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手机微信里的一条条信息,还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徐楠心中忍不住涌起一阵暖意。

    原来,学姐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啊。

    自己才消失这么一会儿,居然发了这么多消息……等等!

    徐楠定睛一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赫然已经来到了凌晨两点半。

    而张璎珞开始给自己发微信和打电话的时间,也刚好是自己应该值夜的两点钟。

    “失乐园和地球存在时间流速差异!”

    “我最多不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啊。”

    徐楠心道坏了,万一让学姐她们担心,发动所有人来找自己,那可就尴尬了。

    毕竟枫叶林这么大,自己又是跑到异位面去了,大家深更半夜的找人,辛苦费力甚至还有危险。

    他刚想迅速回复,只是张璎珞发的消息里的其中一部分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通缉犯的名字叫吴珂,是个疯狂的连环杀手,之前就一直被通缉,上面有专门的小组在追他,昨天晚上被人发现在小河湾公园附近出没……】

    【这人身高大约一米七,男性,光头,喜欢穿黑色的紧身衣,脸上很干净,但是有一颗痣在眼角……】

    徐楠看着张璎珞的描述,沉吟片刻,忽然打开手电筒,照向了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流里。

    他一边用手电筒对着小溪里的人影,一边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长这样?”

    嗡嗡嗡!

    震动声起——【就是他!你在哪儿?为什么不接电话?小心,离他远一点!】

    张璎珞的语气很着急。

    她打了个电话过来,但迅速挂掉了,徐楠琢磨着她估计是担心打电话发出声音,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安危。

    其实徐楠也是刚刚才看到,毕竟今夜的月光还不错,小溪里陡然出现一个亮铮铮的光头,想不看见都难。

    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通缉犯,徐楠心里有点紧张。

    但仔细一想,连那么叼的白垩武士都被他烧成骨灰了,通缉犯再厉害现在看上去也是重伤昏迷的样子,自己应该不会有事吧?

    他迅速和张璎珞进行了沟通,在发送自己的位置的时候,他才发现,从失乐园回来,他居然被传送到了枫叶林附近的地方。

    这里距离小河湾已经不远了。

    张璎珞回了一句——【躲起来,我马上过来】

    徐楠看着那个不省人事的光头,沉吟道:“要不要报警?”

    毕竟是小市民意识已经融入了骨髓,遇到这种情况,徐楠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己逞英雄,而是报警。

    张璎珞果断回到:“不用,等我来。”

    徐楠有些忧虑,学姐的想法他可能猜到一些,但这始终是通缉犯啊,而且可能是职业者。

    自己如果不报警,算不算窝藏罪犯?

    “算了,学姐一个女孩子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啊!”

    “徐楠,你要有点男子气概啊,看了那么多美国电影,来点超级英雄的气势啊!”

    他自我鼓劲了一会儿。

    出于“通缉犯”可能存在同谋的考虑,他在附近布置了三个魔法警报,增加了些许的安全性。

    他又悄咪咪地丢了个一级怪物召唤术,这一次运气不错,召唤出了一只夜莺,可以帮忙侦察附近的情况,徐楠给它下了一个自行警戒的命令,然后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小溪里的光头身上。

    他看上去好像伤的很重。

    但徐楠仍然不敢靠近,他远远地丢了个鉴定术。

    【吴珂/男/32岁/4级黑刀客/濒死中……】

    “居然不是武僧啊,我还以为光头都是武僧呢。”

    徐楠之前也诧异,如果是守序的武僧的话,怎么会成为通缉犯,现在看来,并非每一个光头都是武僧。

    旋即他皱起了眉头。黑刀客这个职业他也有些了解,在血脉知识里记载过,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

    哪怕在普罗世界,黑刀客也是危险程度仅次于邪-教徒,人人得而诛之的职业。

    他们以杀戮同类为乐,并且在血腥之中获得力量。

    黑刀客的进阶路线有很多,但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红路放逐者】或者【血杀猎人】,前者的进阶任务至少需要屠杀掉一个村落的无辜者;而后者手上的血腥债只会更多。

    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徐楠打定主意,等学姐来大家一起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个通缉犯。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喜欢搞事的任务卡再次跳了出来——

    【罗恩术士血脉觉醒可选任务】

    【任务名称:见死不救】

    【任务描述:生活在这个危险的世界,太过善良反而容易伤害到自己,有些时候,见死不救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看到这里,徐楠觉得这任务描述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万一真的让圣母心的人遇到濒死的通缉犯,说不定真给他救活了反而要祸害社会。

    只是下一秒,任务描述的画风就陡然一变:

    【……所以,让我们来好好围观濒死之人的惨状吧!仔细观察濒死者吴珂的身体每一个细节,持续时间30分钟,若濒死者在这期间彻底死亡或者脱离濒死状态,则任务失败!】

    徐楠呵呵一笑,当场就要拒绝这个任务。

    什么玩意儿?见死不救就算了,还要跑过去围观?真当人家通缉犯不是人吶!

