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随着王宝乐扬长而去,四周法兵系众学子,纷纷面面相觑,实在是今天这一幕太过诡异,先是曹坤放言要给王宝乐好看,随后学首会议举行,紧接着……还没等学首会议的内容传出,他们就亲眼看到曹坤被王宝乐拎出道院。

    然后就是……一顿暴打!

    此刻看着全身湿透,面色紫青,明明怒火滔天,可却捂着裆部很是狼狈的曹坤,众人无不心中浮现各自思绪。

    没人能预料到王宝乐的出手,这太不符合常理,更没有人能想到,他竟打人……打的还是另一个学首。

    不但是四周法兵系的同学想不到,林天浩与曹坤,同样在那憋屈中,咬牙切齿,尤其是曹坤,此刻裆部虽过了疼痛劲,可却……有些麻木,没了知觉,这就让他心头颤抖,内心的郁闷与疯狂滔天而起。

    “王宝乐!!”愤怒下,曹坤被人扶着,飞快赶往医务室,而林天浩站在那里,望着王宝乐离去的背影,目中寒芒越发强烈起来,好半晌,他冷哼一声,这才离去。

    眼看三位学首都走了,四周的观望学子,才纷纷吸气,传出哗然之声。

    “这王宝乐,也太生猛了!”

    “这事怕是王宝乐也无法善了吧,身为学首,竟去打人……”

    四周众人纷纷议论时,不少老生暗自摇头,他们见多识广,知道身为学首,除非是犯下背叛道院或者是恶劣到了极致的事情,否则的话,不会有什么大事。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哪怕林天浩想要针对王宝乐,哪怕副掌院也愿意帮助,可这种传开被整个道院知晓的事情,他们也很难一手遮天。

    尤其是随着学首会议上的两件事被通告出去,灵石学堂内所有与王宝乐亲近之人都被辞退,变相的剥夺了督查的身份,此事在整个法兵系,都引起震动。

    随后张岚等人被释放,就更是在这震动的潮水中,如扔进了巨石,掀起滔天大浪,究其根本是张岚等人的事情很恶劣,可如今竟无罪,这让不少学子都无法接受,尤其是院纪部给出的说法,讲是四人并非在道院内违纪,院纪部无权去管道院外的事情……

    这说法一出,哗然躁动中很多人想到了王宝乐暴打曹坤的一幕以及当时口中说出的话语,纷纷明白了缘由。

    “打的好,这曹坤,有些过了!”

    “灵坯学首竟也同意此事,看来传闻说他们二人联手,此事一点不假!”

    这种舆论的发酵中,柳道斌等被辞退之人,他们心中怨气极深,所以纷纷参与进去,不断地引导舆论,所以最后王宝乐那里,只是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学首会议内定下的事情,终究还是无法被改变。

    “欺人太甚了!!”回到洞府的王宝乐,愤懑不甘,哪怕他暴打了曹坤,也依旧觉得不解气,那种来自两大学首的威胁与被架空羞辱的愤怒,让王宝乐难以平复。

    他觉得自己在第一件事上,已经都强行忍下了,可张岚等人的事情,是他的底线,那是他亲眼目睹,亲手抓住的道院败类,可林天浩与曹坤,竟颠倒是非,要将他们全部释放。

    此事对王宝乐来说,绝难忍受,在之后的数日里,他绞尽脑汁寻找解决此事的办法,同时也安排柳道斌,去孙启方的家族去关照小女孩。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林天浩与曹坤在冷静下来后,也立刻出手干扰舆论,他们二人联手的声势超出王宝乐,所以很快的,无论是灵网还是在法兵系内部,渐渐出现了其他的声音。

    “王宝乐已经彻底没有了权力,这是被完全架空了,所以才狗急跳墙,出手打人!”

    “身为学首,竟出手打人,这王宝乐,哼哼……”

    “以后也不用去看王宝乐的脸色了,他学首的身份,已经形同虚设,此人以后怕是只能忍气吞声!”

    这样的声音,慢慢成为了主流,与此同时,柳道斌等被辞退之人,也都焦头烂额,原因是他们被辞退后,灵坯与回纹这两大院纪部,开始对他们追查,甚至灵石院纪部也因王宝乐的失势,没被辞退之人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纷纷倒戈,也加入到了追查之列。

    这场清洗的风暴,声势极大,那些被王宝乐提拔起来的学子,几乎每天都有不少被直接带走,尤其是柳道斌,更是第一个就被带走调查,不过或许是因王宝乐不按照常理出牌,打了曹坤的缘故,那些办案的督查看似凶狠,可实际上都很谨慎,毕竟……王宝乐不但打人,而且下手太黑。

    这些事情,让王宝乐青筋鼓起,目中慢慢露出一抹坚定与疯狂!

