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徐楠接下了任务,毕竟直接提升一个等级的诱惑不是常人能拒绝的。

    这些狗头人看起来也比较矮小,因为夜视能力较差的缘故,大部分的狗头人头顶蜡烛,很容易被找到无辜之杖的袭击目标。

    但问题是,徐楠哪怕吃了一顿龙肉大餐之后,身体素质还是有点虚的。

    他没有任何近战底子,就这么贸贸然冲进人堆试图开无双,怕不是找死。

    他深思熟虑之后,决定采用迂回战术,尽量降低风险。

    徐楠命令阿汤勾引狗头人们的位置,然后连续施展法术!

    油腻术!

    蛛网术!

    魔力活化绳!

    接二连三的控制类法术被徐楠施展出来,狗头们狼狈不已,有些狗头人脑袋上的蜡烛落地,和徐楠的魔法油腻术沾染在一起,却没有引发火灾。

    因为徐楠的突然出现,打了狗头人们一个措手不及,等到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迟了。

    阿汤在徐楠的吩咐下,一妞当关万夫莫开,强行卡住了狗头人们后退的道路。

    超过四十只狗头人,被徐楠的控制类法术完美控制。

    为此,他消耗掉了几乎所有的魔力。

    他至少有十分钟的时间来干掉这些怪物!

    到了这个时候,徐楠才明白南瓜田的考验究竟有多么重要!

    眼前被油腻术和蛛网术控了一地的狗头人,和南瓜田里的南瓜岂不是一模一样?

    在顾晓萌崇拜的目光中,徐楠神威大发,直接用马尔福强酸箭配合魔法飞弹,在阿汤的掩护下干掉了那四个强壮狗头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徐楠惊讶地发现,自己杀死异界怪物,居然能收获一种叫做杀戮积分的东西。

    之前他杀死过黑刀客吴珂,获得了一点的杀戮积分,但杀死了四只强壮狗头人,也只获得了0.5的杀戮积分;这杀戮积分究竟有什么用处,徐楠还没研究出来。

    不过此时不是研究这种事情的时候。

    阿汤刚想高高跃起,一屁股坐死这些被控制的狗头人的时候,却被徐楠严厉喝止:

    “放开那些狗头人!”

    “让我来!”

    阿汤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在她的印象里,徐楠应该是比较怂的那种施法者。

    今天是怎么了?

    或许是为了给自己的奇怪举动找一个借口,徐楠想了想:“这些怪物竟敢侵犯我的地盘,我要亲自处决他们!”

    “你看好他们了,不让他们动,保护好我!”

    最后两句,才是重点。

    说完这些,徐楠又给自己补上法师护甲和护盾术,又回头询问顾晓萌有没有防护类法术,在获得一个神之祝福(体质+1;要害保护)之后,他才放心地下了瞭望台,直奔狗头人们倒地之所。

    他装备上铁手套和无辜之杖,在狗头人们惊骇的目光中,轻声喊了一句:

    “我不是故意的!”

    砰!

    无辜之杖猛然落下,直接爆掉了那个狗头人的脑袋!

    鲜血和脑浆飞溅了徐楠一脸。

    他有些麻木地发现,自己的任务进度并没有完成,系统提示——法杖咒语念的太轻了!

    徐楠咬咬牙,冲到下一个狗头人面前,高举无辜之杖,怒吼一声:

    “我不是故意的!”

    百分之二十的爆头率其实是在移动中,这种固定打靶,几乎是一打一个准!

    砰!

    一声闷响,又一名可怜的狗头人被徐楠砸成了无头尸体!

    “啥玩意儿?”阿汤见他念念有词,表情僵硬,有些不忍:“你要是不擅长杀人,就我来吧,我一巴掌能拍死好几个。”

    徐楠立马阻止了她试图补刀的恶劣行为:“我来。”

    “总不能一直纵容国宝杀人越货,你休息休息。”

    阿汤一屁股坐在狗头人中央,挠挠脑袋,看着这血腥又诡异甚至有些荒谬的气氛,愣是没弄明白。

    狗头人们瑟瑟发抖,有些狗头人试图挣脱徐楠的控制,但徐楠的法术效果还是很强的,油腻术和蛛网术让他们彼此纠缠在一起,想要恢复行动能力,至少要数分钟以后。

    徐楠挥舞着无辜之杖,收割着狗头人们的性命。

    他口中连连高喊“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围观者是一个不明觉厉的菜鸡牧师和一只国宝,徐楠早就被这羞耻度爆表的行为弄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只不过伴随着杀戮的进行,徐楠渐渐适应了杀狗头人的节奏。

    他的内心深处非但没有小说里常见的杀人恶心的感觉,反而有些快乐起来。

    “完了完了,我已经逐渐扭曲了……”

