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三十七章 精神威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605725.html
    “对……对不起啊……”赵天雨讪讪地道,那只伸出去的手也慢慢缩了回去。

    “怎么了?”江逍奇怪地看着赵天雨。

    赵天雨只摇了摇头,强笑了一声:“不,没什么……”而两只手都背到了身后去。

    “因为她能够感觉到,我这个祭司的威压啊。”心韵侧脸白了一眼江逍:“你以为每一个觉醒者都像你一样,那么大大咧咧的,连基本的尊敬都不懂么?”

    “小屁孩还要个什么尊敬!”江逍笑着呸了一声,伸出手在心韵的脑袋上按住了就用力揉了两下:“揉了不就揉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揉吧揉吧……”奇怪的,对着江逍的蹂躏,心韵却没有半点反抗,甚至连不乐意的表情都没有出现,被江逍肆意揉着脑袋,脸上却只有“受不了你”的无奈,甚至还有些许享受的模样。

    江逍只揉了两下便收回了手,转过头对赵天雨道:“这是……心韵,一个觉醒者,而且是比较臭屁比较高阶的那种。虽然不明白那种精神威压究竟是什么感觉,但是你不用太在意就好了。走吧,我们出去说。”

    说完,江逍便当先走出了心韵的卧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见到两女都没动,连忙伸出手招了招:“愣着干嘛呢,快过来坐下啊!”

    “真是没见过你这么没大没小的觉醒者。”心韵嘟着嘴,叹了口气,低头走到了江逍身旁坐了下来,随后又不满意地向着江逍的方向拱了两下,紧紧贴着他坐下。而看到心韵走了过来,赵天雨才跟在后面,坐在了沙发上稍远的地方。

    “你……害怕她?”江逍皱着眉头,指着心韵对赵天雨问道。

    “嗯……不能说是害怕。”赵天雨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心韵,想了想道:“应该说是……尊重。就像是看见了家里从小照顾着我长大的长辈一样,觉得自己不应该在她的面前做出什么僭越的举动吧。”

    “把你的威压给我收起来,天雨是我的朋友。”江逍转过头,瞪了一眼心韵:“就你这样,哪里像什么长辈了?”

    “好吧~”明明在其他觉醒者面前威严无比的心韵,却似乎拿江逍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模样,点了点头:“其实主要是刚才的残留影响而已,人家早就撤掉威压了啊。只是天然的影响,再怎么样也会有的,这可不能怪我。”

    “那不怪你,只要别主动释放就好。”江逍点了点头,又将紫烟的细胞演化成了一只小兔子,抛到了心韵的怀里:“乖,这个给你玩。”

    心韵又是一阵欢呼。江逍看着她一脸笑开花的模样,苦笑着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这个半大小鬼,究竟哪里有值得尊敬的样子了。

    “既然现在你也觉醒了,而我也来了这里,那就干脆一起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吧。”看着赵天雨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江逍缓缓道:“之前不想立刻告诉你,是因为你毕竟只是个普通人,不想让你也卷进这些事情里。但现在……你已经算是……我们的同类了。”

    “同类……?”赵天雨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又抬起头来,疑惑道:“那你们……或者说我们,究竟算是什么呢?”

    江逍从紫烟那天在表演之后找到自己说起,再到碧潭山自己尾随着紫烟被暗炎袭击,紫烟身亡,留下遗言,一直说到刚才在心韵的住处听完紫烟录音,以及之后两人的讨论为止,再加上中途赵天雨不断地打岔提问,几乎花了快两个小时,才将这些时日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情,都对她讲述完毕。

    而在这过程中,心韵除了偶尔插上一两句话之外,大部分的时间就像是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专心致志地逗着自己手上的小兔子玩。

    “这……也太离奇了吧……”赵天雨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两人:“可我为什么……会突然觉醒呢?”

    心韵头也不抬地抢着回答了她的问题:“觉醒对于每一个人的契机都不一样。即便是到现在也没能分析出统一的结论来。有些人可能是因为强烈的精神刺激,有些人可能是因为自然的年龄增长,甚至还有些人可能是因为……某种生理变化。”

    她突然抬起头,坏坏地向着江逍和赵天雨看了一眼:“比如……**!”

