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缥缈道院下院岛的假期,一年只有一次。

    每次假期到来,下院岛虽不是所有学子都会离开,可几乎绝大多数学子,都会在这两个月的假期里要么回家,要么外出历练。

    其中老生大都是历练或者与联邦的一些集团合作,各取所需,而对于那些首次离家一年的新生来说,假期回家才是首选。

    如今假期到来,当王宝乐离开灵炉洞时,走在法兵系的山峰中,他眼前所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学子,背着大包小裹,相互笑谈中带着对家乡的思念,踏上了回家的飞艇。

    与新生报到来的时候一样,因联邦荒野存在了危险,所以道院这里在每一年的假期,都会承担护送与迎接的工作,将要回家的学子,送到指定的城池内。

    “学首,开学见啊。”

    “学首,我们先走了。”

    临走前,但凡是与王宝乐碰到的学子,都热情的打着招呼,似乎往日里对道院学首的敬畏,也都因假期的到来而冲淡了不少。

    王宝乐笑呵呵的,对每一个打招呼的学子都含笑点头,心底也被这众人离去的气氛所感染,似乎这居住了一年的道院,也都失去了往日的留恋,内心对于凤凰城以及爹妈,思念更多。

    此刻归心似箭下,王宝乐也加快了脚步,回到洞府整理了行装后,全部扔在了储物袋手镯里,又去买了不少冰灵水。

    “这冰灵水可是道院的特产,别的地方口味和这里不一样,多带回去一些给我妈尝尝。”

    随后他又联系郑良,花了不少灵石,买了一些适合普通人的高品质丹药,全部整理完后,王宝乐走出洞府,回头看了眼自己居住了一年的居所,他深吸口气将洞府大门的阵法封死,转身时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

    “回家了!”他哈哈一笑,向着山下跑去,这一刻,仿佛他也忘记了自己是学首,而是回到了一年前的模样,奔跑中一路下了山,直奔青木湖畔那巨大的飞艇广场。

    此地与开学时差不多,人山人海,笑声回荡四周,学子们各自告别,纷纷踏上不同的飞艇,当王宝乐到来时,他挤在人群里,立刻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喊声。

    “学首,这里,这里!”王宝乐抬头一看,注意到在前方不远处的热气球飞艇上,柳道斌正向着自己招手。

    在柳道斌的身边有不少熟悉的面孔,都是当初一起从凤凰城到来的同学,其中杜敏与小白兔,早就来了,此刻看到王宝乐后,杜敏哼了一声,小白兔则是脸上露出笑容。

    陈子恒也在一旁,他面色原本正常,唯独在看到王宝乐后,变得有些不那么自然,显然是想到了王宝乐之前对战武系的伤害以及对方这一年在法兵系的崛起。

    看到了柳道斌等人,王宝乐赶紧用力向前挤去,平日里学首的身份,如今也没了太多的作用,实在是这里人太多了,好不容易王宝乐才挤了进去,爬上了飞艇后,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刚要取出冰灵水时,一旁的柳道斌已经上前递过一瓶。

    “学首,我都给您准备好了,还有给老爹老妈准备的礼物,我也都买完了。”柳道斌笑着开口。

    王宝乐看了看柳道斌,越发觉得对方会做事,哈哈一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接过冰灵水喝了起来。

    杜敏看到这一幕,扭头再次哼了一声,显然对王宝乐这一副样子,很是看不顺眼。

    喝着冰灵水,王宝乐看着飞艇外的人群,又抬头望着远处的法兵系山峰,那种对凤凰城的思念越发浮现在心底,而他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让他始终耿耿于怀,那就是……明显缺少了大半的神秘面具,到底是父亲从何得来,是否还有另外半块。

    此事他之前衡量许久,知道这面具绝对不凡,一旦被外人知晓,怕是会给全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克制自己,没有传音问询,打算这一次回去后,当面旁敲侧击找到答案。

    很快的,随着飞艇的震动,在这广场地上的一艘艘飞艇,渐渐升空,进入苍穹的云雾中,在那云雾内,向着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此刻苍穹上那轮高挂的剑阳,似乎正在俯视人间,注视这一艘艘远去的回家飞艇……

