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十四章 特殊的存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57328.html
    “……尼安德特人……留下的遗产?”江逍匪夷所思地看着赭玉:“你说的,是指十万年前生活着的,那群原始人?且不论这是否真的存在,即便是存在,那又有什么价值?”

    “抱歉,这我就真的不知道了。”赭玉摇了摇头:“但在传说之中,只要能够得到种子,就能够得到尼安德特人的力量。我是说……真正的,纯血的尼安德特人的力量!和现在的觉醒者完全不同层次的力量!”

    “力量?”江逍嘲讽地笑了起来:“在这个年代,力量的价值是什么?”

    他伸出手,指着这校园,低声道:“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或许还会对自己的生活不够满意。但我不理解的是,身为一个觉醒者,一个拥有异能的人,还有什么无法得到的?就连我这样,在紫烟口中还没有完全觉醒的新人,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轻松获得了足够让自己过得非常舒适的生活。我不相信这对于你,对于暗炎,对于任何一个真正的觉醒者来说,有什么困难!”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们可以轻松得到想要的一切!金钱、美女、美酒佳肴、舒适的居所,无论手段是正大光明也好,是在法律禁止的范围内也好,你们……或者说我们的力量,都远远超过了达成这一切的所需!所以,你告诉我,赭玉,追逐更高的力量,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问我么?”赭玉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又不是暗炎,怎么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么……”江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你也不知道……可我又没法去问暗炎。他可是设下埋伏,杀掉了紫烟,而且……还差点连我也一起杀掉!我甚至不是你们学院的人!和你们,和那该死的种子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暗炎……究竟是怎样杀掉紫烟的?把全部的详情告诉我吧。”赭玉点了点头问道。

    江逍叹了口气,将昨晚发生的一切向赭玉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其中只略去了去碧潭山的举动,是因为老华那句话这一节。毕竟就连江逍现在自己,都不能确定当时是不是受了老华的心理暗示。

    江逍讲完,苦笑了一下:“我原本,对你们学院并没有什么恶感。但现在……我只想离你们越远越好,不要再来搅乱我的生活。我想这个世界上的尼安德特血统觉醒者,也并不是都要与学院发生关系的吧。”

    “确实如此。不仅如此,而且……”赭玉话说到一半,却顿住了,换了个话头:“我可以理解你的不满,毕竟暗炎无论如何,也是学院的执事。他的所作所为,学院也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我可以用学院监察官的名义向你许诺,一旦确认了紫烟死于暗炎的手上,我一定会取了他的性命。”

    “要到什么时候?”江逍笑了笑:“执事……监察官……虽然不知道你们内部职位的意义,但这么多的名头,看起来,你们的组织很庞大也很臃肿的样子。如果你要花上半年才能调查清楚,岂不是我也要这样藏头缩尾地生活上半年?”

    “那怎么可能。”赭玉也笑了起来:“三天。只要三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结果。在那之后,你就能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中去。”

    “并且,再不与你们发生任何联系?”江逍追问道。

    “这……我倒是不能保证。”赭玉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毕竟只是一个监察官而已,在我的上面,还有院长的存在。但我可以许诺的是,没有人会强行要求你,加入学院。”

    “好吧。至少,我喜欢不说大话的人。”江逍笑了笑,对着赭玉伸出手:“那么,我可以将紫烟最后的遗言告诉你了。种子位置的地图,被她藏在了汉中路,繁荣中学电脑机房的15号电脑里。但她追加了一句,要你自行判断,是否交给院长。”

    “我知道了。”赭玉也伸出手,握住江逍的手摇了摇:“紫烟果然永远是那么谨慎,我会尽快安排人……不,亲自去把那份地图取回的。”

    “虽然已经与我无关了,不过我还是想多问一句。”江逍盯着赭玉的脸:“紫烟找到了那个种子的位置情报,却一直没有亲自去寻找,也没有上交给你们的院长,一定有着她自己的理由。现在她已经死了,你我都不清楚,她原本的那个理由是什么。那么你……你得到了那份地图之后,准备怎么做?”

    “我么……”赭玉推了推眼镜,似乎有些犹豫,没有立刻回答。

    “那么,换个问题吧。”江逍望着赭玉:“学院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发掘‘历史的真实’。”这一次,赭玉回答得没有任何犹豫:“远古的尼安德特人为何会拥有超凡的能力,又为何会因为失去生育能力而消亡,流传在我们体内的血脉,又为何会在今日觉醒……那些被漫长岁月的迷雾所掩盖的‘真实’,就是我们所要的东西。”

    “难怪,你们的组织,会被命名为‘学院’了。”江逍点了点头:“那么我想,你多半还是会将这份地图,交给你们的院长吧。毕竟,如果这颗种子如果真的存在,真的是远古的尼安德特人所留下的遗产的话,那么它也同样很可能包含了曾经的那段历史。”

    “没错。但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请一并相信我们的院长。”赭玉笑了起来:“他是我所见过的,最睿智,最理性,也最平和无欲的人。而且他的能力,也是我所知道的所有觉醒者之中,最强大的。至少我相信,院长大人他绝不会再追求什么个人的力量。”

    “我……虽然不能完全相信你,但我认同你的逻辑。”江逍想了想,点了点头:“如果你的院长已经站在了所有觉醒者的顶端的话,那么他确实没有理由再继续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力量了。”

    “江逍,你是一个聪明人。一个少见的聪明人。”赭玉笑了笑:“我很希望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的聪明人越多越好。但可惜,至少暗炎他不是。”

    “是的。可惜他不是。否则的话,紫烟也不用死了。”江逍惋惜地叹了口气:“那么,该让你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我也该走了。”

    “你……去哪里?”

    “当然是去躲着。”江逍笑笑:“你觉得暗炎现在,最想找到的人是谁?”

    “好。那我便也不问你去哪里了。记得我的承诺,三天。三天之后,你就可以回复原本的生活。”

    “好。那么,再见了。谢谢你,赭玉。”江逍对赭玉道了个别,转身便向着学校大门的方向走去。

    望着江逍离去的背影,赭玉再次推了推眼镜,直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人群之中。

    “暗炎啊暗炎……原来你也想要得到……种子的力量么?”

    “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有可能被你这种蠢货得到么?”

    “你真的是,太过愚蠢了。真可惜,这个世界上,只有聪明人,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

    江逍自然没有再回原来的地点,而是换了另一个洗浴中心住下。

    躺在休息包间的沙发床上,直勾勾地望着屋顶天花板,江逍突然觉得一阵巨大的疲倦袭来。

    赭玉是不是能值得信任?他不知道。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就算不将一切告诉赭玉,江逍又能怎么办?如果不将紫烟的死讯透露给学院,那么暗炎就能够继续调动学院内部可以供他调动的能量,将他一直追杀致死。

    而只有将暗炎的叛徒身份传达给了学院,才有可能在学院内部处死了暗炎之后,让江逍回复原本的生活。而紫烟当时留下的唯一一个联系方式,就是赭玉。

    事实上,江逍本就对学院几乎没有任何了解。无论紫烟留下的联系方式是谁,有多少,江逍都会是一样的不敢相信,却又无从选择。

    在方才的对话中,江逍也在一刻不停地观察着,判断着赭玉的神情、语气,以及话内话外的逻辑。只要有半点让他觉得可疑的地方,江逍就会立刻瞬闪逃离——无论最终是否真的能成功逃掉。

    但还好,赭玉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最终,江逍还是将筹码压了下去。

    至于最后开出的结果,是大是小,已经不是江逍能够控制的了。

    三日之后,听天由命吧。

    江逍无奈地对着自己笑了笑,渐渐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