    万一自己在围观过程中,他断气了怎么办?任务没完成,还惹一身骚。

    这种事情,徐楠可不干。

    只是当他看清楚任务奖励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任务奖励:5点羞耻积分;职业专长-法术瞬发】

    法!术!瞬!发!

    一看到这四个字,徐楠秒接任务。

    不就是围观一濒死的光头大佬嘛,应该没那么困难吧!

    自从徐楠接下任务的那一瞬间,他便能看清楚吴珂的生命值。

    【生命3/96】

    以他的生命值来说,濒死的区间应该是1~15点。

    “快挂了啊,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徐楠凑了过去,喃喃自语。

    他用手电筒照着光头大佬,浑身上下照了个遍,发现他胸口小腹有多处中弹的痕迹,由此可见,四级的黑刀客,还不足以和热武器抗衡,连枪械都抵挡不了。

    徐楠对枪械不太精通,也不知道武警和军方到底是动用怎样的热武器才能把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职业者打成这样的。

    看着吴珂的惨状,他还是蛮心惊的。

    “就这样围观吧。”

    徐楠默默看了一眼任务卡,上面不仅多了吴珂的生命值,还多了时间倒计时,从30分钟开始数。

    徐楠坐在那里,就这么死死盯着光头。

    一分钟后,吴珂的生命值又掉了1点,来到了2!

    徐楠忽然意识到,自己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这家伙真的要挂了!

    通缉犯的话,死不足惜,但自己的任务怎么办?

    张璎珞估计还在赶过来的路上,就这么死了,自己也不好向学姐交待啊!

    他痛苦地挣扎了一分钟,吴珂的生命值又是一抖,直接掉到了1!

    当他生命值清零的时候,就是他离开人世之时。

    徐楠知道,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他忍痛花了两点羞耻积分,跨职业购买了牧师的1级法术【强效治疗】!

    反正完成任务的报酬是四点羞耻积分,投入是有回报的,徐楠这么安慰自己。

    下一秒,他对着光头,低声吟唱!

    一个强效治疗丢了过去!

    光头的生命值蹭蹭蹭地往上涨!

    一口气从2点,跳到了17点!

    徐楠大惊失色。

    光头闷哼一声,竟是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看着徐楠,面露感激之色,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然而下一秒,徐楠从背包里抽出水果刀,一刀就捅进了光头的小腹。

    水果刀的伤害是2点,完美地让光头生命值重新回归15点的重伤濒死状态!

    光头:“??”

    他就这么看着徐楠,满脸不解之色,他的声音很虚弱:

    “小兄弟……救救我……你刚刚是不是对我用了治疗术了?你是牧师?”

    徐楠沉默不语,就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那目光,看得光头大佬吴珂都心头发寒。

    其实徐楠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保证满足【仔细围观】的条件嘛!

    然而这一幕在光头眼里,便显得越发深不可测起来。

    他现在虽然是濒死状态,但多少有力气说话了:“你、你救救我……我必有重金酬谢,我还有法子让你获得更多力量。”

    徐楠无动于衷,只是瞪眼。

    光头说了一会儿,后来估计是说累了,也可能是生命值掉的太快,没力气了,只能和徐楠一起大眼瞪小眼。

    没多久,吴珂的生命值再度掉到了5以下。

    徐楠忽然低声吟唱,又一个【强效治疗】丢了过去。

    哗啦啦!

    吴珂的生命值瞬间被抬起,从5被抬到了20!

    徐楠皱眉,手起刀落,就是三刀下去。

    20-2-2-2=14.

    舒服了。徐楠微微一笑。

    吴珂刚露出的喜色就变成了懵逼。他有点无法呼吸了。

    他看着徐楠,半天才愣声道:“兄弟是想干嘛?”

    徐楠摇头不语,继续死盯着他,还有十几分钟。

    吴珂绝望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是因为徐楠疯狂扎刀子的缘故,吴珂的生命值掉的更快了。

    任务倒计时还有5分钟的时候,他的生命眼看就要再次清零。

    徐楠微微一叹,面露慈悲不忍之色。

    吴珂虽然半昏迷,但似乎也感受到了水果刀的寒芒,他气喘吁吁地说:

    “兄弟,给个痛快吧。”

    徐楠摇头,继续吟唱,第三次丢出【强效治疗】!

    谁知道这一次,强力治疗居然出现了爆发治疗的效果!

    吴珂的生命值从2点,一口气被加到了32点!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发愣,半晌,徐楠猛然跳起来,按住吴珂的光头,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阵狂捅!

    “徐楠!我找到你了!”

    秦乐乐的身影出现在小溪旁,只是下一秒,她的脸色顿时就被吓得惨白!

    但见月光之下,徐楠按着一个铮亮的光头,面色狰狞的手持水果刀,正在疯狂乱捅!

    他一边捅,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给老子掉回去,给老子掉回去啊!”

    好半天,徐楠才把爆发治疗的血量给捅下去,捅回了任务要求的濒死状态。

    他擦了擦汗。

    余光之中多了两个人影。

    张璎珞和秦乐乐正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徐楠擦了擦脸上的汗和血,把水果刀插在光头的小腹上,看着她们,默然道:

    “看多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