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十二章 暂避风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53495.html
    江逍关掉了手机,在小巷里拐了几个弯,来到了一条主路上。沿着主路走了三百多米,终于找到了一家银行。

    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银行柜台自然还没有上班。但即便是已经上班,江逍也不会去柜台取钱了。在ATM上用四张卡分别取了单日最高限额的一万元之后,江逍便立刻转头走出了银行,同时顺手将那四张银行卡揉碎,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之中。

    出了银行的大门,江逍重新拐回了另一条小巷,横穿到了另一条主路上,才招手打了一辆车,随口报了一个地名。下车之后,再走了数百米,重新打上了另一辆车。

    这般连续换了三次车,江逍才停下了换乘,走进了一家二十四小时的洗浴中心。

    每个城市里,都有这样的地点,名为洗浴,实则暗中或多或少,都经营着某些不可明说的服务。而其中高档的那些,很多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全年不休的。在这种地方,除了洗澡之外,还提供自助餐、歌舞表演,休息室之类的地方。

    而只要有足够的钱,不论住多少时间都不会有人过问。最重要的是,这里根本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临时想要躲藏的话,这种洗浴中心是最好的地方。

    江逍领了手牌,进了更衣室,却没有洗澡,而是直接换了浴衣,从包里抽出几千块,塞进水区接待递来的手机包里,一路向着休息区走去。

    待到江逍握着那鼓鼓囊囊的手机包走过了拐角,水区的两个接待小弟才面面相觑着,惊讶窃窃私语了起来。

    休息区另有服务生服务,见到江逍过来,连忙迎进了一个休息包间里,恭敬道:“哥,请问是现在安排,还是先休息一会?”

    江逍摇了摇头,不答,却笑着问道:“你,什么时候下班?”

    “呃?”那服务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清楚江逍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哥,我是昨天的晚班,还有一个小时下班。”

    “好。”江逍点了点头,从手机包里抽出了二十张钞票,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拿着。”

    “哥……你这是……”那服务生有些紧张,看着江逍放在桌上的两百块,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

    他倒不是没见过小费,但到这种地方来消费的,什么事都没办,刚进门就给两千块小费的,给的还不是技师,而是服务生小弟的,那别说没见过,就连听都从来没听过了。

    吃不准眼前这客人究竟是什么意思,这钱,还真有些不太敢拿。

    “别紧张,只是让你给我帮个忙,跑个腿。”江逍笑了笑,让那服务生小弟放松了一些:“待会等你下了班,帮我出去买一个手机,再买一张电话卡。我要做到拿到手,立刻就能打通电话。”

    说完,江逍又从手机包里抽出的剩下的钞票,轻描淡写地拍在了茶几上:“那两千块,是让你去买手机和手机卡的。我不论手机型号,也不管号码是多少,但必须都要是新的。只要你给我买回来,剩下的这些钱,也都是你的。听明白没有?”

    “这……这……”那服务生张口结舌了半天,待到仔细看清了江逍脸上不是开玩笑的神情之后,身体忽然一震,连忙狂点起头来:“是!我明白了!我……我不等下班了!我让同事帮我顶一下,现在就去买!哥稍等一下,半个小时之内,一定给哥送到!”

    他本来看见江逍拍出那一叠钱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紧张。虽说来这种场子洗澡的,按理都该是对女人有兴趣的,但也架不住有些别有一番喜好的。他还担心眼前这客人一下拍出两千块,是看上了自己……

    但听到江逍的要求,不过是跑个腿,买个手机卡而已,那服务生自然是喜出望外。江逍既然明说了,不论什么手机型号,那……

    这几千块钱,岂不是都几乎是白赚?

    这年头,难道有钱人都已经傻成了这样了?

    “那就快点去。”江逍点了点身旁的那一叠钱,淡淡道:“东西送到,剩下的这叠拿走。”

    “是!我这就去!哥你稍等!”那服务生生怕江逍反悔,两步窜到了身前,将上面一叠钱一把抓进了掌心中,转身就往门外冲去,已经出了门,才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回身重重向着江逍鞠了一躬,这才关上了门。

    即便是隔着隔音极好的门,江逍也能听得见外面狂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江逍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有嘲讽,也有苦涩。

    有钱,果然还是好办事啊。

    只可惜……这种有钱的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现在所有的银行卡都已经被废弃,剩下的这三万多块,也不知道得撑到什么时候。

    只希望,在把钱花完之前,就能碰到转机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不假。还不到半个小时,那服务生小弟就已经回来,头上还冒着热气,汗水热腾腾地向下流淌着,手里抓着一个手机,一边喘息一边连珠炮般说道:“哥,我回来了!我知道哥要得急,直接把盒子给扔了。电话卡已经给哥插进去,打过电话了,能通。这新手机电量可能不满,我给哥又买了个充电宝,怕哥电不够用。哥您看……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没有?”

