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两人沿着来路,越过围墙时,路边已经停着了一辆银灰色的越野车。看见两人落下,那辆车立刻发动了起来,驶到了两人身旁。

    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帅气年轻人的面孔,留着红色的利落短发,从耳朵到嘴唇,打着七八个颜色各异的金属环,但却没有什么暴戾的神色,相反,倒是一副纯净的气质。

    “主上,可以走了么?”那年轻人向着心韵微笑了一下:“我听见了里面有打斗的动静,没有伤到您吧?”

    心韵笑了笑:“那当然。如果有什么危险,我会让你就在外面这么等着么?走吧,回家。”说完便拉开了车门,望了一眼江逍:“上车吧。”

    江逍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迈上了车。心韵赞许地看了看江逍,也上了车坐在后排他的身旁。车门关上后,前排的红发年轻人便立刻发动了汽车,飞速驶出。

    江逍掏出了怀里的那张内存卡,向着心韵递去:“这个交给你,接下来,应该没有我的事情了吧?”

    心韵却没有伸手接过,而是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等到回了我的住处,再一起查看里面究竟记载了什么吧。你难道不会有好奇心的么?”

    江逍苦笑了一下,没有收回手:“好奇心……当然有。但和麻烦相比起来,我更宁愿扼杀掉它。我因为这鬼东西惹上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

    “是么?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就连复活某人的机会,也要放弃么?”心韵的眼睛闪烁起了一丝异芒,江逍看得心中一颤:“你……你说什么?”

    “你应该……是想要让那个名叫紫烟的女人复活的吧?虽然没有明说过,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心韵在江逍面前,又恢复了原本笑嘻嘻的表情,伸出手拍了拍江逍:“如果我告诉你,找到了种子,就能让紫烟复活,你会怎么做?”

    江逍陷入了沉思,过了片刻,缓缓地将握着内存卡的右手收了回来:“不过,我有个问题。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乐意。”心韵得意一笑:“我做事,只看心情。你有什么意见?”

    “……没有。”江逍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前座的那个红发年轻人一路开车,沉默着不说话,只是一直放着嘈杂的摇滚乐。虽然因为后排坐着心韵的缘故,音量开得并不大,但讨厌摇滚的江逍还是一路听得全身不自在。

    车远远开到了郊外,在一所不大的小楼前停了下来。那红发年轻人先自己下车,再走到了心韵一侧,替她拉开了车门:“主上,到了。”

    心韵对着这红发年轻人,便远不如与江逍相处时的活泼了,只微微点了点头,连话也没有多说,便走下了车,当先走到了门前。看在江逍眼中,又是心中微微一阵不悦。

    至少到目前为止,心韵给他的印象,是一个不错的人。但她自始至终,都带着身为祭司职阶的高傲,只不过没有在江逍的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而那原因,大概是因为在她心里,认为江逍很有可能也是与她相同的祭司职阶吧。

    但……若是自己完全觉醒了之后,却发现那职阶并不是祭司,而是工匠、战士、甚至是平民呢?

    心韵还有可能继续维持着这样的亲热态度么?

    江逍很怀疑这一点。

    而尼安德特人血脉之中所埋藏着的那种阶级固化,每一次让他意识到其存在时,内心伸出的那种深深厌恶感,都难以压抑。

    “进来吧。”心韵朝着江逍笑嘻嘻地招了招手,走进了门。

    这栋小楼并不大,装修也并不是什么豪华风格,而是处处充满了少女的气息。客厅里没有用地板,而是铺满了粉红色的毛绒地毯,角落里四处丢着毛绒玩具。墙边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卡通猫头鹰立地钟,随着钟摆的摆动,猫头鹰的眼睛也在左右晃动着。

    “那是我最喜欢的座钟了,专门定做的。我给它起了名字,叫做波哥。怎样?是不是很可爱?”心韵蹦蹦跳跳地站到了座钟一旁,用力拍了拍。

    “嗯。”江逍对此当然没什么兴趣,只淡淡应了一声,催促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干?”

    “啧啧……”心韵歪过脑袋,上下打量着江逍,露出暧昧的笑容来:“听说了能复活紫烟以后,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积极了?老实说吧,你对她是不是……有什么念想?”

    “只见过两面的而已,你想多了。”江逍耸了耸肩:“只不过……那天晚上,她救了我一命而已。我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人情。”

    “好吧~”心韵哼哼了两声:“我没见过那个紫烟,你来说说吧,她……有多漂亮?比如,嗯,和我比呢?”

    说完之后,心韵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挺了挺胸膛,双眼紧紧地盯着江逍。

    直到这时,江逍才注意到,这小妮子的胸脯,竟然还真的不小!

    无论看身形,还是五官的稚气,心韵看起来最多也不过就十四岁左右。但……她的胸……却真的相当有料啊!

    而她身高虽然不高,比例却是完美的匀称,一双笔直的腿,占了整个人近乎三分之二的长度,即便是绝对长度也毫不逊色。

    而她的脸蛋,尽管圆滚滚的还带着一点点婴儿肥,但却仍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女。小巧的鼻子,大大的眼睛,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看起来,压根就像是RB动漫里跳出来的萝莉美少女。

    之前江逍心中一直乱纷纷的,没有心思去仔细端详心韵的长相。直到这时才意识到,眼前这小妮子简直……这简直就是一枚绝品的**萝莉啊!

