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要去贝加尔湖?”江逍讶然:“天雨,你疯了么?”

    “你觉得这可能么?”赵天雨白了一眼江逍:“既然你们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

    江逍苦笑道:“我去寻找种子,是为了让紫烟复活。心韵去找种子,是为了读取尼安德特人的历史。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又何必掺和?”

    “和我无关?”赵天雨笑了笑:“这怎么可能?自从那天力秦袭击你家,差点让我也送命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何况,我现在也成了和你一样的觉醒者。”

    “但你留在这里会更安全。”江逍摇了摇头:“一旦我们启程,学院的目标就会都盯在我们身上。这一趟行程,可能会很危险。”

    “我不在乎。”赵天雨耸了耸肩:“既然知道了你会有危险,我怎么能眼睁睁就这么看着?如果我仍然只是个普通人的话,也就罢了。但现在……我明明有能力帮助你啊。”

    “可……”江逍刚开口,就被心韵一把拉住了袖子:“好啦好啦!怎么那么婆妈!既然她想去,你就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去好了!她的能力那么奇怪,或许真的能派上什么用处吧。”

    “好吧……”江逍想了想,点了点头。

    三人下了楼,坐上了乱壤的车,回到了心韵的住处。刚刚进了家门,心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个从未见过的号码。

    “你好,心韵。”心韵接起手机,听见手机那头的声音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很奇怪,明显是用变声器改变了音色,沉闷而沙哑:“虽然是第一次正式通话,但我却早就听说过你了。而你……想来也听过我的名字很多次。”

    “你是?”心韵对着江逍和赵天雨使了个眼色,随后打开了手机的免提,让电话的音量响到了每个人都能听见的程度。

    电话那头的男人呵呵笑了笑:“别装傻了。既然同为祭司的职阶,我相信你不会猜不到我是谁。你今天刚刚夺走了我们学院的东西,总该想到我会联系你吧。”

    心韵也笑了笑:“我只是没想到,你的电话会来得那么快而已,也没想到,你竟然只选择用电话跟我沟通。另外……”

    心韵轻轻哼了一声:“什么时候,种子变成了你们学院的东西了?我的院长大人?”

    “首先请原谅我的失礼。不过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我实在来不及来到你的面前了。但请相信,我对你没有丝毫的不敬之意。”院长的声音听起来很诚恳:“没错,种子的确是属于先民的遗产,不是任何一个觉醒者,或是任何一个组织所有,但至少,紫烟是学院的人,而她留下的那份情报,自然也是学院的所有物了,这没错吧?”

    心韵冷笑:“我倒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就算她是学院的人,也不意味着她死了,留下的东西就一定要归属学院。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她没有将这东西交给你。”

    院长幽幽叹了口气:“心韵,我今天给你打来电话,并不是来和你探讨什么财产归属权的。你应该很清楚,在这件事上,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就是你愿不愿意将那份情报归还给我。”

    “不~愿~意~”心韵拉长了声音:“除非你能告诉我,你寻找种子的理由,并且这个理由,还要足够让我满意~”

    “理由么?很简单,身为一个祭司,收集先民的记忆,重现真实的历史,这不是我们的天职么?我想,这个目标你也同样希望达成吧。”

    “是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之间应该不会产生冲突了。因为很巧的是,我也同样希望收集先民的记忆,重现真实的历史。而且你应该很清楚,祭司之间可以通过精神交流,互相传承双方已知的一切知识。”心韵笑嘻嘻地回答道:“那么,你就用不着那么费心了,我保证,等我找到了种子之后,只要你来见我,我一定会将从种子中得到的历史,分毫不差地传承给你。那么你现在呢……只要安安心心地等着就好啦!”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院长又长叹了一声:“心韵,你真的要和我作对么?”

    “不是我要和你作对,而是你提出的要求明明很奇怪很没有道理啊!”心韵的声音很温柔:“明明你要的是历史,而我可以让你不动一根手指就能得到,这样的好买卖上哪儿去找?或者说……”

    心韵语声突然变得冰冷:“你刚才的理由,不过只是胡编出来敷衍我的?”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抱歉了。”院长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愿意和另一个祭司为敌,但很无奈,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好。没事了吧?没事我挂了啊。”心韵哼了一声,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抬头看着江逍和赵天雨冷笑了一下:“不报真名,不露面,甚至还鬼鬼祟祟地用了变音器……我最讨厌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了。”

    “确实很可疑。”江逍点了点头:“他如果真的只是想要搜集历史的话,没有必要非得亲自去到种子那里吧。就像你说的,祭司之间的精神交流可以将一切传承给他。而他拒绝了你的提议,只能证明他的目的……是别的东西。”

    “但是……”心韵又皱起眉头:“或许其他的觉醒者会相信虚无缥缈的传言,但这个家伙建立了学院那么大的组织,接触过的觉醒者一定比我更多。就连我都知道,种子并不是什么蕴藏着力量的东西,他不可能不清楚。何况祭司已经是整个觉醒者的顶端了,他也不需要再去获得什么力量。那他要从中得到的,究竟是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那个所谓的……新世界?就像紫烟说过的那样?”江逍思索片刻,见到心韵的面色突然一沉:“居然那么快!”

