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怎么会还找不到!”

    晚上八点,一处别墅的大厅里,暗炎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满面寒霜地低吼着,身前站了两男一女三个部下,人人面色恭谨而紧张,挺直了腰杆,却低着脑袋。昨夜那一战,被自己身上的热力烧光了所有衣物的暗炎,此刻已经重新换上了一套白色西装。

    别墅光是客厅便有近百平米,两扇巨大的落地玻璃门外,是一个巨大的花园。

    “说话啊!都哑巴了么!都已经整整一天了,为什么还是找不到人!玉陵市就这么大,难不成他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么!”暗炎重重一拍身前的茶几,指着一个光头男子:“力秦,你再确认一遍,有没有他出城的消息。”

    “暗炎大人,目前只能是初步确定了没有。”那个名叫力秦的光头男子向前微微站出了半步:“已经确认了,那天晚上出现的男子是紫烟大人之前接触的那个新觉醒者江逍。但现在无论是各家航空公司,还是铁道总公司的购票信息里,都没有江逍的身份证登记。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的摄像记录里,也没有江逍出现过的记录。但出租车公司和网约车公司在这段时间里出城的车辆,目前还没办法完全排查。”

    暗炎摆了摆手:“抓紧去查出租车公司。网约车就算了……必须线上支付的东西,他不敢用的。既然已经和紫烟接触过了,那么江逍肯定清楚我们的能力有多大。”

    他又望着另一个女子:“南云,所有的网吧和宾馆,都查过了么?”

    另一个身穿红裙的女子上前半步,鞠了一躬:“已经查过了,身份记录上没有江逍的登记信息。另外……他的家里,我也派人去蹲守了,但是没见到他出现。”

    “他不会回家的。这家伙,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暗炎烦躁地摇了摇头:“就没有什么别的消息了么?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什么地方?高飞?”

    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开口道:“最后一次,是在建设路的工商银行,ATM机摄像头留下了记录,确实是他本人。他用分属四个银行的银行卡,各提取了最大额度一万元的金额,一共四万元。离开银行之后,他连续换了至少三辆出租车,但我们只能查到第三辆下车的地点,是海安路和康定路的交叉口,但再之后他是步行还是又打了一辆出租车,还没有查到。”

    “继续查,查清为止。”暗炎的眉头紧紧锁着。

    “暗炎大人……”那名男子继续道:“我想……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

    “说。”暗炎抬起头望向他:“什么可能。”

    “市里有很多洗浴中心,其中不少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那些地方住宿时不需要身份证,有没有可能,那个江逍躲去了那里……”

    “查!立刻就查!”暗炎立刻斩钉截铁道:“把全市所有的洗浴中心都查一遍,无论是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是。”那男子高飞点头应承道,又见暗炎皱起了眉头,轻轻叩着脑袋。

    “暗炎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他……万一如果去找了别人……”暗炎喃喃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正在说给面前的部下听:“原本玉陵只有两个执事,现在紫烟已死,就只剩下我了……但问题是,院长直属的监察官赭玉……驻地恰好也在本市。紫烟会不会让江逍……去找他?”

    面前的三名属下低着头偷偷面面相觑,却没有人接话。

    “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怕就麻烦了……紫烟在死前如果将种子的埋藏地点告诉了江逍,又让江逍告知了赭玉的话……连我杀了紫烟的事,也会曝光……”暗炎捻着手指,忽然抬起头来:“安排人,盯着玉陵大学,一旦看到江逍出现,立刻拦截。最好能够生擒,但如果事不可为,那就当场格杀!绝不能让他有机会和赭玉接触!”

    “是!”

    身前的三名属下同时点头应答。

    但就在同时,一个淡淡的声音自屋外响起:

    “不必费心了,暗炎。”

    听见那声音,暗炎的面色骤然一变,身体如同绷紧的弹簧一般,自沙发上跳了起来,双目紧紧盯着那两扇大玻璃门。

    门外依旧是夜晚中的花园,虽然花园内的灯光亮着,但却看不见半个人影。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赭玉的声音既然响起,也就意味着他的人也到了。

    “暗炎大人!”那三人团团将暗炎围在了中央,三人分别面朝了三个方向,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我们在这里挡着,请暗炎大人先走。”

    “走……哼,走什么走。监察官既然已经到了,还有谁能走得了?”暗炎深吸一口气,竟然冷静了下来,冲着那扇玻璃门叫道:“赭玉大人,既然到了,又何必藏头露尾?”

    一个身影从花园的远处现身,缓缓走近了客厅的玻璃拉门出。短风衣,白围巾,黑框眼镜,儒雅的面容,正是赭玉。

    此时正是初秋的夜晚,微微的晚风将赭玉的围巾轻轻吹动起,飘摆不定。但赭玉的眼神,却是柔和中带着坚定,隔着玻璃门望着屋内的四个人。

    暗炎的视线,与赭玉隔着玻璃门对视着,一个柔和,一个却饱含着杀气。

    “既然到了,为何不进来?监察官大人难道是想要一直站在我的花园里跟我说话么?难不成,是害怕在屋里容易被伏击么?”暗炎闷哼一声道。

    “不。只是没得到主人的许可,怎么可以随便闯进去呢?”赭玉微微摇了摇头:“至于伏击……我倒是从来没担心过这件事。我想,如果你听过足够多的关于我的传闻的话,也不应该会这么想吧。”

