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整个帝都许是被这喜气洋洋的大婚气氛所影响,一连着好几天都是晴好的天气,使得天气突地炎热了起来了,慕容敏大婚的衣服太热,将作监连日赶造,又制了蚕丝为材料的喜服方才解决了问题,可惜问题解决之后慕容敏紧蹙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来,而是盯着外面的倾盆大雨蹙得更深。..</br></br>    温衡说过她大婚的时候会来给她送礼物的,可是她明天就大婚了,今天温衡都没有来,而且天色渐渐晚了,再过一会儿就该睡觉了。</br></br>    “公主,来了。”</br></br>    安语欢欢喜喜地跑进来高兴道,慕容敏以为是温衡来了,一下子站起来往外跑。</br></br>    她就知道温衡定然会来的,虽然是晚了些,可是也来的及。</br></br>    待她急匆匆跑到殿外看清来人的时候,脸上的笑意突地凝固了,使得慕容祁都颇为惊讶</br></br>    “怎么,敏儿你看到是父皇似乎不高兴啊,怎么你在等什么人吗?”</br></br>    掸了掸身上落了的雨水,慕容祁挑眉道,他可是冒着大雨来看他的女儿的,可是这丫头看起来并不怎么欢喜啊。</br></br>    慕容敏反应极快,舒展了笑意挽了慕容祁的胳膊笑道</br></br>    “逗你的人,见到父皇自然高兴了,不过外面的雨水这样大,父皇你也不怕着凉了,叫人来唤一声,我过去见你就好了。..”</br></br>    慕容敏向来能说会道,慕容祁也不同她计较刚刚的事,只哈哈大笑,同她走过去坐下,安语有眼力劲儿地端了驱凉气的参茶来。</br></br>    “这是夏季,下了雨水只会凉快父皇身体哪里就有那么差了淋了一点儿雨就会着凉?倒是朕的敏儿,明天就要出嫁了,在后宫待了十几年,跟在父皇身边十几年,我天天听着你笑你闹你逗我开心,从今以后都听不见了,这比着凉还让父皇难受。”</br></br>    他一面说着一面拍了拍慕容敏的手慕容敏眼眶变红,蓄了泪珠儿,一向冷峻的帝王眼里也微微泛了泪花。到底是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啊,哪里舍得她嫁给他人,以后许久才见一次。</br></br>    “父皇,敏儿也不想离开你啊,天底下除了父皇哪里还有人会那么疼我宠我凡事依着我,不会了,不会再有任何人了,父皇我不想嫁入,也不想离开你。”</br></br>    慕容敏一面说着一面忍不住落了泪,慕容祁心里不忍,抬手给她拭泪</br></br>    “当然会,以后你的夫君肯定会比父皇更疼你更宠你,他要是做不到你就告诉父皇,看父皇怎么罚他。..”</br></br>    他的女儿,定然不能受任何委屈。</br></br>    慕容敏的泪珠儿忍不住往下落,本来刚刚还沉浸在温衡没来的失落里,现如今又进入了父女离别的伤感中。</br></br>    她从没想过将来会嫁给谁,可是她想过如果有一天离开了皇宫,离开了最疼她的父皇肯定会十分难受。而这一天,终于到了。</br></br>    “嗯,我知道,我知道父皇不会让我受委屈的,父皇,不管我嫁给了谁,去了多远,我都永远是你的女儿,我都永远会为你祈福,会帮你守着你的江山,守着你的子民。”</br></br>    慕容祁闭上眼睛,让马上就要淌出来的泪水流回去方才睁开眼睛</br></br>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女儿是最好的女儿,朕的永乐公主是大周朝最好帝都公主。”</br></br>    要不是她生了一个男儿身,他定然把这大好河山都给她。</br></br>    父女两说了许久,莫不是离别前感慨的话,慕容敏的泪水也不断往下落,一颗颗尽是感动的泪水,说了她从小到大慕容祁替她操了多少心,为她做了多少,也说了他这个女儿如何让他骄傲,如何了不得。父女两个整整聊了一个多时辰才聊完慕容敏从头到尾又哭又笑,到了最后眼睛都红了。慕容祁才离开,也未去任何妃嫔的寝宫,许是因为最疼爱的女儿即将远嫁心里难受,便回了宣政殿准备处理一会儿政事方才歇息。</br></br>    慕容祁走后,窗外的雨水再次清晰地落入慕容敏耳力,听得他心烦意乱,本来都已经入睡了又觉得睡不着翻身起来,唤了安语前来,领了几个宫人冒着大雨往留风居赶去。</br></br>    温衡是她今天的一个心结,要是见不到温衡她今天恐怕也是睡不着的。</br></br>    那天夜里的雨水极大,即使安语让四个宫人给慕容敏撑了最大的伞,地面上溅起的水花依旧打湿了她的裙摆,而她似乎毫不在意,继续匆匆往留风居赶去。</br></br>    “温衡琴师在里面吗?”</br></br>    她问道,门口守了两个侍卫,想必是今天大雨,因此四个侍卫轮着来的吧,侍卫点头道</br></br>    “在里面,不过这个时辰温衡琴师应该睡下了吧。”</br></br>    他们不明白公主殿下这个时候找温衡寝室做什么,慕容敏也不同他们解释,直接往留风居里面走,进了里面果然昏黑一片,安语跟在慕容敏身旁,大声喊到</br></br>    “温衡琴师请起来一下,公主殿下有要事找你。”</br></br>    不知道是因为雨水太大淹没了安语的声音还是温衡真的睡着了,完全无人应答,安语瞧着慕容敏倔强的侧脸,又大声唤了一句</br></br>    “温衡琴师,你睡下了吗?公主殿下此刻有要事找你。”</br></br>    同第一次一样,依旧没有人回她慕容敏凝眉,直接往温衡所住的地方走过去,推开了房门,房间里面一片漆黑,安语又大声问候了一句,同样没有回应,慕容敏便让人掌了灯,朝里间走进去,安语在隔着一道纱帘的地方又喊了一声,床榻上依旧没有回应。慕容敏心一横,一把掀开纱帘,方才看见床榻上空无一人。</br></br>    “他不在?”</br></br>    她疑惑道,满是不敢相信,安语亦是困惑,回头吩咐跟着而来的侍卫道</br></br>    “你们几个去瞧瞧温衡琴师是不是睡在了其他房间。”</br></br>    留风居房间虽不大,大大小小也有十来个房间,温衡琴师没准儿奏琴累了在其他房间歇下了也有可能。</br></br>    侍从们领命出去翻找,翻找了一圈之后亦没有看见温衡的踪影,她便唤了守着留风居的侍从前来询问,侍卫们咬定没看见过温衡离开留风居,一整天也未曾瞧见。</br></br>    怎么可能,温衡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了。</br></br>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