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四十五章 觉醒者的注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667212.html
    如果心韵当真是在耍脾气犯横,江逍自然也不会妥协。他每一次听到尼安德特人中的那些职阶高低,心中便会莫名其妙地升起一股强烈的厌恶之意。但那股厌恶,也不是针对心韵这个个体,而是整个尼安德特人,或者说现存的觉醒者群体。

    有的时候,江逍甚至会想,自己甘愿一直保持着现在的半觉醒状态,或许会更好。至少现在的他,不会被自己天生所属的职阶所捆绑。

    而心韵现在,虽然脸上做出凶巴巴的模样来,但眼角的笑意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就像……邻家的小妹妹在跟大哥哥撒娇一样。这种撒娇,江逍却是怎么也不忍心拒绝了。

    心韵昂起头,享受地用头顶蹭着江逍的掌心,双眼都舒服得眯成了一条线,就像一只在阳光下睡懒觉的小猫一般,只差没有发出呼噜声了。

    心韵的心里,也同样在疑惑。

    从她第一眼见到江逍时,就打心底莫名生出了一股亲近的感觉来。

    她自觉醒以来,就一直以祭司的身份自傲,平日里接触的其他觉醒者,也都是对她恭恭敬敬。即便是昨夜的两次战斗,无论是前面的伤渊和赭玉也好,还有后来上门的溃厌也好,哪怕立场相同,不得不战斗,也没有失了对她的礼数。

    而她平时对着其他的觉醒者,也是从来都不假辞色。唯一一个能让她在面对着时表现得像是个小女孩的,就只有这座城市中的另一个,也是除了心韵之外唯一的一个祭司觉醒者老华了。

    那天在老华的饮者酒馆里,若是换了另一个人在那里,心韵只怕正眼都不会瞧上一眼。但偏偏在看见了江逍的第一眼,心韵便对这个男人生出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好感来。若非如此,也不会拉着江逍陪她喝酒了。

    只是好奇么?心韵脑袋中转了转。倒也不是。发现江逍身上奇怪的地方,比如四年以来一直都没有完全觉醒,以及血液中无法读出哪怕半点历史残篇,都是后来的事情了。而那份好感生出,却是在第一眼见到时便产生了。

    心韵还从没有和任何一个异性发生过超越友谊的感情,所以她也不能确定,自己对江逍的“喜欢”,究竟是在哪个层面上的定义。但她现在只知道,江逍的手按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揉着的感觉,很舒服。

    舒服到她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结束。

    但可惜的是,只是稍稍揉了几下,江逍便轻轻拍了拍心韵的脑袋,收回了手:“好啦,满意了吧?”

    “就算……满意吧。”心韵嘟着小嘴点了点头。

    “那么,谈正事吧。”江逍走到了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来:“把你下面的计划,详细地告诉我吧。”

    “好吧~~~”心韵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江逍身旁也坐了下来。方才的那个动作,露出了雪白的肚脐,配上她本就是绝顶出众的萝莉美颜,若是拍下照来,放到网上,只怕立刻就会倾倒一片。

    但江逍却实在对这个年纪最多只是刚刚高中的小姑娘没法有什么动心,耸了耸肩,假装自己完全没看见。

    心韵心底微微有些失望。虽然她也不是特意要去诱惑江逍,但看到他这样对自己毫无兴趣的模样,终究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失落:“嗯,接下来……我们大概要花上四五天的时间,去处理一些护照和签证之类。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安排了人去处理了,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安心等着就好啦。”

    “已经……安排人了?”江逍讶然道:“可是你连我的证件都没有,怎么去办护照和签证?”

    “嘻嘻,当然是假身份啊!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到,我这个祭司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活了?”心韵得意地翘着小鼻子笑了起来:“放心吧,最多五天之后,保管护照和签证都到手!”

    “好吧。那然后呢?”

    “然后去洛杉矶的帕萨迪纳。嗯……我在那里有一个朋友,是加州理工的海洋学教授。通过他,应该可以比较容易地搞到深潜的设备……嗯,一千多米的深度,只怕是要用硬质的常压潜水服才可以了……这种东西,市面上很难买到,而且也不太可能逃得过学院的监控。”心韵摸着下巴嘀咕着:“所以为了保密和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得亲自去一趟帕萨迪纳找他,偷偷地搞到这玩意才行。”

    “这些事情你办起来,为什么都像是轻描淡写一样?”江逍苦笑着问道:“我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挺功成名就的了,也算有房有车,收入不错,但和你们比起来,却简直什么都不是。学院那种庞大的组织就不说了,像你这样十几岁的小姑娘,为什么也能那么有钱?你之前的那个别墅就不说了,像这里这样的藏身之处,只怕不止一处吧。还有能随时办好的假证件,加州理工大学的教授……你的这些钱和人脉,都是哪里来的?更重要的是……我得到现在的这些东西,可是亲自去抛头露面,辛辛苦苦赚来的。而你们……却似乎根本不需要这样。”