    “他奶奶的,这是将我欺负到了悬崖边上了,够狠啊,那么想要解决这件事……我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干掉回纹学首曹坤!!”

    “一旦我将他取而代之,那么我既是灵石学首,又是回纹学首,这样我就有了两票!在学首会议上,我就完全具备优势!”王宝乐想到这里,觉得这个办法虽好,还是不够解气,又狠狠一咬牙。

    “干掉一个不过瘾,我要将他们两个学首都干掉,这样的话,法兵系的三大学首都是我,到了那个时候,我就是法兵系说一不二,一言而决的唯一学首!”

    “如果我做到了,那么以后也不用开什么学首会了,院纪部我一个人说了算!”王宝乐猛地抬头,眼睛有些赤色,这是他想到的,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

    先不说此事的难度,王宝乐思索良久,也唯有这个方式,才可以化解自身的危机,严惩张岚四个败类,又救下柳道斌等人,更重塑自己的地位。

    “就这么干了!”王宝乐也是拼了,此刻下定决心后,他立刻联系了谢海洋,告诉对方,自己不惜代价,对辅助记忆的丹药,无限量的求购。

    同时走出洞府,准备去购买大量的食物,作为闭关所需。

    “如果能做到,那么我王宝乐依旧叱咤法兵系,可若做不到……你妹的,我也要想办法,把柳道斌等人救出来。”王宝乐一向美好的心情,第一次不愉悦了,此刻面色难看,走在法兵系内,一路上四周看到他的学子,也都不如以往那样纷纷拜见,显然是担心与王宝乐走的近,被院纪部追查。

    不过还是有不多的一些学子,唏嘘中向王宝乐抱拳,对于这些人,王宝乐都记住了他们的样子,点头示意后,他换取了大量的食物,向着洞府赶去。

    可冤家路窄,在回洞府的路上,王宝乐忽然脚步一顿,他看到了前方七八个谈笑走来的学子中,有四人正是张岚等人。

    眼看张岚等人笑谈时得意的样子,王宝乐面色更为阴沉,没心情去理会,依旧向前走去,准备回去闭关。

    可张岚四人如今春风得意,不但没有了罪名,更是被安排成为了督查,甚至在他们心中,也都觉得上一次的事情不是坏事,反倒成为了好事,此刻在看到王宝乐后,张岚等人先是面色一变,随后想到对方失势,又忍不住得意,开口讥讽。

    “这不是王学首么,学首脸色不大好啊,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可别是生了什么要命的大病,再不小心病死了。”

    “就是,学首最近估计气很大,要注意身体,不然的话,把自己气个好歹,那可是我们道院的损失。”

    “还有那个小女孩,我最近考虑,要不要去和他们家谈谈……”

    面对这些人的阴阳怪调,王宝乐冷冷的扫了一眼,脚步一顿,将手中买来的食物放在了地上。

    眼看王宝乐停下,过了嘴瘾的张岚等人注意到了王宝乐的目光,不由得呼吸一滞,还没等他们继续开口,王宝乐身体刹那一步走出,直接就到了张岚的近前,在张岚眼睛猛地睁大中,直接一脚横扫。

    碰的一声,张岚惨叫中,被王宝乐踢到了裆部,声音凄厉,身体被直接踢飞。

    “王宝乐,你……”其他几人面色大变,纷纷骇然中,王宝乐身体没有停顿,一晃之下又陆续踢出,一连三脚,将这被释放的四人,全部踢飞落地惨叫后,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衫。

    “开除你们有些可惜了,所以从今天起,我看见你们一次,就打一次,还有……如果敢对旁人报复,那就……踢碎为止!踢死为止!”王宝乐淡淡开口,捡起买来的食物,继续走远。

    张岚四人痛的面色紫黑,惨叫中听到王宝乐的话语,那踢碎二字,让他们纷纷神色狂变,额头汗水大量流下,踢死二字更具威慑,此刻一股强烈的恐惧弥漫心头,哪里还敢起什么报复的心思,毕竟还要在道院生活,不由得纷纷哀嚎,他们身边的那些督查,也都一个个苦笑,他们之前就觉得张岚等人说话有些不经大脑。

    “那可是连曹坤都敢暴打的主,哪怕失势,也不是你们能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