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随着此战的结束,缥缈道院这一次的大比,算是终结了大半,余下的就是那些三胜者,要去进行附加赛,去争夺所剩不多的名额。..</br></br>    而最终达到五战五胜者,有七十四人!</br></br>    这七十四人里大多数都是老生,一二年新生不多,毕竟他们新生再优秀,也不可能全部都超越那些打磨自身多年的老生,所以能五胜的新生,只是占据了一成左右。</br></br>    可这一次的大比,无论这七十多人如何优秀,也终究是……成为了衬托般的绿叶,因为……这一次,出现了王宝乐与赵雅梦的那对他们而言惊天动地的一战!</br></br>    王宝乐与赵雅梦的这一战,轰动整个道院,引发无数学子的惊叹与震撼,尤其是关注之人太多,随着扩散,各种描述,那些无法到来之人,也都在这众多的描述里,大概还原了二人这一战的画面。</br></br>    哪怕他们二人这一战虽只进行了一半,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完全结束,可他们在这一战所展现出的战力,让人震惊骇然,哪怕卓一凡等五胜者,也都看的头皮发麻,心神掀起大浪,人比人气死人,实在是……王宝乐与赵雅梦,太强了!</br></br>    而他们在这一战所展现的手段以及应对,也都被无数学子在灵网上归纳汇总出来,一一讨论,使得整个灵网都沸腾无比,以至于那些附加赛的擂台,都没有多少人去看了。</br></br>    “赵雅梦三息布阵,原来是操控灵气,不愧是天生灵体,她一旦真息,在对灵气的感应下,必定修炼速度超出同辈太多太多!!”</br></br>    “王宝乐更是不俗,他竟依靠炼制灵坯,吸收八方灵气,从外向内轰开阵法,为自己制造先机!不愧是法兵学首!!”</br></br>    “还有,你们看赵雅梦的反应,在王宝乐反击的情况下,立刻对应,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br></br>    在这无数的讨论中,有两点……是让所有人都心神震动的重点,其一是赵雅梦最后目露蓝光的爆发,其二是王宝乐对于数十把飞剑的灵活操控。</br></br>    这两点,也是让所有人都骇然的地方!</br></br>    “赵雅梦最后的爆发,一定是某种杀伤力极大的秘术!!”</br></br>    “王宝乐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竟可以灵活操控数十把飞剑,这……不是我们古武境可以做到的!!”</br></br>    无数的讨论,不断地爆发下,这场缥缈道院的大比,随着附加赛的结束,也终于落幕,前一千的名额已经出现,会在三天后公布出来。</br></br>    实际上这名额的公布与否,意义不大,灵网上早就有人统计了所有的积分,所有能进入前一千者,大都心中有数。</br></br>    这里面最郁闷的,就是排名在一千之后,于附加赛里被淘汰出去的那些,可没有办法,有时候一步的距离,往往就是天地沟壑一般。</br></br>    而随着比赛的结束,道院的气氛也都活跃了不少,仿佛是一下子所有人都轻松起来,王宝乐也在自己的洞府内修养后,将与赵雅梦那一战耗费的精力恢复。</br></br>    不过他没有外出,而是在恢复后,始终于脑海里琢磨赵雅梦最后的爆发。</br></br>    “目露蓝光下的她,似乎失去了意识……而且可以肯定这秘法超越了她能承受的极限,所以她才会事后昏迷。”王宝乐分析后,依旧心惊,实在是若没有掌院去阻止,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一战的结果到底如何。</br></br>    “那个状态下的赵雅梦……太强,仿佛……她与灵气融为一体!”王宝乐沉默下来,来到露台处坐下,闭上眼,在脑海里不断地重演与赵雅梦的一战,总结自己是否能有更好的表现。</br></br>    王宝乐喜欢反思,这是他从高官自传上学到的,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修炼出手,都是如此。</br></br>    而就在王宝乐这里反思这一战时,缥缈道院内,掌院峰的中段,那里有一座雕栏玉砌的大殿,这大殿虽不如掌院殿那么的磅礴宏伟,可依旧庄肃无比。</br></br>    这里,正是副掌院高全平日所在之地。</br></br>    哪怕他因之前王宝乐池云雨林的事件,院纪部的权力被剥夺,交由他人暂掌。可他的身份毕竟是副掌院,依旧有一定的威严。