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么……准备去死吧!”

    骨爪对准了自己的咽喉,溃厌仰天长笑着。下一刻,骨爪便会切过自己的咽喉,却不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死去的,却只会是已经被适配的三人。

    再之后,再轻松地解决掉面前那个还未完全觉醒的江逍,一切便都结束了。

    溃厌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已经将这任务交给了自己,院长却仍旧不放心,还在继续调集其他拥有特殊天赋能力的部下,赶往这座城市。

    明明靠着自己这无解的能力,就能一举杀掉他们啊!

    “抓住我的手!”

    在骨爪刺入咽喉的那一刹那,溃厌突然看见前面那个情报上并没有资料的女人猛地向后一退,左手拉住了其他三人,右手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那是……化妆盒?!

    溃厌的骨爪刚刚刺入一半时,赵天雨也刚好打开了化妆盒,右手的指尖点在了盒盖内的镜面上。

    而她的左手,同时紧紧抓住了江逍、心韵和乱壤三人身体的一部分。

    “赌一把吧!”

    随着赵天雨的最后一句话,四人同时消失在了溃厌的眼中。

    “什么!”

    溃厌猛然感觉到了喉间一凉,温热的鲜血自动脉中喷了出来,心底也突然一沉。

    千钧一发之际,溃厌的骨爪猛地停住了刺入的动作,飞速自喉间抽了出来。尽管如此,喉间还是多了三个深深的伤口,已经可以看见被切开的气管,几乎要露出后面的颈椎骨。

    “该死!竟然……让他们给逃了!?”

    溃厌破碎的气管之中,发出呼哧呼哧的气流声。幸好他在最后关头停下了切入,否则这一下便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

    但……溃厌心中却依旧没有想明白,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逃离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如何让自己的能力失效的!

    溃厌在无数次的实战中,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的能力——只要还有至少一个适配对象活着,那么在自己身上造成的所有伤害,都会完完全全地反馈到适配对象的身上。

    但现在……为什么自己刺入喉间的骨爪,却真的伤到了自己,好像没有半个适配对象一样?

    难道说……他们四人都已经死了?

    不……这不可能!溃厌用力握紧喉咙,将伤口拢在手心中,止住喉间的流血。

    他们一定是逃离了。但……究竟是逃去了哪里?

    借助着强大的自愈能力,溃厌喉间的流血很快便止住了,只是伤口还没有完全长好。他从地上捡起右臂的前半截,对准了右臂的伤口,让它迅速接上慢慢账号,缓缓站起身,目光在屋内环视着。

    没有身影,也没有动静,就像这个屋子已经空了一般。

    他们不可能一瞬间就消失,何况溃厌的能力,只要适配了对手,就绝不会失效,无论距离有多远,哪怕天涯海角也一样。

    发出着低低的吼声,溃厌猛地蹿出,在这栋不大的二层小楼内四处找寻着,但无论是哪一个房间,都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

    “该死……快给我滚出来!”

    溃厌握紧双拳吼叫着,但却没有人回应他。

    ……

    赵天雨惊魂未定地在地上喘息着,喉间的鲜血仍旧不停地向外流出。

    在她的身旁,是躺在地上的心韵,双手按在心韵胸前的乱壤,以及仍旧被她抱在怀中的江逍。

    除了江逍之外,其余三人的咽喉处,都留下了溃厌骨爪造成的伤口,只是入肉不算太深。

    在方才生死攸关的一瞬间,她将三人一同拉进了镜面世界之中。

    她并不敢确定,这么做是否能躲开溃厌的能力,但也只能这么赌一把了。

    结果很幸运——赵天雨赌赢了。

    虽然仍旧是稍稍迟了片刻,溃厌切入自己咽喉的骨爪还是对他们三人都造成了,但幸好直到进入镜面世界的那一刻,骨爪切入的深度还不足以致命。有着拥有治愈能力的乱壤在,不会有性命之忧。

    “干……干得漂亮,天雨!”

    江逍躺在赵天雨的怀中,伸出手竖了一个大拇指,微笑道:“居然能想到镜面世界能够隔绝开现实世界中的能力,真有你的。”

    “只是……赌一把而已了……”赵天雨强笑了一下。乱壤暂且止住了心韵喉间的流血之后,也将手按在了她的喉间。一股温暖顿时自乱壤的掌心流出,在伤口之上不住盘旋着,很快,她便感觉到了蓬勃的生命力正在修复着喉间的伤口。

    “就算是赌,能够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想到这一点,还是很了不起啊。”心韵缓缓自地上坐起。为了三人喉间更为重要的伤口,乱壤只恢复了她一部分的双臂伤势,便转去治疗赵天雨了。此刻她的双臂只长出了短短数十厘米,看起来古怪得很,但精神却已经基本恢复到了健康的状态。只要再给乱壤一些时间,终究还是能够完全复元的。

    此刻心韵带着微笑看着赵天雨:“虽然是刚刚觉醒拥有能力,但能够那么快就应用到实战之中,而且还是在这么危急的关头……你果然很有才能啊。”

    “是……谢谢。”面对着上位者的夸奖,赵天雨本能地低下头道谢:“只是……我们应该怎么将他击败呢?”

