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聚餐点和露营点很近,外语社的同学们摊开了四块餐布,大家围坐在四张餐布上有说有笑,当然也有少部分人内向一些,要么在闷头吃东西,要么在低头玩手机。

    徐楠注意到外语社几个负责人的表情似乎很凝重,包括张璎珞在内,她们应该的确是打听到了什么。

    不过和阿坤学长的说法不一致的是,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想要和其他人谈及这一点。

    食物准备的很丰盛,外语社很有钱,据说每次活动都有充足的内部经费,社员只需要缴纳来回的车费就行了。

    就连露营的帐篷,都是外语社自带的。在某商大,外语社一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要进去的神秘社团,但这个社团并没有那么容易进就是了。

    按照阿坤的说法,能进这社团的,必有过人之处。

    比如徐楠,那是特别帅;比如那个南瓜女孩,那是特别胖;又比如陈莎莎,玩弄男人有一套;再提阿坤自己……算了扎心不提了。

    聚餐的时候,还有表演活动。

    大家争相在小型聚光灯下表演才艺,这让徐楠有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

    到了晚上的时候,白天的那些不愉快似乎都消失了。就连那些嫉妒徐楠的男生们,似乎也忘性很大的,跑过来和徐楠勾肩搭背。

    大家都是一个社团的,自然是开心就好,徐楠这种老好人自然非常容易混入其中,不过他看着阿坤一个人形单影只多少有些不忍,基本上也都拉着阿坤。

    聚餐结束之后,有活跃分子开始组织活动,有探索枫叶林的,也有在草坪上玩狼人杀的。

    徐楠已经和学长一起漫步枫叶林过了,大晚上黑乎乎的并不觉得有多刺激,于是加入了狼人杀小组。

    狼人杀法官是那个穿着南瓜衣服的女生,也是陈莎莎的朋友。

    她给徐楠塞牌的时候,徐楠明显感觉有些不一样。

    两把游戏下来,他严重怀疑自己的牌是做过的。

    两把游戏居然都是狼人杀游戏里的【神明】,一把【女巫】,一把【猎人】,都是强悍到极点的牌。

    更蛋疼的是,在游戏过程中,徐楠为了试探社团里到底还有多少职业者,挨个给玩家们丢了一个个的【鉴定术】。

    谁知道他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职业者,反而是清晰地鉴定出了他们玩游戏过程中的【底牌】。

    【高静/女/20岁/狼人】

    【陈莎莎/女/21岁/狼人】

    【乔志刚/男/20岁/狼人】

    【阿坤/男/21岁/狼人】

    徐楠:“……”

    果然,只有和吕军毅有过接触,甚至在吕军毅那里做手术的人才有可能变成职业者么?

    得知了敌方阵营的底牌,那么对于徐楠来说,这个找出混在好人堆里的狼人的游戏就变得索然无味。

    他甚至懒得发动【谈判专家】的专长来说服大家,玩女巫的时候,直接晚上一瓶毒药把陈莎莎给毒了;玩猎人的时候,被杀死之后直接开枪带走了第二把还是狼人的陈莎莎。

    陈莎莎一脸懵逼,为什么又是我?

    徐楠耸耸肩,他也没有办法啊,剩下来的狼人大家都找的差不多了,就只有陈莎莎演技最好,大部分人都被她骗过去了,徐楠作为一个游戏里的【神】,自然要铲除这种隐藏在好人中的狼人。

    两把游戏结束,起初众人对徐楠的举动还有些不理解,后来大家各自掀开底牌复盘的时候,一个个对徐楠都服气了。

    “高手啊,真没看出来,莎莎拿了两把狼人!”

    “连续两把CARRY全场,还这么低调哎。”

    “不愧是徐楠同学,长得帅,智商还高,狼人杀都玩的这么好。”

    徐楠一阵羞赧。他这不是靠作弊赢的么?

    有了鉴定术这种作弊器,狼人杀这种游戏就变得索然无味,大家嚷嚷着要开第三把的时候,他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

    不安分的任务栏再次闪烁起来——

    【罗恩术士血脉觉醒可选任务】

    【任务名称:道貌岸然】

    【任务描述: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一次完美的游戏作弊,事了拂衣去,留下一地迷妹迷弟】

    【任务奖励:1点羞耻积分】

    【任务进度:已完成】

    【获得1点羞耻积分!】

    徐楠摸了摸下巴:“是不是只要做违反羞耻心的行为,成功之后并且满足一定标准,就能获得羞耻积分?这些可选任务平时都是隐藏的,在我完成任务列表里的可选任务之前都不会再刷新,但只要我做了类似的事情,就能用无师自通的方式完成任务。1点羞耻积分虽然不多,但蚊子腿再细也是肉啊。”

    “难不成,我真的要在突破羞耻心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徐楠看着任务列表里那个要和熊孩子抢五彩棒棒糖的任务,就一阵蛋疼。他琢磨着什么时候得搞定这个任务,不然下一个可选任务也刷不出来,全靠自己现在这么乱撞摸索,效率也太低了,而且也容易出事。

    刚巧就在这个时候,秦乐乐忽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徐楠!我姐他们找你!”

