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般找了半个小时,江逍正心烦意乱中,心韵却突然伸出手,按在了他握着鼠标的手上:“不,先等等,别这么找了。”

    江逍扭过头,看着心韵,皱眉道:“怎么?不是你说的,我们只有大约七个小时么?”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方才仔细想了想,紫烟留下的遗言,觉得事情可能未必那么简单啊。”心韵用胳膊撑在江逍的肩头,靠在他身旁:“你再把她的那句话重复一遍。”

    “你……确认了自己安全之后,打电话给一个叫赭玉的男人,告诉他,种子的位置,存在汉中路……繁荣中学……电脑机房的……的15号电脑里……记住……是电脑……里……让他取出来……然后……自行判断要不要交给院长……”江逍凝神想了想,将紫烟当时的遗言一字不差地又重复了一遍,就连喘息和停顿都模仿了出来:“你觉得……这段话里有什么隐藏着的信息,没有被解读出来么?”

    心韵歪着脑袋看着江逍:“你有没有想过,紫烟她当时为什么要再着重强调了一遍,‘电脑里’这三个字?有这个必要么?”

    听见心韵这么一说,江逍也隐隐觉得有一些古怪。

    “电脑里”这三个字,为什么紫烟要再强调一遍?

    “江逍,你想啊,紫烟既然刻意将文件藏了起来,那就说明她不想让别人轻易地找到。但她必然也留下了一些线索,否则当她死后,岂不是所有人都没办法找到了?所以我觉得……她强调的那三个字,应该就是找到文件的关键所在了……”心韵摸着下巴,神色专注:“电脑里……电脑里……为什么要强调一遍……电脑里……”

    江逍低下头,望着电脑桌下正闪烁着指示灯光芒的机箱,脑海中一道灵光突然闪现过来:“我……我明白了!”

    心韵也目光一亮,望着江逍:“你明白了?”

    江逍却不答话,而是直接飞速关闭了系统,随后低下身,将电脑的机箱搬了出来,拧开了螺丝,才说道:“我们……还有赭玉他们,之前全部都想错了!紫烟说的电脑里,恐怕不是指的硬盘存储着的文件,而是……”

    心韵重重地双手一拍掌,惊喜接道:“而是这台电脑机箱的里面!”

    “是的!”江逍说话间已经打开了机箱,借着手机的光芒仔细搜寻着里面。果然,在机箱不起眼的角落里,贴着一段透明胶带,将一张指甲盖大小的内存卡粘在了内壁之上。

    “应该就是这个了。”江逍小心翼翼地撕下胶带,将那张内存在举在了眼前,与心韵相视一笑。

    “那就……走吧!去我的住处,赶紧把里面的内容读取出来!如果紫烟找到的,确实是真正的种子的话,那恐怕将会是震动全世界的觉醒者的大事!”

    江逍匆匆收拾好了机箱,重新推回电脑桌之下,尽量不露出任何痕迹,与心韵站起身便向着门口走去。但当他正要伸手开门时,心韵却从身后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稚嫩的声音严肃无比:“等等。”

    江逍被心韵拉得向后退却了两步,不解地望向心韵,却看见窗外透过的稀薄路灯光芒照耀下,她的脸竟然显得无比凝重:“怎么了?”

    心韵却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只将江逍拉到了自己小小的身体后面,目光警惕地望着面前的那扇铁门。

    “请问里面的,是心韵小姐么?”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心韵沉声道:“报上名来吧。”

    “果然没有错。我三年前曾经见过您一面,您的精神波动,还有身上祭司职阶的威压,至今仍在我心里清晰得很。”门外男人的声音很温文尔雅:“在下是学院的伤渊,职阶是战士,不知道您是否还有印象?”

    “原来是学院的东亚支部长啊……当然记得啦。”心韵笑了笑:“不过,我们就这么隔着门说话,真的合适么?”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阻拦心韵小姐出门啊。只不过……是您的警惕心太重了而已。”门外伤渊温和道。

    “好吧,但愿是我多虑了。”心韵看了看江逍,点了点头,江逍伸手拉开了铁门。

    门外站着两个身影,一个高大男子带着墨镜,看不清全部的面庞。在他身后,正是江逍认识的监察官赭玉。赭玉见到江逍,眼角稍稍跳了一跳,但却没有开口。

    “一别三年,不知道心韵小姐可好?”伤渊向着心韵深深一躬身。

    “你是学院的人,我又不是你的注印持有者,何必这么客气?”心韵脸上似笑非笑,摆了摆手:“大半夜的在门口等我,想来必有所图吧?干脆点说出来,大家都方便。”