    “快说啊!看傻了么!”心韵虽然被江逍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但却似乎没有半点害羞的模样,反而还有些得意,把被泡泡连衣裙裹住的胸脯挺得更高了一些:“她和我,谁更漂亮点?”

    一个女孩子问出“谁更漂亮”这种问题的时候,总是会让男人头疼的。而江逍现在,已经开始头疼了起来。

    “现在很难比较。”江逍想了想,看着心韵好奇的眼神,硬着头皮道:“不过,等你长到她的年纪,恐怕会比她更好看吧。”

    “嗯……”心韵偏着脑袋想了想,点了点头,决定接受江逍的这个答案:“还过得去吧。我满意了!走吧!”

    说完,她踮着脚步,一蹦一跳地推开了一扇房门:“来,我们来看看紫烟留下的种子情报,究竟是什么样的!”

    江逍松了口气,连忙紧跟在心韵的身后,进了那房间内。

    这似乎是个专门的游戏室,没有窗户,左右两面墙上各自挂了一台巨大的液晶电视,下面连接着近十台各种主机,其中一台的面前,竟然还摆放着一台高档的赛车驾驶框体。地上乱七八糟的手柄胡乱扔了一地。

    正面的墙边,是一台电脑,同样也是巨大的显示器,还有江逍认不出型号,但一眼看去就很高端的键盘和鼠标。

    “怎么样,我的装备不错吧?以后想玩游戏的时候,可以随时来我这里。”心韵自豪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向着江逍伸出白嫩的小手摊开掌心:“来,把内存卡给我吧。”

    江逍从怀里掏出内存卡,放到了心韵手心里,看着她坐在了宽大的电竞椅上,打开电脑,将内存卡插进了电脑的读卡槽之中。

    “咦……竟然都没有加密?”卡刚插进了电脑里,心韵点开图标,便惊讶地低低叫了一声。那张卡里只有一大堆音频文件,以时间标注了文件名,显示在屏幕上。

    “这是……录音?”

    “看起来,这个紫烟……留下的情报可真是详细得很啊……”

    心韵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向后靠在了电竞椅的靠背上,喃喃自语道。

    ……

    “8月12日,晚上9点23分。这是我第一次坐俄航的飞机,也是我第一次坐上晚点起飞还能提早到达的航班。现在我已经到达了伊尔库茨克机场,进城休息一天之后,明天便启程向着贝加尔湖出发吧。

    从现在开始,我会用录音记录下我行程中的所有经过。

    我这次的行程,没有向学院内的任何人透露。一是因为我还不确定,种子是否真的存在,二来,是我真的还没想好,究竟是否应该让院长知道种子的存在。

    院长是一名祭司,已经站在了所有觉醒者的最高点上。我不知道,他那么狂热地想要寻找种子,甚至为此建立起了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究竟是为了得到什么。

    力量?他已经拥有得足够多了。那么更多的力量,对于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8月13日,中午11点39分。我终于抵达了湖边。现在是旅游旺季,要找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还真是不容易。

    我没有穿潜水服和氧气罩。感谢我的职阶能力,让我能够依靠自己的身体细胞演化出不同生物的组织。只是录音设备需要做特殊的防水抗压处理,希望它们能够抵抗得住那么深的水压吧。或者……希望种子的深度不要太深。

    根据我得到的资料显示,尼安德特的血脉可以天然地感应到种子的方向,但我不确定这种传言的真实性。”

    “8月13日,中午12点34分。当前深度83米。水依旧清澈。贝加尔湖果然不愧是被称为世界上最美最纯净的湖泊。只是光线已经开始黯淡,我必须打开头灯了。”

    “8月13日,下午1点05分。当前深度154米,水压太大了,我不得不将体表皮肤的组织外骨骼化。眼前没有镜子,但我想我现在模样一定很难看。但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得到传说中的感应?种子真的存在于这个湖泊中么?还是它藏得太深了?”

    “贝加尔湖的最深深度是1637米,如果种子埋藏在那么深的位置,恐怕没有人能够接近得了了。”

    “8月13日,下午1点23分。当前深度578米,依旧没有感应。”

    “8月13日,下午1点41分。当前深度701米,依旧没有感应。我的外骨骼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我可能需要再进行加固。”

    “8月13日,下午2点01分。当前深度1223米。依旧没有任何种子存在的迹象,但我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下面确实有着某种东西的存在……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有点类似祭司的精神威压,但却比那更庄严,更宏大……我要继续下潜。”

    “8月13日,下午2点15分。天!下面有光透过来!在1541米的深度!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绝不可能是自然生成的!”

    “8月13日,下午2点31分。我几乎已经到了湖底最深处了,那光芒也已经接近了……距离我不到五十米……啊!!!!天!该死!这是什么!!!!湖底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不可能!!!”

    录音之中,突然传来了紫烟的一声尖叫,充满了惊惶恐惧。

    江逍与心韵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文件夹中的录音文件还远没有结束,而且紫烟在那之后,也重新回到了这座城市。所以紫烟绝不可能死在了贝加尔湖底。

    但……她究竟发现了什么?能让紫烟惊惶到这种程度的,会是怎样的东西?

    下面,应该就到了戏肉出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