    “哼。”暗炎冷冷哼了一声:“监察官大人请进。”

    那三名属下都剑拔弩张地对着赭玉,侧头向着暗炎望了一眼。但暗炎却没有做出任何的示意。三人互相对视一眼,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他们来说,赭玉这个监察官的名头虽然都听过,但却完全不了解他有怎样的能力。但……能坐上监察官这么高的位置,自然不可能是等闲之辈。现在看起来,他似乎还没有什么明显的敌意,那么暗炎没有下达明确的指令时,他们自然不能擅自行动。

    听到了暗炎的邀请,赭玉这才微笑着拉开了玻璃门,施施然迈步走了进来,环视了一眼房间,坐到了与暗炎相对的沙发上。

    “怎么都站着?坐下来聊吧。”赭玉看了看周围众人,淡淡笑道。而暗炎却依旧面色铁青,双手紧紧握成拳头,骨节咯咯作响。

    “都别紧张。我今天来,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只要老老实实地回答,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赭玉抬起头,先扫了一眼暗炎的三个部下,对着那个光头男人道:“力秦,三十一岁,觉醒时间十三年,加入学院十年,职阶是战士,肉体系,职阶能力是肌肉强化,无天赋能力。”

    力秦目光一眨不眨,也不答话,只紧张地看着这个传说中的监察官。

    赭玉又望向了那名红衣女子和小胡子男子:“南云,三十五岁,觉醒时间二十年,加入学院十年,职阶是工匠,操纵系,职阶能力是控制温度,无天赋能力。高飞,二十二岁,觉醒时间九年,加入学院九年,职阶是平民,无职阶能力,天赋能力是拟态。我的记忆,都没出错吧?”

    他最后又抬起了头,看着暗炎:“暗炎,三十三岁,觉醒时间二十八年,加入学院二十年,职阶是战士,肉体系,职阶能力是快速愈合,天赋能力是肉体发热。嗯……五岁觉醒,十三岁加入学院,既是天才,同时也是元老。可惜……真是可惜……”

    没有人回应赭玉,都是一言不发地原地站着。只有暗炎终于按捺不住,低低吼道:“赭玉,你到底想做什么,给我说清楚!就算你是监察官的身份,要处置我也得有个由头!”

    “别急。让我一个一个地来问。”赭玉伸出手,轻轻地摆了摆,随后像是随意一般地指向了三人中的高飞:“回答我,你忠于的,究竟是暗炎呢,还是学院?”

    高飞死死瞪着赭玉,看了看满脸铁青的暗炎,又看了看赭玉,没有答话。

    赭玉似乎也不着急的模样,只将右手好整以暇地摆在了面前,慢慢屈伸着,自五指,到四指,再到三指。每弯曲一指,差不多便是五秒的时间。

    但客厅内一直只有沉默,直到赭玉屈到了最后一指,高飞依旧没有回答。赭玉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来:“都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只要老老实实地回答,就不会有问题。真是……遗憾。”

    伴随着赭玉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他的最后一根手指也同时合拢。

    然后,高飞的面色也在刹那间变得通红,更是飞快地紫涨了起来,就仿佛全身所有的血液,都被泵上来脑袋一般。他紧紧地抓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原本笔直站立的身形也弯了下来,半跪在地面上。

    “赭玉!!!!!”

    暗炎猛地怒吼了一声,身形却依然留在原地未动。反倒是那光头力秦听见了暗炎的怒吼,猛地冲上前来,一拳便向着赭玉的面门轰来。

    但赭玉却依旧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就连眼皮也没眨一下。力秦的那一拳轰到了距离他还有半米的距离,却仿佛轰到了一堵无形的钢铁之墙上一般,爆发出一阵气浪,惨叫一声被震得向后倒飞而去。

    这别墅的客厅虽大,却也禁不住力秦这等块头,这等力度的飞撞。其势未衰,就已经撞在了背后的墙上,重重摔落,而那面墙上,也留下了一片蛛网般的裂缝。

    “我早已说了,动手是没有用的。老实地回答我的问题,这才是你们活下去的唯一机会。”赭玉淡淡一笑,就仿佛方才力秦那一拳从未挥出过一般。

    而他身前,高飞早已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用力撕扯着胸前的衣物,口中不断发出嗬嗬的呼叫声,却连半个有意义的字句都说不出来,面皮已经变作了深紫色。

    此刻,安静的客厅里,所有人都能够听见他那心脏的狂跳声,急促而暴烈,如同擂鼓一般,频率还在飞速地上升,越来越快。

    直到最终,那心跳的速度到了极限之后,一声轻轻的闷响,高飞的抽搐终于停了下来,最后长出了一口气,滚在了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而暗炎、南云,以及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力秦,都没有再出手,只默默地看着地下高飞的尸体,心中充满了震撼。

    仅仅只是屈伸了几次手指,根本没有半点攻击的迹象,就能让高飞顷刻毙命。

    而力秦全力挥出的一拳,不仅毫无效果,甚至自己也被震飞。而从头到尾,赭玉都一直坐在沙发之上,丝毫没有动弹。

    眼前的这个赭玉,究竟是有多强?!

    更重要的是……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