    “嗯……其实对于觉醒者来说的话,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啦。”心韵笑咪咪的:“一般小土豪的生活,几乎每个觉醒者都能轻松得到,根本就不会在意。非法的手段就不提了,哪怕是合法的手段,也有大把的机会。实在是能力的种类完全没有办法利用到赚钱上去的,随便认识三五个朋友,总能有一个是有钱的吧?更不用说……哪怕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只要双方都是觉醒者,彼此之间也互相没有什么敌意,随手拿个几百万来花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见江逍呆滞的表情,心韵笑得更加开心:“很难理解么?因为对于觉醒者来说,钱这种东西实在是来得太容易,而丰富的物质生活也同样唾手可得,所以不会有人那么在意。至少我认识的觉醒者之中,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守财奴的存在。”

    “至于说人脉嘛……”心韵转了转眼睛,一脸得意:“那就不是所有的觉醒者都能够掌握的了。但我可不一样,别忘了,我是一个祭司呀!虽然我的注印属民只有乱壤一个,但不管我走到哪里,想要巴结我的人可不少。哼,除了学院的那群蠢猪!”

    “所以……你这是第一次和别的觉醒者对上了?”

    “那倒不是。”心韵摇了摇头:“之前也有过别的不长眼的。不过以乱壤的能力,轻松就能解决了,甚至都轮不到我出手。”

    “嗯。他……确实很强。”江逍点头。乱壤的能力确实是攻防一体,除了最初要以人类形态接触对手这一点之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无解了。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昨夜对上了溃厌,面对他的可怕能力,即便是乱壤也无计可施了。

    若不是赵天雨突然觉醒,只怕他们此刻,早已死了吧。

    “所以说,对于觉醒者之间的战斗来说,天赋能力更为重要么?”江逍想了想,问道。

    “嗯……也倒不一定。其实拥有天赋能力的觉醒者,终究是少数。而适合用来战斗的,则是更少数。所以绝大多数觉醒者之间的冲突,还是凭借着职阶能力的。”心韵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职阶能力是每个人都有的,而且可以通过长时间的锻炼来逐渐提升。比如我身为祭司的职阶能力是精神力,那么锻炼得越多,对其他下位职阶的精神威压就会更强烈,像是那天伤渊射出的脑波控制的骨刺,也能更容易更快地抢夺到控制权。同样的道理,战士职阶的话,职阶能力一般就是速度强化、力量强化、自愈力强化这些。而越是持久的锻炼,以及战斗中获取经验,就越会让这些能力变强。比如那个伤渊,在我见过的战士之中,就是职阶能力最强的一个了,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是顶级的水准。也难怪能爬到学院的支部长位子上。只可惜……”

    说到这里,心韵脸上又现出了得意的神情来:“我的天赋能力,是预测一切事物的移动轨迹。所以像他这种单纯依靠物理攻击战斗的对手,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啦!”

    “几乎可以算是物理攻击免疫了是么?确实是很强的天赋能力。不过……”江逍调侃地笑了笑:“碰上像溃厌那样的对手,还不是照样吃瘪?如果不是赵天雨和乱壤联手,我们肯定是要被一锅端了。”

    “但那样的家伙终究是少数嘛!”心韵不服气地叫了起来:“我都说了,拥有天赋能力的,在觉醒者中始终是少数,而且适合拿来战斗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哪来那么多的机会碰见!”

    “那可……不一定啊。”江逍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学院这个组织究竟有多庞大,恐怕连你都不一定清楚,但他们手下的觉醒者一定不在少数。想要从中挑选到适合与我们对抗的觉醒者,总能挑出几个来的。而且现在我们的能力几乎都已经暴露,他们的那个院长更可以轻易对症下药。”

    “这么说来倒也是个麻烦……”心韵低头盘算了起来:“不过短期之内……应该不太可能再有新的强敌出现了。”

    “这又是为什么?”江逍不解问道。

    “因为如果没有接受过注印的话,依旧是没有胜算的呀。”心韵嘻嘻一笑:“我的精神威压,在祭司之中也算得上是很强的水准了。如果没有接受过他人的注印,面对我的精神威压,几乎不可能再从容战斗,不但职阶能力会被压制到只剩两三成,就连天赋能力也很难施展出来。所以那个院长如果再要派遣部下来,就必须先接受他的注印。”

    江逍已经渐渐猜到了心韵想说什么:“注印……很麻烦?”

    “倒也算不上特别的麻烦,但那毕竟是将自己几乎全部的精神力凝聚起来,灌注到对方的精神之中,烙下自己的烙印。就相当于是……”心韵想了想,打了个比方:“相当于是把一个电水壶里的水,倒进瓶子里一样。虽然水源和电力都是无穷无尽的,但是把新的一壶水烧热终究需要时间,而且如果在短时间内连续施展的话,对自身也会造成相当的伤害。”

    “那么连续两次注印之间的间隔时间,最少需要多久?”江逍问出了这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一般来说……一周吧。但是如果拼着自身受到伤害的话,最快最快也要三天。否则……就会像房间里躺着的那个大美妞一样,虚弱到昏迷不醒了。虽然能力不同,但根本的原理是相同的,都是透支造成的虚脱。”

    “对了!”心韵突然眉飞色舞起来,抬眼看了看房间的门始终关着,将头凑近到了江逍的耳边,小声道:“那个大美妞……是你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