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熊猫养殖基地。

    某办公室内。

    饲养员正在接受审问和教训。

    “怎么搞的?好端端一只大熊猫,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领导不信。

    饲养员委屈地摊摊手:“笑笑一直是这样的。它打出生起就没什么存在感,连她的父母都经常把她忘在角落里,明明是双胞胎,但是平时我们好像只记得她的弟弟。”

    “之前也出现过几次类似的事情,我有时候会忽然想起来,笑笑呢?”

    “然后就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能找到她的,但今天不对劲,刚刚咱们也看录像了,她是一个人跑到监控看不到的角落里,忽然消失掉的!”

    领导摸了摸脑袋,沉吟片刻:“这个事情必须要得到妥善解决。”

    “我要通知……对了,你刚刚提到的那只消失的大熊猫,叫什么来着?”

    饲养员露出迷茫之色:“忘了……”

    “大熊猫?咦?有大熊猫消失吗?我再去清点一下。”

    十分钟后。

    “领导,所有的大熊猫好像都在哎。”饲养员兴奋地比对着花名册和大熊猫们。

    领导松了一口气:“在就好,在就好。”

    “小年轻做事情,就是不牢靠,一惊一乍的,真是。”

    “大熊猫怎么可能会消失嘛!”

    ……

    车库里。

    徐楠是真的惊了。

    他从小只在动物园里看到过这种大型食肉动物,这是一种拥有可以和棕熊媲美的咬合力,在海拔两千米的高度奔跑速度不逊于刘翔,爬树能爬二三十米,遇水还能轻松游泳,能把三四匹狼坐着玩,综合武力值爆棚的强大生物!

    只不过相比起萌萌哒的颜值,其强大的战斗力,一直被人忽略了。

    在古代,熊猫可被人称为食铁兽,攻击型颇强,等闲人类,绝对其对手。

    这样一种动物,居然以卖萌为生,可见这个看脸的世界有多真实。

    刚刚那只大熊猫扑上来的时候,徐楠就很紧张,直接利用法术瞬发技巧瞬间给自己套上了厚厚的法师护甲,准备硬刚一波了。

    谁知道那大熊猫只是佯攻一下,冲到徐楠身边一个踉跄,在地上滚了两下,卖了个萌,又屁颠屁颠跑回去啃竹子了。

    徐楠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于是他把车库门一关,深呼吸十秒钟,再次拉开。

    正在啃竹子的大熊猫睥睨了他一眼,缓缓开口道:

    “你,就是我的魔宠吗?”

    徐楠:“哈?”

    “太弱了,目前的你还远远不够资格做我的魔宠。”大熊猫一边啃竹子一边说:“先从最基础的仆人做起好了,这是主仆契约,你过目一下。”

    说罢,一纸魔法契约递了过来,徐楠还真的仔细读了一遍,有些不敢置信。

    以自己的超强魅力值,对方居然没有纳头就拜、抱着自己的大腿哭着喊着要做小弟,这简直不科学!

    不过仔细想想大熊猫的魅力值似乎未必在自己之下,甚至在某些方面更胜一筹,双方魅力比拼还真说不好谁高谁低!

    徐楠想了想,直接将隐藏的专长【万有引力】和【容光焕发】开了起来。

    谁知道大熊猫一把丢掉竹子,冷笑道:“这么骚包干嘛?你以为你孔雀开屏呢?我最讨厌的就是魅力比我高的存在了,身为魔宠,居然不懂衬托主人风姿的道理,反而想要喧宾夺主。”

    “你走吧,这辈子都不可能转正了。”

    徐楠额头青筋微跳:“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车库!”

    大熊猫在地上滚了滚:“我不管,从今往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你要负责我的饮食起居,对了,这车库温度不够宜人,你回头赶紧给我装个空调……”

    徐楠深吸一口气。

    这只大熊猫明显有毛病,而且也有问题。难道普罗世界的降临,导致其他生物的异变也开始产生了吗?

    又或者,这只大熊猫根本就是来自异界的?

    问题是,他在罗恩术士血脉中,根本没有看到大熊猫这种生物的存在啊?熊猫人武僧这种东西,完全是另外一个奇幻世界的设定好不好!

    “让我们都先搞清楚一下状况吧。”

    徐楠冷静下来,看着那只看似萌萌哒、实则杀伤力惊人的生物:“你是怎么跑到我家来的?”

    大熊猫鄙视道:“我听见有人召唤魔宠,就跑过来了。白捡的魔宠我当然要占便宜啊,不过你这个魔宠,我不是很满意,要退货。”

    徐楠头大如斗:“你是不是对召唤魔宠这个仪式,有什么误解!”

    他用尽可能温柔的话来说:“从理论上来说,你是我的魔宠才对。”

    大熊猫怒道:“你打得过我吗?”