    就在门打开的这一瞬间,心韵的身上也猛地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场来。

    伤渊身后的赭玉,已经忍不住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原本挺直的腰杆也稍稍伛偻了一点,额头冒出几粒汗珠来。但伤渊却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虽然仍旧带着原有的恭谦态度,却并不像是被震撼的模样:“心韵小姐,您既然知道我是院长的注印属民,那又何必在我的面前释放精神威压呢?我此来之前,也确实不知道您会出现在这里。”

    “哼。只是想看看你身后的那个男人,有没有接受注印而已。”心韵冷哼了一声:“别再多说废话了。如果你没什么别的事,那就自便吧。我要回家睡觉了。”

    江逍心中略微有些惊异。

    他今晚见到心韵的第一个动作,是冲进门里扑进老华的怀中,闹着要吃老华做的菜。那个模样的心韵,完全便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而在江逍的面前,心韵也完全没有什么架子的模样,最多也只是在分析问题时,显得远比外表看起来成熟得多而已。

    但现在对着伤渊这么一个学院的支部长,心韵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凛然不可轻犯的威严,竟然一下让江逍难以正视。

    这……便是一个祭司的威压么?

    但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震撼,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发出的惊叹而已,却并没有如赭玉那般身临其境,被心韵的祭司威压所压制。

    而心韵的态度,也让他有点奇怪。

    她好像……很不喜欢学院的人,也不打算与他们合作的模样。

    江逍虽然怀疑,甚至可以说八成确定了赭玉对自己有怀疑,但他心中却仍然抱着这样的念头——将种子这只烫手山芋赶紧抛出去,然后再也不要和自己有任何牵扯。

    虽然原本的计划,是先找到紫烟收藏的那份文件,但此刻既然面对了学院的人,江逍却在盘算着,是否将手中的那张内存卡直接交给对面算了。

    不管赭玉是不是力秦袭击背后的指使者,只要能解决问题,江逍就不打算再去深入追究真相了。

    但看着心韵现下的态度,似乎……

    完全不打算和学院合作啊!

    “这……恐怕会让我有些为难了,心韵小姐。”虽然仍旧文质彬彬,但伤渊却没有移动过脚步,仍旧拦在教室门口,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微笑道:“院长接到了我身后这位赭玉监察官的报告之后,非常重视这件事。以您的身份,应该知道,学院成立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颗种子。”

    “我确实知道。”心韵的脸上似笑非笑,方才的威压已经被撤回:“那你们就去找啊,跟我在这儿废话做什么?”

    伤渊笑道:“心韵小姐不要说笑了。既然种子的情报如今在您的手上,我们还怎么去找?”

    “哦?”心韵冷笑一声:“这么说,你已经认准了我拿到了种子的情报了?”

    她说完之后,目光突然自伤渊的身上移开,转向了伤渊身后的赭玉,精神威压再度爆发开来:“赭玉,摆正自己的位置!”

    赭玉如同胸口被大锤击中一般,向后连退了三步,直到后背撞上了走廊的墙壁才停下,右手捂着胸口,喘息不定:“在下……在下不敢在心韵小姐面前施展能力。”

    “没有就好,这只是一个提醒,你自己有数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我的职阶与精神力都远超于你,你的能力在我面前,不可能起到作用的。”心韵点了点头,不再去看他。

    伤渊顿首微笑:“心韵小姐多虑了。我虽然带着赭玉前来,但事先却没有想到您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不会存着什么别的心思。至于种子的情报……心韵小姐您若是没有找到,又怎会那么快便要离开?”

    心韵点了点头:“推断得确实有道理。只是……即便如此,我又为什么一定要交给你们呢?”

    “心韵小姐说笑了。您既然得到了这情报,那自然应该清楚,这是我们学院的成员紫烟托付给您身后这位江逍先生,让他交给学院的。既然这本就是我们学院的东西,那也当然,应该物归原主了,不是么?”伤渊仍旧礼貌一笑。

    “物归原主……那算是好人好事吧。可惜,今天的我,没有什么心情去做好人好事呢~”心韵拉长了声调,瞟着伤渊:“如果真的想要的话,那么至少换一个祭司来找我谈吧。比如……你们的院长。”

    “这可就……让我太为难了啊……”伤渊苦笑了一下,缓缓脱去了身上的西装,小心叠好,交给了身后的赭玉:“那么,就请原谅我的失礼了,心韵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