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说的祭司……”江逍脑中一闪,想起了之前紫烟与暗炎等人曾经说过的职阶:“也是……一个职阶?”

    心韵一下睁大了双眼:“你……你不知道什么是祭司?”

    她的右手突然一抖,随后也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精美的小刀来,在江逍面前晃了晃:“别动!”

    江逍并没有躲闪,因为他没有感觉到心韵的身上有任何敌意的存在,只皱着眉头,看着心韵用刀尖在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尖上轻轻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心韵微微用力捏住江逍的指尖一挤,一滴血珠便沁了出来。

    “你在做什……”江逍还没说完,右手已经被心韵拉了过去,含在了嘴里。

    温暖的口腔和柔软的舌头触感,一下包裹住了江逍的指尖。但那感觉只是稍纵即逝,当心韵吐出江逍的手指时,指尖的血珠已经消失。

    而心韵此刻望向江逍的目光,也变得无比奇怪。但她却没有对江逍说话,而是立刻扭过了头,冲着后厨的方向嚷嚷了起来:“喂!老华!你的店里不是从来都只有觉醒者才能进么!今天怎么放了一个普通人进来!你搞什么鬼啊!老华!”

    心韵刚刚嚷嚷完,老华也正巧端着一个大托盘从后厨走了出来,盘子里正是方才心韵报出的那几样菜,听见心韵的抱怨,他也脸色也一愣:“你怎么……坐在这儿了?”

    “你去做菜了,难道让我一个人待着等?多无聊啊,那当然要找个人陪我说说话了。”心韵哼哼了两声,托着腮帮子:“可是这家伙居然不爱说话,而且还不肯陪我喝酒。对了,他连什么是祭祀都不知道!你该不会真的放了一个普通人进来吧!”

    “那怎么可能。”老华摇了摇头,走到桌前放下了托盘:“只是这小子是个新人,还没有完全觉醒而已。”

    “咦?”

    心韵又转过了头来,仔仔细细地看着江逍,缓缓摇了摇头:“不对啊,老华。就算是半觉醒的状态,也不该连我的话也不听吧?而且半觉醒的状态下,不是不能接受注印的么?更何况……”

    “我怎么知道,我和这小子又不熟。”老华笑了笑:“好了,不去理他,咱们做到边上来。”

    江逍心里一急。他要让老华传出去的话还没说完,老华此刻却竟像是已经不打算再去理会他的样子。刚要开口,却是心韵抢先道:“不,我就要坐这儿!这家伙……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我要研究一下!”

    她一脸天大地大我最大的任性模样,老华竟是没有反驳,只带着溺爱的表情连连点头:“好好好,听你的,都听你的,咱们就坐这儿。”

    “嘿嘿……就知道老华跟我最好了!”心韵嘻嘻一笑,往里面让出了点空来,让老华并肩坐在她身旁,随后双手托腮,眼睛骨碌碌地在江逍身上转来转去。

    “老华,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江逍受不了心韵那令人发毛的眼神,对着老华道:“紫烟藏起来的那份情报……或者是个地图吧,藏在繁荣中学计算机教室的十五号电脑里。这就是她临死前留给我的唯一遗言了。这句话,我已经告诉了那个学院的监察官赭玉。接下来,麻烦你帮我把这个消息传给所有来喝酒的人。这件事,此后再也和我无关了。”

    说完,江逍便站起了身要离开,但老华却沉声道:“等等,先别走。”

    江逍皱起了眉头:“怎么?我的事已经说完了,为什么不能走?”

    老华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指,点了点身旁的心韵:“她对你很有兴趣,所以你不能走。陪她玩一会。”

    见到老华这番模样,江逍心中顿时生出不满来,面色沉了下去:“她对我有兴趣,和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你让我留下,我便一定要留下?”

    “很简单。”老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抬眼看着江逍,淡淡道:“第一,现在是你在求我帮忙,不是我求你。你若是惹得心韵不开心了,也就是惹得我不开心了。那这个忙,我是帮还是不帮,可就说不定了。”

    江逍深吸一口气,看着老华:“这么说,还有第二了?”

    老华点点头:“没错。第二就是……今天能见到心韵,是你的运气。如果换了别人,只怕是巴结她都来不及,谁会像你这样转脸便要走?你要帮忙的事情,只怕找她,要比找我更有用些。”

    江逍的目光转到了心韵的身上,见她洋洋得意地点了点头,一脸“他说的没错”的模样,心中一动,重新坐了下去:“为什么?”

    “不是跟你说了么,因为我是一个祭司!”心韵托着腮帮子,笑眯眯地看着江逍:“你该不会真的不知道,祭司代表着什么吧?”

    “不知道。”江逍摇了摇头:“我在几天前,才刚刚接触过除我之外的其他觉醒者。你们内部的事情,我一点都不了解。”

    “啊……这也难怪了……”心韵哦了一声,点头道:“原来还是个小白啊!不过……”

    她的表情又突然变作了疑惑:“既然你还没有接受过注印,那就是说,你还没有上位者了?真奇怪……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会不愿意陪我喝酒?”

    “我不明白。”江逍摇了摇头:“什么是注印,上位者又是什么?为什么我一定得陪你喝酒?”

