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凯撒。

    从凯撒之门的相关信息里,徐楠对这个颇有远见的异界法师有一定的了解。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能通过传送门给自己丢漂流瓶,是精确命中,还是广撒网,自己只是刚好捞起来的一个?

    他也没想太多,打开看了看,发现这个凯撒的确有两下子。

    羊皮纸上写着一封信,上面用非常标准的普罗世界通用语,表达了对徐楠的感激之情。

    凯撒告知徐楠,传送门的另外一端,依旧是在他的领地上,这一点,哪怕时空风暴都没有改变。

    而徐楠送过去的四个人,都已经安然无恙地抵达凯撒的领地了。

    按照凯撒的说法,他会给他们足够的尊重和自由,他当然想要了解地球的一切,但他不会强迫他们做出违背自己意志的事情。

    比如四人中唯一一个的普通人——凯撒声称最佩服的那个男子——他向凯撒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和志向,于是凯撒便欣然同意,将他送往了距离领地最近的武僧修行之地,十诫修道院。

    而另外三个人,都在凯撒的说服下,决定暂时留在凯撒的领地发展。

    凯撒婉约地提出,希望徐楠能够按照传送门的最大能力,输送更多的地球人才去他的领地。

    他会相应地给出一些报酬。当然,徐楠也可以提出一些要求,他会尽量满足。

    整封信干干净净,字体整洁行文流畅,徐楠估计恐怕是异界最刁钻的评论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这么说,还真阴差阳错地把阿坤学长他们送到了凯撒的领地上啊。”

    徐楠略一沉吟,抓过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塞进漂流瓶,然后重新塞回了传送门里。

    传送门化成的小球闪烁了一下蓝光,漂流瓶就消失无踪了。

    做完这一切,徐楠再次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等漂流瓶嘛!

    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凯撒的第二个漂流瓶始终没有出现,让他颇为失望。

    炼金学方面,制作戒指的基本材料虽然没了,但是他昨天在网上订的一批材料已经到了。

    这些材料大多是木工、五金等小东西,徐楠现在手头上没有足够的书籍和材料,但是通过这些小东西的加工,也可以提升炼金术士的等级。

    只不过比较缓慢就是了。

    但徐楠一直比较有耐心,自己的血脉纯属看天吃饭,有时候,还是踏实一点比较好。

    厚积薄发嘛。

    一晚上的时间,徐楠的炼金术士经验增加了六分之一,比制作戒指上升慢多了,饶是如此,他依然乐此不疲。

    ……

    普罗世界,冰风领,雪山之中的城堡里。

    外城城墙上,一个面容坚毅的女孩握着一封信,目光凝视着远方蠢蠢欲动的黑森林里的怪物。

    没多久,一个高瘦青年出现了。

    “尊敬的城主大人,听说您有事找我?”

    尽管来到异界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是长风拓还是很好地融入了这个世界,职业者体系的继承,让他获得了通用语的使用方式。

    女孩无奈地把手里的那封信递过去:“看起来,那个送你们过来的施法者,对你们的安危还是很在意的。”

    长风拓有些意外地接过了那封信,瞬间就明白城主大人是什么意思了。

    徐楠回复的漂流瓶,是用汉语书写的!

    这就意味着,异界的凯撒一定看不懂,至少需要那四人之一来翻译回复。通过这种方式,他也算最大程度上的想要试探了解一下,这个凯撒是否真的善待地球人吧。

    长风拓有些玩味地笑了笑。这个徐楠,自己还真看走了眼,明明只是素昧平生,心地倒是挺善良的。

    之前自己对他倒是有些误解了。

    徐楠的回复很简单:一个人头多少金币?(秘银、精金也行)

    长风拓翻译完毕之后,女孩陷入了迷茫。

    她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地用普罗世界的金币甚至贵金属来衡量地球人才的价值。

    她和长风拓等人交谈之后,的确获益匪浅,如果能从地球上得到更多的目光长远、思维开拓的职业者,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带领自己的子民度过冰风领的严冬。

    从而向蜷缩在温暖王都的那些人证明,自己也有资格,继承这座危机四伏的王国。

    只是,作为王国四大继承人中最不被看好的四公主,她的资金少得可怜,如果不是得到了她老师的资助,她甚至没办法在冰风领站稳脚跟。

    “城主大人。”长风拓似是看出了她的为难:“其实对方未必真有那么缺钱,他或许只是想要一个态度。”

    “我来自地球,知道地球人想要什么;正如普罗世界的人密切地渴望地球的知识和信息一样,地球人,同样渴望普罗世界的知识,特别,他是一个施法者,而您又是一名强大的法师。”

    四公主沉默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用法术知识代替金币?”

