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心韵默默关掉了电脑,转了半圈,和江逍相对而坐:“听完了。”

    “嗯,听完了。”江逍点了点头。方才身上那汗毛倒竖的感觉,此刻依旧没有消退。虽然并非亲眼目睹,不知道紫烟当时究竟看到了,或者是知道了什么,但她心中那份恐惧,却真实地传递到了江逍的心中。

    “你……有什么想法?或者说,你从这份录音里解读出了什么?我们一起来讨论下吧。”心韵的脸上失去了原本小女生的神采飞扬,也有些疲倦的模样。

    “解读出的东西么……”江逍想了想:“首先,那个种子,藏在贝加尔湖,水面以下三百米左右的深度,而且距离湖岸不会太远。虽然具体位置目前还不清楚,但至少是可以比较容易定位的。”

    “没错。”心韵点了点头:“只要知道了大概的位置,想要找的话不会太难。何况那个东西……那个……种子,按照紫烟的描述,又是那么显眼。”

    “是的。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江逍继续道:“我本以为,所谓的种子,应该是某种很小的东西……就像真正的植物种子一样。但却没想到,那竟会是一栋建筑的规模。而且……竟然还是有生命的!地球上似乎……没有那么大的生物存在吧,哪怕是历史上。”

    “没有。”心韵摇头。

    “所以……第三点是,那种子究竟是什么?紫烟说,那是一把钥匙,用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但为什么在她眼中,新世界会是那么恐怖的存在,以至于接受了院长注印的她,本应是无限忠诚的她,竟然也会犹豫起是否应该上报?”江逍面色凝重道。

    “我也很难确定,但或许可以推测一下。”心韵皱眉思索了片刻:“她当时,坐在了某个椅子……或者说位置上,随后惊叫一声,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我想,在那段时间内,她很有可能是和种子建立起了某种精神联系,并通过意识的联接,自种子那里获取了很多资料。所以在那段时间里,她没有对着录音继续记录自己的状况。”

    “这点我附议。”江逍点头道。

    心韵继续道:“但种子这把钥匙打开的新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也没有办法推测。所以……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问紫烟本人了。”

    “你真的……有办法让她复活?”听到心韵的话,江逍顿时双目一亮:“你之前说过,找到种子,就能够复活紫烟的。是真的么?”

    “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了啊。”心韵微微摇头,苦笑了一声:“因为紫烟所发现的东西,实在和我原本所知的那个‘种子’,有太大的差别。”

    “说到这里,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江逍凝眉道:“紫烟在录音里提到过,祭司会知道一些有关种子的事情,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会知道?尼安德特人生存的年代,距离现在太遥远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史料留存下来。甚至那个年代,连文字都没有。那么有关于种子,还有包括其他尼安德特人的一切资料,你们又是怎么得来的?”

    “当然没有文字了。因为尼安德特人原本,就根本不需要文字。”心韵幽幽道:“你是否还记得,今晚在老华那里,我划破你的手指,尝了一滴你的血?”

    江逍抬起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当时被心韵划破的指尖早已愈合,看不出半点疤痕:“当然记得。”

    “尼安德特人的历史,就留存在血脉之中,基因之中。但并不是继承了血脉的人,都可以以此来追溯历史。能够从基因中解读历史的,只有祭司职阶才能做到。事实上,祭司原本就是尼安德特人种群之中的知识与历史传承者。”

    心韵顿了顿,继续道:“换个说法,你可以认为,祭司意味着学者。在上古时代,尼安德特人并不需要文字,也不需要语言,一切交流都通过精神来传递。而祭司便是整个社会中承上启下的那群人。一切知识都由他们所掌握,并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但到了今天,我们都不再是昔日的纯血尼安德特人,而只残存了部分的血脉,所以这些有关于种群的历史与知识,便被封印了起来。”

    “但,只是封印,而不代表消失。我们的……尼安德特人的基因里,始终传承着一切流传在血脉当中的历史。而身为祭司,便可以通过与这些基因的接触,来一点点地解读出那些历史来。”

    “只不过,正如你所知道的,今天的觉醒者,只不过是原本纯血尼安德特人与智人的混血后代而已。这也就意味着每一个觉醒者体内的尼安德特人基因,都是无比稀少的。而经过了十万年的漫长演化和稀释,那些携带着历史的基因早已变成了无数零散的残篇。而无论是哪一个祭司,也不可能通过接触其他觉醒者的基因,来探寻历史的全貌。我们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将已知的残篇,尽量地整合在一起,再依靠这些残篇,去推测先祖的历史而已。这种推测,当然会掺杂着很多的臆想。”

