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江逍这念头,只是飞快地在心中转动了一下,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显露,只静静点了点头。

    “那么,是由你来发问,还是我先向你解释呢?”紫烟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来。

    “你说吧,我听着。”江逍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伸出筷子夹了一粒盘子中的花生米丢进嘴里。这花生米倒只是一般的街头货色,看来那老华的这家店,招牌全在他那独门的酒上。

    “好。”紫烟轻轻点头,沉吟片刻,抬起头道:“我曾问过你一句话,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智人么?当时的你没有回答,现在过去了三天,你可想出了答案?”

    “没有。”江逍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我可以确信,我是我父母的亲生儿子,绝不是领养来的。如果说,我不是智人的话,那么难道他们……还有我更上一辈,更上上一辈的祖先,也都不是智人么?而且……”

    江逍将原本低垂的头微微抬起了一些,直视着紫烟的绝美脸庞:“而且,你当时的措辞,也实在是耐人寻味得很。你说的,不是‘我们不是人类’,而是——‘我们不是智人’,这就有点……奇怪了。所谓的人类,不就是智人的通俗说法么?”

    紫烟笑了起来:“你的观察力果然很敏锐。没错,我当时用的,是‘智人’这个词,而并不是‘人类’。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

    江逍轻叹了一声:“果然,我的怀疑,方向没有错。也就是说,我们的确是‘人类’,不是什么妖怪吸血鬼的后裔之类,但——却并不是人类这个词通常意义上的所指,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那么……明白地告诉我吧,我们,究竟是‘什么’?”

    “是啊,‘我们’究竟是‘什么’……”紫烟轻轻伸出手,拿起酒壶,为两人面前已空的瓷杯里再度添满:“和你这样沉稳且聪明的人谈话,确实很省力气。至少我相信,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即便是心中有怀疑,也不可能会有什么过激的剧烈反应,拒绝承认吧。”

    江逍点了点头:“我想我应该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紫烟轻轻啄了一口杯中酒,白瓷的酒杯与白皙的手指在昏暗的油灯闪烁下,竟然化作同色,分不清彼此:“既然你已经怀疑到了我所说的‘智人’一词,那么我想,这三天里,你应该也向着这个方向,搜集了一些资料了吧?那么告诉我,除了智人这个种之外,在‘人属’下,还有哪些分类?”

    江逍笑了笑:“确实,我查过了。纳莱迪人、鲁道夫人、能人、先驱人、西布兰诺人、直立人、匠人、海德堡人、澎湖猿人、尼安德特人、智人、丹尼索瓦人、克罗马侬人、弗洛里斯人和爪哇猿人,这些都是曾经人属之下,所有的种。但到了今天,其他那些种都早已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消失,只剩下智人这一个种了,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人类。”

    “是啊……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消失……”紫烟轻轻感叹了一句,双眼中似乎有些哀愁:“不过你却有没有想过,什么叫消失?他们为什么会消失?”

    江逍想了想道:“因为……智人有着更发达的大脑,更好的环境适应能力,在生态位上占据了更高的位置。而其他种消失的具体方式,目前还是众说纷纭。有些学说称,是因为智人和他们之间发生了直接的原始战争。有些学说称,是因为智人有更好的食物获取方式,而造成其他种的自然衰亡。除此之外,还有诸如近亲繁殖、污染、环境变化等很多理论,但是都没有任何任何一种学说能够占据主流的地位。”

    “不,那都是错的。”紫烟轻轻摇了摇头,目光里透出一股嘲讽来:“其他种的灭绝,我不清楚,但至少——尼安德特人,并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灭绝的。恰恰相反,他们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是因为——他们太强了!拥有了远超人属之中,其他种的能力。而我们,就是他们的后裔!尼安德特人的后裔!”

    江逍支起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双肘立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紫烟。

    这个答案虽然惊世骇俗,但却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至少不足以让现在的江逍表现出失常来。在此前的种种揣测之中,他也并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他想了想,缓缓开口:“那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尼安德特人既然拥有着远超人属中其他种的能力,就如我……还有你之前所表演过的异能一样,那么,让他们灭绝的具体原因究竟是什么?第二,既然你说,他们已经灭绝了,那么你所谓的,我们都是尼安德特人的后裔,又该怎么解释?”

    说完,江逍又顿了顿,突然笑了起来:“而且,在我查阅的那些资料的复原图上,尼安德特人的相貌,相比于现代的人类来说,可算不得好看,而是更接近猿人一般。实在让我难以想象,他们的后裔之中,竟然会有你这样的美人。”

    紫烟望着江逍的目光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来:“我曾经接触过的新生同类,中,你是第一百三十一个,但听完上面这一番话之后,依旧能够保持这么冷静,还能提出质疑的,你却是其中唯一的一个。”

    江逍不动声色:“谢谢。”

    “至于你的问题……”紫烟夹起了一粒毛豆,轻轻咀嚼着:“其实这两个问题,本是同一个问题。而答案就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尼安德特人并没有灭绝,他们只是主动选择,将自己的血脉,融入进了智人之中而已。”

    “融入?”江逍皱眉道:“至少现在的生物学定义下,尼安德特人这个种,已经完全消失了。哪怕是有一些基因留存,也只能占了不到千分之一而已。如果真的是你所谓的融入,而不是灭绝的话,那现实难道不应该是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占据了更加强势的地位么?而且……现代的人类基因中,或多或少,都会有着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存在,那么你所谓的‘同类’,又是怎么被定义的呢?”

