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徐楠,今年十九岁,在离家不足五公里的一所工商类大学念大一,因为离家近,再加上学校管的松,所以都是走读。

    他父亲早逝,三年前,母亲带着他和继父结婚,搬到了现在的房子里。

    徐楠属于比较懂事的那种男生,虽然心里有些排斥,但还是很体谅母亲的辛苦,接受了继父和新家庭的存在。

    尤其是那个有些特殊的弟弟。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真的以为欣儿是个女孩子,那可爱的外表甚至让他生起“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漂亮妹妹好像也不错”的念头。

    只不过后来他发现,欣儿似乎有些自闭,不爱见人,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继父人很好,曾经在徐楠现在的大学担任教授,为人儒雅,谈吐很幽默,也曾经给徐楠很多指点,让他觉得受益匪浅。

    后来在一次和继父的谈话中他才得知,欣儿有着比较严重的性别认知障碍和自闭症。

    他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儿,并且将自己打扮成女孩的样子。

    在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失败之后,开明的继父一度决定尊重欣儿的选择,决定悄悄带他去国外做一个变性手术。

    可惜这件事还未发生,一场突如其来的空难摧毁了这个刚刚组建起来不久的新家庭。

    那段时间,徐楠悲痛无比。

    虽然母亲和继父留下的遗产足够他们花销,但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不是这些外物可以弥补的。幸好他们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总之在继父的一些老朋友帮助下,勉强办完葬礼之后,徐楠和欣儿就以一种相对沉默的方式生活下去。

    期间徐楠的成绩一落千丈,今年高考发挥也有所失常,这才掉到了家附近这所不怎么样的大学里。

    不过见过人生生死离合的徐楠倒也不在乎这些了。

    他对欣儿的感情谈不上多深,但出于继父生前对自己的照顾和指点,他觉得自己也有义务照顾好这个弟弟。在附近读大学,也算一件好事。

    不然他还真的不放心让欣儿一个人在家里。

    只是有时候,他真的会被欣儿的怪脾气气到。

    好在徐楠天性开朗,气不过一个拐角,叫了个滴滴把手机揣回裤兜,这事儿就忘了。

    “师傅,去新口街新开的那家外科整形医院,对,就是标志特别骚包的那个。”

    说完这句,他便静坐休息。

    他知道,只要是附近的司机,没人不知道那家整形医院的,根本没必要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五分钟后。

    汽车缓缓停下,徐楠付了车费,站在十字街口抬头看那硕大的粉红色的招牌,就一阵头疼。

    路过的路人也屡屡抬头,被那标新立异的招牌吸引了不少目光。

    【吕军毅外科整形医院】

    看到这招牌徐楠就觉得脑壳疼,天知道自己那个好友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个招牌的设计费用据说花了一千万。

    在普通人看起来,就是一对胸-脯的样子,除了吸引眼球也没别的什么作用了。

    为这事儿,附近的城管没少找上门来,好在吕军毅家里背景硬,折腾了几次,大家就当瞎了没看见。

    医院门口,冷冷清清。

    徐楠想着从前门进可就太羞耻了,决定走后门。

    他其实根本没必要做这个手术的,愣是被吕军毅那个小子忽悠着说照顾兄弟生意才勉强过来的。

    徐楠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刚开业没几天的吕军毅愁眉苦脸地找上门来说:

    “生意不好啊,兄弟照顾一下呗?”

    徐楠诧异:“就我这外形,还需要整形?”

    不是徐楠臭美,他继承了母亲的优良血统,外貌那是一等一的清秀俊俏。

    不然他的属性面板,魅力值也不会高达18点了。小学的时候,圣诞节后他课桌里的情书拿去卖废纸都能挣不少钱。

    吕军毅不以为意:“我这个医院也可以做大部分的外科手术的。”

    徐楠愣了:“比如?”

    “割阑尾啊,切包皮啊什么的。”吕军毅盯着他。

    徐楠有些不自在了:“啥?可我没毛病啊?”

    “阑尾有什么用,迟早要切的;还有,你小时候尿尿的时候军毅哥可是检查过的,你的包皮有点长,虽然还没到包茎的地步,但不早点解决,会影响以后性-生活质量的。”

    吕军毅语重心长地说。

    徐楠当场就懵了:“我,我……我没事儿动什么手术啊!”

    “切阑尾还是包皮,自己选一个。”

    吕军毅暴露出了恶霸本性:“下个星期我必须完成一桩手术,不然整天闲着我手艺都要荒废了!”

    徐楠:“……”

    最终,在吕军毅的软磨硬泡下,他选择了……据说无痛的包皮环切术。

    再后来……徐楠想到隐隐作痒的下体就觉得痛苦。

    时至今日,他都记得吕军毅在手术台上恶魔般的淫-笑。

    “今天拆完线,再也不来这鬼地方!”徐楠默默发誓。

    走过后门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家花店。

    里面阵阵花香飘来。

    有个打扮很骚包的中年大叔对徐楠吼道:“小伙子,买束花送女朋友呗!”