    “就像是……拼图一样?”江逍插话问道。

    “是的,就像是拼图。只不过……”心韵叹了口气:“这张拼图,实在是巨大得可怕。或许有几千块、上万块碎片,才能够将它完整地呈现出来。而每一个祭司所掌握的,或许便只有其中的几十块,甚至几块而已。”

    “你们之间……不会互相交流么?”江逍敏锐地追问。

    心韵歪着脑袋想了想:“当然也会。但觉醒者的数量,在人群中本来就是少数,而祭司职阶,更是少数之中的少数。这座数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我所知道的,就只有我和老华两人而已。而且,会有一些祭司,从不和其他的祭司共享自己的基因库,甚至连面都从来不曾露过。比如……”

    “比如?”

    “比如学院的院长。”心韵叹气道:“虽然我们都知道,那个学院是由一位祭司建立的,但除了学院的高级干部之外,没有人见过他,甚至连他什么模样,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所以,很多学院之外的觉醒者们,都不怎么喜欢学院。当然,他们只是一群老学究,殚精竭虑地想要找寻种子而已,却没有做出过什么主动攻击其他觉醒者的事情,所以其他人的态度,也就仅仅停留在了不喜欢的程度而已。”

    “但我却觉得,这种藏头露尾的姿态,很不讨人喜欢啊。”江逍皱着眉头道:“尤其是……学院内部的人,那个暗炎,为了夺取种子,甚至杀掉了紫烟,也差一点便把我杀掉。”

    心韵微微摇头道:“暗炎的所作所为,只是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的职阶是战士,不是祭司,所以对种子的了解只能通过道听途说。而在我们祭司的内部,或者……至少我认识的祭司当中,对种子原本达成的共识却是——这并不是什么给人带来力量的宝物,而是……一个记载了尼安德特人历史真相的资料库。”

    “怎么又是一种说法?”江逍苦笑了一下:“力量,历史,还有……新世界的钥匙。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相?”

    “目前来看,我想或许……都有可能,而且并不冲突。”心韵的表情很严肃:“这取决于开启种子的人的目的吧。如果你想要力量,种子可以给你力量。如果你想要历史,种子也可以传承给你历史。而如果想要打开新世界……”

    “那么……所谓的历史,能够帮助我复活紫烟么?她的细胞,现在有一部分在我的身上。”江逍伸出右手,紫烟留下的细胞在他的掌心渐渐凝聚成了一只可爱的小柯基犬来。

    “呀!好可爱!!!!”心韵的目光猛地一亮,一把从江逍手中抢过了那只小柯基,用力抱在怀里拼命亲了起来。见到了可爱的小动物时,她才又恢复了初见时的少女神态。

    江逍微微一笑。紫烟的细胞演化出来的生物,一切行动都是由他的意念所控制。他操纵着那只小柯基在心韵的脸上舔来舔去,蹭个不停,心韵被逗得咯咯直笑。

    “好了,回答我吧。”江逍等心韵玩够了,才控制着小狗跳回了自己的怀里。

    “呀!再让我玩一会!”心韵鼓着嘴,冲着江逍伸出手:“别那么小气!”

    “等你先回答了我的问题。”江逍笑了笑。

    “让我抱着!抱着就回答你!”心韵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给就不回答!”

    江逍耸了耸肩,控制着小柯基又跳回到了心韵的膝盖上。心韵抱着小狗,再用力亲了两口,亲得咯咯直笑,才抬起头来,重新恢复了认真的表情,只是小狗还紧紧抱在怀里:“因为根据我所收集到的基因残篇来看,上古的尼安德特人,原本应该是不会死亡的。无论是因为衰老,还是因为受伤,甚至是疾病。哪怕是一个躯体受到了无法恢复的损伤,也可以轻易地复制出一个新的躯体,将意识转移进去。”

    “不老……不死?!”江逍愣住了:“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心韵反问道。

    “一个种群……或者说一个社会,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构!如果没有死亡,却一直有新的个体出生,那岂不是……岂不是最终一定会面临人口爆炸的结局?!这样的话,怎么可能继续维持下去!”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接触到的基因残篇中的历史,实在还是太少。”心韵叹了口气,把小脸蛋半埋在了狗狗的身体里:“但基因残篇中的历史,虽然只是一鳞半爪,却绝不会有错误。所以或许……要真的到找到了那颗种子之后,才能得窥全貌吧。”

    “所以……如果想要复活紫烟的话,就必须找到那颗种子……?”江逍皱眉问道。

    “是的。而且,这对于你我来说,都是有利的。这也正是我之前会要你跟着我一起来,听完这张内存卡里的录音的缘故。”心韵认真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