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三章 意料之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72021.html
    江逍左手握住楼梯扶手,一个翻身,落在了二楼地板上,一步步向着力秦走去。

    他的右拳仍旧紧紧捏着,正在一滴滴向下滴落着鲜血。

    而他的拳头上,却没有半个伤口。

    鲜血来自力秦的拳头,皮开肉绽,甚至连掌骨都已经粉碎。

    力秦大吼一声,掀飞了身上的桌子,摇晃着脑袋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变形的右手,再度发出了一声怒吼:“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江逍大步走向力秦,双眼中满是杀气,右拳再度挥了起来。

    力秦虽然也是战士的职阶,但肌肉强化系的他,自愈能力却远不如暗炎了。要愈合这种程度的伤害,绝不是这一时半会便能够完成的事情。现下,他只有运劲挥动唯一仅剩的左拳,迎上了江逍。

    他不相信,江逍的力量竟然能比他更大!

    如果光是以力量计算,那么他曾经的主人暗炎,甚至也要屈居下风!

    然而这一次,已经用尽了全力的力秦,与江逍的拳头对轰时,却感觉自己轰上的是一块巨大沉重的铁块!

    骨头断裂破碎的声音,先于空气自臂骨传到耳中,力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臂被江逍的拳头打得粉碎,一团血花带着烂肉和碎骨,溅在了身后的白墙之上,铺开诡异的画卷。

    饶是以力秦的身经百战,皮糙肉厚,也禁不住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来。

    “想杀我?”江逍挥了挥右臂,仿佛刚才硬拼的那一拳,对他根本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一般,一步步向着倒在墙角的力秦走去,表情冷酷如刀:“就凭你?”

    “该死!你难道也是战士?你觉醒了?”力秦表情扭曲地大叫着,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江逍。

    “镇静,该死的,镇静!你的目的是问他问题!快!趁现在问出那个问题来!要不然就没机会了!”

    力秦耳中的微型耳机里,响起了赭玉愤怒的喊声。

    坐在门口路边的车内,虽然看不见屋内的情形,但赭玉光是凭借着力秦身上的拾音器,已经足以通过响动判断出发生了什么。

    在力秦开始以那个在江逍家中出现的女人作为胁迫的时候,赭玉心中就已经开始了布满。他要的是让江逍恐惧和震慑,而不是愤怒。

    恐惧和震慑,才能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说出实话,而愤怒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回答问题!

    然而力秦这个蠢货却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他根本就不清楚,赭玉心中的计划是什么。

    赭玉重重一拳捶在了身前的方向盘上,心中满是怒火,几乎咬碎了牙齿。

    他希望给江逍带来恐惧,而可惜的是,此刻恐惧的人,不是江逍。

    “我不知道什么战士不战士。”江逍猩红的双眼依旧瞪着地上的力秦,一步步走去:“我只知道,我要杀了你。”

    “该死!”力秦一个纵身,自地板上跳了起来,便要夺门而出。耳机中赭玉的怒斥,他此刻已经顾不得了。

    “你跑不掉的。”江逍英俊的脸已经扭曲,翻身一腿,向着想要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的力秦抽去。

    一声沉闷的骨裂响起,力秦被重重抽得飞回了原地,摔落地上,然而这一次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他的脊椎骨已经被江逍的鞭腿抽断,像是一个被玩坏了的大号洋娃娃一样倒在地上,口中只能发出嗬嗬声。

    “这……这不可能……就算你也是战士……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力秦瞪大了眼睛,看着扔在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江逍,仿佛看着一只恶鬼一般。

    江逍已经懒得再回应,只伸出手,按在了力秦的腿上,五根骨刺与力秦一样自指尖伸出,一点点插进了力秦的大腿肌肉中:“别担心,我也会慢慢杀你的。很慢,很慢,慢到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品味。”

    骨爪在力秦的大腿里随着江逍手指的转动不住搅动着,很快,力秦的大腿便变作了一团鲜血淋漓的烂肉。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怒色,反倒是和煦灿烂的笑容。只是一双眼睛,却依旧是猩红一片。

    虽然他的笑容那么灿烂,但看在力秦的眼中,却只有无比的透骨恐惧。

    “问他问题!只要他回答了那个问题,我就会去救你。别忘了,我就在门外。”耳机中再度传来赭玉的声音,让力秦因恐慌而失去理智的心一瞬间又稍稍平静了下来。

    对,监察官就在门外。

    眼前这小子就算是再厉害,在监察官的能力之下,也不可能再玩出什么花了吧!

    “你……你敢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江逍!”力秦咬着牙,跟着耳机中传来的赭玉声音,一字一句地复述着:“就算是要杀我,你至少在死前让我知道答案吧!”