    徐楠微笑拒绝,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

    他想起了那个主线任务。

    【大胆去爱吧!】

    【任务描述:一周之前,你因为那个眼神爱上了那个护士女孩,为何不大胆表白呢?哪怕失败,也不失为一种美妙的经历。】

    【任务奖励:10点羞耻积分/初始血脉觉醒】

    “初始血脉觉醒吗?”徐楠有些犹豫。

    从人物卡状态来看,他现在是继承了罗恩术士的血脉,但没有觉醒,按照目前的状况,似乎真的只有完成这个任务,才能正式觉醒血脉之力,成为一名罗恩术士。

    “真的要去表白吗?”

    徐楠揉了揉太阳穴,回想起那天,那个明显是新手实习的小护士,帮自己刮阴(YIN)-毛的时候,刮了足足两个小时的场景,他就觉得欲哭无泪。

    一开始徐楠还挺紧张羞涩的,后来发现小护士比自己更紧张羞涩,他就释然了。

    这个过程中,他差点睡着,等他醒来时,发现下面凉飕飕的——小护士正在一边抹眼泪一边给自己清理下体,眼泪滴在徐楠大腿根,场景一度非常尴尬。

    后来听吕军毅说,这小护士是第一次,有个老练的护士那天请假了,临时上来顶替的,脸皮薄手艺不成熟也很正常,请徐楠多多包涵。

    徐楠这种好脾气的家伙当然不会在乎自己的小弟弟被晾了两个小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抹眼泪的小护士还挺可爱的。

    然后一周之后,天知道这血脉觉醒系统怎么判定的,居然认为自己“爱上”了她!

    还逼着自己去表白?这不是世界上最羞耻的事情了么?徐楠怎么都做不到啊!

    更何况,他喜欢的是隔壁外语系的学姐啊!

    “算了算了,不能为了一点力量,就放弃自己的原则。”

    徐楠拿起手机准备转移注意力。

    结果一则火爆全网的短视频刷到了他面前。视频里,一个上身赤裸的外国男子,活生生地举起了一辆重装卡车,并将其丢到了车路旁的田地里!

    卡车司机惊恐的眼神,让徐楠印象深刻。

    网络上各种评论他都没心情去看了。

    这个世道,好像真的越来越乱了。

    徐楠沉默片刻,往后倒退十步:“老板,来一束玫瑰。”

    “顺便,您知道怎么向一个女孩子表白吗?”

    ……

    医院后门,徐楠轻车熟路地钻了进去,摸到了吕军毅的手术室。

    谁知道双方一碰面,吕军毅就一把抓住徐楠:“有人来就说没看到我!”

    徐楠一把抓住吕军毅:“等等,你还没给我拆线呢!”

    “还有,上次帮我那啥的那个小护士在哪儿?”

    吕军毅比徐楠大一圈儿,两人结识成好友纯属偶然,他今天看上去胡子拉渣的,倒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了。

    “咦?你买了玫瑰花?你问顾晓萌?我草,你不会是想向她表白吧?”

    吕军毅大惊失色。

    徐楠面色沉重而复杂,最终艰难点头:“把人给我叫出来。”

    吕军毅不可思议地看着徐楠:“你、你……”

    “快把人给我叫出来!”徐楠知道这事儿解释不清,需要速战速决。

    “她在门口护士站呢,上次那次之后,她就说受不了,我就给她暂时调到护士站负责临检和接待了。”

    吕军毅双眼中仍然充满着不可思议。

    徐楠深吸一口气:“护士站没人吧?”

    吕军毅想了想:“现在应该还没人……”

    徐楠大步流星地出门,护士站就在十米之外,顾晓萌正低头玩手机,护士站里,的确只有她一个人。

    徐楠再不犹豫,冲了上去,把花往上一递,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说:

    “我喜欢你。”

    他的脸颊烫成了太阳。

    顾晓萌惊得手机都掉桌子了,她抬头痴痴地看着徐楠,半天才红着脸问道:

    “你……是哪位?”

    徐楠心头一震,觉得丢人丢到家了。正当他在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吕军毅突然从手术室里探出半个脑袋来:

    “他就是上次你帮着割包皮的那个!”

    医院的走廊里,一片宁静。

    徐楠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走廊不远处,有十几个人正在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听到这句话,齐齐愣在了那里。

    顾晓萌更是抱着手机捂着脸就跑掉了。

    徐楠目光呆滞地转头,结果那十几个人用一种怜悯又同情的奇怪目光看着自己。

    这一刻,他恨不得以头抢地。

    而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这样的对话框——

    【罗恩术士初始血脉觉醒任务完成!】

    【血脉觉醒开始!】

    【获得羞耻积分10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