    “哦?”江逍转过脸,也同样坏笑着看着心韵:“你就是因为这种原因么?”

    “才不是!”分明是心韵先开始逗乐子的,现在她居然被江逍说得脸红了起来,瞪了一眼江逍:“人家……人家怎么可能是那种原因!”

    “好吧~姑且相信你。”江逍笑眯眯地拍了拍心韵的脑袋。

    “不过……”心韵很快便恢复了状态,转头打量着江逍,奇怪道:“虽然也有很少的一部分觉醒者会暂时只觉醒一部分,一段时间以后才完全觉醒,但往往都只在几天之内而已,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个月。而你……已经初步觉醒好几年了吧,可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完全觉醒?这也实在有点太不寻常了。你果然是个事事都和别人不一样的家伙呢。”

    “是么?”江逍愣住了。之前没有任何人对他提及过完全觉醒所需要花费的时间,直到如今才从心韵的口中得知,原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那么不寻常。

    那么说来……自己的那个契机还没有到来了?

    可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好了,先不说他了,说说你吧。”心韵把目光从江逍身上挪开,望向赵天雨:“你的能力看起来好像很奇怪的样子,至少我还没有见过同样的,甚至是类似的。而且……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用处。”

    “用处?”心韵收起了精神威压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赵天雨也渐渐放松了下来,皱眉疑惑问道:“这能有什么用处?”

    “总之,先来判断一下你的能力规则吧。”一到说到正事的时候,心韵总会收起小女儿的神态,变得专注而认真:“就我们目前所知的,你触碰了浴室的镜子之后,身体就转移去了镜面世界,但重新触碰那一面镜子时,却无法以同样的方式重新回来。而当你触碰卧室梳妆台的镜子时,你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我说得没错吧?”最后一句话,她是想向着江逍问出的。

    “没错。”江逍点头道。

    “那么,以我丰富的经验和祭司的智慧来推测的话……”心韵得意地小小笑了一下:“你的能力规则是,触碰一面镜子,就可以去到镜面世界中。在镜面世界里,你无法与外界的他人产生物理碰撞,但你可以对无生命物体造成影响,而这种影响,是可以在现实世界中造成同样的反应的。比如,你拿起镜中的手机拨打电话,真实的手机也会悬空浮起,拨出电话。”

    心韵看了看江逍和赵天雨两人,见他们没有反对的神情,又继续道:“而你出入镜中世界,似乎不能够使用同一个通道。也就是说,当你离开时,必须要从另一个镜面离开才行。所以……我们再来做一次试验吧!”

    心韵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梳妆盒打开,盒盖内侧是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子:“而且我认为,出入镜面世界,与镜子的面积无关。来,伸手碰一下!”

    赵天雨微微有些犹豫。毕竟方才被困在镜中世界的时间太久,此刻心里还有些担心。但心韵身为祭司,对她天然便有一些精神压制作用,再加上心韵的分析也确实逻辑缜密,她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轻轻伸出手,点在了梳妆盒内的镜面之上。

    镜面在与赵天雨手指相碰之时,再度如同水波一般闪动了一下。赵天雨的身体在江逍和心韵两人面前又一次凭空消失。

    “我……我又进来了。”这一次赵天雨的声音已经镇定了很多。隔着镜面对两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立刻向着浴室跑去。

    果然,这一次,浴室的镜子便变成了出口,赵天雨再度回到了真实世界当中,从浴室里走出来,重新坐到了两人身边,而脸上的表情交杂着恍惚、兴奋、还有不可置信。

    “应该会是……比较有趣的能力呢。如果善加利用的话,可能会很有用的。而且,这应该是天赋能力吧,毕竟我无法想象,有什么职阶会具备这样的职阶能力。”心韵嘻嘻笑着打量着赵天雨。

    “职阶能力……和天赋能力,那又是什么?我之前也听过这两个词,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江逍忙对着心韵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