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十章 拼死一搏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49938.html
    “江逍……”

    紫烟吐出一口血,挣扎着用仅剩的一条右臂撑起了身体,转脸望向了江逍。

    暗炎已经看出,眼前的两人已经再没有逃离的力气。方才一路狂奔的追逐,加上全力一击折断一棵树干,再投向两人,也耗费了他好不容易积攒下的体力。此刻他迈向两人的步伐,也有些沉重。

    “我知道,你不可能完全信任我。但现在没办法,我却只能把自己的信任,全部交到你的身上了……”

    紫烟喘息着,紧盯着江逍的脸,一面用余光死死盯着正一步步走来的暗炎,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待会我会失去所有的行动能力。趁着那个空隙,全力逃走——我是说,哪怕没法带上我,你也要自己逃走。我没有时间等你的考虑和回答,记住了,机会只有一次。”

    “什么?”江逍还没有全然听明白紫烟话中的意思,便只见她残存的右臂和双腿已经开始了分裂。转瞬间,无数毒蜂自紧身衣之下飞起,向着暗炎飞去。

    “该死!”

    这一次的毒蜂,比之前林中之时的数量更多,暗炎狂吼了一声,却没有向后退却,反倒是向前猛冲过来。

    暗炎想得很清楚,即便是紫烟能够控制细胞,将其化作生体炸弹,但爆炸造成的伤害却是不可豁免的。而距离越是拉近,紫烟却越是会投鼠忌器,不敢将所有的毒蜂全部引爆。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冲到紫烟的身前,那群自爆蜂却已经飞到了身前。

    轰!

    比此前更为剧烈的爆炸,再次响起。

    而就在毒蜂飞出的同时,江逍也抱起了地上只剩下躯干和头部的紫烟,踉跄着向着远处的车奔去。

    这一次,在毒蜂爆炸之前,暗炎已经瞬间将身体蜷缩成了一个球,将要害全部保护了起来。虽然毒蜂的数量比此前更多,造成的伤害却远没有上一次猝不及防之下那么大。他挣扎着站起,却看见江逍已经抱着紫烟冲进了车里。

    “该死!”暗炎咬牙切齿地不顾自己伤势,向前猛冲着,但那辆特斯拉却已经飞速地起步,无声无息地向前方的黑夜之中驶去。

    暗炎狂奔了数十米,却眼睁睁看着汽车的尾灯在视线中消失,才恨恨地重重一拳锤在地上,锤出了一片蛛网般的裂痕。

    明明已经将要到手的兔子,却突然插上翅膀飞走,暗炎的心里已经被憋屈和愤怒所填满。

    紫烟原本就受了重伤,方才又裂变了那么多的体细胞,自己也绝不可能再活下来。觉醒者的恢复能力虽然远胜常人,但终究是有极限的。暗炎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紫烟不可能再活过五分钟。

    但问题就在于,暗炎想要得到的,并不是紫烟的性命,而是她不久前刚刚寻到的,某个“种子”的位置。

    更何况,那个与紫烟一同前来的小子,那个未完全觉醒的小子,还活着……

    “该死……看来计划,要加快了。”

    暗炎重重喘息了两声,双拳捏紧又放松,终于还是转过身,消失在了茫茫黑夜当中。

    ……

    “你还好么?”

    江逍咬着牙,艰难地把控着方向盘,一面向着市区开去,一面皱眉看着副驾上的紫烟。

    紫烟本就是个几乎找不到半点瑕疵的美女,此刻尽管重伤失血,面色苍白如纸,却依旧美得让人惊心动魄。但此刻四肢全部失去,身前也开了两个巨大的伤口,看上去却像是个被玩坏的人形娃娃一般,带着一股诡异而变态的美。

    江逍方才趁着爆炸的空隙冲上车时,只能匆匆将紫烟甩在副驾上。现下已经暂时逃离了暗炎的追杀,终于腾出空来,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将紫烟小心翼翼地扶正。

    “我快死了……”

    紫烟急促地喘息着,双眼渐渐开始黯淡下去:“觉醒者的恢复能力……不是无限的,即便是对于能够操控细胞的我来说……也有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情况……”

    “那……医生呢?”江逍皱着眉头:“我不是说普通的医生,我是说,你们觉醒者之内,难道没有那种能够治愈伤势的人么?”

    “有……但已经来不及了……大概只剩下……五分钟左右的时间……”紫烟艰难地摇了摇头:“听着……现在不要再想着救我活命的事情了,我要交给你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江逍转过头,看了一眼紫烟,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你说吧。”

    莫名其妙地被紫烟和学院这个组织盯上,莫名其妙地卷入了学院之间的内斗,莫名其妙地差点因此身亡。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那么江逍希望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要和身旁的这个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但可惜的是,时间终究无法倒流,人生终究无法回头。

    她与紫烟就算连上今晚,见面也不过是区区两次而已,当然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即便如此,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毕竟不是一件能让江逍无动于衷的事情。

    而且——毕竟紫烟之前,刚刚救了他一命!