    “老华!你来解释!”心韵张了张嘴,却没有回答江逍的问题,而是娇嗔地转向了老华:“太长了,我懒得说!”

    “好,我说。”老华点了点头,满脸笑意,但当他转向江逍时,脸上的笑容又立刻消失无踪,重新变得面无表情:“祭司是觉醒者之中的高级职阶,对于其他职阶而言,是压倒性的高度存在。身为祭司职阶的觉醒者,可以对低级职阶的觉醒者打下注印,使其成为精神相连的下位者。相对应的,施加注印的祭司,也就是上位者了。而即便是没有被施加注印的觉醒者,一般情况下来说,在祭司的精神场之中,也不会去反抗祭司的一般命令。比如……像心韵刚才提出的,让你陪她喝酒的要求。”

    “也就是说,你口中的职阶……是无法改变的?”江逍皱眉道:“从觉醒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是什么职阶?”

    “不。”老华摇了摇头:“不是从觉醒的那一刻起,而是……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在先祖的时代,不存在觉醒的纯血尼安德特人时代,就是如此。职阶自生而来,至死而去,永远也不可能改变。祭司,战士,工匠,平民,各就其位,在社会中扮演自己的位置。”

    “这……这是什么该死的鬼东西!”江逍顿时勃然色变:“这难道不就是……种姓么!”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你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要你的身上,还流淌着尼安德特人的血脉。”老华淡淡一笑:“你现在会有疑虑,会有不满,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完全觉醒而已。当你真正成为了一个觉醒者之后,你的基因会将这念头写入你的大脑之内,让遵循职阶的天定,成为你的本能。”

    “我不信。”江逍冷笑了一下:“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成为本能!我不管自己觉醒之后,会是什么职阶,我都永远不可能遵从什么上位者的号令!”

    “随你怎么想吧。”老华耸了耸肩:“反正你现在只是个半觉醒者。拥有像你这样想法的半觉醒者,我见过很多。但当他们完全觉醒了之后,没有人能够违抗这种本能。没有人。”

    “不过……”心韵打断了老华的话,奇怪地看着江逍:“你真的很奇怪……就算没有完全觉醒,理性上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你也不应该会拒绝我的要求吧……好有趣~”

    “我怎么会知道?”江逍哼了一声:“或许,我也是个祭司,只不过在觉醒之前,我还不知道这一点?”

    “咦!”心韵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真的么!对啊!果然有这样的可能!”

    她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江逍的衣袖,兴奋地望着江逍,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没错!这只能是唯一的解释了!你也是个祭司!好棒!你不知道,这个职阶的觉醒者有多稀有!这座城市里,现在只有老华和我两个祭司而已!现在又多了一个了!”

    江逍在说出那句话之后,自己也心中一动。

    或许,这真的是自己没有服从心韵的原因?

    而如果他的职阶,真的是祭司的话……

    “如果真是那样,是否意味着如果我一旦完全觉醒,职阶低于我的其他觉醒者,就不可能再与我为敌?”江逍连忙问出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心韵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不,也不一定啦。其他的职阶,只是对祭司天然存在一定的敬意而已,但不代表这种敬意会压倒他接受的明确指令,而且祭司也不可能给其他职阶下达明显违背意愿的要求。比如……”

    心韵低头想了想,抬头道:“比如,一个没有接受过我注印的低阶觉醒者,我要求陪我一起喝杯酒,是不会有人违抗的。但如果是要求他当场自杀,那就绝对不可能了。所以,如果真的有其他低阶觉醒者想要攻击你的话,尤其是他们已经接受了别的祭司的注印的话,你的祭司职阶也不会造成太多的影响。”

    “不过……”江逍还没开口,心韵又急匆匆地补充道:“注印是有苛刻的限制条件的,所以接受过其他祭司注印的低阶觉醒者也并不多。一般来说,难得才会见到一个,所以,你也用不着太担心啦!”

    “我明白了。”江逍点了点头,追问道:“那么,这种职阶的压制,存在于所有的职阶中么?但那次我见到的暗炎和紫烟,一个是战士,一个是工匠,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精神被压制的征兆啊。”

    “除了祭司以外,精神的压制可以认为几乎不存在。而且战士和工匠之间,也不存在职阶的差别,虽然一个更擅长肉搏,一个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但基本上……算是平行的关系吧。”心韵嘻嘻笑着道:“只是平民因为是最低阶的职阶,所以他们对平民都会稍稍有一些精神威压了。”

    “平民……就是最低的职阶么?”江逍得到了心韵一个肯定的回答,心里却在嘲讽地冷笑着。

    祭司?战士?工匠?平民?

    这岂不就是印度的种姓制度?那一套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的种姓制度?!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所说的“职阶差别”,并不是靠着文化和传统来维系,而是流淌在血脉之中,靠着基因写入了本能的。

    文化可以被改变,传统可以被推翻,但本能……

    本能又该怎么去改变?

    就好像你没法让一只老虎去靠着吃草生存一样。基因注定了,老虎只能吃肉,即便是强行把草塞进它的肚子里,也不可能被消化,最终只能活活饿死。

    这就是本能。

    江逍的心中只有一阵恶心。

    那个超古代的尼安德特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种群?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被发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