    长风拓很圆滑地说:“我只是提供一个变通的思维。”

    四公主点点头,长风拓识趣地离开。

    有人从阴影中出现,一个干哑的女声响起:

    “我们真的可以相信他们吗?”

    四公主摇头:“我没有别的选择,老师其实都不看好我,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会给那个施法者回信的,如果他要金币,我会尽量凑,如果是法术知识——虽然这么做有悖兰塔盟约,但我必须要有一个决断。”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年幼的时候捡到一件半神器传送门的。”

    那女声沉默了一会儿,低语道:“凯撒这个姓氏,在北大陆实在有些过于沉重了,其实你不必……”

    四公主挥挥手:“我只是不想让异界的施法者认为我是个女人,不管在哪个世界,他们总是对女人充满偏见。”

    “许愿瓶每天只能用一次,明天再回复那个施法者吧,希望他能有足够的耐心。”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

    次日清晨,经过简短的睡眠之后,徐楠买好了早餐送到二楼小橱子上,然后轻轻敲了敲。

    屋子里传来有些娇憨的闷哼声,示意已经听到。

    徐楠转身离开,顺手发了个微信:“今天上午下午都有课,中午自己叫个外卖吧,或者让那个熊猫帮你叫外卖。”

    “不过别让她给外卖小哥看到就是了,你在家里小心点,有什么异常事件,要及时和我说。”

    欣儿的微信没有反应,不知道是不是还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注意看。

    徐楠叹了一口气,又去车库检查了一下笑笑的情况,这家伙的睡姿极为不雅,虽然外表看上去萌萌哒,但狂放的睡姿暴露了这家伙其实就是国宝中的败类的事实。

    不过转念一想,有这家伙在,至少自己出去的时候,不必太过担心欣儿的安全了。

    笑笑虽然不靠谱,但武力值似乎深不可测,比一般的魔宠强多了;而且她对欣儿的态度应该是不会伤害她的。

    徐楠通过魔宠契约,给她下了一个守护欣儿,满足她各种需求的指令,然后就出门了。

    今天是周一,徐楠满课。

    早上是大学英语加毛概,下午是基础会计,算是大课。

    为了以防万一,徐楠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不仅戴了口罩,还同时隐藏了【容光焕发】和【万有引力】。

    饶是如此,路过的小泰迪冲他叫的时候,他都一阵虚的慌。

    他可知道,这学校附近也有人养藏獒之类的;万一发生点什么,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

    早上的英语课和毛概还好,都是班级小课,徐楠在班级里本来就是边缘人,虽然长得帅,但始终游离于大学生宿舍群体之外,大一的女生多少还有些矜持,男生们自然也不会和他太熟。

    到了下午的时候,情况立马有了转变。

    尽管徐楠戴了口罩,还是被人一眼认出来了。

    几个明显不是大一的女生凑了过来:“徐楠学弟,一起坐呀!”

    徐楠立马被包围了。

    他有些发蒙:“几位学姐,你们不是来上课的吧?”

    学姐们笑靥如花:“当然是来上课的啊,我们的基础会计分数太低,刚刚申请了重修刷分。”

    “而且系里面也不只我们几个啊,老海的课已经满员了。”

    “哎呀呀,我的基础会计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现在老海教到哪儿了?学弟能不能给我讲讲?”

    徐楠定睛一看,得,一百多人的教室坐的满满的,门口还时不时有人走过,窥视几眼。

    “徐楠,你火了啊!”

    有室友发消息给他:“周末的朋友圈表白事件,你彻底大火了啊。现在咱们系里的女生发起了一个活动——【肥水不流外人田】,决不能让张璎珞那个碧池抢到咱们自己的学弟。”

    “瞧见那些学姐没,都是冲着你来的啊!”

    “你现在比唐僧肉还招妖精啊!”

    言语之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徐楠头大如斗。

    就在这个时候,窗户外传来一个耳熟的声音:

    “徐楠!”

    “今天你穿的什么内裤?够结实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