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纵使是江逍这样的心理素质,在紫烟的笑容与说出的内容之中,脸上的肌肉也微微扭曲了一下:“你在……说什么?”

    “我所说的,已经足够多了。至少,对于目前的你来说,是这样的。”紫烟方才脸上的古怪笑容转瞬即逝,重新回复了原本的优雅,将面前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说过了,今晚只是一个开始,为了和你试着接触一下,并且建立起联系而已。更多的事情,还不是现在的你应该知道的。而当你真正准备知道更多的时候,再来联系我吧。”

    说完,紫烟将两根颀长的玉指伸进了套装的胸口之中,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卡片来,放在了桌上,站起身来:“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找得到我。虽然我不知道那将会是何时,但我想,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毕竟,我们是同类。”

    说完,紫烟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向着门口走去。而江逍只低着头,看着她放在桌上的那张名片。

    简单的白色卡纸,上面只有一个手机号码,以及一个淡淡的紫色烟雾图案而已。除此之外,再没有半个字。

    “对了,谢谢你的酒,竹鹤21年确实不错。不过下次我再上门拜访的时候,麻烦你准备一瓶格兰菲迪或者波摩尔吧。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单一麦芽的味道。绅士如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在紫烟落下最后的一句玩笑之后,门已经被轻轻关上,只留下江逍坐在沙发之上。宽松的浴袍之下,全身的紧绷肌肉仍然没有松弛下来。

    纵使脸上表现得再如何波澜不惊,云淡风轻,但方才紫烟的那一番话,早已几乎每一句都如同一柄重锤,锤在他的心上。

    在人生的前20年里,江逍的人生一直非常普通。

    虽然长着一张耐看的脸,虽然因为喜欢运动的缘故,有着流畅的肌肉线条,但那并不足以让他和其他的同龄人之间拉开本质上的差距。

    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成绩,普通的生活,一切都很普通。

    这一切,在他二十岁那年发生了改变。

    那一天,江逍正在卫生间下冲澡时,放在寝室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头上满是肥皂沫的他还没来得及完全冲干,脑子里自然地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去接电话。

    然后下一刻,江逍就发现自己已经赤身裸体地站在了自己的书桌前,身上的水珠还在向着地板下滴落。

    眼前的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而江逍却已经彻底愣在了当场,甚至连接听都忘记了。

    他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卫生间的门依旧关着,而自己身后的地上,没有半个沾水的脚印。

    江逍的心砰砰跳动了起来。

    他很确定,自己没有什么癔症或是失忆症。刚才的上一刹那,他确确实实还在卫生间的花洒下冲着头上的泡沫。

    而此刻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也依然没有停下。

    江逍深呼吸了两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念头集中在了卫生间的方向。

    下一刻,他又重新出现在了卫生间里。因为风干而有些发凉的皮肤再一次被热水冲上,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幸好,这时寝室里没有其他的同学在。这个秘密只属于他一个人。

    从那一天起,江逍的人生改变了。

    他反复地尝试,并确定了自己的能力——只要思念所及,在脑海中描绘出那个地点,他就可以在一瞬间出现在那个位置上,范围最大限度是十米。

    当最初的兴奋冷静下来之后,江逍开始思考,这样的能力究竟应该如何使用,才能为自己带来足够的利益。

    于是他成为了一个魔术师,一个远比原本正常循规蹈矩毕业,能够得到更美好人生的魔术师。

    但江逍自始至终,都没有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

    一天天下去,江逍也放弃了对答案的追寻——那原本也无法追寻。直到今天,紫烟的出现。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同类”的存在啊。

    今天与紫烟对话的全过程,在江逍的脑海中如同录放机一般反复重播着,不时定格,被挑出关键词来反复回味。

    “觉醒”,“没有完全开启”,“同类”,“种群”,“学院”,以及……最后最为关键的那一句话。

    “你……真的确定,‘我们’是智人么?”

    那一句话,在江逍的脑海中反复震荡着,久久不能平息。

    我……不是人类?

    那么……我究竟是什么?

