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赭玉将目光转向了南云,语气淡淡:“那么,现在该换你回答问题了。你忠于的,究竟是学院,还是暗炎?”

    在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赭玉的右手重新竖了起来,屈起了拇指,然后是食指。

    “……”

    南云高耸的胸膛急促地起伏着,望着赭玉,又转头望了望暗炎,目光在两人的脸上转来转去,却始终没有开口回答问题。

    而赭玉的右手,已经屈到了中指。他的脸上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目光淡淡望着南云。

    终于,南云再也承受不住这么严酷的压力,突然尖叫一声,双脚在地上猛力一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划出一道黑影,全速向着屋外冲去。

    那两扇落地玻璃门,已经被赭玉进来时打开。只要能够冲出这客厅,或许就有机会活下来。

    南云的这一蹿,已经竭尽了自己的速度。仍然坐在沙发上的赭玉,完全没有做出发力的动作,即便是想要拦截,也未必能拦得下来。

    何况……赭玉若是追击南云,那便要冒着被屋内余下的两人逃走的风险。而其中的暗炎,重要性显然远远高于南YN云自忖赭玉绝不会因小失大,舍弃掉暗炎这条大鱼,来追赶自己。

    只要……只要能够逃到花园里,她的性命便保住了!

    可惜的是,南云的如意算盘,终究还是落空了。

    她的确顺利地穿过了玻璃门,冲到了花园之内,但刚刚冲出了一半的距离,还没有抵达围墙,便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

    就正如方才力秦对赭玉的攻击一样,南云也被那堵无形的墙壁重重反震了回来。但更为不幸的是,力秦挥出的是拳头,而南云触及那堵墙壁的,是脸。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南云高高飞起,被震回了屋内,正落在了赭玉的身前。

    赭玉微微低下头,轻叹一声,看着南云:“回答我的问题。不想死的话,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你还有……”

    赭玉的无名指也屈起,只余下了小指依旧竖着:“你还有五秒。”

    “我……我忠于的是学院!是学院!”

    南云满脸鲜血,双目中充满惶恐,自地上翻滚了半圈爬起,死死盯着赭玉,连声嘶叫着:“是学院!我忠于学院!一直都忠于学院!赭玉大人!我忠于的是学……”

    南云的话音突然中断,双眼的眼球突然凸起,然后急促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大张着嘴,却再挤不出半个字来,只是还能看出,她的口型依然在努力地做出学院两个字。

    高耸的胸脯也被她紧紧抓着,撕扯着,但却怎么也无法阻止心脏越来越快速的疯狂跳动。白皙的面庞因为急速的充血而变得殷红一片,再一点点地变做紫色。

    “很遗憾,她说谎了。”赭玉抬起头,望向了暗炎和力秦,表情无奈:“我早说过,回答我的问题时,一定要诚实。”

    暗炎目光铁青地看着地上垂死挣扎着的南云,心脏也开始了剧烈的跳动。只不过这不是因为赭玉的能力,而是自己内心的紧张。

    赭玉……这家伙……到底对南云和高飞两人做了什么!

    暗炎在不断地转动着大脑,回忆着自己所听过的一切,有关于这个神秘的监察官的传闻。

    但无论怎么在记忆中搜索,暗炎都找不出半点有关于赭玉能力的传闻。

    他所知道的,只是这名监察官专门负责对内的监督,几乎不与任何外界接触,尤其是针对着一切有可能存在的叛变行为。

    而更离谱的是,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只要是被赭玉盯上的人,在接受了他当面的问询之后,无一例外,统统都死了。

    但——却没有人知道,赭玉是怎样杀掉他们的。

    “到你了。”赭玉抬起头,看着力秦:“同样的,回答我,你忠于的,究竟是学院,还是暗炎?”

    力秦的双拳握紧又松开,然后再度握紧,反复循环。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赭玉的右手,看着那手指一根根弯曲下来。

    当赭玉竖起的手指还剩两根时,力秦终于飞快地开口了。

    “我……我原本是忠于暗炎大人……忠于暗炎的。但从今日起,我将一心一意对学院效忠!”

    飞快地说出了一连串的答案之后,力秦全身都颤抖了起来,紧张地望着赭玉,再也不看暗炎一眼。

    但这一次,他的心脏却并没有如高飞和南云那般加速跳动,直到爆炸,而是仍旧以平稳的速度跳动着。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始终没有任何异状发生。

    似乎这一次,他的回答终于让赭玉满意了,没有再对他发动那无形的攻击。

    只是一旁仍旧站着的暗炎,面色已经难看得如同一具尸体。

    “很好。你的回答,是诚实的。”赭玉微笑着点了点头,放下了右手:“那么,你能够做到从现在起,对我的每一个回答,都是诚实的么?”

    “能……我能……赭玉监察官大人。”力秦忙不迭地点头。

    “好,那么就继续吧。不过要记住了,如果你给出的不是诚实的答案,那么……”赭玉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一旁的暗炎,又转过了头继续望着力秦:“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知道……监察官大人。”力秦颤抖着道。

    赭玉点点头:“很好。告诉我,紫烟是不是被暗炎杀死的。”

    力秦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暗炎,脚下悄悄向着反方向挪动了两步:“是……是暗炎杀的。不过伏击紫烟的昨晚,我并没有在场。暗炎安排了其他的任务,所以只带了另外三个人参与暗杀,而他们都死了……”

    赭玉这一次没有伸出手指来,只继续问着:“那么,暗炎为什么要杀紫烟?”

    力秦只稍稍犹豫了片刻,便立刻答道:“因为紫烟之前得到了某个种子的位置,但却一直没有向学院报告。暗炎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想要……把它抢到手。”

    “嗯。依旧是实话。”赭玉点头继续问道道:“紫烟临死前,说了什么?”