    “什么?”江逍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门口一声巨响,门板已经被砸得飞了出来,重重落在了客厅的地上。

    江逍顿时全身警觉了起来,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将赵天雨护在了身后。一旁一直未发一语的乱壤也面沉如水地站到了心韵的身前。

    “不必紧张。”心韵冷笑着摇了摇头:“我能从精神力上感觉到,不过是个战士而已。能对我造成威胁的战士,这个世界上只怕还不存在。”

    门外的夜色中,缓缓走进了一个男人。他看起来模样非常普通,是那种丢进人群里便会认不出来的相貌,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不出什么表情。

    “心韵小姐,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溃厌。”那个男人向着心韵深深鞠了一躬:“院长告诉我,要我无论如何,保持对心韵小姐的礼貌,并且再确认一遍,您是否愿意将种子的情报交出。他还是希望尽可能地不要与您之间发生什么冲突,但——”

    溃厌抬起头来:“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友好地试图与您交涉了。”

    心韵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小脸已经气得通红:“带着你的院长一起去死吧!就算我本来愿意交给他,现在也没戏了!竟然敢毁了我家的大门!你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

    空气中再度充满了心韵的精神威压,身后的赵天雨尽管没有正面受到冲击,但面色仍然一瞬间变得苍白。只是江逍和乱壤两人却都若无其事。

    而面前这个名为溃厌的男人,也同样没有任何表情:“心韵小姐,以您身为祭司的身份,应该不可能想不到,院长既然派我前来见您,就一定已经在我身上施加了注印吧?您的精神威压,对我是无效的。”

    心韵的面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而且……既然伤渊支部长大人也没有能够击败您,院长却依然将我派来夺取那份种子的情报,这也就意味着,他清楚我有能力做到。”溃厌认真地说道:“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比伤渊支部长大人更强,而只不过是——我的天赋能力,更适合对付你们而已。”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心韵稚嫩的小脸上,突然杀气毕露:“你们难不成当真以为,我心韵没杀过人么!”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心韵也猛地从原地前冲,掌心中已经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锋利的小刀,向着溃厌的脖子抹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动了杀机。此刻的心韵,再不是面对着伤渊时那般慢悠悠的闲庭信步,而是动若脱兔!

    在江逍眼中看来,虽然还比不上伤渊的速度,但却已经与那一日的暗炎不遑多让了。

    觉醒者在血脉觉醒之后,除了获得职阶能力与天赋能力之外,身体的基本属性也会得到大幅度的强化,远胜过普通人。比如那个仅仅是平民职阶的拉斯普京,也能拥有几乎怎么都无法杀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

    而虽然战士职阶的速度力量等,通常来说要比其他职阶更强,但彼此之间根据觉醒程度与天赋的高低,会有高下的差别。例如身为支部长的伤渊,就明显地比暗炎更加强大。

    但心韵作为更高阶的祭司,这种基本的身体素质,即便算不得特别出类拔萃,也依然是相当可观了。至少要远远地高过面前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很强的战士。

    溃厌做出了一个向后躲闪的动作,但脸上却没有半点紧张的神色,似乎那一下躲闪只是例行公事一般,银色的刀锋轻易地划过了他的咽喉,切开了气管。

    而心韵却仍旧没有罢手,小刀在掌心中一转,便向着溃厌的小腹刺去。但这一次,刀锋入体,溃厌却没有半点反应,而心韵的刀,却如同刺进了空气中一般。

    与此同时,心韵自己的小腹中,也传来一阵刺痛。

    心韵尖叫一声,拔出刀便向后一跃,拉开了距离,低下头去,却看见溃厌中刀的部位,却没有一丝血迹流出。反倒是自己的小腹上,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不断流出,已经打湿了裙子周围一片。

    乱壤面色一沉,不等心韵说话,已经抢了上前,将心韵抱在了自己怀中,伸出手按在了伤口之上。而随着他的手掌按住,伤口也立刻止住了血。

    “该死……你……你……”心韵伸出手指着溃厌:“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