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幽云轩内,小菊带着风浅没一会就到了,风浅看着倚靠在细软上的白静柔,好像并没有起来见她的意思,这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还想让她难堪不成?小菊不知何时竟悄然退了下去,风浅淡淡一笑,也不理会白静柔这矫情的行为,径自坐到一旁,自顾自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靠在细软上的白静柔偷偷眯起眼睛望去,看到风浅那样心里一愣,本想晾一晾风浅那个女人,可没想到她竟然这般沉得住气,一声不吭地就在那喝起了茶。难不成就这么跟她耗着?

    白静柔故意动了动身子,然后睁开眼目光落到风浅身上,故作惊讶地坐了起来,“风姑娘你来了,小菊那丫头怎么也不叫醒我,真是的。”说着白静柔还摆出一副不满的神色。

    风浅见她要起身便立即阻止了她,“白姑娘不是身体不适么,还是不要下来的好,好不容易养好的身子,此时更应该珍惜才是,指不定哪日又会犯病了呢。”

    白静柔脸色一沉,随即又恢复如常,风浅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从那日被她救下来后,虽然病情得以抑制,可自己还是会担心哪日再发病,所以这些日子,她是不轻易出门的。

    “风姑娘说的是,这不,我才让丫鬟去请你过来帮我再看看,没有打扰到你和昊哥哥吧?”最后一句问的有些酸溜溜的。

    风浅当然也听出来了,脑中精光一闪,转而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你那丫鬟来的非常是时候,我正好吃完饭,所以一点都没有打扰,既然我人都来了,不如让我给你看看身体恢复的如何。”风浅起身走到细软前,侧身坐下,然后伸手搭上她的手腕。

    “你这身体过几日的铸造师大会还不知能不能去呢!”风浅有意无意地说了起来,一脸替她惋惜的样子,紧接着又开口道,“我记得那日那个拂云阁的慕宛雪好像说是也要去的。”

    果然,风浅话音刚落,白静柔的神色便难看了起来,她当然也记得,要是那样的话可不行,那个慕宛雪和这个风浅不一样,她的目的性太明显了,点名了要嫁给她的昊哥哥,这是最让她有危机的。

    “风姑娘,你医术了得,一定有办法让我跟着一起去的是不是?”虽然也将风浅看成劲敌,不过眼下正是用得着她的时候,所以白静柔立刻柔声柔气起来。

    风浅嘴角轻轻上扬,朱唇轻启,“恐怕得要我随时跟在身边才行。”

    “你?”难道她也想跟着昊哥哥一起去参加那个铸造师大会?白静柔略带迟疑地看向风浅,不太确定她的目的。

    “你不用这么看我,这笔买卖你我都不亏,你既然想要安然无恙地跟你的昊哥哥出去,我就保你一路无恙,并且病情几个月之内不会再发作,不过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将我带出去,至于出去后我的行动,也就用不着你再费心了。”风浅说的再明显不过了。

    “你当真不愿留在幽冥教?”白静柔迟疑地看向风浅,有些审视她话的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是假的的话……

    “我为何要骗你?这幽冥教于你而言和于我而言意义可不一样,我又为何要待在这里?”风浅知道她不信,所以再接再厉,“我现在只不过是一名人质罢了,只不过我这个人质虽有心离开,却理所不能及啊。”

    见她说到这个份上,白静柔倒是有些相信了,只不过还是多次一问,“你不喜欢昊哥哥?”不能怪她这般问,只是,昊哥哥那样的男人,但凡是个女子多少都会有些动心,她不相信这个风浅一点都没动过这个念头。

    风浅没想到她会这般问,脑中突然又想起之前冷昊的话,心里倒有些复杂,那个男人的确十分优秀,只不过……

    “如果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呢?”风浅抬眼对上白静柔的目光,说完从细软上起身,从腰间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这个你先服下,最近控制好情绪就是了,不然我就是再有本事,下次也救不了你。”

    白静柔接过药,眉宇间放松不少,她没想到风浅会如此回答她,既然她有了喜欢的人,那她就不用担心了,一口将药吃了下去,然后对面对着她的风浅开口道,“这件事我会去跟昊哥哥说的,你放心。”