    接下来的三天里,江逍除了演出工作之外,一步都没有出门,反复思考着紫烟给他带来的讯息。

    紫烟没有再出现过,不管是电话也好,上门也好,都没有与江逍再接触过半点,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很明显,她有着绝对的自信,江逍一定会再去主动找她的。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紫烟透露出的讯息,已经足够勾起了江逍的求知欲。

    如果自己不是人类的话,那么他,还有紫烟,还有紫烟口中更多的同类,究竟是什么?

    而紫烟口中所谓的学院,那个由他们的同类所组成的组织,又是怎样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同他一般的同类?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

    三天之后的晚上,江逍依旧坐在那张沙发上,低头凝望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他知道,一旦自己拨出了这个电话,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他现在的生活,一定会被改变。

    只是此时的江逍,还不知道,那改变将会有多么巨大和深远。

    终于,江逍拿起手机,拨出了紫烟留下的那张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你终于打来了。”

    响了两声之后,电话接通了,那头响起的是紫烟熟悉的声音。

    “你知道我会打来的。”

    “那么,你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真相了么?”电话那头紫烟的声音很平静。

    “是的。但这并不意味着……”

    紫烟打断了江逍的话:“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要加入我们。事实上,我也并不打算现在就将你吸纳进学院之中。”

    她顿了顿,继续道:“先见面再说吧,我等你,一小时后见。”

    紫烟报出了一个地址,便挂掉了电话。江逍抬起手看了看表,此刻正好是晚上九点,而紫烟报出的地址,是南城的一处酒吧,距离这里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深吸了一口气,江逍站起身,走出了门外。

    江逍跟着手机导航,向着紫烟给出的地址开去。南城是LC区,此刻正在改建开发当中,而紫烟所给出的那个地址,正处在一片待拆的废旧居民区旁边。街边的路灯有一半都不亮了,余下的那一半也都昏暗不休。此刻才只九点多钟,街头却已经冷清得很,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经过,只有偶尔两声狗叫,划破长街。

    这种地段,这种时间,怕是也用不着管什么交警罚单了。江逍随手将车停在路边,下了车,按照手机导航的位置指引,向着一条巷子里走去。

    在黑漆漆的巷道里拐了两个弯,江逍终于看见了前面一方灯火的亮光,他皱了皱眉头,有些讶异。

    这一带都是老旧的平房,因为拆迁规划已经做完,里面的居民也几乎都领到了拆迁补偿搬走了,没多久就要拆除,但在这巷道之中,却竟然开着一家小酒馆。酒馆门口,立着一根白色灯柱,上面只有简单的两个字——饮者。

    这就是……酒馆的名字?

    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这样的酒馆,怎么可能还有生意?

    这小酒馆的大门不是普通的玻璃门,却是两扇黑沉沉的木门,此刻也紧紧地关着,连一丝光都透不出来。

    江逍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除了门口亮着的那根灯柱之外,实在是找不到半点迹象来证明这家酒馆依旧开着了。但紫烟告诉他的地址,却又肯定不会有错。何况这方圆五百米之内,只怕也找不着第二家还亮着灯的店铺了。

    停顿了片刻,江逍还是走到了门前,抬起手正要敲门,那两扇黑漆漆的木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扇。

    门口,是一张消瘦的中年人面孔,皮肤白得吓人,却又不是电影中僵尸或是吸血鬼那种白粉敷面的白,而是近似于透明一般,几乎能够看得清下面一根根的血管。

    而他的眼睛,却又黑得如同一滩深湖,似乎怎么都望不到底一般。

    “有预约么?”

    那苍白消瘦的中年人看了看江逍,开口问道,嗓音却是异常的清澈,只是少了些温和而已,但却也并不冰冷。

    开在这种地方的酒馆,竟然还需要预约?这种时候,只怕一整个晚上,也难得有一笔生意了吧?

    江逍沉默了片刻,没有多话,只点了点头:“有。紫烟女士的预约。”

    “紫烟?”那中年人点了点头:“那,她人呢?”

    江逍道:“我们约了九点见面,现在是……”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八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我可以进去等他么?”

    中年人似乎稍微考虑了片刻,上下打量了两眼江逍,点了点头:“进来吧。”说完转过身,给江逍让出了一条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