并没有什么意义。”紫烟的目光在江逍的脸上游走不定:“不过不要沮丧,那并不意味着你的表演不够好,而只是因为……”

    她的双眼突然闪烁了一下,声音由方才的轻松变作了凝重:“只是因为,‘我们’是同类而已。”

    “同类?”江逍笑了笑:“从生物学上来说,虽然有性别的差异,我们的确都是人类没错吧。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虽然没有上完大学,但这种高中的生物学知识,我倒还是有的。”

    紫烟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从未显露过的古怪表情,诡异而带着一点讽刺,让原本美丽的微笑,也显得有些渗人:“你……真的确定,‘我们’是智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