    “什么答案?”江逍冷笑着,右手的骨爪在力秦的膝关节上重重一拧,伴随着力秦的一声凄厉惨叫,已经将一条小腿卸了下来。

    “紫烟……紫烟究竟将种子的位置,藏在了哪里!”力秦重重喘息着,一边说,一边听着耳机内传来的赭玉声音:“他可能会告诉你,是繁荣中学计算机教室的十五号机里,绝不要信。那是假的。”

    “你很快就要死了,知道这个答案又有什么意义?”江逍微笑着拔出右手,按在了力秦的另一条腿上:“如果我说,我就是不告诉你,你会不会死得更痛苦一些?”

    “你……你……”力秦眼睁睁地看着江逍指尖的骨爪再一次插入自己的大腿中,忍不住再度惨叫了起来:“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求你!求你!求你!”

    “求我?之前你的态度好像不是这样的啊。”江逍啧啧两声,挑了挑眉毛,右手一用力,挑断了力秦大腿上的一条大动脉。鲜血狂喷如同喷泉一般,将两人的脸上都洒满了。

    “对不起……是……是我错了……我该死……只求你在杀了我之前,告诉我真相!”力秦凄厉的哀求不停地重复着,双眼已经因为疼痛而失去了焦距。

    支撑着他的唯一信念,就是赭玉的许诺——只要江逍说出了真实的答案,赭玉就会来救他!

    “好吧,给你……最后的仁慈。”江逍笑了笑,将骨爪按在了力秦的胯下:“刚才……你就是想用这根东西,侵犯天雨的,对吧?”

    “不……不……不……”力秦看着悬在自己两腿中间的骨爪,全身都紧缩了起来:“不要……”

    血花飞溅,一声长长的惨叫,同时伴随着江逍压低的声音:“紫烟留下的东西,在繁荣中学机房的十五号电脑里。千万别忘了,这样当你去到地狱的时候,才好告诉暗炎。”

    “你……你说谎!”

    力秦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江逍。然而他只说了这三个字,便再也无法开口了。心脏猛地开始以平时十倍的速度跳动起来,将血液疯狂泵向全身。

    明明已经大量地失血,但力秦的脸还是以超自然的方式迅速红涨起来,无数的皮下毛细血管开始破裂。

    “啊……啊……”

    力秦竭力想要喊出赭玉监察官的名字来,却只能发出含混而意义不明的声音。而耳中的耳机,也再也没有任何响动传出。

    他明白,自己已经被监察官抛弃了。

    而且他现在身上所发生着的一切,正和此前暗炎、高飞、南云身上所发生的完全一样。

    但力秦却不明白,明明自己并没有拒绝回答监察官的问题,也没有对他撒谎,却为什么……也会遭到这样的攻击?

    江逍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力秦诡异的模样。他知道自己方才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害,远不足以杀掉身为觉醒者的他。

    况且力秦现在,满脸涨红,呼吸困难,全身失控的模样,也完全不像是伤重失血导致的。

    更像是……心脏病?

    明明脊椎都已断裂的力秦,在地上疯狂扭动了起来,双眼之中也满是癫狂的光芒,大张着嘴,想要呼吸,却怎么也无能为力。

    然后,一声闷响,自力秦的心脏处传来。这个高大的壮汉顿时全身一颤,随后软绵绵地瘫了下去。

    死了?

    江逍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实是已经停止了。

    但……江逍却绝不会这么轻易地做出判断。有时候一点点失误和疏忽,都会带来不可弥补的后果。

    江逍伸出手,并指成刀,想要用骨爪切开力秦的脖颈,但令他惊讶的,却是指尖并没有骨爪伸出。

    方才莫名其妙出现在他指尖,随心所欲伸出的骨爪,此刻竟然好像消失了一般!

    江逍皱了皱眉头,这时才突然想起了自己身上还带着一小部分紫烟的细胞。

    该死!刚才如果早点想起来的话,或许根本不用等到这最后一刻,就能够干掉这个力秦了!江逍在心里暗暗痛骂了自己一句。他可是曾经亲眼看过,紫烟是如何用自己的细胞演化出毒蜂和毒蝎,与暗炎和他的部下战斗的。

    一群行军蚁从江逍的掌心飞速涌出,爬到了力秦的胸前,开始飞速挥动着螯齿,啮噬起力秦的心房来。

    转瞬间,力秦的胸前便被行军蚁啮出了一个大洞,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来。透过肋骨,江逍清晰地看见他的胸腔之中,肺叶之下,心脏原本的位置已经只剩下了一团烂肉。

    而整个全过程之中,力秦始终一动不动,没有半点气息。

    果然……已经死了,而且死因是心脏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