    “没错……”心韵自地上捡起那个化妆盒,透过镜子小心观察着现实世界,刚好看着溃厌发疯一般地冲出了大厅:“虽然他的能力无法传递到镜中世界来,但我们同样也无法出去。毕竟能力只是暂时被镜面所隔绝,而并非切断。所以我想……”

    心韵抬起头,苦笑着看了一眼江逍:“我们只要一旦离开镜面世界,他的能力仍旧会重新生效。可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又无法伤害到他……这难不成……将会是个死局?”

    “死局……么?”

    江逍皱着眉头,从心韵的手中拿过化妆盒,放在了地上:“别拿起来,你忘了么,镜面世界中的物体移动,会反应到真实世界当中。若是溃厌看见了浮起的镜子,你觉得他不会怀疑么?”

    “就算是怀疑了又怎样?就算是他看见了镜子中的我们又怎样?”心韵冷笑一声:“他的能力无法传递到镜中世界来,我们只要不出去,就不可能被他伤害到。”

    “不管怎样,尽可能地隐藏自己总是好的。和拥有天赋能力的对手战斗,很多时候胜负就决定在自己能力被识破的那一瞬间。虽然这只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战斗,但我肯定这判断不会有错。”江逍摇了摇头:“总之,先让乱壤帮我们恢复身上的伤势再说吧。”

    江逍正说着,突然听见赵天雨呻吟了一声,抬眼看去,她的面色竟开始发白。江逍连忙伸手扶住赵天雨,焦急问道:“你……怎么了?失血过多了么?”

    已经为赵天雨止了血,重新开始复元心韵双臂的乱壤抬起头看了看,摇了摇头:“不可能。喉部的伤势并不重,并且失血也没有多少,绝不足以致命。”

    “不……不是。”赵天雨捂着额头,虚弱地摇了摇头:“喉咙的伤口已经被乱壤紧急止血了。我只是觉得好晕……”

    她重重喘息了几口,脸上的血色就在这说话的功夫,又消退了几分。

    江逍面色凝重,将手按在了赵天雨的手腕上,那里的脉搏跳动果然也变得虚弱起来。

    “乱壤,来帮一下!”江逍抬起头,对着乱壤道。

    乱壤点了点头,将手按在赵天雨的手臂上,片刻之后却摇了摇头:“我……没办法。我虽然是工匠中的治愈者,但我只能治疗伤势而已。而她……是因为使用的能力超过了自己的限度,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超过了自己的限度?”江逍凝神片刻,随后低低骂了一声:“该死!是镜面世界的缘故。但即便是方才将我们带入镜面世界消耗了太多力量,也不应该继续虚弱下去吧!”

    此刻心韵的右臂已经复元,只剩下了左臂还没有长出,观察了片刻赵天雨,皱眉道:“应该是……她的能力,只适用于自己的身上。虽然强行将我们也拖进了镜面世界,但维持着我们在镜面世界中的存在,却仍旧需要一直消耗她的力量……”

    心韵叹了口气:“我确实能够感应得到,赵天雨的精神力正在不断地衰退。以现在的速度来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或许不会超过五分钟,她就会……因为力量耗尽而死亡。”

    “什么?”江逍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只有五分钟?”

    “是的。”心韵点了点头:“镜面世界不是我们的能力所创造出来的,所以一旦赵天雨死亡,那么我们……或许将会永远地被困在这里,再也无法出去。更可能的结果,是整个来自赵天雨能力的镜面世界,都会……消失。而那之后,我们会是怎样的结果,就连我都不清楚了。所以……必须在那之前,离开镜面世界。”

    “但……”江逍抬起头,用力捏紧了赵天雨的手:“但你们三人,都已经被那个溃厌的能力适配过了。现在出去,我们有击败他的把握……不,是击败他的可能么!”

    “没有……但也只能拼死一搏了。”心韵苦笑着看着江逍:“如果留在镜面世界之中,我们注定也会死。那还不如搏一搏。”

    “该死!”江逍低下头,看着赵天雨虚弱的面庞:“天雨,把我们三人带出去吧,你自己留下。你之前自己一个人在镜面世界里待了几个小时,也没有半点异状。那么说来,只是你自己的留存,不需要继续消耗力量。留在镜面世界里,你是安全的。”

    江逍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们被杀掉的话,你也要继续躲着,直到溃厌离开。或者……直接从镜面世界里找到另一个远处的出口离开。以后……躲起来,好好地过自己的人生。”

    “不……不可能。”赵天雨尽管体内的力量仍在被不断地抽离,却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让我留在这里看着你去死,我做不到。我会和你们一起出去,至于那之后会怎样……我已经不在乎了。”

    “你这……白痴。”江逍恨声低吼道:“白送一条命,就那么有趣么!”

    “如果是和你一起送命的话……那似乎……还真的挺有趣的吧。”赵天雨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们,就一起出来送命吧!”

    溃厌得意的声音在几人身周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