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洗浴中心的休息包间里,江逍双手抱头,躺在沙发床上,身旁便是他那部新的手机。

    这已经是他见过赭玉之后的第三天了。

    可是赭玉的电话,江逍等了三天,却依旧没有打来。

    这三天里,江逍无论吃住,都没有离开这家洗浴中心。服务生或是经理觉得奇怪来打扰,也都被他拿钱随手打发了。

    除了等待赭玉的电话之外,江逍也利用这三天,不停地揣摩着紫烟的细胞,在他身上能够发挥怎样的用途。

    那些紫烟的细胞平时在江逍不加操控之时,并非聚拢成团,而是散布在江逍身体各处,包括肌肉的缝隙之中,甚至血管的血液里。但是一旦江逍主动地用意识下达命令,又会顺从地飞速聚集到江逍意念集中的位置。

    所以,哪怕身上多了这么一团紫烟的细胞,江逍也并不会因此而在身上多出一只手一只脚,甚至是一个肿瘤来,外形与之前相比,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江逍现在已经确定的,是紫烟留下的那一小团细胞,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但却能够完全按照他的意志去行动。无论是在他的手上变化出各种形态,又或是外放演化出各种不同的生物。

    只不过,那团细胞所能够演化的,只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并且江逍完全了解的生物。

    也就是说,江逍可以操控着紫烟留下的那团细胞,演化出一群蚂蚁、一群毒蜂,又或者是一只鸽子,一只兔子,但却不能让它们变成自然界中不存在的龙或是狮鹫。

    同时,因为体积的原因,那团细胞也无法演化成更大的物种,哪怕是按照比例缩小的也不行——譬如一只兔子大小的狗熊。

    所以,在这样的限制下,那团细胞能够起到的作用,相对于紫烟能够做到的事情,还是有限得很。虽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可能会有特别的用武之地。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令江逍心中很是在意。

    那团细胞……似乎正在缓缓地增殖着。

    虽然增殖的速度非常缓慢,慢到了肉眼也无法察觉的地步,但江逍偏偏就是在意念之中,能够感应得到它的成长。

    只不过,江逍自己的身体,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仿佛那些细胞,并不是“寄生”,也不是“占据”,而只是和谐地与他“共生”着而已。

    既然并不会有什么妨碍,江逍也便听之任之了,只不断试着磨练自己对细胞变化的熟悉程度,尝试着演化更多各种各样的生物,并一一做出评估,那些生物对自己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无论是在战斗中,还是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

    一只小猫敏捷地自地上跳起,高高落在江逍的胸前,歪着脑袋在江逍的胸前蹭了蹭,亲昵地“咪咪”叫了两声。就在同时,江逍等待了许久的电话铃声,也终于响起。

    江逍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的果然是赭玉的声音:“江逍,你好。”

    “解决了么?”

    “解决了。暗炎已经死了。”

    听到赭玉的回答,江逍终于暗暗松了口气,轻轻伸手**着趴在胸前的小猫毛茸茸的身体:“那么,我是不是能重新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了?”

    “没错。”赭玉道:“我已经确认过了,暗炎没有别的同党。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你的生活。”

    “很好。”江逍笑了笑,又对着电话那头道:“谢谢你,赭玉。”

    “没必要谢我。”赭玉也淡淡一笑:“我做这些事,也并不是为了你。学院内部出了这样的事情,哪怕不为你,我身为监察官,也是一定要解决的。”

    “不管怎么样,最终的结果是你帮了我。”江逍笑道:“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话,我会当面向你道谢的。但只希望……再不要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明白。”赭玉的声音淡淡的:“很多觉醒者都和你抱着一样的想法,只想过自己的生活,不愿意和其他觉醒者,尤其是我们学院发生关系。尤其……你被卷入了我们学院内部的事情,有这样的想法我完全可以理解。我也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不会再遭到任何打扰。”

    “那就太好了。”江逍挂了电话,长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然后,他一直在轻轻**着的小猫,歪着脑袋在他的掌心之中蹭了蹭,随后轻轻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开始缓缓溶入了江逍的掌心之中,很快便消失无形。

    “终于……可以回家了啊……”