</br></br>    此刻,他站在大殿后的阁楼顶,遥望远方天地之间,沉默不语,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道院的老师,目前暂掌院纪部,同时也是一年前那位第一个去公开说王宝乐作弊之人,眼下他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低声开口。</br></br>    “掌院,此事……真的要这么做么?”</br></br>    “你怕了?”副掌院高全没有回头,依旧看着远处天空,半晌后淡淡说道。</br></br>    “的确有些怕了……”黑衣中年苦笑。</br></br>    “而且如今这王宝乐身为法兵系唯一学首,又在前几天的那一战爆发出了惊人之举,可以说此刻的他,在道院内炙手可热,我们何必再去找他麻烦?”</br></br>    “况且,就算我们将他的名额资质取消,也没用啊,怕是第二天,掌院就会暴怒,不但要训斥您,还会反手间就将其名额恢复了。”黑衣中年心底不解,此刻硬着头皮开口劝说。</br></br>    “另外……林天浩都已经被取消了学籍……”黑衣中年没有将这句话说完,实际上换了之前,他是不敢这么说的,可如今他从心底不想再去招惹王宝乐,也早已看出王宝乐必定能考入上院岛,为自己树立一个这样的敌人,实在是不值,可他也没办法,必须要听命眼前这个副掌院,所以此刻想着能劝说其改变主意。</br></br>    “林天浩?”副掌院高全闻言一笑,目中深处有外人看不到的不屑一闪而过。</br></br>    “此事你不用再说,只需告诉我,你做,还是不做!”高全转头,冷冷的看向黑衣中年,黑衣中年顿时压力极大,额头冒汗,半晌后他狠狠一咬牙。</br></br>    “遵命!”</br></br>    “那就下去吧,给你三天时间,榜单列出后……我要看到结果!”高全收回目光,淡淡开口,黑衣中年心底苦涩,可知道没有选择,于是点头,匆匆离去,开始筹备。</br></br>    直至这黑衣中年走了,高全目中的不屑之意,才越发的明显。</br></br>    “还真以为我为了要巴结林议员,下贱到去讨好其子嗣的程度了么……”</br></br>    “我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那自认为一切在掌握中的掌院大人,他喜欢看到我去增加自己的价值啊。”</br></br>    “他老人家这手养人宰杀之法,以为我不知道么……”高全喃喃低语,目中的不屑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阴沉与狰狞。</br></br>    “那王宝乐的名额,的的确确会很快被恢复,可我若不去打压一下,不去树敌,不去增加自己的价值,掌院他老人家,眼看自己辛辛苦苦养起来的果实贬值,怕是会更不高兴吧,万一把我贱卖了,他岂不是亏了。”高全说到这里,握紧了拳头。</br></br>    “我树敌越多,招惹的人越多,那么未来总会有人,想要来动我,可无论怎么动,都需要掌院点头才可,毕竟这下院岛,掌院不说一手遮天,也相差无几。”</br></br>    “只要有人来动我,就必然要和他进行一些利益交换,所以我树敌越多,越彻底,越是折腾,别人越恨我,那么我潜在价值就越大,他以后与人利益交换的时候,收获也会更大……尤其是我看出,掌院他觉得王宝乐会成为未来的利益交换者……”</br></br>    “同样的道理,我这里的价值越大,则付的起动我的代价者,也就越少,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筹划未来。”</br></br>    “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可以调离此地!”高全目中狰狞越发强烈,更有阴狠,他已经察觉到了危机,担心自己还没等调离,就被掌院处理,所以才打算借王宝乐之事,增加自己的价值,他太了解掌院了,知道自己这么做,必然可以使掌院动他的想法,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而延缓。</br></br>    至于王宝乐,虽的确不俗,可与他的自身的前程比较,根本就不算什么。</br></br>    “就算他是法兵系唯一学首,就算他这一战惊人,可那又如何,我哪怕只是真息初期,他是古武巅峰,可依旧鱼龙有别,还敢动手不成,他只能忍,毕竟……他还不是真息!”</br></br>    “我欺负他又怎样?就算他以后成为真息了,想要报复,可等他在上院岛站稳脚跟,那个时候……我早就离开此地了,至于再之后……”高全眯起眼睛,嘴角露出冷笑。</br></br>    “或许他想报复,也都没资格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