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该死……

    江逍心下一沉。

    如果说力秦的目的,是紫烟的遗言的话,那么即便他得到了这个情报,最后也很有可能把江逍杀掉灭口,但至少还有着周旋的余地,或许便能寻到什么转机。

    但——眼前这家伙,竟然只是为了报仇而来?

    那……

    江逍的思绪还没有转完,头皮已经一阵剧痛。力秦弯下腰,拎着他的头发,将江逍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江逍的身材已经算得上匀称健美了,但力秦却几乎比江逍更高出了近两个头。将江逍提在手中时,江逍的双脚甚至够不着地面。

    “放心吧,我不会很快就杀掉你的。在你死前如果不好好地折磨你一番,死去的暗炎大人也不会满意的。”力秦狞笑着伸出右拳,再一次狠狠掏在了江逍的小腹之上:“相信我,你会是个很好的沙包的。”

    小腹仿佛被攻城锤撞上一般,江逍的身体被打得腾空而起,再重重落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哗地喷出,洒得胸前斑斑点点,尽是猩红的血迹。

    仅仅是两拳,江逍就已经几乎要昏厥过去,只是最后的一点意志,还支撑着他清醒着。

    楼上……楼上还有赵天雨在!

    千万别犯傻,千万别下来,千万别让这家伙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么,天雨!

    江逍在心中疯狂呐喊着,只盼着自己的意志能够穿过空间,传达到赵天雨的心中。

    但很可惜,这愿望还是落空了。

    “放开他,不然我就报警了。”

    楼梯上,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而江逍的心,也沉了下去。

    “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着这么个小情人藏在家里呢?”力秦抬起头,野兽一般的目光向着楼梯上望去。

    站在二楼楼梯口的赵天雨,身上依旧穿着江逍那套不合身的浴袍,下摆下露出两条笔直修长,毫无瑕疵的美腿。胸前的宽大衣襟遮不住丰满的胸膛,露出了一半洁白如玉的羊脂来,此刻正因紧张和愤怒而喘息不停,微微耸动着。

    她的右手紧紧握着一个手机,却还没有来得及拨出电话。

    一楼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她刚刚听见了楼下的打斗声,再找出电话来时,那江逍已经被力秦打到吐血了。她只怕若是藏在房间里,报完了警再出来,力秦怕是真的已经将江逍活生生打死了。

    “快放开他!”

    赵天雨紧紧捏着电话,已经按下了拨出键。

    她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此刻事情的严重性,心里却清楚得很。

    “好。那就放开他。”

    力秦咧开嘴笑了笑,竟然真的松开了手,放下了江逍。如同一个空了的麻袋一般重重摔落地上,江逍一落地便开始呕吐了起来。

    然后,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江逍的下颌之上。仿佛足球场上,被门将大脚开出的球门球一样,江逍被重重踢飞,再度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住手!”

    赵天雨声嘶力竭地大叫着,而手头的110电话也终于已经接通。

    但下一刻,赵天雨的眼前却突然一花。

    刚刚还离二楼的她有十几米距离,站在一楼客厅的力秦,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力秦是怎样越过这十几米距离的,她竟是完全捕捉不到。

    “你应该说,住脚才对。”力秦脸上的笑容如同野兽一般,抬起手晃了晃,赵天雨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中。

    然后,力秦只是轻轻一捏,那只手机就已经变作了一堆残破的零件,落在了地上。

    “你的眼光不错,和我很像。”力秦回过头,向着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的江逍笑了笑:“这个妞,是我喜欢的类型。”

    然后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赵天雨修长洁白的脖子上。

    赵天雨的大脑一阵缺氧。

    她从不是一个柔弱的小女人。

    她讨厌那些看见蟑螂都要尖叫半天的同性,那些娇柔作态,动不动便在男人面前强扮娇弱的小女人。她抽烟,喝烈酒,飙快车,帅气地度过了人生的二十六年。

    但赵天雨却也绝不是一个男人婆。她照样留着长发,会打扮上精致的妆容,穿着凸显身材的美丽衣裳。她一直觉得,内心的强大,并不需要外表来配合。

    但现在,赵天雨却有生以来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了恐惧。

    “别害怕,我会让你很享受的。没错,就在这小子的面前。”力秦嘿嘿狞笑着,右手已经渐渐收紧,又转过头对楼下身后的江逍道:“快站起来,好好看着我是怎么享用她的,可千万别错过一丝一毫啊。”

