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今天在疗养院举行的,其实是千芒社的一个小型对内介绍会。

    来参加介绍会的人,都是千芒社的注册者,但并非正式成员。

    在千芒社正式浮出水面之前,这些人都被邀请来了解千芒社内部的一些情况,以便他们做出是否加入千芒社的决定。

    张璎珞和徐楠说的很清楚,是否加入千芒社,影响其实很重大的。

    在上面未来的计划中,如果只是注册成员,那么可能会被要求签署一些关于限制使用超出常人能力的协议。

    毕竟上头为了整个社会的治安,也是费劲了心思。

    而成为了千芒社的正式成员之后,可能受到的约束会更多,毕竟千芒社未来代表的可是衙门。

    当然,得到的资源也会更多。

    没有人知道,这个突然变得荒诞不经的世界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很多人其实对突如其来的超能力有些茫然。

    行走在疗养院的小路上,徐楠看到了很多人在沉思,他们手里捏着各种传单。

    千芒社内部也有很多系统,貌似每个系统都希望能在正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之前,招到更多的人手。

    这让徐楠不由猜测,更名之后的千芒社,或者说华夏龙组,是否在这方面会做出新的改变。

    他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八号楼。

    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八号楼相对于其他几幢楼要僻静一些,人烟也稀少。

    除了徐楠之外,也就三五个人,大家在外面探头探尾,都有些尴尬,不知道具体的入口。

    好在没多久,就有一名穿着军装的年轻人走出来:“诸位是来了解文工团的?”

    “请随我来。”

    “几位既然是注册者,应该也知道千芒社的由来,因为军队背景的缘故,所以内部体系的划分,也部分沿袭了部队的风格。”

    “咱们文工团的几位老先生,都是最早一批进入异世界的老兵,其实说来也巧,他们本来是去异界负责探索一下民俗、收集情报的,但是却另有机遇,成为了职业者。”

    年轻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带着他们来到二楼一个类似剧院的入口,拉开卷帘布,徐楠等人陆续走进去。

    一路上都挺安静的。

    小剧院舞台上,灯光昏暗,四个一丝不苟地穿着军装的老兵,正襟危坐在椅子上,手中各持乐器,表情严肃正经。

    徐楠等人瞬间就被镇住了!

    “大家稍等一下,等会儿人多了,表演再开始。”年轻军人解释了一下。

    众人陆续入座。昏暗的剧院里,已经有一些人在安静等候了。

    徐楠挑了个前排,他安静观察,几个老兵身上的气息都挺内敛的,年纪最大的,看上去都有六七十了,不知道当初军队派他们进入异界,究竟是怎么一个打算。

    徐楠看着老人坚毅的面孔,灰白的头发,忽然有些鼻酸的感觉。

    当初这些人进入异界,是否想着能活着回来呢?

    他们有幸成为职业者,并成功活着回来了,那么,他们的伙伴呢?

    异界蠢蠢欲动的时候,像自己这样的小市民,还香甜地在和平年代入梦;而他们,已经跨入和异世界神明博弈的领域了。

    他们手里的乐器,是否也是经过生死酣战之后,才携带回来的呢?

    等等……

    想到这里,徐楠忽然从感动中出戏了!

    因为他突然发现,四个老兵手里的乐器,压根就不是普罗世界的传统乐器!

    年纪最大的老兵,手里提着的,居然是唢呐!

    而其余人手里,分别是二胡、琵琶和快板!

    行吧,唢呐、二胡和琵琶我还能理解。

    快板又是怎么回事?!

    徐楠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

    又过了一阵子。

    负责接引的士兵又来回了三四趟,小剧院里人烟渐渐多起来了,起码有二十几个人。

    有的人戴着口罩,有的人戴着墨镜,有的人则是把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

    “看来并非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坦荡荡啊!”

    徐楠心中鄙视。

    “人差不多了,就开始吧。”

    一个颇有磁性的嗓音响起,众人精神一震,舞台上的四个老兵不动如山,此刻终于有人开口了!

    是那个拿着二胡的老兵。

    “长者为先,还是刘老先给年轻人上一课。”

    二胡老兵对着年纪最大的老者说道。

    老人也不推辞,点点头,提起唢呐轻微调试了一下,下一秒,高亢激昂的曲子陡然在舞台上响起!

    短短数秒钟。

    徐楠就头皮发麻起来。

    老人吹奏的,赫然是传统古曲《将军令》!而不是他猜想的,普罗世界的任何一首吟游诗人的曲子!

    【你获得了吟游诗人的群体增益效果:力量+1;体质+1】

    【你获得了法术效果:无所畏惧(十五分钟内,你和你的伙伴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你获得了法术效果:不知疲倦(十五分钟内,你不知疲倦,体力限制取消)】

    【你获得了法术效果:奋力一击(十五分钟内,你的近战暴击率翻倍)】

    ……

    徐楠看呆了。

    舞台上,忽然有劣质PPT简单介绍了一下刘老的实力。

    三阶吟游诗人!