    “听好,这件事情……并不只是为了我……你要知道……暗炎已经盯上了你,而以他在学院中的地位……想要查到你的身份……也只是很简单的事情……”紫烟的喘息越发剧烈,语音也渐渐含糊了起来。江逍一面点头,一面看了看四周,随后操控着车停在了一处小巷里。此时离开碧潭山已经很远,一时半会,暗炎没可能追得过来。

    “所以……哪怕只是为了活命……你也必须要将我的这句话带出去……而且……如果做不到,或是让暗炎知道的话……或许整个世界……都将会被毁灭……”大口大口的鲜血再度从紫烟的唇中涌出,江逍停好了车,连忙侧过身将紫烟的身体扶起,低头时看见她身上那两个可怖的创口,心下浮起一阵悲凉。而听见紫烟说到世界会毁灭时,江逍猛地皱起了眉头:“毁灭?”

    “我……没有开玩笑。这种时候……我怎么会和你开玩笑……”紫烟惨笑了一声:“别多问……我的时间不多了……听我说完……”

    “嗯。”江逍点了点头,望着紫烟的眼睛:“你说吧,我答应你,会把话带到的。”

    “谢谢你……”紫烟用力深吸了一口气:“你……确认了自己安全之后,打电话给一个叫赭玉的男人,告诉他,种子的位置,存在汉中路……繁荣中学……电脑机房的……的15号电脑里……记住……是电脑……里……让他取出来……然后……自行判断要不要交给院长……他的电话是……18XXXXXXXXX……”

    “是,我记住了。告诉赭玉,去汉中路,繁荣中学电脑机房里,从15号电脑里找到种子的位置,然后自行判断要不要交给院长。他的电话是18XXXXXXXXX。”江逍面色凝重,沉声将紫烟的话复述了一遍:“没有错吧?”

    “对……不过还有……”紫烟的口中鲜血流淌得越来越多,沿着修长的脖颈向下流着,将副驾驶的座椅沾得一片鲜红:“也……也不要完全相信赭玉……既然暗炎会背叛……赭玉……也有可能……如果他也有异心的话……你就……你就……”

    紫烟说到这里,面庞突然扭曲了一下,顿住了话音,随后露出了一抹惨笑:“若是他也有异心……那你便干脆……干脆认命吧……学院之大……我竟是再找不到……找不到另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了……”

    “认命?什么叫认命!”江逍紧紧皱眉:“你说的世界毁灭,如果是真的的话,难不成就让我眼睁睁看着么?”

    “恐怕……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了……”紫烟的惨笑越发浓重:“若是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不论是谁,也无法阻止了……不过那样的话……对你……倒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你……把事情说清楚一点!如何毁灭!为何对我未必是坏事!紫烟!”

    江逍伸出手,用力捏着紫烟的肩膀,却只见她的双眼渐渐向上泛白,已经再没有力气回答自己的问话了。

    “江逍……谢谢你……”

    紫烟呢喃着说出最后一句话,喉头突然一阵痉挛,随后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江逍默然望着她半晌,良久才轻轻松开手,将紫烟已经失去生命的身躯放下,然后双手用力揉搓着脸,竭力想要让自己混乱的思绪尽量清醒一点。

    这三日来,尤其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复杂了。

    原本只想要过着轻松舒适,自由自在人生的江逍,却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了如此诡谲的事件之中。而且……甚至还牵扯到了整个……世界?

    世界?

    江逍的逻辑能力一向远超常人,但这一次,手头得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少,也太零散。他竭力地飞速转动着大脑,试图把所有的线索都归拢成一条线上。

    首先,学院这个组织,要比江逍原本所想的要更加巨大得多,也复杂得多。而且看起来学院的内部,也分成了不同的派系,彼此之间存在着利益,甚至可能是理念上的争端。

    紫烟手头所拥有的那个“种子的位置”,目前还只掌握在了她的手里。而且很显然,那玩意的重要性非常之高,高到甚至连紫烟都没有将其立刻交给院长或是学院里的其他人,而是藏在了那个中学的计算机教室里。如果不是今晚紫烟殒命,不得已而为之,她也绝不可能将这等重要的东西所属的地图,交给江逍去传递给那个名为赭玉的同僚。

    而那个名叫赭玉的男人……从紫烟的口气来看,似乎也未必就一定是个值得托付的对象。若非如此,她最后时刻也不会犹豫着补充了一句,让江逍不要完全信任他了。

    而且,关于觉醒者这个群体的事情,紫烟还有太多没有告诉江逍。她所曾说过的职阶代表着什么?职阶能力和天赋能力又各自是什么意思?除了战士和工匠之外,还有哪些其他的职阶?还有——

    江逍他自己,又是什么职阶?

    除了学院这个庞大的组织之外,还有哪些具有尼安德特人血统的觉醒者,没有归属在学院之下?如果有的话,他们是像老华一样零散地各自生活着,还是也有其他的组织存在?

    太多的问题,在江逍的脑中不断盘旋,却怎么也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