    徐楠想了想:“不一定。”

    大熊猫通常身手了得,哪怕现在他一身法术在身,除非拼命,否则还真不知道谁输谁赢;而且眼前这只大熊猫,明显不是善茬子,应该是成了精。

    虽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但大熊猫的话,应该可以破例的吧?

    大熊猫冷笑道:“那不就得了,还想我当你魔宠呢!就你这实力,先去练练再说吧。在我找到新的魔宠之前,你就负责我的饮食起居了。明白没?”

    徐楠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只大熊猫明显对契约规则什么的,非常了解,它是在装疯卖傻想要自己为它买单呢!

    虽说徐楠现在也是非常富裕了,但莫名其妙的亏,他还是不肯吃的。

    “你你你,我不管你是哪儿来的,马上给我回去!别妨碍我召唤魔宠!”

    徐楠的态度也强硬起来了:“我要一只乌鸦或者一只黑猫!”

    大熊猫怒了:“乌鸦、黑猫?那些愚昧的东西能和我比吗?这俩蠢货有我萌吗?你再对主人不敬,小心我告你偷国宝。”

    “你知道偷国宝的罪名吗?”

    徐楠呵呵一笑,啪地一下,关上了车库口大门。

    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地开始发微信,目标对象当然是欣儿——

    “今天午餐自己叫外卖。”

    【欣儿:不要!】

    “别闹了,自己叫外卖,让外卖小哥把东西放在台阶上,等他走了你再去拿就行了。马上入冬了,要照顾好自己。我可能……有段时间回不来了。”

    【欣儿:???】

    “我……去自首了。”

    说罢,徐楠直接打电话,痛心疾首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

    “喂,警察同志,我要自首!”

    ……

    “你是说,你偷了一只大熊猫,而且这只大熊猫就在你后面,他还会说人话?”

    负责接待徐楠自首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警花小姐姐,看样子挺年轻,说不定转正没多久。

    徐楠紧张地点点头,悄声问:“会被判多久啊?其实这大熊猫也不是我偷的,是他自己跑到我的院子里的。”

    警花小姐姐面色古怪,咳嗽一声:“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大熊猫啊?”

    徐楠一惊,回头一看,那只大熊猫就躺在审讯室的角落里吃竹子呢,还对徐楠邪魅一笑,笑的徐楠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徐楠这才注意到,自己领着一头大熊猫出门,一路过来,居然都没人大惊小怪!

    难不成这家伙会隐身?而且他手边的那根竹子,怎么吃不完似的?

    “可是真的有一头大熊猫……”徐楠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情况了。

    警花小姐姐温柔地点点头,给徐楠倒了一杯水,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出审讯室,立马变了一张脸,对着几个小弟训斥说:

    “跟我爹说,这份工作我不干了!说什么追捕凶犯的重案组太危险,就让老娘来干这种接待神经病的活吗?”

    “刚刚那个小子口口声声说自己偷了一只大熊猫!”

    “你们有看到大熊猫吗?”

    众人齐齐摇头。

    警花小姐姐叹气:“给他准备一辆去大青山精神病院的车吧,我看他长得挺帅的,小小年纪就失了智,现在送过去,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

    其中一个小弟弱弱地道:“阿娇姐,你审讯室门没关呢。”

    她尴尬回头,但见徐楠面沉如水地看着她。

    “给大熊猫养殖基地打电话。”

    徐楠依然保持冷静:“问他们最近有没有遗失国宝。”

    警花小姐姐想了想,本着负责到底的打了个电话,对方那边的办公室领导表示,基地运转一切都非常OK,什么?大熊猫被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因为是开着免提的,徐楠也听到了来龙去脉。

    他沉默了,然后拽着大熊猫一言不发地出了警局。小姐姐想要说些什么,都没来得及。

    一人一熊猫来到家门口。

    徐楠盯着他:“说罢,你到底是什么妖精。”

    大熊猫叼着竹子,含糊不清地说:“我是笑笑。”

    “笑笑是什么妖精。”徐楠问。

    “笑笑就是笑笑。”大熊猫优哉游哉地替徐楠推开门,一边推门一边还得意地说:“你是甩不开我的啦!除非等我抛弃你……”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声音忽然停滞了。

    徐楠有些惊讶地发现,客厅的地板里,一个娇小的身影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死死盯着大门。

    她的眼泪涟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在看到徐楠的那一瞬间,欣儿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你……回来了?”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欣儿第一次面对面和他说话,也是她第一次走出那个小房间。

    徐楠惊呆了,他马上取出手机,却发现无数个未接来电和欣儿疑惑的微信!

    他刚想解释什么,一个煞风景的声音陡然响起:

    “嗷!”

    “我的主人!”

    “我愿意成为你的魔宠,为您侍奉终生!”

    但见大熊猫笑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出一纸契约,递了上去。

    欣儿被吓得面色发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