    自主发明古曲《将军令》和异界法术融合的办法,效果斐然,为千芒社中吟游诗人职业的学术领头羊之一。

    “三阶,那就是十级以上。千芒社果然底子雄厚。”

    徐楠心头感慨,自己不过一个一阶小术士,在衙门强大的底蕴面前,果然还很渺小。

    一曲将军令,不仅让徐楠热血沸腾,整个剧院里的其他人都热血起来了,徐楠看到那些戴墨镜的、戴口罩的,纷纷都取下了遮挡物。

    大家都变得很亢奋。

    徐楠忽然觉得,吟游诗人似乎没有那么废柴啊!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舞台上传来的乐声突然一变!

    不知从何时起,刘老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唢呐,开始休息。

    取而代之的,是那位抱着二胡的老兵!

    二胡弦动。

    《二泉映月》。

    徐楠身子一颤——

    【你受到了吟游诗人的群体负面效果攻击:意志-2】

    【二十分钟内,你无法施展法术】

    【二十分钟内,你无法奔跑甚至疾走】

    【二十分钟内……】

    徐楠看着一条一条的负面效果,整个人心惊肉跳的。

    都特么谁跟我说吟游诗人是废柴的?

    给我出来,我不打死你!

    ……

    等到徐楠浑浑噩噩地从小剧院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轮流被四位老兵的《将军令》、《二泉映月》、《十面埋伏》洗礼过,身上的增益法术和负面效果轮流叠加,被搞得欲仙欲死。

    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最后玩快板的那位老兵来了一段欢快的说唱,还是让大家的心情稍微回复了正常一些。

    这四位老兵,都是清一色的三阶强者!

    徐楠有些感慨,这是否说明,千芒社的其余职业者,也有这种恐怖的等级了呢?

    阿坤学长提到,北美出现二阶的吟游诗人,在刘老这些人面前,不过是渣渣吧!

    当然,徐楠也没忘记今天来疗养院的目的。

    他开始打听术士职业者的介绍点。

    毕竟他虽然穿了个吟游诗人的马甲,本质上还是一名施法者嘛。

    刚巧就在这个时候,张璎珞匆匆赶到了:

    “怎么样?吟游诗人的介绍完毕了?有没有被震撼到?”

    徐楠点点头:“确实很厉害。”

    “那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千芒社,成为正式成员?当然,成为正式成员还是需要很严格的考核的哟。”

    张璎珞非常热切地说。

    徐楠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我加入。不过,不是以吟游诗人的身份。”

    “事实上,我是个术士。”

    张璎珞似乎并没有很意外:“也行,到时候我们修改一下表格就行。”

    “现在先跟我过去登记一下,其实加入千芒社啊不,现在是华夏龙组了……其实加入我们,对你来说也是很有好处的。等到新部门正式出台之后,再想加入,程序至少要麻烦两三倍!”

    张璎珞一边带着徐楠往疗养院深处走去,一边给他介绍千芒社的内部情况。

    徐楠越听越是觉得自己做出的决定正确无比。

    且不说其他地区的千芒社分部如何了,江东地区的千芒社分部里,基本上领头的职业者都是三阶往上走。

    民间自主觉醒的职业者,大部分都还在一阶左右徘徊。

    而刚刚加入千芒社,徐楠就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

    “最近千芒社要有一个大行动,五阳湖里,出现了一条恶龙!”

    “如果手续办的快,徐楠学弟你还有机会和我们并肩作战呢!”

    张璎珞难得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位学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战啊。

    徐楠刚想说些什么。

    张璎珞忽然话锋一转:“对了,你知道乐乐最近在干嘛么?一直没看到她人影,昨天她妈妈都问我了。”

    徐楠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回答。

    与此同时,任务卡上,每月活动突然刷新!

    【本月血脉觉醒活动任务开启:即使一个人我也要与全世界为敌!】

    【任务描述:强者必然懂得孤独;肆意谩骂和恶意中伤只会让你变得更加有力;独自一人上路吧,十二月,你必须学会挑衅和反击!每当你的言语和行动对其他人造成补刀一般的效果的时候,自动获得活动积分;特别提示,当对象是职业者时,获得的积分翻倍】

    【任务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徐楠:“……系统,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上某点看小说了?”

    这个坑爹的任务打击对象可比情侣们广多了!

    这是要徐楠在怼人和犯罪的路上,越走越远啊!

    徐楠一想到整个十二月,自己都可能为了获得积分活成自己不希望的模样的时候,就有些感伤。

    他随便找个了借口把秦乐乐的事情搪塞过去。

    然后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

    【十二月的我,可能会变得面目可憎】

    很快的,就有了第一条点赞和回复——

    【宋小城:你什么时候有了自己并不面目可憎的错觉?】

    ……