    ……

    赭玉放下手中的电话,望着自己办公室的窗外。这正是玉陵大学,他与江逍初次见面那栋楼的顶楼,自窗口望下去,能够清楚地看见阳光洒在绿茵球场之上。

    但与外面灿烂的阳光不同,他的心里,却始终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霾。

    因为处决了暗炎之后的当晚,他就立刻悄悄潜入了那所学校的机房之中,在十五号机上仔细地翻找着。

    但无论赭玉怎么找,翻遍了电脑里的每一个盘符,每一个文件夹,都找不到紫烟遗言里所说的,那个种子的情报。

    是一个记载着文字的文本文件也好,是一张地图的图片文件也好,无论是哪一种,既然紫烟让江逍转达了这一情报,那就应该不费多少功夫,就能够轻易发现才对。

    若不是中学的机房电脑,都是一主多从的结构,学生的电脑想要进入系统,必须由主机那方面开机的话,赭玉便可以很干脆地将那台15号机器,搬回自己的住处慢慢找寻了。但他最后还是将那台电脑硬盘里的文件,全部拷贝了回来,在自己的设备上反复一个个排查着,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为什么会找不到?

    为什么会找不到!

    在那天与江逍见面时,赭玉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因而也无从确定江逍究竟是否对他说了真话。

    因为赭玉不敢用。

    他的职阶,不过只是个平民而已,没有职阶能力,并且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甚至都不如工匠职阶的觉醒者,更比不上战士了。能够在学院内得到监察官的职位,能够轻松在对决中战胜暗炎,以及镇压其他的各种叛乱,靠的全是他的这一项天赋能力。

    但他的天赋能力,虽然杀伤力极强,但弱点也同样极大。一个不好,便将会成为一柄反噬自己的双刃剑。而且用得越多,也越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那一天,他不明白江逍的底细,自然也不敢展开自己的能力领域——否则无论最终的结果,是他自己死亡,还是江逍死亡,都是不可接受的后果。

    但现在,一切却似乎都已经进入了困境……

    赭玉伸出手掌,按在面前的玻璃窗上,心中默然不语。

    要得到那颗种子……难道便真的那么难么?

    ……

    江逍从一家移动营业厅走出来,叹了口气。

    三天前,他将身上所有的四张银行卡,取满了当日的提现额度之后,统统都揉碎在了垃圾桶里,来躲避接下来的追查。现在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补办起来却是个麻烦事。

    除此之外,还有被扔掉的电话卡与手机,也要补办和重买——在这个社会里,换手机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而他也不可能继续用着那个服务生买的山寨机。

    当时丢在路边的车,也被交警拖了回去,还要办手续交罚款扣分,才能领回来。

    前前后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现在终于都已经搞定了。江逍打算先回到家里,冲个热水澡,好好睡上一觉。把这几天的精神紧张全部给消弭掉。

    在洗浴中心住着的那三天里,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打扰,但江逍的精神却是一刻未停地始终紧绷着。

    但就在江逍发动汽车时,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看见屏幕显示是经纪人赵天雨,忍不住又再叹了口气。

    “江逍!你这几天跑到哪儿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让我这个经纪人还怎么给你干活!你知道这三天有多少个通告被你放鸽子了么!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

    电话刚接通,赵天雨那里劈头盖脸便是一通怒骂。这个女人已经二十六岁了,但却从来没有收敛过自己的火爆脾气。而她和江逍的私交,也使得她在江逍面前从来不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江逍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出了点事。刚解决。这三天不方便露面,手机都给扔了。”

    “出事?你能出什么事?这几年你赚了多少钱我比谁都清楚,你总不至于被逼到到了要躲债的地步吧!”赵天雨听见江逍说自己出事,原本暴怒的语气顿时和缓了不少,但还有些狐疑:“我记得你除了喝酒和泡妞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吧,至少你不赌钱。”

    “如果真的是钱的问题,那倒是好了。”江逍苦笑了一下:“总之,是没办法跟你解释的事情,所以……你也别多问了……”

    “……真的?姐姐我在江湖上也有点人脉。如果是被人威胁了,或者有什么其他的麻烦,直接点告诉我。”赵天雨沉默了片刻,语气变得沉稳下来:“江逍,我们之间做过约定。我不会去打探任何你魔术表演的秘密,但其他的事情,你不能隐瞒我。”

    “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约定了?”江逍苦笑了一下:“这可是我的私生活好么……”

    “当它影响到工作的时候就不是了。你现在在哪?”赵天雨干脆利落地打断了江逍的话。

    “在外面,马上回家睡觉。”江逍无可奈何地回答道。

    “别睡了。你家见。”赵天雨丢下一句话,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江逍望着手中被挂断的手机,无奈地长长叹了口气,丢到了副驾驶座位上,然后发动汽车,向着家的方向开去。

    他没有再打回去和赵天雨争执,因为他知道,对于这个女人来说,争执是没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