    徐楠愣了一下:“什么事情?”

    “我怎么知道,我姐现在可防着我了。”秦乐乐嘟囔着嘴:“他们就在前面开会,你快过去吧,回头别忘了找我啊,我还要拿你练习偷窃术呢。”

    “今天你没穿小熊维尼吧?”

    徐楠呵呵冷笑:“今天我穿的是豹纹,你敢吗?”

    秦乐乐捂脸跑掉:“你果然是变-态!”

    ……

    徐楠赶到的时候,发现在场的都是外语社的部长们,个个都是大佬,唯独自己一个干事,不免有些不安。

    不过作为副社长的张璎珞气场太足,她说徐楠是自己招呼过来帮忙的,其他人也不敢吭声。

    徐楠惊奇地在这群人里,发现了阿坤学长。

    “……现在的消息是这样的,小河湾公园附近,出现了一个危险程度很高的通缉犯,我家里那边是让我们赶紧离开。”

    张璎珞低语道:“但咱们外语社的露营活动批下来也不容易,就这么扫了大家的兴致也不好,我想着这里和小河湾距离也是比较远的,我们应该运气不会那么差,真的遇上通缉犯吧?”

    “是什么通缉犯?听说连东湾军区的部队都进驻小河湾了。”社长是个矮个子的女孩儿,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气场输了张璎珞不知道多少,也不知道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不知道,通缉犯的信息我还在托家里人打听。”张璎珞面色有些沉重:“其实按理说,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还是应该立刻撤离的,但是大巴走了,徒步回去,我怕大部分人吃不消,毕竟我们外语社,女孩子多。”

    “我想了个办法,还是增强值夜的人手吧,把之前只是意思意思的值夜活动,变成真的警戒活动,确保半夜的时候,不会有陌生人靠近营地,大家有什么意见么?”

    徐楠发现,外语社高层几乎是张璎珞一个人独断专行,她说什么,其他人只管附和就是。

    “是某种震慑类的技能么?我可以通过术士的抗性豁免掉,但其他人就只能沉浸在她强大的气场里,无法反抗了。”

    徐楠心中暗道。

    大家都没有意见,张璎珞就开始商量着守夜名单。

    璎珞学姐做事情还是雷厉风行,很快,一份全新的守夜名单出现了。徐楠跑过去瞅了一眼,自己是凌晨2点以后的班。

    阿坤学长被安排在了前半夜。看来他们两个今夜是无缘在帐篷里促膝长谈了。

    徐楠很是遗憾,他觉得阿坤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反倒是阿坤洒然一笑,拍拍徐楠的肩膀,示意好男儿不必拘小节,大家来日方长。

    弄清楚值夜安排之后,大家都各走各路了,唯独徐楠被张璎珞单独留了下来。

    其他人也不敢多看。

    等到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张璎珞才定定地看着徐楠:

    “吟游诗人?”

    徐楠身子一颤,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学姐还是学姐,终究还是被发现了,他不想欺骗学姐,但是出于本能,又不敢真的把自己的底细说出来。

    “别装了,我刚刚查过了,只有【吟游诗人】,才有【表白】这个技能。”

    张璎珞似笑非笑地看着徐楠:“你之前对我和乐乐用了魅惑类的法术吧?我的意志检定居然没通过,你的法术很厉害啊。”

    徐楠满头大汗想要解释,张璎珞却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刷完技能之后你就立刻撤掉了法术,还算你有点良心。”

    “以后要刷技能也别这么藏着掖着了,我们有办法的。”

    “既然你也是职业者,那么今天晚上也注意着点,那个通缉犯,极有可能是个职业者!”

    徐楠沉吟片刻,既然学姐把自己当吟游诗人,自己干脆就将错就错了吧。

    毕竟罗恩术士这种羞耻的职业,他实在说不出口啊!

    “学姐……我有一个问题。”

    他看着张璎珞:“你最终决定是继续露营,虽然找了其他理由,但其实,你是想撞上那个通缉犯对吧?”

    张璎珞嫣然一笑:“很聪明嘛,我的职业是圣堂武士,最终进阶模板是传奇女武神,现在已经3级了,我就想看看,在H城,是不是真的有人比我厉害。”

    “既然你是前期废柴的吟游诗人,一会儿真的开打了,记得躲我身后,用你的技能给我加点BUFF就好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有些疑惑:“你是吟游诗人的话,那你主修的乐器是什么?怎么没见你带乐器?(注1)”

    徐楠想了想:

    “吹口哨算不算?”

    张璎珞瞪眼。

    徐楠咳嗽了一声,心虚道:

    “我清唱。”

    ……

    注1:吟游诗人是有0级法术召唤乐器的,但通常我们认为,主修的乐器应该随身携带,并且为了一个0级法术牺牲一个法术位并不值得;在本书设定中,蓝条施法者和法术位施法者共存,后续会有详细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