    “这……我也并不清楚。”力秦为难道:“我当时并不在现场,只是听暗炎说过,紫烟和那个名叫江逍的小子一同逃离,但当时她已经受了重伤,远超她的恢复能力。所以虽然清楚她一定已经死亡,但却不知道具体死于何时何地,也不知道在死前,她对江逍说了什么。只是……”

    力秦想了想:“只是暗炎推测,她死前的时间并不多,绝不够她再去联系其他学院内部的人员。所以如果她打算将种子的位置告诉某人,那就只能是江逍了。”

    “所以他就安排了你们,在全城搜捕江逍?不过很可惜,你们已经晚了。因为江逍……已经将种子的位置告知了我。”赭玉微微一笑,说到最后时,却是望着暗炎:“那么,暗炎,你要不要试试看,来从我的嘴里撬出种子的情报来?”

    暗炎只是闷哼一声,却不答话,甚至就连方才力秦明目张胆地背弃他的举动,也仿佛视而不见一般。

    高飞和南云的死状,以及他们无论是攻击还是逃跑,都丝毫没有半点效果,这样的局面,是他不但平生未见,甚至连想都未曾想过的。

    赭玉既然会深夜来到他的这处住所,又对力秦问出这样一连串的问题,很显然,是江逍已经与他产生了接触,并将一切都告知了赭玉。那么现在对于赭玉而言,向着力秦提出的问题只是求证而已。无论力秦如何回答,也不会影响到当前的局面,以及赭玉的判断。

    所以现在的暗炎,相反还希望赭玉能够再多问力秦些问题,多消耗点时间。毕竟拖得越久,也就越有可能发生转机。

    而现在,暗炎一刻也没有分神地注视着赭玉的动作,也没有漏下他说的每一个字。

    至于力秦最终选择的背叛,那根本就不值一提。

    “好了,力秦,你先等着吧。接下来,该轮到我们的暗炎执事来回答我的问题了。”可惜的是,赭玉却没有继续再向力秦发问,而是转向了暗炎,面上依旧带着和煦的微笑。

    “是,监察官大人。”

    力秦也不敢多话,只老老实实地双手垂在身体两侧,退后了两步,低下头站直。

    这个监察官大人……可还没有说过半个字的原谅或是赦免呢……

    待到暗炎被处置了之后……他的命运,仍是未知之数啊。

    与此同时,暗炎的心开始收紧。

    尽管方才竭力思索了良久,他却仍然没有想明白,赭玉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对南云和高飞二人发起攻击的。

    无论是南云还是高飞,在突然遭到攻击的那一瞬间,暗炎看得很清楚,赭玉除了手指的屈伸之外,没有半点动作。

    而面对力秦挥出的一拳,以及南云试图逃跑时,赭玉也同样坐在沙发上,全身放松靠着靠背。

    无论攻击、防御,还是追捕,赭玉都不需要做出动作么?

    逃,逃不掉。攻,攻不破。更关键的是,那根本无声无息,没有半点预兆的攻击,究竟该如何防御?

    “在想什么呢,暗炎?”赭玉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表情轻松愉悦:“没听见么?我要问你问题了。”

    暗炎深吸一口气,却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而是干脆直接坐了下来,双眼直直望着赭玉:“问吧。”

    他……打算赌一把。

    虽然他心中的猜测,实在太虚无缥缈了一些,但到了这时候,若是不赌,那便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你想要得到紫烟手里掌握的,种子位置的地图,所以伏击了她,对么?”

    随着问话,赭玉的右手也再度竖起,屈伸起来。但这一次,暗炎却没有半点犹豫,不等赭玉的第一根手指屈起,便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是。我杀紫烟,就是为了种子。”

    见到暗炎如此爽快的回答,赭玉脸上微微讶异,又继续问道:“但你并不清楚,紫烟手头的种子地图,是否属实,对不对?”

    “没错。”暗炎继续点头道。

    “这件事情,除了你的部下之外,你有没有同谋?”

    “没有。”

    赭玉点了点头,突然上身前倾,逼视着暗炎:“那么,你是否知道,紫烟为什么没有将种子的地图上报给学院?”

    暗炎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同样坐直了身体,与赭玉的目光相对碰撞着。

    而这一次,直到赭玉的手指屈到了中指,他才缓缓道:“我……不知道。”

    赭玉在暗炎回答时,目光一霎不霎地死死盯着暗炎,直到他回答完毕,才几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好吧。那么,若是你真的成功得到了种子的地图,你也同样不会上报给我,或者院长,而是打算自己前往种子所在的位置,取得其中蕴藏的力量了,对么?”

    “是的。”暗炎盯着赭玉的手指,点头回答道。

    “那么,如果种子真的存在,而你也顺利地找到了种子,取得其中力量的话,你打算做什么?”

    暗炎哈哈一笑,声音突然高亢了起来:“做什么?还能是做什么?当然是靠着这力量,去获取更多的东西啊!我要站在所有觉醒者的顶端,让一切都臣服在我的脚下!这种想法,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

    “果然……那么……”赭玉刚说了一半,却突然被暗炎厉声打断:“等等!先回答我的问题!赭玉,你今日来找我之前,可有向院长汇报过我杀了紫烟之事!”

    此时的双方,分明是赭玉远远占据了上风,压制着整个场面。然而暗炎这声色俱厉的问话,却仿佛心中充满底气一般,绝不是色厉内荏的模样。

    更令人惊讶的是,赭玉……竟然没有继续自己的问话,而是死死盯着暗炎,眉目中混杂了惊讶、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