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紫烟心中对这矮小男人早有怀疑,身体早已蓄势待发,听见他那一声尖叫,已经闷哼一声,修长的双腿向后一曲,猛地自原地弹出,转瞬间便已经向后跃出了数米远。

    但紫烟这一跃,却终究还是没能来得及完全躲开。那矮小男人在叫出那一声的同时,已经向着紫烟猛扑了过来。而就在同一时间,一旁的树林之中也闪出了两个人影,如雷霆一般向着紫烟冲了过去。

    这是……暗杀!

    江逍立刻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心脏砰砰狂跳不止。那矮小男人,显然也是学院的成员,而将紫烟引诱到碧潭山之中,就是为了在这有利地形布置下圈套,伏击紫烟。

    出乎江逍意料的,那三个人都没有用出什么特别的异能,只是将紫烟团团围在中间,双手虚握成爪,上蹿下跳,猛力挥动。但在月色之下,江逍却依稀能够看得见那三人的双手指尖,都伸出了五根尖锐的骨爪,白光森森。但他们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超常人的极限。江逍看得清楚,其中一人一爪挥出,被紫烟轻松躲开,却收势不及,抓在了一颗小树上。那树虽然不高,却也有着成人小腿粗细,却在那一爪之下发出了一声凄厉的脆响,喀啦啦从中折断,倒在了地上。

    “不过是三个平民而已,真以为就凭你们,也能杀得了我?”紫烟的双臂已经演化成了那一大群老鼠,此刻没有分毫的反击能力,只能在那三人的围攻之下不住躲闪,但却每每在间不容发之时闪开,没有被碰到半点。

    而那坑中的无数老鼠,也已经向着紫烟狂奔而去,最当先的已经距离不过十米。江逍曾经见过紫烟将手演化成鸽子,再重新恢复的模样,清楚只要那些老鼠回到了紫烟的身上,立刻便能变回手臂。

    只是……这样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被一群老鼠涌上身体,再融合成双臂的模样,只怕未必好看了。

    自从发现了紫烟在这里之后,江逍的心中便无数次闪过念头,要马上离开,不愿卷入学院内部的事情,到了现在,紫烟被同一组织内部伏击这种事,更加不是他能够涉足的。

    一旦牵涉到了其中,不要说是保持自己现在的生活了,只怕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不保。

    然而不管这念头在脑子里闪过了多少次,江逍却怎么也迈不出脚步转身离开。并不是身体不受控制,而是意念上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决定。

    反复在脑海中催促了自己无数次却依旧无果之后,江逍的心中突然骇然一跳。

    那个要离开的念头,自然是江逍自己的想法。但阻止他离去的念头,却又是……为什么会深深扎根在脑海之中?

    江逍又想起了来之前,在饮者店里,老华最后意味深长的那束目光。

    如果换了平日的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前来碧潭山的这个决定!而他如今,却一步步都有如鬼使神差一般,来到了这里,而且在看到了紫烟被同僚暗杀之后,也没有离开。

    难道……是老华在自己毫无察觉的前提下,给自己种下了什么暗示?!

    江逍这想法刚刚泛起,便感觉到方才脑海里那阻止了他离去的那念头,倏然间便烟消云散。原本怎么也迈不开的脚步,已经可以移动了。他心下一松,连忙转过身去,便要悄无声息地离开这凶险之地。

    至于紫烟……无论她是生是死,那都是学院内部的事情,与他再没有关系了。

    但江逍刚刚转过身去,却看见了……一双眼睛!

    一双深黑的眼睛,两只瞳孔大得几乎撑满了整个眼眶,几乎看不见眼白,就在距离江逍几厘米的距离上。江逍刚转过头时,两人的脸险险便要贴到了一起。这样近的距离之下,除了那双眼睛之外,江逍连对方容貌如何,是男是女,都完全无从而知。

    而那双眼睛,也只平视着江逍,连一眨都不眨,眼神中也没有半点感情存在。

    江逍强忍着心头骇然,却依旧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是心脏剧烈的狂跳,几乎要从胸腔之中蹦出。

    他的身后,竟然一直站着一个人,悄无声息,让他没有半点察觉。

    他来了多久?

    他是什么人?

    他想要做什么?

    江逍一动也不敢动,就连呼吸也压抑到了最低,大脑飞速转动不停,只听见身后的打斗声不时传进耳朵里,却不知道紫烟和那三个学院中人究竟战况如何,但这如今也不是他所考虑的问题了。

    沉默依旧持续着。

    直到紫烟一声冷笑从江逍的身后传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江逍也看见了身前那双眼睛,突然转动了一下,似乎是向着他身后紫烟的方向望去。

    跑!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身前那双眼睛的主人,注意力明显被转移了一个刹那。就在这一刹那的时间里,江逍已经发动了自己瞬移的能力。

    虽然他的瞬间移动,范围不超过十米,但是只有先拉开距离,才能谈得上下一步的行动。江逍的身形原地突然消失,再出现在十米之外时,已经由原本挺立的站姿,变作了弯下腰蓄势待发的跑步姿势。