    得到想要的答案,风浅也不做逗留径直离开了幽云轩,接下来就等几日后的铸造师大会了。

    从幽云轩出来,风浅独自一人在后院悠闲地往自己别院走去,穿过假山的时候突然眼尖地看到一只奇怪的鸟儿,于是本能反应,纵身跃起一把抓住它。

    “也不知是个什么鸟?”风浅抓着手里的鸟儿端详着,竟然是紫色的。

    “这个是信鸟,也是我们灵兽呢,只不过它没什么灵力,好多门派都训练它来传递信件。”火火的声音从空间传来。

    哦?也就是信鸽了!风浅了然,感情自己半路截了别人的信件,信件?下一刻风浅立刻朝信鸟脚上看去。

    “怎么没有信件呢?看来是被收件的人拿走了。”风浅说着正准备松开手,放走手中的信鸟。

    “等等等等,谁说没有的。”火火急急地喊道,“你先放我出来。”

    风浅正好也好奇,于是找了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将火火放了出来,小家伙依旧光秃秃的,不过身上隐约能看到一点白色的细细的毛发。

    抖了抖身子,火火憋了一眼风浅手中的信鸟,然后走过去,对着信鸟的脖子处施展灵力,不一会便见信鸟扇动几下翅膀,然后一卷轻薄信纸从翅膀内掉落下来。

    风浅挑眉,原来是这样的,接过那卷信纸,风浅拿在手中觉得十分轻盈,心里想着要不要看呢?

    “想看就看呗!反正信都在你手上了,不看白不看。”火火扇动风浅,这里的日子太过无聊了,所以难得有个事情拿来解解闷。

    “我也正是这么想的。”风浅丢给火火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打开那一小卷信纸。

    “上面说的什么?”火火在一旁立即来了兴趣。

    风浅的目光落在信纸上,随即便皱起眉头,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就连一旁的火火也识趣地不再出声。

    “没想到啊,看来这幽冥教的水还是蛮深的。”风浅将信纸收起,低头看向火火,“我看过这个如果再放回去不会被人察觉吧?”

    火火点头,“不会。”

    放走了信鸟,风浅从假山后出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朝着自己院子走去,只是表情多了一份凝重。

    书房内,冷昊接到信鸟看过信上内容后坐回书桌前,同样写了一份放到信鸟身上,然后将信鸟放走。

    夜色下,冷昊的身影快速地闪过,再次出现在之前和风浅见面的屋顶上,只不过这次并没有见到她。

    冷昊也没急着离开,屈膝坐着,静静地盯着前方,整个人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

    突然,冷昊目光一凛,下一刻整个人一跃而起,朝着黑夜中的某个点跃去。

    “什么人?”

    冰冷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冷昊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杀意,要知道能在他幽冥教里行走自如还能不被发现的,定不是普通人,今晚要不是自己出来无意间察觉到了,怕是要出事了。

    两道身影不停地追逐,若非灵力高强之人很难看得真切,一道透着杀气的黑色身影,另一道则是带着一丝邪气的紫色身影。任凭黑色身影的冷昊怎么追赶,紫色身影都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阁下有本事闯我幽冥教,难道连个面都不敢露?”冷昊一时不能拿对方怎么样,所以立刻用激将法。

    “呵!冷教主大晚上不睡觉在屋顶上好不惬意,同样的,在下也只不过晚上睡不着,所以出来走动走动,这不,一不小心就散步散到这里了。”紫色身影的人调笑道,邪魅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说的好像自己真的是散步到此一般。

    “散步?”冷昊觉得对方简直是在跟他胡扯,他堂堂幽冥教重地,对方一句散步就想打发他?这也太不把他幽冥教放在眼里了。

    “是啊!信不信由你。”紫衣人笑道,口气还一副正儿八经的。

    “既然阁下不肯说实话,那就别怪冷某不客气了。”冷昊突然加快速度朝对方追去,同时手中也运起灵力,准备出手。

    “冷教主好大的口气。”紫衣人也加快了脚步,见黑暗中几道灵力光束飞向自己,立刻躲闪起来。

    黑暗中响起折扇打开的声音,紫衣人手中突然多出一把扇子,只见他朝着对面扇动几下,那几道灵力光束瞬间被化解。

    冷昊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轻易就能挡开他的招数,果然不是凡人。

    “我幽冥教好像没什么值得阁下惦记的东西吧?”冷昊试探道。

    “幽冥教夜晚乘凉甚好!”紫衣人突然回答道,然后脚下一点,身形突然快速闪动,下一刻,人已经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