    “那毕竟是十万年以前的事情了,在那个人类还处于蒙昧状态的时期,连文字都不存在,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历史记载?所以所以很多事情,我们也只能去推断……”紫烟淡淡地一笑:“根据我们现在得到的一些主动的融入,只是无奈之下的选择而已。因为某些现今依旧无法探明的原因,尼安德特人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不是一两个人,也不是几十几百人,而是——整个种族。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也就明白了种群消亡的必然性。而为了避免灭绝,远古的尼安德特人选择了……杂交。”

    紫烟叹了口气,深邃的目光投射向江逍:“正好这时,现代人类的正统祖先,智人,从非洲大陆走了出来。而他们,便成为了尼安德特人的交配对象。虽然这只是灭绝之前,无奈之下的疯狂尝试,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是出现了一些成功的例子。”

    “很快,随着自然寿命的到达,原本纯血的尼安德特人们逐渐地消亡,但那些他们与智人所诞下的混血后代,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他们一代又一代地繁衍,血脉一代又一代地被稀释,但尼安德特人的原始基因,却始终留存在了现今的人类之中,等待着有一天……的觉醒。”

    江逍低下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良久,才皱着眉头,抬起头来摇了摇:“这……不对。”

    “哦?”紫烟笑了笑:“哪里不对?”

    江逍沉吟片刻,缓缓道:“你说的这些,都是数万年前,甚至十数万年前所发生的事情。而在那个时代,无论是智人也好,尼安德特人也好,按照我们今天的定义,都是不折不扣的原始人。他们没有文字,甚至连严格意义上的语言可能都不具备,而生活方式,也无非是家庭或是小型部落,靠着采集和渔猎为生,彼此之间根本不可能有统一的组织,但为什么……”

    江逍的目光突然一凛,逼视着紫烟:“为什么在你的描述中,‘尼安德特人’这个概念,让我听起来却更像是一个有着群体意志的种群?一群散居分布在欧洲大陆上,以家庭和小部落形式生存的原始人,怎么会有着统一的认识,发现自己同时失去了生育的能力?除非,他们并不是原始人,而是一个完善的国家,甚至可以说是……文明!”

    “你的质疑……很合理。”紫烟轻轻点了点头:“这些事情,我并没有明确说出,但你却自己先想到了。没错——”

    她低下头,又缓缓抬起,望着江逍,一字一顿道:“尼安德特人,确实曾经,是一个文明,一个在十万年前存在过的文明!”

    江逍深深吸了一口气。紫烟所说的内容,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常识。

    现存的所有记载和考古学证据,都证明了人类文明存在的上限,哪怕以最宽泛的标准来定,也不会超过距今六千年。而在紫烟口中,尼安德特人竟然将这一数字一下向前推了超过一个数量级!

    即便是神话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也不过是在一万多年前而已。但十万年前,在所有人的常识之中,还是人类茹毛饮血的时代。在那种蛮荒时代,怎么可能存在这样一个文明?

    更何况,如果紫烟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整个欧洲大陆上,又为什么没有半点考古证据?哪怕只有一两处出土,也早就足以将整个世界对人类历史的认识,搅得天翻地覆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江逍的怀疑,紫烟笑了笑:“我明白,这对你来说,太过离奇了。即便是不相信,也是正常。而且有些更深入的真相,还不是现在的你应该接触到的。毕竟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刚刚觉醒的同类。除非……有一天,你成为了学院的一员。”

    “那么说来,你现在是要打算让我加入学院了?”江逍笑着摇了摇头:“但直到现在为止,我对学院还一无所知。”

    “不。还没到那个时候。”紫烟的回答却出乎了江逍的意料:“学院会尽可能将更多的同类纳入到自己的情报库中,并建立起一些初步的联系,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得到加入的邀请。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还没有完全觉醒的同类。”

    “嗯,你之前也提到过这个词,‘觉醒’。也就是说,我现在的能力,还没有到完全成长的地步?那么,怎样才算是真正的觉醒?”江逍沉吟了一下,问道。

    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稍稍放心了些。原本他还有些担心,紫烟及其所属的那个名为学院的组织,会强行要求他成为其中一员。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江逍势必会很头疼。

    从发现了自己异能的那天开始,江逍就很庆幸这件事。凭借着这份特殊的能力,他可以得到常人无法企及的许多东西——财富,名望,等等等等。他享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生活,但……一个同类所构建的组织,会不会让他现有的生活消失,或者至少产生些改变?

    似乎是看出了江逍的心头所想,紫烟笑了笑:“不必担心,学院的宗旨,绝不会强迫并非志愿的同类加入。至于觉醒,那倒并没有什么特定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上突然响起了嗡嗡的蜂鸣声。紫烟抬起手腕看了看,说了声抱歉,随后在手腕上那块精致的女表上轻轻按了一下,将弹出的一只微型耳机塞入了耳中。

    “喂,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