    江逍粗重地喘息着,竭力想要爬起来,但四肢却软得像是面条一般,竟然怎么都提不起力气来,刚刚撑着身体爬起了一半,却又全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她……她不是觉醒者,也和你我之间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放开她!”江逍抬起头,死死盯着力秦,断断续续地道。

    “我知道这和她没关系。但那又怎么样?你是不是被打傻了。”力秦狞笑:“我是来折磨你的,白痴。至于她是什么人,是不是觉醒者,那关我屁事?重要的是,这么做,可以让你更痛苦啊!更何况……”

    力秦目光里充满了赤裸裸的欲望:“我没有说谎,她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

    就在力秦话音落下,还未来得及回头的同时,他握着赵天雨脖子的那只手肘,也被赵天雨的双手扭住,然后重重拧下。

    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永远是关节。赵天雨的格斗术老师无数次地向着她强调过这一点。

    半侧着身,头正对着身后江逍的力秦,此刻正是一个最好的活靶子!

    握紧,拧住,发力!

    虽然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但赵天雨的格斗技巧,哪怕是和同样体格的男性相比,也绝不会落下风。

    哪怕力秦的胳膊再粗壮,在这一记关节技之下,即便不折断,至少也要脱臼。

    然而蓄势发力的赵天雨,却并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结果。那一根手臂竟然如同铁棒一般,仍旧牢牢地掐着她的脖子,不仅没有折断,甚至就连分毫的摇晃都没有。

    反倒是全身发力的赵天雨,被力秦手臂上的反震之力重重一震,胸口一阵隐隐作痛。

    这……不可能!

    力秦这才扭回了头,咧开嘴笑着看着赵天雨,右手突然收紧:“关节技学得不错,胆色也不错,只可惜力量太差了。不过……我就喜欢这么带劲的。”

    赵天雨的脖颈原本只是被扣住,而现在却骤然被收紧的手指紧紧掐住了气管而窒息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到她开始挣扎,力秦已经将她提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个半圆,变成背向自己的姿势,左手一抄,将赵天雨的两只手都抄在了掌心之中,牢牢捏住。

    赵天雨的脖子被紧紧掐着,双手的手腕也被力秦紧紧抓住,反背在了身后,眼前因为缺氧而黑压压的一片,全身也都没了半点力气。

    力秦微微一用力,便将赵天雨按在了楼梯的扶手上,上身前倾,正对着楼下的江逍。

    “这个姿势怎样?喜欢么?加油啊小宝贝,一定要坚持到我爽完再死。”

    力秦掐在赵天雨脖子上的头,仍旧没有松开,而赵天雨几乎快要撕裂的肺里仍旧没有半丝氧气进入。身后,一根硬邦邦的恐怖巨物,已经顶在了她只有一条浴袍遮挡的双腿之间。

    临死之前,还要被这样地污辱么?

    赵天雨叫不出声,也无法再做半点反抗,心里也已经充满了绝望。

    “放……开她!”

    江逍终于怒吼着站了起来,双眼已经变作了一片血红,虽然四肢仍然在不住颤抖着。

    “怎么?看到自己的女人要被我上,终于站起来了?那就上来吧,我等着你。”力秦哈哈大笑着:“快点啊,再不快点的话,我可就要进去了!”

    江逍已经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此刻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我,要杀了眼前这个畜生!!!

    江逍狂吼了一声,高高跃起,竟然没有自楼梯冲上,而是直接平地跳起,跳向了二楼的力秦。

    “垃圾,你以为还没完全觉醒的你,能在力量上跟我相提并论么?”力秦张狂一笑,看着江逍凌空挥起的拳头:“别忘了,我可是个战士!”

    松开了掐着赵天雨脖子的右手,力秦的拳头以同样的轨迹,迎上了江逍挥来的拳头。

    力秦很小心地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道,没有出全力。他方才已经确定过江逍的力量,这一拳大约只出了八成力,足以将江逍的右臂打成一滩肉泥,但却不至于立刻取了他的性命。

    毕竟,力秦最终,还要从江逍的嘴里撬开那个问题的答案。

    两只拳头在空中重重撞在了一起,爆发出一声闷响。

    然而向后倒飞出去的,却赫然竟是力秦!

    江逍在空中左手一把抓住了楼梯的扶手,借得了几分稳固,右拳则和力秦的拳头重重碰撞。明明站在地板上,下盘更稳的力秦,却被他一拳打飞,向后撞翻了一张桌子,砰然巨响,落在了地板上。

    “我要杀了你。我发誓,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