    太阳残缺的光晕与青铜古剑散出的灵威,似乎在这一刻,也都与以往有了一些不同。

    这一年……是灵元纪第三十八年。

    数日后,飞向凤凰城的飞艇,终于飞出了云雾区域,驰骋在了广阔的苍穹中。

    放眼看去,碧蓝的天际以及那一望无垠的空旷,衬托着大地上的荒野,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些个头大小不等的飞鸟,在这蓝色如绸缎的天空上,飞翔而过。

    时而传出的嘶鸣,使得这飞鸟远看,似也带着一些别样的美感,可若距离近了去看,必定能看到它们带着嗜血与凶残之意的眼睛,以及那爪子与牙齿上,触目惊心的人兽血肉。

    这里,就是如今的联邦荒野,危机四伏,凶兽虽不再是如当年那一场战争中有统一的指挥与首领,变得一盘散沙,可就算是单独行走在荒野里的凶兽,对人们的威胁,也依旧不小。

    而因为灵气的出现,被改变最多也最直接的,还是那数不清的野兽与植物。

    不过对于联邦的各个城池而言,毕竟当年的战争是人类胜利,所以一般情况下,足以去应付零散的兽潮,甚至如今的联邦内,随着古武与修行的兴起,也都开始了对凶兽的狩猎。

    如缥缈道院这样的在联邦也都算是庞然大物的机构,护送学子外出与归来的飞艇,更是配备了不少威力极大的灵宝,更有强者护送,如此一来,这段航程的危险性,也都降低了太多太多。

    此刻,在这去往凤凰城的飞艇上,缥缈道院的诸多学子,一个个都很是振奋,毕竟这是他们第二次的长途旅程,又因一年的接触,彼此比之前入学时要熟悉很多,所以相互之间话语也都多了不少,而那男女之间的微妙,一样在这旅程里,不时的滋生出来。

    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成双成对,在这飞艇上卿卿我我,让很多单身之人羡慕的同时,也都在嘀咕诸如秀恩爱死的快之类的言辞。

    王宝乐也不例外,此刻坐在飞艇的船舱内,摇头遗憾的开口。

    “我辈学子,要立身,立言,立行啊,掌院说的话,他们估计都忘了,天天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船舱内学子不少,柳道斌等人也都在内,此刻听到王宝乐的话语后,杜敏“切”了一句,小白兔掩口娇笑,陈子恒则是翻了翻眼皮,没去理会。

    “学首说的有道理啊。”只有柳道斌在一旁鼓掌,脸上带着受教的神情,丝毫不在乎四周人的目光,他始终秉承着他爹这段日子告诉他的一句话,那就是……只要是自己上司说的,必定全对!

    至于其他同学,也有不少是法兵系的督查,此刻都在点头,纷纷响应。

    眼看哪怕离开道院,自己也都有这么多拥护者,王宝乐心底美滋滋的,此刻谈兴大起,目中带着欣慰与感慨,望着四周众人。

    “我们都长大了啊,我至今依稀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去学校的时候,我还是懵懂的帅气青涩少年,身材苗条,剑眉星目,而你们也都还是小孩子,天真烂漫,纯洁无瑕,可如今岁月不饶人啊,一晃……我们都今非昔比了,你们说对不对。”王宝乐背着手,神色内充满了追忆,仿佛在回忆很多年前的事情。

    只是从众人进入道院,直至现在放假,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如此一来,王宝乐这摆出的老成样子,立刻就让众人面面相觑,就连柳道斌也都顿了一下,脑子飞速琢磨如何去接王宝乐的话语,他觉得承认的话,似乎在说王宝乐老了,可不承认的话,似乎又不符合他爹给出的金玉良言。

    “这是送命题啊!”到了最后,柳道斌吸了口气,觉得很棘手。

    小白兔实在没忍住,娇笑的肚子都痛了起来,陈子恒装作没听到,不过杜敏忍了许久,眼下终于忍不下去了。

    “王大爷您今年贵庚啊?”杜敏冷笑道。

    “我们都今非昔比了啊,敏儿,你看,你的胸也都大了。”听到杜敏的讽刺,王宝乐淡淡的看了一眼,摇头时神色更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