    江逍看着那小弟手上握着的那个山寨机,心中哑然失笑了一下。自己说了无所谓什么型号,这小子倒也机灵,还当真给自己买了一台最便宜的那种,最多不超过五百块。不过能想着给自己捎上一个充电宝,倒还算是个有心人了。

    “行了,没事了。”江逍点了点头,从桌上将那手机包拿起,抽出里面剩下的钱来:“拿去吧,然后告诉别人,不要来打扰我。”

    “明白的哥,谢谢了哥!哥您休息愉快哥!”那服务生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将手机放下,接过江逍递来的钱,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倒退着走出了休息室,又为江逍将门轻轻关上。

    江逍看着门被关上,终于是心下微微松了口气。

    折腾了这么好半天,他才算是暂时确保了自身的安全。

    当日紫烟第一次与他见面,就将他的一切资料,从小到大,都查了个清清楚楚,已经让他明白学院这个组织的深厚背景。而到了今时今日,江逍更是无法想象,学院究竟潜藏在水底的能量有多大。

    所以,江逍只能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尽量让自己留下的痕迹越少越好。

    虽然还没有过任何亲身体验的逃亡经历,但幸好江逍有足够的知识量,以及一颗足够冷静的头脑。

    一次性最大限度地取出现金之后,销毁掉银行卡,让别人无法靠着银行卡的消费和取现进行追踪。

    离开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取款的地点,并且多次换乘交通工具,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行踪留下痕迹。

    而江逍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关掉了手机,整个扔进了下水道里。

    即便是那辆近百万的特斯拉model S,江逍也是随手便抛诸了脑后。

    此时的他,在确定解决掉学院……与暗炎的这个问题,确保自身的安全之前,必须与从前的生活,做一个彻底而完整的切割。

    而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回归往常的生活……

    想到这里,江逍不由苦笑了一声。

    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点亮服务生刚刚买来的手机屏幕,江逍按下了紫烟告诉他的那个号码,却迟迟没有拨出。

    紫烟说,要让他判断赭玉是否值得信任,才能将种子的情报告诉赭玉。可……

    对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江逍又该怎么去判断?

    反复斟酌了良久,江逍才终于按下了呼出。

    “喂。”

    电话那头是一个宽厚的男人声音,只喂了一声之后,便不再说话。

    “赭玉么?”

    “我是。你是?”电话那头道。

    江逍叹了口气:“紫烟……死了。”

    “什么?”

    电话那头的赭玉明显有些震惊,但却听不出慌乱,很快就恢复了镇静:“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你又是谁?”

    “我的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紫烟在临死前,告诉了我一条重要的情报,并且让我转告你。”

    “好,你说吧。”赭玉道。

    江逍却依然在犹豫,沉默了下来。而电话那头的赭玉,也没有催促他,只是静静等待着。

    良久,江逍却笑了起来。

    他笑了很久,赭玉也静静等待了很久,直到笑声停下。

    “你知道么,赭玉,紫烟在临死前,对我说,除非判断出你能够值得信任,才能告诉你。可是……”江逍依然在笑着:“我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究竟怎样,才能判断出你到底值不值得信任。要知道,我的性命,现在还受着威胁。”

    沉默了片刻,赭玉也笑了起来:“那么说来,我现在需要主动向你自证了?可我也同样不清楚,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信任。”

    “没错。所以说,现在是一个死局了?”江逍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听起来,恐怕是的。”赭玉也叹了口气。

    “或许……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吧。”江逍想了想:“我会告诉你,紫烟的死因。而你……如果能够杀了他,用他的脑袋来作为证明的话,那么我想,你应该就可以值得我的信任了。”

    “好。”赭玉没有半点犹豫:“说吧,那个人是谁。”

    江逍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人,也是你们学院的成员,他的名字是……暗炎。”

    电话那头也沉默了下来。过了约莫半分钟,赭玉才轻声开口了。

    “抱歉,我不能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