    徐楠心中默哀一声,手中却毫不留情,一口气喊掉十句口号之后,任务便完成过半。

    狗头人们生不如死,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他们作为大恶魔伊诺雅的先锋部队,其实只是想沿着地下河探探路,寻找之前失去联络的豺狼人营地,谁知道迎面撞上了奥术帝国的登云舰基地。

    他们其实没想开打的,愣是被阿汤从黑暗里跳出来,大喝一声,强行开的战。

    阿汤的战力已经让他们有些士气低落了,而一名施法者的出现,对狗头人们来说,更是击溃他们内心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正是因为如此,徐楠的法术效果才会显得这么强力。

    “得抓紧时间了。”徐楠默默扫了一眼战场上的狗头人们。

    他刚刚处决的,其实都是被蛛网术控制的狗头人,或者落单的狗头人。

    而剩余的三十只狗头人,大多都是三五成群被油腻术弄倒在地上,此刻已经勉强能爬一爬了。

    只不过阿汤很敬业地守在狗头人们身边,灵活无比地跑来跑去,任何狗头人想要跑出油腻术的范围,都被阿汤一屁股拱了进去。

    徐楠很欣慰。这家伙虽然不靠谱,但是办事还是很利索的。

    徐楠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一滩油腻术范围附近。

    有个狗头人猛地跳起来挣扎了一下,徐楠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法杖差点没松掉!

    他胡乱地砸了一气,结果那狗头人在油腻术里左扭右妞,蛇皮走位,愣是都闪避掉了!

    徐楠恼了。

    他拎着法杖就冲上去,一阵乱捅,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总算爆掉了这只不配合自己任务的狗头人的脑袋。

    徐楠信心大增,接下来,动作更大胆了。

    他连杀数只狗头人,眼看任务便要完成。

    “没问题。我OK的。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不是之前的弱鸡了。”

    “我已经是一个猛男了。罗芒老先生的意志与我同在。”

    “这些狗头人,根本不堪一击嘛!”

    徐楠膨胀了,举动越发大胆,渐渐的,他有些理解了罗芒老先生的良苦用心。

    近战,的确是会上瘾的。

    特别是爆头这种事情。

    当你挥舞着法杖,能轻而易举地解决掉敌人的性命的时候,你就会懒得施展法术;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

    “这个任务也有些奇怪,说羞耻吧,那种咒语的确蛮羞耻的;但直接奖励一个等级,有点夸张了吧。”

    徐楠的注意力有些分神了。

    前方的油腻术里,还有三只狗头人,敲掉他们,任务就算完成了。

    只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油腻术作为一级法术,已经有些失效了。

    那三只狗头人目露凶光,试图负隅顽抗。

    徐楠冷笑一声,喊来阿汤:“帮我按住他们!”

    “露出脑袋,别让他们动!”

    这种时候,徐楠当然不会犯反派们常犯的错误——松懈!

    阿汤尽管一百个不乐意,还是过来当帮凶,把那三个狗头人按住了。

    徐楠轻车熟路的连爆两个狗头人的脑袋。

    还剩最后一个,任务就完成了。

    阿汤本分无比地坐在那只狗头人身上,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那狗头人被压得口吐白沫,估计徐楠再不出手就要被坐死了。

    徐楠心情畅快,握紧了无辜之杖,对准狗头人的脑袋,狠狠地锤下去!

    谁知道这一下,或许是动作太大了还是怎样,竟是闪到了腰!

    徐楠力量控制不好,在阿汤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一法杖,赫然是砸在了阿汤的屁股上!

    阿汤惨叫地跳了起来,那狗头人也快半死,生生从油腻术里滑了出来,一只爪子无意识地往上一摸!

    下一秒,徐楠凄惨的叫声在地下城里久久回荡!

    这惨叫声凄厉无比,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奶我啊!”这是徐楠用尽最后力气,吼出来的。

    顾晓萌站在瞭望台上,哆哆嗦嗦,半天才丢了个强效治疗。

    还丢在了阿汤身上。

    这一刻,徐楠委屈地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

    ……

    “行了行了,消停点,至于吗?”

    吕军毅一边给徐楠包扎伤口,一边不屑道:“就你还想上去近战收人头?”

    “下次别逞能了啊?”

    徐楠含泪答应:“你说,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啊?”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受这么严重的伤。”

    “而且还是腰部,以后我会不会变成【削肾客】来着?”

    吕军毅看了一眼徐楠腰部的几个创口贴,沉默无言。

    半晌。

    “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

    吕军毅轻声道:“我感觉,我并没有那种让人变成职业者的异能。”

    “但死人妖貌似真的很想成为职业者,我有点害怕,已经割了阑尾,再割下去,就是五脏六腑大肠小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