    然而那姿势,只持续了不到半秒而已。下一刻,江逍还没有来得及发力,只觉得后颈处一记重击,随后整个人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一只手如同铁箍一般紧紧掐住了江逍的后颈,拖着他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江逍被死死压在地面上,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那只手抽去,连细微的挣扎都无法做到。

    视线被限制在了眼前的地下,江逍紧咬着牙关,只能感觉到那只手的主人拖着他一步步前行。而直到此刻,江逍依然不知道他的相貌。

    被拖行了数十步,江逍突然感觉到脖子上再度传来一阵大力,将他整个人重重掀起,毫无反抗之力地撞在了一棵树上。胸口一阵剧痛传来,随后便是喉头一股腥甜涌上。

    那人的这一掀,却也将江逍的人立了起来,让他看清了眼前的局面。

    紫烟依旧站在林中空地的中间,两臂依旧是空荡荡的袖管,但余下的那三人,却都已倒在了地上,身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毒蝎。

    那毒蝎并不算大,每一只都不过有常人巴掌的一半长度而已,但却色作金黄,即便在黑夜之中也无比显眼,在那三人身上不断爬来爬去,怕不是有近千只之多。臀后的尾钩高高冲天竖起,耀武扬威。

    那三人依旧还未死去,只是在原地不断颤抖抽搐着,但却诡异地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江逍勉力抬起眼,看见那三人的面色上都已经笼罩上了一股浓重的黑气,身体在颤抖之中一点点地蜷缩起来。

    “暗炎……果然有你一份,不是他们擅作主张。”紫烟抬起头,望向了仍旧按着江逍脖子不松手的那个男人,冷冷一笑。而那爬在三人身上的毒蝎,此刻也自动分成了两半,向着紫烟飞速爬行而来。其中一半围在了紫烟的身前,组成了一个半圆的阵势,另一半却涌到了紫烟的身前,沿着她的双腿飞速爬上,钻向右臂的袖管之中。

    紫烟的容颜依旧绝美动人,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地上尚有三个仍在不住挣扎的男人,转眼便要断气,而这种一等一的美人身上,却爬满了狞恶的毒蝎,这一幅画面看起来,却着实是有些渗人。

    而直到这时,江逍也才终于看清了那将他擒下的男子相貌。那是一个身材高大健美的男人,俊朗如同希腊神话中的雕塑一般,穿着一身立体剪裁的修身中山装,将那倒三角的体型衬托得更加完美。一头微卷的头发垂到肩头,在夜风中微微轻抚。

    而他的眼睛,正如方才江逍所见到的那样,巨大的黑色瞳孔充斥了几乎整个眼眶,在月光的照耀下,显露出动人心魄的黑曜石色。

    “若不是我一直分神注意着你的这个帮手,和他们一起夹击的话,你以为自己现在还能站着跟我说话么?”那名为暗炎的男人淡淡开口道:“虽然都是学院的干部,但别忘了,我可是战士,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工匠而已。”

    他的声音也正如容貌一般,醇厚而充满了磁性,标准得听不出丝毫口音。

    “帮手?”此刻那一半的毒蝎已经全数回到了紫烟的身上,重新幻化成了她的右臂,只是左边的袖管依旧是空荡荡的:“我哪来的什么帮手?”

    直到此时,她才注意到被暗炎掐着脖子,按在树上的江逍的脸,皱眉讶然:“江逍?!”

    江逍被暗炎如同铁箍般的手掌紧紧掐着脖子,就连呼吸都困难无比,哪里还能有力气回答紫烟的问话?

    “不过这种还没有觉醒的小子,你觉得会有什么用么?”暗炎冷笑一声,掐在江逍脖子上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要是刚才老老实实地把两条腿也演化成老鼠,不就费不了我多少功夫了么?”

    “哼,你手下的那个家伙,三番五次要我这么做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不过……”紫烟伸手指了指被暗炎紧紧锁住的江逍:“这小子不是我带来的,也不是学院的人,和我们无关,你放了他吧。”

    暗炎转过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江逍:“原本我也觉得奇怪,你即便是对我有什么怀疑,也不至于把这种货色当做是帮手带来。不过……”

    他的手微微松了松,让江逍几乎已经要窒息的喉道终于获得了一丝久违的空气:“说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江逍的脸已经因为缺氧涨得通红,此刻骤然获得放松,立刻不可控制地剧烈咳嗽了起来,便是想要开口回答暗炎,也无能为力。

    “说话。”暗炎冷冷望着仍在控制之下的江逍,右手并指成刀,对准了江逍的小腹。

    下一刻,若是江逍再不开口,暗炎的手掌便将直接插入他的身体之中。

    “我……咳咳……”江逍喘息着,正要将老华的事和盘托出。无论是学院也好,老华也好,与他又有什么相干?若是暗炎早问他,他怕是早就说出来了。但此前被暗炎的铁掌紧紧锁住喉咙,此刻几乎憋到爆炸的肺部刚刚获得空气,竟是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暗炎面色一沉,正要动手,眼神却突然一凛,顾不得江逍,自原地拔地而起,直蹿上了一旁一棵大树的树干之上,怒吼道:“紫烟!你敢暗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